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经历百亿套现、千夫所指、跨界并购,99%的人认为乐视吹牛

2015-07-29 14:32 · 英才杂志  杨旭然   
   
互联网方兴未艾,未来将如何深度发展,仍存在巨大的变数。内容是否可以真正颠覆硬件世界?年费之外,乐视还能怎样利用内容产生更大收益?布局谋篇之后,生态体系落地能否顺利,成效几何?在黎明时分,没人会知道白天世界的精彩或危险?

贾跃亭:经历百亿套现、千夫所指、跨界并购,99%的人认为乐视吹牛

  超级内容、超级电视、超级手机、超级汽车、超级生态系统、超级合伙人……没人确切知道乐视的下一个超级目标是什么。

  7月15日采访第二天,乐视网(300104.SZ)投资香港上市传媒股北青传媒(01000.HK),该股曾被视为内地媒体上市第一股。

  而半个多月前,乐视旗下公司刚一掷千金,21.9亿元入股酷派集团。

  这些不过是乐视网创始人、董事长贾跃亭一系列布局中的两个落子而已。

  今年5月13日乐视网(300104.SZ)市值一路冲到1600亿,外界惊呼继BAT之后另一个互联网界大佬正在冉冉升起。

  从百亿套现,千夫所指,到从跨界并购,眼花缭乱。乐视的生态系统到底能承载贾跃亭多大的超级野心?

  当我们走进乐视大厦,这里一切给人的感觉都是满负荷的,却又朝气蓬勃。在12层的办公楼里,想等到一个没有载满人的电梯并不容易。乐视旗下各个子公司共计5000余名员工,再加上大量的来宾访客,让楼里的每一间会议室甚至休息室,都被长期占用。

  工作空间的饱和,是乐视发展状态的一个外在表现。而其发展态势更多的体现,则是在于持续的扩张。以内容为核心的乐视生态体系,一直处在不间断的完善过程之中:自制电影、购买网络小说版权、再到签约一系列大牌导演,用各种手段充盈着内容体系;之后先是发力电视、手机乃至未来的汽车,激进式扩张给各个硬件行业带来不小的冲击。但贾跃亭却告诉《英才》记者,这只是开始。很多的长远战略规划,现在都还处于实现早期。

  乐视电视畅销之后,手机终端被贾跃亭给予厚望:花费大量财力收购而来的内容版权,以及由花儿影视、乐视影业、乐视体育等下属企业提供的视频内容,都需要在高性价比硬件产品的带动下顺利变现;内容中最为重要的影视、体育两大核心部分,则已经分别实现了独立运营,为乐视提供更多不可替代的内容支撑,进而形成单独的生态体系。

  在更远的规划中,超级汽车、VR头盔等视频终端,还将通过更多的方式展示乐视所拥有的一切内容产品,让乐视的传播范围更加广泛。完成对内容的广泛传播之后,“内容入口”的潜力将被充分发掘,乐视还将围绕内容开发出一系列全新的商业模式,进一步提升内容的盈利能力。

  这样庞大的商业计划,所需要的人力和资本数量之庞大可想而知。虽然最近几年,乐视的收入水平都以每年100%以上的速度递增,但相比投资和支出,盈利与现金仍显不足,长期处于“不成比例”的状态。但其二级市场股价表现却并不为这些问题所拖累,反而持续快速上涨,领涨创业板。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乐视在舆论场、资本市场中都推上了风口浪尖。其中代表性事件当属中央财大教授刘姝威发表研究报告;而几乎与此同时,乐视旗下重要子公司乐视体育却获得阿里、万达相关投资机构的大额投资。一边是火焰,一边是海水,似乎从来没有过这样一家企业,受到过这样两极分化的价值评判。

  对此贾跃亭向《英才》记者直言,有人把乐视的战略规划看成不断地编故事,为了股价,为了资本。可如果这样,为什么多年来我们只从证券市场融到一亿美元?

  互联网方兴未艾,未来将如何深度发展,仍存在巨大的变数。内容是否可以真正颠覆硬件世界?年费之外,乐视还能怎样利用内容产生更大收益?布局谋篇之后,生态体系落地能否顺利,成效几何?在黎明时分,没人会知道白天世界的精彩或危险,乐视和贾跃亭面对的,将是来自时代的检验。

  估值谁对谁错?

  2015年注定是中国资本市场令人难忘的一年。

  在这一年里,以乐视网为代表的一系列创新性成长企业,在A股中受到了空前的追捧,创业板整体短时间内翻倍有余,乐视更是从30元左右起直线上涨5倍之多。随后,一场股灾让这轮梦幻般的上涨直线跌落。

  有人迷茫,有人愤怒,更有人将怒火泼向乐视,认为其100亿元的减持计划、“不着边际”的高市盈率、短时间内过快的上涨引发了创业板、乃至整个大盘快速下跌的悲剧。

  在贾跃亭看来,所谓“高位减持”的说法,决策完全是出于上市公司资金的需求来考量的。“自上市以来,乐视的管理团队都没有减持过股份,这是第一次”,面对《英才》记者的疑问,他显得有些无奈。

  随着乐视生态体系不断地扩充,乐视对于资金的需求量越来越大。按贾跃亭的解释,此前所有的股权质押融资,基本已经都用到了公司经营中去。但由于质押时间较早,所以短期的市场波动不会影响到公司的资金安全。

  财政部财科所原副所长王世定告诉《英才》记者,乐视是一个发展速度非常快的企业,而且同时进行着手机、汽车等几个大型项目。对于此类企业来说,现金流的紧张是非常正常的,不必过度解读。

  截至2015年7月17日收盘,乐视网市值994亿元,在大幅下跌的创业板个股中,乐视网率先企稳。市场对于乐视网的认可程度,并未因短期的下跌行情而大幅下降。

  对于市场走势,贾跃亭坦言无法左右。但他明确地告诉《英才》记者,在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其所适用的估值体系并不完全相同:“市盈率不能够一概而论,得根据不同企业的类别、特征、发展阶段而定。但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历史上没有这种区别,很多人对所有企业一概而论,平均市盈率20倍就是合理,高了就是不合理。”

  工业时代企业每年增长水平有限,每年30%已经是非常好的状态,但到了互联网时代之后,很多企业的增长都是翻番往上增长,制造一个市值几千亿美元的企业,可能只需要十年左右。“这时继续使用发源自工业时代的会计准则,对一个企业进行估值衡量,是不合适的。而且现在国际上的会计准则也在进行一些调整,以适应目前的商业现状”,王世定告诉《英才》记者。

  资本市场最核心的功能之一,就是为企业进行定价的能力。不论是传统的农业企业,还是垄断的工业企业,乃至于专注研发的各类机构,市场都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为其明确价格、回报率。

  “互联网情况下评价企业价值,最核心的就是用户。然后是对于社会、产业的价值,最后才是企业短期的盈利能力”,贾跃亭如是说。这恰恰也能说明,最聪明的资本是如何找到最具前景、最适合的投资企业。

  信息化社会的前夜,人们的生活处在加速的变革期。为了适应这种变革和人类未来的生活,新的商业模式层出不穷。面对一个即将改变的时代,非黑即白的评判标准似乎并不适用,因为这些评判的标准恰恰是建立在旧有的商业秩序之上。

  那么,一个手握互联网时代最丰富内容体系集成、同时能大幅降低用户获取内容硬件成本的企业,会对人们的生活有怎样的价值?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