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6年,商界大鳄顾雏军再伸冤

2018-06-14 07:58· 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  高远山 
   
他运作的资本体系犹如一台高速运转而导致主机过热的电脑,遗憾的是顾雏军未能来得及按“热启动”,就被强行关机了。

  2018年6月13日上午,当59岁的顾雏军出现在深圳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门口时,他的笑容是真诚和充满希望的。

  2012年9月,顾雏军刑满释放,他提出申诉,多年奔波从未中断,堪称资本大佬中的“秋菊”。2017年12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经审查,作出再审决定。

  一切峰回路转,事情至此产生转机。

  最高法当时一并公布了依法再审的三起重大涉产权案件,除顾雏军案外,原审被告人张文中(原物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诈骗、单位行贿、挪用资金一案也位列其中。

  5月31号,最高法再审改判张文中无罪。这对顾雏军是巨大利好。

     以时间轴划分,将顾雏军的人生经历做一次复盘,可以看出其清晰的人生路线。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激荡大时代,顾雏军是实业界和资本市场不得多见的猎手,他善于抓住机会,捕捉市场讯息,能承受压力,也能享受成功喜悦。

  他运作的资本体系犹如一台高速运转而导致主机过热的电脑,遗憾的是顾雏军未能来得及按“热启动”,就被强行关机了。

  幸好,现在一切可以复盘。

  技术狂人掘第一桶金

  顾雏军半生风波不断,其早年却以科研狂人的身份在业内闻名。

  顾雏军是江苏泰州人,本科是在江苏工学院度过的,回想起那段时光,老师和同学对其的评价是“成绩优异,年少轻狂”。《南方人物周刊》曾有报道,因学习不错,想法新颖,在学术上也能坐得住冷板凳,学校原本让顾雏军留校,然而1982年,在即将毕业时,因为一件小事,他和班长吵了起来,甚至直接动手,当着众人的面,抽了班长两个耳光。

  如今来看,这两个耳光已然为其狂傲却又悲情的人生落下了注脚,不过彼时,却并未给他带来过多的困扰。当年,顾雏军凭自己的成绩考上了天津大学“制冷”专业研究生。

  那一年,“制冷”是一个非常冷门的专业,顾雏军的班级里只有两位同学。

  回忆起当时的选择,顾雏军表示,“我喜欢在冷门里找乐趣,我当时一直认为我会成为这个领域世界知名的科学家”。

  进入天津大学不久,顾雏军就对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普利高津提出了质疑,认为其研究忽视了理论对工程实践的服务。因此,顾雏军摒弃了普利高津的研究方向,提出了自己的结构热力学理论。

  蔑视权威与狂妄自大之间的分界线很难明晰。《南方人物周刊》描述,顾在天津大学的导师吕灿仁就曾直言,二人经常因为一些问题产生争论,但“有些问题他(顾)还没弄清楚,还继续争辩就不对了,这就不是心虚”。

  1988年,顾雏军在英美合办的《能源》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一个新型热力循环的研究》(后被称为“顾氏循环”)的文章,在次年国内部分媒体的宣传文章中,出现了“理论上亦可证明’顾氏循环’是现在所有制冷、空调、热泵及热流体循环中最佳的热力循环”的表述。

  该理论却遭到了国内学术界的强烈质疑,带头人则是他的导师与师兄。随后几年,《“顾氏循环”考证和质疑》、《劳伦兹循环与“顾氏循环”》、《为卡诺循环和劳伦兹循环争鸣——再评“顾氏循环”》一系列文章不断登出,甚至还出现了“清楚伪劣科技’顾氏循环’座谈会”。

  怀揣着成为世界级科学家的梦想,却遭遇了人生的滑铁卢,面对如此情形,顾雏军选择了转战商界,远赴英国海外创业。

  所谓墙里开花墙外香,“顾氏循环”理论在国内难以立足,顾雏军发明的格林柯尔制冷剂却在海外市场打开了销路,并为之带来了第一桶金。这些钱也为“格林柯尔系”的创立打下了基础。

  无论是“顾式循环”的提出,格林柯尔制冷剂的研发,还是冰箱、空调等科龙系列白色家电产品的生产销售,都与“制冷”二字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1989年《关于耗损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的签署,更是让新一代制冷剂的销量迅猛增长,为顾雏军带来了大量的财富。

  打造“格林柯尔系”

