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强东泄露“天机”:清华北大穷人难进?

2014-12-23 09:41· 网易新闻   
   
刘强东称自己在上学时,班上将近一半的人申请助学金,因为班上70%的人来自农村。后来校方告诉自己,现在情况不一样,现在能上人大的学生,家里穷的很少了。“也就说穷人想上人大、北大、清华很困难,所以说,何况再去上哈佛呢?”

  第十六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于2014年12月21日在北京大学邱德拔体育馆举行,论坛主题:“文化重塑与经济转型”。

  在论坛对话环节,谈及企业家捐赠话题,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说,今年自己给人民大学捐了1000多万,其中规定一半给家庭比较贫困的学生,但是得到的反馈是奖学金发得出去,但助学金却很少有人拿。刘强东称自己在上学时,班上将近一半的人申请助学金,因为班上70%的人来自农村。后来校方告诉自己,现在情况不一样,现在能上人大的学生,家里穷的很少了。“也就说穷人想上人大、北大、清华很困难,所以说,何况再去上哈佛呢?”在等现场一片掌声和笑声平息之后,刘强东继续说道“我来代带潘总说说真实原因是什么。”

  刘强东泄露“天机”:清华北大穷人难进?

刘强东奶茶妹妹牵手现身

  刘强东认为,我觉得到今天为止,就是必须讲真话。“关键(原因)是我们经过只短短30多年的经济发展,国内大学目前从体制、教学质量各个层面跟哈佛来讲都是有差距的,我们必须得承认这一点。”

  以下为论坛环节现场对话文字实录:

  对话嘉宾

  刘 强 东 京东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潘 石 屹 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

  王博 北京大学社会科学部部长、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主任

  赵 学 军 嘉实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

  张 志 学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

  杨锐:潘总语出惊人,说到要勇于犯错误,支持近乎勇,道可道非常道,一下把我们论坛的核心话题上升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但是,谈到共性之前我发现我跟同为1963年出生的潘总有一个出奇的一致,我们的红领巾打法是一样的。我跟潘总有分享,所以谈到互联网文化,互联网文化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快乐就是分享。接下来我看今天在这个论坛上最有发言权的,如何做好世界最强的电子商务公司的发言人,应该是刘强东,京东的老板,“刘大大”,您3分钟的开场白。

  刘强东:不敢称就是“大大”,只能算是一个“小弟”。我的观点,潘总刚才提的要有不同的看法,要有不同观点可能才能把话题深入下去。我认为一个文化是一个企业最基础的东西,无关与新技术,新行业的发展。在我看来,根本不存在什么互联网思维,或者互联网文化。

  杨锐:我们注意到中国文化有一种演进的规律,叫否定之否定才能有进步。

  刘强东:每个人都说社会不断的进步,我们必须抛弃过去的文化,找准新的文化,才能跟得上时代的发展,我觉得错了。到今天为止,我们一两年前中国99%的文化都依然适应于互联网时代。今天的主题是企业发展和文化,所以我回到微观层面,前面两位都是说的比较宏观,在思想和哲学层面,我往微观说。

  我觉得作为一个初创公司,比如京东这样的公司,一定是我的文化就是企业的文化,不可改,有人说企业文化要改,我说我退休之后可以改,只要我不退休,改不了,改了也是“装”。

  杨锐:改就是装,包装的“装”。

  刘强东:我们的价值观其实已经定型了,我相信每个到了22岁之后的,你的价值观基本上定型了,不可能有彻底打的改变,除非获得重大的变故,比如大的自然灾害过程中,你能够生存下来,就是非常大的事情,才能对你形成巨大的刺激,“错”可能真正改变你的价值观,否则你的价值观是不可以改变的。一家公司的文化就是以企业发展最初期,企业创始人的文化。我们京东强调正直;第二强调做一切的价值。我们多少年做物流,就是我们企业文化决定的,因为我们坚持一定要做有价值的商业模式,我们认为不管互联网发展到物品,大家对商品的消费总是要把物品从A点搬到B点,总要从生产工厂搬到你家里。

  在我2004年进入电子商务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互联网?2004年做电子商务,2006年年初的时候,才正儿八经的研究亚马逊的模式。所以,我的意思,回到我刚才的主题,一家企业的文化和价值观,要么是创始人决定的,如果创始人退休的时候,你可以做一次再造,而且文化是不随着新行业的发展而发展的。甭管今天是互联网,明天是移动互联网,我相信京东的文化和价值观都可以适应新的时代的变化。

  杨锐:我们感谢刘强东为什么今年有一个特别的理由,我注意到李总理在多次会见企业家,在多次政策阐述的时候强调就业问题,由于物流业的强势崛起,今年解决了1300万人的就业,而这里边以刘强东先生为代表的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性的贡献。

  杨锐:接下来说到我们经济的“新常态”,我已经点题,社会的经济的深刻转型,我们脑海里第一个蹦出来的关键词就是大而不强、富而不贵。富而不贵就契合今天的主题,王博先生分析一下,请您给我们三位企业家上一个简短的课。

  王博:我不喜欢上课,上课更多是教化,我觉得谁都没有权利教化谁,所以我还是一个对话。我一直觉得,比如我会跟很多人说,中国已经变得很强大,世界第二。我觉得衡量一个国家强不强,经济真的仅仅是一个最基本的概念,而且我觉得经济能不能可持续发展不是经济的问题,是规则的问题,比如制度的问题,比如理念的问题,又比如说,我刚刚提到的那个道理的问题。换句话说中国看什么能够去引导世界,如果我们中国真的是说有这个雄心和抱负,靠什么?我相信一定不是简单的靠钱,靠我们对外的投资,我相信一定靠某种能够征服这个世界的价值观。

  杨锐:来到北大,我觉得北大的精神是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知识分子能够自我反省,当时蔡元培先生提出要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教育在我们内心是沉甸甸,我想问的是SOHO集团为什么要拿出一个亿的美元来培养那些家境贫寒,但非常聪明的留学生到美国接受教育,为什么要把这些资源输送给外国的学校,这对文化的重塑和经济转型具有什么特殊意义?

