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顶级风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创始人的故事

2015-05-20 13:42 · 网易科技     
   
虽然安德森同时身兼Facebook、惠普以及eBay的董事职位,他却从未在基金投资的公司中寻求任何董事席位。安德森执着地将目光投向远方,他就是一位走在明天的男人,经常思考关于“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将会产生何种变革”这种问题。

创造未来: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创始人的故事

  10月,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苏哈尔·多什(Suhail Doshi)正驾车驶向硅谷,他随身携带了一台笔记本,内有12页演示文档,其上承载的想法最少价值5000万美金。他现年26岁,是一家名为Mixpanel的初创公司的CEO,数据分析是该公司的主要发展方向。公司从旧金山搬到了加州门罗帕克的沙丘路,在那里,世界上最富声誉的风投公司齐聚一堂,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是最新的加入者,其名如雷贯耳。在办公室里,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站在巨大的由山毛榉木打造的会议桌前,正在与公司的交易团队以及7名一般合伙人交谈。他手握巨资,在被投资公司的董事会拥有席位,在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时会随时将其管理者扫地出门。

  安德森是风投基金公司安德森·霍洛维茨的联合创始人,他一边用目光凝视着多什,一边用消毒纸巾擦拭双手。安德森现年43岁,1米96的身高,颅骨巨大,秃顶。20年前,他是网景公司的核心,该公司的浏览器引发了互联网爆炸性的发展。从许多方面来看,他都代表了硅谷风投资本家精英的形象:身材健硕、正值壮年、拥有辉煌历史的白人。他拥有坚定的信仰,多年来一直履行着科技行业布道者的职责。他相信,科技改变生活。比特币会让现钞消亡,Soylent(一种能量饮料)让人们无需烹饪和进食,而Oculus VR则可以使人们短暂地逃离千疮百孔的现实。他相信,硅谷是主宰人类的控制中心的化身,正引领人类迈向美好的未来。当你和他争辩时,将会面对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的数据与论据。他是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人。

  多什的体态偏瘦,一身栗色T恤和牛仔裤的装扮,在会议室开始了他的推销,“世上大多数决策依靠人们的猜测或直觉。他们要么很幸运,要么会犯错。”他的公司Mixpanel主要面向那些在移动领域开展业务的客户,帮助后者分析消费者的数据。多什尝试描述广阔的市场前景——“我们想要在全球的每一个市场中推广数字科学分析”——在沙丘路之外,恐怕罕有人会喜欢听到如此的高谈阔论。多什认为,硅谷喜欢听故事,你需要用美好的故事打动他们。

  如果你有一个不错的想法,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将会是最值得造访之处。公司于6年前创立,现在已经跻身于顶级风投行列。无论是效率、规模或是资金实力,他们都拥有压倒性优势。每年,3000家初创公司通过引荐,获得在基金公司展示自己想法的机会。公司会投资其中的15家。其中的10家会消亡,还有3至4家会蓬勃发展,剩下的1家可能会成长为超过10亿美元估值的公司。依据当地的说法,这是一匹“独角兽”。运气不错的话,这匹独角兽会成长为下一个谷歌或者Facebook,为风投带来1000倍以上的巨额回报。目前,全美共有803家风投公司。去年,他们为了追逐梦想,共花费了480亿美元。

  多什曾经与基金打过交道。2012年,他面向基金公司的合伙人展示过自己的数据库软件。虽然他对自己的演说感到不满意,但仍然从基金处获得1000万美元,作为交换条件,多什出让了自己公司25%的股份。

  现在,他带着新的故事——更加宏伟的情节——回来了。在他的剧本中,成长率为100%,员工人数每6至9个月翻一倍。而且,上次的融资尚未花掉分文。安德森啜饮了一口冰茶,在室内游走。多什将他的竞争对手——Localytics、Amplitude、Google Analytics——以四象限形式演示。接下来,他对自己如何将象限逐个击破做了解释。“我想要打造一只‘机器学习’团队,我需要最新的服务器,”他表示。“有什么问题吗?”

  安德森属于那种经验老道的风投,他会用自己的假设来考验创业者。他紧靠椅背问道:“也就是说,你正在做的事情需要依靠网络效应。更多的数据会为你带来更多的消费者,反过来让你打造更多的服务,进而带来更多数据、更多消费者,周而复始。”多什认同安德森的看法。安德森事后表示,多什的思维颇具系统性,他知道如何让公司配合整个系统运作。安德森认为,现阶段的Mixpanel就好比开挖到半途的金矿。

  当一家初创公司只有想法和少数员工时,需要寻求种子资金的投入。但产品轮廓初现时,就是时候进行A轮融资了。一旦产品推出,B轮融资的时机便成熟了。后续的更多融资就要看公司具体的发展情况了。大多数风投公司有跟风的习惯。一旦用户喜欢Snapchat,他们便投给Yik Yak、Streetchat或ooVoo。而当两位斯坦福计算机科学博士生退学创办了谷歌后,其他来自斯坦福计算机科学系的退学者也会获得更多的资金,因为风投认为他们比较有天分。

  但是,真正抽中1000倍回报大奖的风投资本家深知,创新不会遵循旧路,未来始终变幻莫测。现在,出现在我们生活中的是互联网和移动电话,而非飞在空中的汽车。最大的创新来自于那些打破固有思维的产物。过去40年间出现的创新事物——PC、路由器、互联网、iPhone——没人可以事先预测。优秀的风投善于倾听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当千里马遇上伯乐的时候,引领未来的变革便开始萌生。

  在推介会后,安德森相对谨慎,他在交易的评估中收起自己的激情,尽量激发合伙人对未来的想象。例如,对于拼车服务Lyft,不要将想象局限在诸如“出租车市场规模有多大”这类问题上,而是要思考“当人们不再拥有汽车”之后会如何?

  1996年,当霍洛维茨还是一位网景的产品经理时,他写了一份备忘给安德森,指责后者过早将公司的新战略透露给记者。两人为此曾经发生争吵,而后决裂。据一位安德森的密友透露,安德森如果感到被冒犯,就会直接将此人从自己的生活中剔除,如同对待癌细胞一样。但是,霍洛维茨却是一个例外。他们两人的争执如同宠物狗打架一样,随后便会握手言和。两年后,网景陷入困境,40%的员工选择离开,霍洛维茨称自己无论如何也会坚守到底。这时,从未信任过任何人的安德森经过思考后,出人意料地表示会支持霍洛维茨。安德森认为,霍洛维茨是一个受人们信赖的CEO,而自己作为一个对未来拥有远见的董事会主席,不能在紧要关头放弃。

  虽然安德森同时身兼Facebook、惠普以及eBay的董事职位,他却从未在基金投资的公司中寻求任何董事席位。安德森执着地将目光投向远方的地平线,他就是一位走在明天的男人。他经常思考关于“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将会产生何种变革”这种问题。他将自己的观点通过一切可以利用的渠道进行散播,包括每天发送成百上千条推文。他坚信,观点重复太多次就会成为现实。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