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两拨千斤”并购操盘手实录:15年前,我和李泽楷18天打赢4000亿大商战的步步惊心

2015-07-30 08:27 · 华商韬略  毕亚军   
   
新世纪之初,全球财经界最为轰动的商业大戏莫过于李泽楷击败劲敌新加坡电信,成功收购净资产高达3800亿港币的香港电讯。操盘这桩大案的袁天凡,全面回顾了这个世纪大交易背后惊心动魄的商战历程。

  袁天凡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我和李泽楷乘势而上,将盈动数码借壳上市。上市首个交易日,我们的股价就上涨了15倍,此后一路飙升,公司市值很快从百亿级摸高到2000亿港币之巨。

  仿佛一夜间,我们成了横空出世的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财富英雄。而且神话还在继续,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持续发酵且越演越烈。但置身其中的我们,看着公司股价的猛升,内心却是深深的不安。

  我们自己清楚自己的价值。盈动数码有的只是未来蓝图,要将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不确性。我们也认定疯狂的互联网热会很快降温,一个我们这样的公司被做到2000亿市值的泡沫很快就会破灭。

  抢在潮水退去前,利用我们的市值优势和市场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实,成为我与李泽楷日思夜想的事。

  众里寻她之际,一个消息让我们惊喜到不敢相信它是事实。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将就两家公司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他们并未达成最后协议。

  香港电讯是香港主要电讯供应商之一,在香港电讯服务市场的占有率高达97%,1999年度的资产报告显示,其资产净值高达3800亿港元,而且有充足现金流,没有长期负债。现在,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要把它卖了(掉)。

  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天赐良机。如果将香港电讯装入盈动数码,我们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而成。和李泽楷简单沟通之后,我决定,从新加坡电信手里夺下香港电讯,让他们“未能达成的最后协议”成为最后也未能达成协议。

  但要赢得这个战争,是一件太不容易的事。我预估,这至少是一个350亿美元的大交易,但我们除了股票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到哪里去找那么多钱,是很棘手的问题。除了钱,我们还面临一个大问题:让大东放弃一定是早就与他们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以及防止其他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尤其是新加坡电信,这不但是一个强大的对手,更是一个会为了赢得这个交易拼命搏击的对手。这家由李光耀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国有企业,曾是全世界最大移动电话服务商,新加坡本地市场的狭小以及电信市场的开放,逼迫原本就在冲出新加坡本土寻找未来的新加坡电信,更加拼命地往外走。拿下香港电讯,不但可以一举获得香港市场,并且还可借机眺望大陆市场。毫无疑问,它会全力以赴。我们要赢得这场战斗,一定会经历惨烈的搏击。

  我们的方案还在密谋中,新加坡电信就又把事情推进了一步。1月26日,他们拿出了初步性合作模式与方案。这令我们提心吊胆,夜不能寐。

  我担心我们的方案还没出来,香港电讯就已有了新主人。于是,我马上改变密谋的策略:先赶紧在有限范围把水搅浑,拖延他们的进程,以赢得我们扳盘的时间。我即时把风吹给了大东:盈动数码也对香港电讯有兴趣。我相信他们是聪明人,在看到我们的筹码前,将不会做出不可挽回的决定。

  如我所料,大东和新加坡电信的交易进程很快出现变局。2月3日,双方对合并后控股公司的估值、权益分配等问题上的分歧开始被媒体曝光。出于对香港电讯的感情,一些知悉交易的民众和业内人士也开始发表不利新加坡电信的意见。在一系列不利于交易的情报和舆论下,香港电讯的股价持续下跌。

  天平开始向我们倾斜。我们决定向新加坡电信公开宣战。2月11日,新加坡和大东的谈判还在进行,我们出乎市场意料地甩出第一张牌,公开表示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然后,分头展开了实质性行动。

  一方面,我们从香港电讯管理层入手,瓦解新加坡电信的交易。我告诉香港电讯管理层,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要找出新的增长点不是容易的事,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进而触及你们的利益。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得到最大的保障。

  在我们的努力下,香港电讯管理层动摇了,从他们的眼中,我看到扭转乾坤的希望。与此同时,我们也抓紧制定出了完成收购的两套方案。第一方案是纯粹用股票完成交易;第二方案是用股票加现金完成交易。

  虽然对外声称是两套方案,但我内心非常清楚,如果这个交易最终能成,一定会采取第二而不是第一方案。大东出卖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套现,他们是决然不会接收纯股票交易的。知道是这样的情况,我们还是很认真地做了第一套方案,既是为了让大东能以更好的眼光对待第二方案,也是为了给新加坡电信打一点马虎眼。我相信,他们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的方案,我想这个第一方案能让他们小看我们的现金实力和能力,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的现金,将是我们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

  我们几乎24小时连轴转地推动着第一套方案的落实。我非常清楚,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因为,我们是绝对没有能力也不会愿意给300多亿美金的现金去收购香港电讯的,只有大东肯收我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我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会有意思。而大东,也只会在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环境,我们的股票价格持续走高的情形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虚高的股票。

  但这种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时机,以及我们股票持续走高的时间,一定是稍纵即逝。因此,那些天,我可以说是每天都提心吊胆,担心市场从互联网热中清醒过来,也担心有人清醒过来,看到我看到的这一层。

  让大东接收股票,这个进展比想象的还要难。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他第一句就问我,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他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双方就这样僵持着。这叫人头疼、而且无奈。

  因为除了努力向他们展现两家公司合并后的美好未来,也就是我们的股票将持续看好之外,我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剩下的就是等待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也这能是这样。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