  1995年,在国外小有成绩的顾雏军选择了回国发展,成立了格林柯尔中国有限公司,并在天津投资5000万美元建成了亚洲最大非氟制冷剂生产基地。

  在顾雏军案发后,许多替顾雏军说话的企业界人士曾多次提到这一段经历,证明顾雏军是在海外赚得第一桶金回国,属于带资回国创业人才。

  顾雏军自然成为各地政府的座上宾,顾雏军以产业为基础,地方政府提供零地价方案,并配套银行资金,这也为他涉嫌抽逃资本罪埋下伏笔。

  2000年,格林柯尔(8056.HK)成功登陆香港创业板上市,公司财务状况也随之披露出来。财报显示,1998年至2000年其营业收入从11万元暴增至3.64亿元。

  3年3300倍的增长速度令人咂舌,而更令人感慨的则是“格林柯尔系”资本扩张的速度。

  2001年秋天,刚刚跻身港股的格林柯尔以5.6亿元(后降至3.48亿元)接盘了科龙电器(000921.SZ)20.6%股权,顾雏军登上A股舞台。作为国内冰箱产业的四大巨头之一,就在1999年11月,科龙还曾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20家最佳中小企业之一,然而,仅仅一年之后,业绩大幅下挫,高层动荡,顾雏军在这场国进民退的浪潮中挺身接盘。

  在人们来不及为科龙惋惜之时,顾雏军又以半年一家的速度,连续收购了另外三家A股上市公司,共动用资金7亿元左右。

  具体而言,2003年12月10日,顾雏军旗下的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4.178亿元收购亚星客车(600213.SH)60.67%股份;2004年4月11日,扬州格林柯尔1.089亿元买下襄阳轴承(000678.SZ)29.84%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2003年5月,顾雏军又通过顺德格林柯尔拿下美菱电器(000521.SZ)20.03%股份,耗资2.07亿元。

  顾雏军带领的“格林柯尔系”野蛮又带有几分情怀的扩张方式,至今被MBA课堂作为教材使用,成为资本市场的经典案例。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这些被顾雏军看上的企业,往往有着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经营出现暂时困难,但品牌和资产优质。

  例如前文提及的科龙,除了世界知名的品牌之外,还拥有完善的营销网络、优秀的研发团队以及大量的技术专利;1990年代风光无限的美菱电器一度被视为国有企业的标杆,冰箱“大冷冻室”的设计就是自美菱手中改成;至于亚星客车与襄阳轴承,前者是国内最早的大中型豪华客车制造商,拥有国内最为成熟的客车底盘技术,后者的汽车轴承技术同样为国内领先。

  二是国退民进的政策东风。

  1999年9月,在市场化进程不断推进的大背景下,第十五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国有经济要“坚持有进有退,有所为有所不为”的方针,国有资产逐步退出竞争性领域的思想开始发展。上述企业在经营层面出现困难的情况下,地方政府都萌生了退意。

  三是符合“格林柯尔系”的产业链扩张原则。

  科龙与美菱不必多说,皆与格林柯尔的主业能够形成完善、有效的配套产业链,亚星客车与襄阳轴承则都是打造汽车产业链的关键环节,这也是顾雏军原本想要进军的下一个目标。至于产业链的好处,除了给格林柯尔内部带来生产上的便利之外,“契合”二字也成为了顾雏军谈判时的筹码之一。

  利用国企重组的政策东风,挑选优质企业,在其资金出现问题,地方政府放手意愿充足时出手,盘活后再带来大量现金流,顾雏军的资本运作理念不可谓不清晰。

  以此手法,短短4年时间,顾雏军便从无到有,打造了一个坐拥深沪港三地5家上市公司,横跨家电、汽车两大领域,占据了中国冰箱业半壁江山的庞大“格林柯尔帝国”。

  从“顾氏循环”理论到格林柯尔帝国,顾雏军用15年时间,完成从技术狂人到资本大鳄的转变。

  2003年,顾雏军被评为CCTV经济年度人物,颁奖词为:他用10亿元的资本杠杆撬动了百亿规模的企业,他是制冷专家,更是投资赢家。

  郎顾之争惹祸上身

  与“顾氏循环”理论一样,顾雏军的“格林柯尔系”在急速扩张中也是饱受质疑。

  2001年,来自《财经》杂志的《细探格林柯尔》一文指出,格林柯尔宣传材料中“世界第三大制冷剂企业”的说法立不住脚;产品推荐书上列出的多家客户称从未购买过格林柯尔制冷剂。除此之外,收购过程中资金来源、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疑问也被反复讨论。

