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夫·乔布斯的故事:启示录或警世钟 追随者与抵制者

2012-07-30 13:17 · 腾讯科技     
   
在1997年重返苹果公司担任CEO之后不久,史蒂夫·乔布斯说一家托运商运送备件的速度不够快。托运商说,它没办法更快地送货,而且也没有必要:苹果跟它签订了一个合同,允许它以目前的速度送货。

  商界人士分成了“追随者”和“抵制者”两个阵营。一群中国的CEO们则在争论模仿乔布斯的恶劣行径是否可以提高他们的领导能力。

  北京时间7月28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最新一期美国《连线》杂志刊登了一篇已故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的文章,作者本·奥斯汀(Ben Austen)在文中详述了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的《史蒂夫·乔布斯传》产生的复杂影响:

  商界人士分成了“追随者”和“抵制者”两个阵营;

  一位教授表示,数几十年来的传统智慧认为,授权给工人和协商一致做决定非常重要,而乔布斯的莽撞行为激发了更多的人抛弃这个观点。

  Stack Exchange创始人反应激烈:“如果你要在某个东西上遭遇失败,那就失败在他妈的iPad上好了,不要失败在养育孩子上。”

  一群中国的CEO们则在争论模仿乔布斯的恶劣行径是否可以提高他们的领导能力。

  以下就是全文翻译:

  在1997年重返苹果公司担任CEO之后不久,史蒂夫·乔布斯说一家托运商运送备件的速度不够快。托运商说,它没办法更快地送货,而且也没有必要:苹果跟它签订了一个合同,允许它以目前的速度送货。正如沃尔特·艾萨克森在其最畅销的传记《史蒂夫·乔布斯传》中指出的,乔布斯做出了一个简单的回应:撕毁合同。当苹果的一位经理警告他说,这一决定可能意味着一场官司时,乔布斯说:“你就跟他们说,如果他们胆敢跟我们叫板,他们就永远别想再从苹果赚到他妈的一分钱了,永远。”

  托运商确实提起了诉讼。那位经理也从苹果跳槽了(他后来告诉艾萨克森说过,乔布斯“反正也会开除我”)。诉讼耗费了一年的时间,数量可观的资金。但与此同时,苹果签下了可以达到乔布斯期望的新托运商。

  从这件轶事中,我们应该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呢?毕竟,我们去看成功人士的生活故事,是为了从中获得启发和指导。但是,这里的教训——打破任何挡在你和你想要的东西之间的社交或商务互动规范——可能会让我们感到不太舒服。乔布斯经常说下属是混蛋(asshole),从来就做不对任何事。据艾萨克森说,甚至是苹果才华横溢的首席设计师乔纳森·艾维 (Jonathan Ive),有时也会遭受粗暴对待。有一次,乔布斯到了艾维为他精心挑选的伦敦五星级酒店后,说它是“狗屎”,并怒气冲冲地离开了。艾维向艾萨克森解释说:“他认为,正常的社会交往规则并不适用于他。”乔布斯把对这些规则的蔑视带到了办公室以外的地方——家庭。家人跟他共度的时间就像与陌生人(警察,零售业店员)一样少,而且无论何时,只要他们令史蒂夫·乔布斯感到不爽,就会遭受他的口头暴力。

  乔布斯过世已经将近有一年时间了,但他的传记仍然是畅销书。事实上,乔布斯一生的故事已经成为创业家们某种奇特的圣经——既是信条又是“反信条”。对于一些人来说,乔布斯的故事说明了“坚守愿景和目标,不管这会给员工或商业伙伴带来什么心灵上的损失”的重要性,对其他人来说,乔布斯是“改变了世界,代价是疏远身边几乎所有人”的一个警示钟。这种分歧揭示了推动人们前进的两个深层渴望,它们往往互相冲突:我们想要获得事业上的成功,但我们也希望拥有美满的家庭生活。对于那些像乔布斯一样,也曾承诺要“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 ”的人来说,他的生活故事让他们不得不计算并思考:成为他那样的人真的值得吗?

