李国庆75亿卖了当当,”中国的亚马逊“就这样了?

2018-04-12 10:15· 亿欧  马慕杰 
   
”这此联姻意味着:海航不仅获得了当当这个文化电商独角兽的股权,增加了在文化产业方面的投资布局,更是获得了当当庞大的用户入口资源。“

  亿欧4月11日晚间消息,天海投资公告称,公司拟以6.23元/股的价格发行6.52亿股,并支付34.4亿元现金,初步作价75亿元收购当当科文100%股权及北京当当100%股权。公司同时拟募集不超40.6亿元配套资金。本次交易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的变更,交易完成后,俞渝李国庆合计直接持有公司16.49%股份。

  这此联姻意味着:海航不仅获得了当当这个文化电商独角兽的股权,增加了在文化产业方面的投资布局,更是获得了当当庞大的用户入口资源;当当网不仅得到了海航这个资本巨头的加持,更与海航旗下航空公司、机场、海外地产、航运、旅游、金融等海量资源建立联系,在新零售中展现出了无限的可能性。

  海航董事局主席陈峰曾经说过:“我不是资本市场运作的高手,我是实业发展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机会的高手。”投资当当自然也不是简单的资本运作,还有更深层的考量。

  去年年底,海航集团宣布将全面战略转型。海航集团董事局董事童甫在新闻发布会上称,将投资500亿元人民币打造数字化新旅游平台HiApp,主要用于平台自身的运营,引入合作伙伴,同时不排除通过并购方式进行资源整合。

  虽然该公司旗下不乏航空、酒店、机场等线下场景,但更需要的是触达用户的流量入口。而用户流量入口,正是当当的优势所在。 

  这一考量在海航有关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得到证实,该人士表示,天海投资收购主要是看中当当在电商领域积累的客户运营经验、大数据和品牌。“现在已经明确了ABCD [A(人工智能)B(区块链)C(云计算)D(大数据)]战略,但目前的资源主要集中在B端 ,而面向C端的当当则可以很好地完善海航旗下天海的业务板块布局,实现联动协同效应。”

  有投资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天海投资此前收购了美国IT供应链公司英迈,不惜斥资60亿美元。在收购当当后,双方可能在IT、金融领域进行打通,以谋求更大的市场空间。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致以李国庆,把“亲儿子”的未来交给相对来讲更适合“辅以成长”的人的手中未免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最后当当的命运走向会不会如同李国庆给予其生命时的初心和期望。

  有人言,把正品商品卖出盗版价格的当当,在资本狂欢年代,还是被资本原罪打败了。只能说这是为商业经营背离时代环境开脱的无奈和怯懦。无论如何,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之间只有能否与时携行并引领未来的理念之隔,市场上的商业竞争原本就是残酷和血腥的。

  “中国的亚马逊”敌不过亚马逊

  同样从图书发家,同样要扩展品类为综合电商平台,但李国庆夫妇对于当当的经营理念比贝索斯对于亚马逊的经营理念相差了一个时代,这正是那句“即使再给李国庆夫妇十年,当当或许也是如此下场”的缘由。

  在逐渐被资本化的商业逻辑规则里笃信传统理念,仍旧最大限度地控制成本,获取盈利,争取在一个细分领域里做到最优,是李国庆夫妇的打法太过保守。而对比亚马逊的扩张路径,贝索斯的经营重心偏偏是大胆急进——不怕亏损,做强做大。加速扩展,加大投资,哪怕短期盈利能力降低甚至没有盈利。而如此的经营观来自于他对于公司估值的与众不同的观念,即企业的价值等于企业在生命周期内(长期)可以创造的自由现金流的折现值总和。他认为,利润不能直接转化为现金流,股价反映的是未来现金流的价值,而非未来利润的价值。李国庆夫妇重视利润,而贝索斯重视的是自由现金流。

  后来的事实证明,亚马逊在坚持长线思维的贝索斯的经营下,经过了长期的亏损状况后逐渐迎来了殊勋茂绩,而当当在经历了前十年的“风生水起”之后便开始陷入没落境地。从2010年当当赴美上市开始,当当便更加地被围困在做大营收和利润上面,所以往后的日子里措手不及对于当当来讲似乎成了常态,这其中包括刘强东“围魏救赵”的防守型进攻——京东的图书价格战以及天猫书城迅猛崛起的直接对冲和夹击。

  止步于垂直电商之殇

  遥记得对于京东当年的图书价格大战,李国庆在微博回应的原话是,“图书总共就这300亿的市场,你跟我争个什么劲,既没有战略,又不懂事。”可见,李国庆还是输掉了战略和格局。虽然2012年前后,当当网开始扩展品类,尝试着用非主营的3C产品去打压京东,但此举的结果并没有解除当当的困境,反而迎来了“一年亏4亿元”的颓靡业绩。

  在业内人士看来,李国庆品类扩展的决策在当时有一个致命缺陷——忽略了京东在2010年已经培养的忠实用户黏性。3C数码商品是一个比图书更难迁移用户的品类,用户很难因为微薄的让利重新选择电商平台。

  李国庆曾在多个场合表达其的电商理念,“在细分领域进行颠覆性创新,崇尚差异化竞争,而不是规模化效应”,这就注定了当当的命数里必有“卖身”的环节,终逃不过。在商业的维度里,当当的单一模式(无论是品类还是供应链)势必对抗不过对手的陆海空三军战略,更何况,在资本能够决策并起作用的时代,主动拒绝资本的救赎对当当来讲更加意味着雪上加霜,鼓衰力尽。

  垂直电商的命题本就是被证伪的,在依存流量生存的空间里主动放弃流量的商业模式开始便带有其固定缺陷。即使,在特殊的时代依靠创新的红利可以克服其中的某种缺陷,但当特殊的背景红利消失的时候,在发展的长河里,更多更大的流量仍旧是电商平台能够壮大的基因。

  无论怎样,愿当当未来向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4月20日
      信析宝
      信析宝
      C轮 50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码高机器人
      码高机器人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先农氏
      先农氏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4月20日
      布洛克
      布洛克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