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定位团队商业化,看二次元霸主十年轮回

2018-06-06 12:05·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王琳 
   
回看A站和B站的故事,或许会对创业者有所启发。A站10年6次易主内斗不断,定位小众,且没有过早商业化尝试。而B站依靠稳定的团队,清晰的定位和及时的商业化尝试完成了“小弟”到“大哥”的逆袭。

  “A站又一次越过死亡线,曾经的“小弟”B站却早就一骑绝尘。 

  6月5日,短视频网站快手确认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A站CEO刘炎焱表示,未来A站将继续保持独立运营,维持原有团队不变,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支持。 

  2个半月前,B站登上纳斯达克,以游戏、广告、直播和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支撑起了32亿美金市值。 

  回看A站和B站的故事,或许会对创业者有所启发。A站10年6次易主内斗不断,定位小众,且没有过早商业化尝试。而B站依靠稳定的团队,清晰的定位和及时的商业化尝试完成了“小弟”到“大哥”的逆袭。 

  或许,管理、定位、商业化,这将是公司面临的永恒问题。而A站和B站的故事同样未完待续……”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二次元霸主轮回

  11年前的6月,中国大陆诞生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cFun,取意于Anime Comic Fun;11年后的6月,AcFun被“老铁”快手收购,交易价格预计在10.36亿元左右。

  10年前的6月,早期用户bishi徐逸另立门户创立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站的前身。此时的B站仅仅是个备胎——二次元粉丝们在A站宕机时的另外一个去处。

  分水岭在2010年。A站内斗加剧,长达一个月的机房故障和无法访问,UP主投稿无人审理。较差的网站体验、较慢的改进速度,造成了UP主和普通用户的不满。结果,显而易见——大量的A站UP主转投B站。

  改变一旦发生,似乎再也回不到最初。手握9亿元资本(真实情况或许远不及9亿)的A站形象逐渐模糊,被后来者B站登上了冠军宝座。

  2018年3月28日,这或许是国内二次元网站历史性的一刻。当纳斯达克的钟声想起,B站即将带着Z世代的故事打动美国的投资者时,他的老对手A站却依然徘徊在融资边缘。阿里融资搁浅,今日头条或接盘的消息,让已经融资一年的A站再次陷入困境。

  从AB齐名到被B站狠狠甩下,高喊“天下漫友是一家”的A站掉队看上去有些可惜。但如果仔细对比,一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10年6次易主VS稳定团队

  或许,8年前,AcFun创始人Xilin在acfun贴吧里留下一段慷慨激昂的陈词后,A站频繁易主的命运就已被安排好。

  2010年,A站迅速迎来第一次易主。Xilin将A站以400万人民币出售给现斗鱼CEO陈少杰。彼时,A站尚无清晰的盈利模式,只出不进。为求变,2013年4月,陈少杰孵化了ACFUN生放送直播,他想把A站整改成游戏视频网站。7个月后,ACFUN生放送直播正式更名为斗鱼TV。

  2014年,自身无法造血的A站迎来资本注血——奥飞动漫投资A站。但走的不是奥飞动漫公司投资,而是奥飞动漫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蔡东青的个人投资。

  资金换来的是前A站CEO陈少杰和A站站长赛门先后离职,奥飞空降高管。除了蔡东青,奥飞动漫高级副总裁、奥飞互娱CEO陈德荣也是A站当时公司主体“广州爱稀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A站内耗之时,B站已然开始悄然蓄力。

  据企名片信息显示2013年、2014年间,B站先后完成A轮和B轮融资,其中A轮由IDG资本投资,B轮为IDG资本领投、启明创投跟投,金额数千万美元。

  也是在2014年,B站也迎来了一位大龄高管。其天使投资人陈睿加入B站,成为B站合伙人及执行董事。这位曾经金山软件最年轻的事业部总经理、以联合创始人身份将猎豹移动运作上市的70后和90后徐逸的搭配组合一直持续到今日。

  同样是投资人参与公司运作,A站和B站的命运截然不同。

  2015年6月,A站获得优酷土豆的投资,命途多舛的A站迎来第三次易主——孙旻任CEO,总编刘炎焱,产品副总裁张侠。

  同年,B站先后完成两轮融资。2014年8月,B站获得掌趣科技注入的1223万元C轮融资;11月获得由腾讯产业共赢基金等机构注入的过亿元D轮融资,而这也是B站上市前的最后一笔融资。

  A站的换帅之路却还在继续。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后,莫然取代孙旻担任CEO。据新浪科技报道,莫然任职8个月期间,A站的DAU(每日活跃用户)从20万涨到400-600万,且当时软银6000万美元的融资也是莫然谈来的,整个公司都在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团队稳定在200人左右。

  无法想象,如果这位颇为谦和的职业经理人继续留守A站,或许A站尚有反败为胜的可能,但一切皆是幻想。

  A站最后一位CEO刘炎焱绝地反击。刘炎焱在A站的仕途一路下行,从动漫杂志的主编到A站总编辑再到A站自制业务负责人(一个非常边缘的业务),他的心中或许有些许不服气。

  刘炎焱和莫然的斗争具体细节无从查起,但结果是2016年7月,莫然因个人原因也决定辞去A站全部职务,由奥飞娱乐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