  追随者阵营

  你可以把前一个阵营称为“追随者”(acolyte)。他们是商人,把史蒂夫·乔布斯的生活故事当做了“成为更咄咄逼人的梦想家、竞争者以及老板”的执照。他们纵身投入当将军——有时则是当独裁者——的快感之中。工作已经是他们生活的中心,但乔布斯的故事又让他们的决心坚定了两倍。

  史蒂夫·戴维斯(Steve Davis)是面向金融机构提供服务的软件公司TwoFour的CEO,他热衷于谈论乔布斯给自己的生活和事业带来的影响。但首先,他必须找到半个小时的空闲时间。当终于可以忙里偷闲交谈几分钟时,戴维斯解释说,他有意识地把家庭生活的某些方面放置到了一边,因为他认为,如果自己不全天24小时把精力放在公司上,公司就会垮掉。幸运的是,戴维斯告诉我说,他有一个任劳任怨的妻子。

  戴维斯详细地、实事求是地讲述了这些选择,但当他谈到创业努力的强度和不确定性时,他的声音与情绪都高涨起来。他热爱这个过程的每一分钟。他没有带着一张安全网来经营公司。在采访的过程中,他的律师给他打电话,谈到一个合同问题,戴维斯需要选择一个方向,然后就不会再回头。他应该怎么决定呢?戴维斯承认,他也不知道。而快感来自于“他可能做了错的决定”这种可能性。 “创办公司的人跟其他人不同,”他说:“我们愿意失败。看看乔布斯。他跌倒过,而他站起来继续前进。他完全是反传统的,在自己特别的车道上行驶,要么你加入,要么你闪到一边去。”

  加入或者闪开,这总结了乔布斯的生活故事教给粉丝们的东西,安德鲁·哈加东(Andrew Hargadon)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教授以及《突破如何发生:公司如何创新令人惊讶的真相》(How Breakthroughs Happen: The Surprising Truth About How Companies Innovate)一书的作者,他指出,数几十年来的传统智慧认为,授权给工人和协商一致做决定是十分重要的,而乔布斯的莽撞行为激发了更多的人抛弃这个观点。 “乔布斯向我们展示了老派专制方式的价值。我们已经朝着另一个极端走了那么远,走向了牛式社会学(bovine sociology)——幸福的奶牛会产出更多的牛奶。”也就是说,要允许其他老板再次变得咄咄逼人和盛气凌人,就需要像乔布斯这样的嬉皮极客 (hippie-geek)带个头。

  咄咄逼人不是为了自身利益,而是为了整个公司好。特里斯坦·奥特尔尼 (Tristan O’Tierney)是Mac和iPhone软件开发人员,在三年前帮助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尔西(Jack Dorsey)创办了信用卡刷卡服务Square。奥特尔尼说,他现在看到了“直言不讳地告诉别人他们的工作很糟糕”的价值。 “如果你说一切都很妙,那就没有办法做出更好的产品了。”他解释说:“你得迫使人们努力,他们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亚伦·李维(Aaron Levie)于2005年在南加州大学宿舍里创办云文件共享服务Box。在跟新员工讲话时,他会引述乔布斯的话“有些人不习惯被期望表现得很出色”——明确向新员工表示,Box期望他们表现得很出色。 李维说:“我从乔布斯那里获得的教训就是,我可以把员工推动他们自认为的极限之外,而且如果产品不够完美,我就不让它出门。”他补充说:“这种做法会让身边的人遭受附带伤害(collateral damage)。”

  的确,当乔布斯说员工是白痴时,甚至当乔布斯把他们的想法归功于自己时,苹果公司的员工也很少辞职,Mac团队早期的一名经理告诉艾萨克森,乔布斯对待员工的态度很糟糕。但她说:“我认为与他共事绝对是一件幸事。”对于很多创业者和行政官来说,这些说法都是证据,证明了强悍的领导力和骄人的业绩会让员工容忍,甚至拥抱令人不快的工作条件。雷·达里奥(Ray Dalio)是世界上最赚钱的对冲基金布里奇沃特投资公司(Bridgewater Associates) 的创始人,被称为“投资界的史蒂夫·乔布斯”,部分原因就是他在公司里采取的极为直率的做法。布里奇沃特的所有的员工都可以有什么说什么,可以互相起冲突,不用担心别人的感受。 达里奥说,他赞同乔布斯“一个艰难、残酷,但坦诚的工作环境可以带来的好处”的观念,他不仅这样对待员工,也要求员工们也这种对待他。他说这种对话模式——不只是在布里奇沃特,而且也在他所有的个人关系中——就像一个人的四肢扭成一个困难的瑜伽姿势,或是参加海豹突击队训练, “很快,疼痛就会变成快感,你的生活再也不能没有它了。”他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