  潘石屹:其实我们的出发点还是要让中国最优秀的贫困的学生能够受到很好的教育,就这一个出发点。我们从纽约开车到哈佛的路上,我担心我们村子的人,为什么你把钱捐给哈佛了,没有给我们村子捐过多少的钱,我跟我老婆说,签字的时候你在上面跟哈佛的校长签字,我在下面照照片,结果签字之前,他们安排我也要到上面。我就想,我村子的邻居肯定想,我小时候还抱过你,你怎么没有把钱捐给我,结果三天之后,我收到铺天盖地的批判。我觉得没法说。这还是两个出发点:一个出发点对于教育也好,大到一个民族,一个国家都是巨大的。要说教育的进步,最根本的进步就是人们掌握知识,而不是楼房盖的高,楼房盖的多,这些都是很表面的。所以,这个是我们想的一个出发点。

  第二、从我跟我太太两个人受教育的经历和背景,在这个过程中,得到了很多人的资助,如果是没有别人,甚至好多默默无闻的人的帮助,不可能有我们俩的今天。所以到今天我们具备这个能力,能够帮助别人。80年代出国的中国的贫困学生都是得到别人的帮助,今天我们的国家富裕了,我们自己也富裕了,能够为我们自己的学生付学费的时候,我觉得是应该做的事情。

  杨锐:非常感谢当初的穷孩子潘总一番肺腑之言,知识改变了命运,懂得感恩,懂得回报,就有希望。刚才嘉实基金的老板说从事金融行业起步的人,要跟实业界摸爬滚打,从零干起。我们回到今天的主题,叫富而不贵。在您企业文化,四个关健词里面,哪个跟您的企业文化最相近?就是诚信、创新、环保等。

  赵学军:其实很多都有关,我从文化的角度回答银行以外其他的新的金融形态来比较,哪个更贴近这些。如果我简单的去想,我所做的财富管理,资产管理,我觉得它首先是个狗,忠人之事,同时是狼,必须找到财富,同时必须得合作。所以,如果我简单的回应主持人的问题,刚才大家谈到很重要的一个话题,关键捐钱,我们也会想,为什么不是北大,为什么不是人大,而是哈佛?我觉得在西方的教育体系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学校是谁的?在西方的私立学校尤其是,学校是学生、员工以及校友的,它的价值观是由这些人所决定的。所以,去捐钱意味着我推崇你的价值观在不断的得到更深化,更好的执行。

  今天我们由于以公立学校为主导,学生是属于教育部,谁对这件事负责,校友又没有权利去参与推动它的价值观和文化?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就捐款和文化之间,我觉得这个地方我有一点感想。随便讲讲。

  杨锐:说到捐款,是企业文化的另外一部分,就是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包括公益事业,非常恭贺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刚刚今年成立了公益管理硕士班。那么,我想请靠互联网迅速积累了大笔财富的刘强东先生,您觉得如何看待财富,恐怕我们面对企业文化的转型和重塑要回答最根本的问题,财富从哪里来,它将到哪里去,回馈给社会。

  刘强东:我觉得到今天为止,就是必须讲真话。我也给人民大学捐过,其中规定一半必须捐给贫困学生。其中规定一半给家庭比较贫困的学生,但是得到的反馈是奖学金发得出去,但助学金却很少有人拿。自己在上学时,班上将近一半的人申请助学金,因为班上70%的人来自农村。现在校方告诉自己,现在情况不一样,能上人大的学生,家里穷的很少了。也就说穷人想上人大、北大、清华很困难,所以说,何况再去上哈佛呢?也就说穷人想上人大、北大、清华很困难,所以说,何况再去上哈佛呢?关键是我们经历短短30年的经济发展,我们跟哈佛还是有距离的,是有差距的,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点。如果每个人都说老子是天下第一,永远不可能成为全球最好的学校。我们要教会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电商是一个先进的生产代表。

  杨锐:您的企业文化很重要的一点,叫简单就是快乐,咱们谦虚称自己是没文化,没文化就简单,简单就是快乐,这一点要请光华管理学院副院长张志学先生。

  张志学:刚才可以说几位非常杰出的企业家,当年他们能够走到这一步,与他们的独立思考有关。另一方面与他们在中国的乡村成长的背景,不怕吃苦,独立思考,无依赖,靠自己奋进有关。所以,我们在谈一个组织也好,谈一个社会也好,你看看以色列的人,在炮火连天当中还在做作业,而且作业做完以后,传给我们的同学看。很多加工厂在炮火连天的时候继续干,那个东西才展现出这个社会的战斗力。几年以前,蔡洪滨院长在光华新年论坛讲到社会流动的问题,中国这个社会谈转型,谈创新,如果将全民的活力和创造力激发出来,会有无数来自乡村的孩子,这个社会会完全不一样。最好北大、清华这样好的学生能够到乡村的中小学教书,他的待遇比基金的要高,我觉得这个就可以了,这个转型就成功了。

  北京大学大家知道,1983年来自农村的学生比例42.5%,到2011年下降到不到19.8%,光华管理学院在前年开始,专门在有限的名额当中专门给中国乡村的一些孩子留下来。我们到,进到北大已经很难了,况且人家城里的孩子在小学,中学已经开始请最好的辅导老师,这样一来农村的孩子就很难比得上城里的孩子。所以,当时蔡洪滨院长他们做这个事情,希望这个社会能够认同我们的苦心,我们正是这样做的,谢谢!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