  频繁的人事变动,让A站的“猴子”们期望一次又一次破灭,A站的发展也进一步受阻。

  二次元VS青少年文化

  二次元弹幕文化起家,A站和B站的定位却不尽相同。

  A站坚持传统二次元文化社区建设,内容高度集中在ACG圈爱好者的交流上。本来,这是一条出路,但反复的内耗让A站大伤元气。

  首先是内容审核问题。UGC想投稿必须经过审核,但用户在站内知名度越低,审核就越难,且审核时间1~4天不等。在用户反馈却没得得到改善后,大量UP主流失,转向B站。

  同时,当移动端成为用户联网的主要方式后,A站却对用户反复吐槽的移动端体验差坐视不理,用户和高管之间似乎永远存在隔阂。

  而B站并没有仅仅局限在二次元。百度百科介绍哔哩哔哩(bilibili)现为国内领先的年轻人文化社区,虽有扩大用户之嫌,但大量的用户基数也为B站的商业化做好了准备。

  除了视频内容外,B站还涉及了直播、游戏中心、海外游等领域。B站的规划已不再局限于作为一个弹幕视频网站,而是要囊括ACG领域的各种业务,甚至开始尝试相关的线下周边服务,打造一个ACG的生态系统。

  定位的差异化直接导致用户画像的差别。A站的用户性别占比为88%/12%(男/女),B站的用户性别占比分别78%/22%(男/女),在用户性别的差异化方面B站要优于A站。

  较差的体验,模糊的定位,让A站活跃度迅速下降。根据此前36氪曝光的数据显示,2017年11月,A站的实际 DAU 已降至160万,其中 PC 端 90 万、移动端 45 万。但2017年 1 月份,A站的峰值为 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

  3月28日,在之前的招股书中B站曾经提到,2017年第四季度B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7180万,即便和A站去年峰值对比,也是其9倍。同时,B站的月活一直保持较大增长,较2016年同期的4940万实现了45.3%的增长。

  相较B站在商业化进程上越走越远,A站商业化动作却寥寥,仍停留在一个粉丝社区,这也使得A站一步步从先驱者变成了被B站碾压的一方。

  商业化尝试VS不收用户一分钱

  陈睿的加入对B站的商业化起到一定的推动性作用,也帮助当初年仅23岁的大学生徐逸完成了逆袭。

  2014年,B站开启游戏联运和代理发行业务,成功推出《梦100》、《FGO》、《碧蓝航线》多款业内知名游戏,并帮助《阴阳师》、《崩坏3》等产品获得成功,是当前国内最大的二次元游戏发行平台。

  4年间,B站代理了国内首款乙女恋爱向手游《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推出偶像恋爱音游《ICHU偶像进行曲》,发布战舰拟人手游《碧蓝航线》。去年年底,其上线的新游戏《恋与制作人》下载量一度超越王者荣耀,成为现象级爆款游戏。

  2016年B站推出用户付费制度。数据显示,2018年B站的付费用户大幅增长,一季度平均月付费用户数为250万,较去年同期增长190%。2017年末其月付费用户为106万。

  3月28日,B站上市。其招股书向揭露了商业模式,收入主要来源游戏、广告、直播和增值服务。2017年,这四方面的营收占比依次为83%、7%、7%、3%。加速商业化的B站,似乎已是“大人”模样。

  此外,B站已经通过投资入股,“买下”了ACG领域半壁江山。2015年9月投资动画制作公司sunflowers是B站首次战略入股外部公司。此后两年多的时间内,哔哩哔哩陆续投资了41家上下游企业,范围覆盖天使轮至中后期各个阶段。

  对比之下,A站的商业化探索,来得要晚一些。

  2015年,时任A站CEO刘炎焱曾表示,A站未来发展方向“一定是像Netflix那样做纵深的内容,不仅局限于动画形式,还包括实体网剧拍摄”。现实情况却是,如今A站在番剧版权购买这个基本内容环节,也已远落后于竞争对手。

  根据2016年11月披露的公告显示,2015年A站营业收入为363万元,净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9个月A站营收约为71万元,净亏损达1.46亿元。截止到2016年9月30日,A站的负债总额高达1.48亿元,净资产为-1.12亿元。

  或许是迫于巨大的财务压力,2017年2月“宁愿倒闭也不收用户一分钱”的A站开启了游戏联运业务。但不同于B站资源全配合,A站在运营宣发策略上略显不足。比如,PC端、手机APP端和平板APP端三端的入口开发并不同步;各项资源调配也未实现协调统一,以至于平板APP端甚至根本没有出现这款游戏的宣推介绍。

  游戏联运讲究先发优势,据悉2017年2月底,在A站游戏中心只提供了14款游戏下载,而B站则是47款。

  而今,在经历10年的风雨飘摇后,A站终于迎来一个较为稳定的买家。只是曾经愿意为A站奉献青春的“猴子”们怕已经远去。再次复活的A站已经开始招聘新“猴子”入驻花果山。昨日,AcFun官方微博发出消息:念念不忘,必有回响:A站招人啦!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14日
      优客工场
      优客工场
      战略投资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阅邻
      阅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路图
      路图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14日
      金河集团
      金河集团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