  巨大光环下的顾雏军,身处同样巨大的风暴漩涡,性格倔强的顾雏军承压前行,不时传来其反驳质疑的声音。

  对顾雏军最致命的一击,则来自在香港中文大学教授任教的郎咸平

  2004年,依靠预言“德隆系”必倒而名声大噪的经济学家郎咸平,对海尔管理层收购、TCL集团产权改革一系列国企改中可能存在的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提出质疑,迅速刮起了一股“郎旋风”。

  2004年8月9日,郎咸平发表了一篇题为《在国退民进“盛宴”中狂欢的格林柯尔》的演讲,矛头直指格林柯尔董事长顾雏军,称其以七种手法侵吞国有资产,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郎咸平将顾雏军的手法归纳为“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引人”、“借鸡生蛋”七个表述。

  郎咸平开始在上海电视台第一财经频道主持《财经郎闲评》,第一期就是《顾雏军,在收购的盛宴中狂欢》,引起更大的轰动。

  同样被点名的海尔、TCL等公司选择了沉默,从不示弱于人的顾雏军则选择了反击。他向郎咸平发出了律师函,要求删除上述文章并道歉。

  不过,等待他的却是郎咸平新的一篇《学术尊严,不容顾雏军践踏》的文章,文中直言,“我绝对不接受这份律师函所表达顾雏军的那种财大气粗、盛气凌人、践踏学术尊严的口气。”

  明星企业家与明星学者的对峙也很快引起了监管层的注意,2004年12月,顾雏军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询问函。2005年4月,湖北、江苏、安徽、广东四省证监局联合调查“格林柯尔系”的ST襄轴、亚星客车、美菱电器、科龙电器,同时,证监会稽查部门主导的20多人工作组进驻科龙调查格林柯尔挪用资金事件。

  5月,事情陡然生变,巡检变成了立案侦查。

  根据顾雏军回忆,顾找到时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欧广源,欧广源立马给当时的证监会副主席范福春打电话,“打了6个,第一个是能不能不公告,第二个是能不能按例行巡检公告,答案都是不行”。

  2004年5月10日,科龙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违反证券法规已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帝国分崩离析

  风头正盛的“格林柯尔系”急转直下,很快陷入困境。

  2005年7月29日,顾雏军从上海飞往北京,一落地便被佛山市公安局拘捕,此时,证监会的调查结果还未宣布,公安算是提前介入。

  “我绝望了”,这是顾雏军被刑拘前说的话。

  8月3日,证监会公布了调查结果,称顾雏军等人以及“格林柯尔系”有关公司涉及侵占、挪用科龙电器财产累计发生额34.85亿元,涉嫌8类犯罪行为。2006年 6月15日,证监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顾雏军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同时认定顾雏军为永久性市场禁入者。

  在看守所的顾雏军不服该处罚,一路从提出行政复议到向国务院申请行政裁决,然而并未见成效。2006年12月,在二次开庭时,顾雏军以绝食相逼,提出公布举报信。在休庭的十分钟间歇,顾雏军的弟弟顾绍军在佛山中院审判庭外面,向旁听的记者和群众散发了两封针对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的举报信。

  2008年1月30日,广东佛山市中院对格林柯尔系掌门人顾雏军案作出判决,顾雏军因虚报注册资本罪、违规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挪用资金罪被判12年有期徒刑,执行10年,并处罚款680万元。

  欲挽狂澜的顾雏军几上京城,上下公关,用尽了所有行政救济手段,还是没能避免锒铛入狱的结局。曾说过“不成功就进监狱”的顾雏军也没想到,一语成谶。

  顾雏军身陷囹圄后,格林柯尔系的上市公司体系也分崩离析。

  随着顾雏军入狱,收购而来的四家A股公司纷纷选择了脱离“格林柯尔”的体系。

  2005年8月2日,襄阳轴承发布公告称,襄阳轴承第一大股东襄阳汽车轴承集团已于8月1日向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函,要求解除与其的股份转让合同(彼时股份转让尚未过户)。最终扬州格林柯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收购襄阳轴承公司29.84%股份的合同,被中国证监会叫停。

  2005年9月9日,在顺德看守所中,顾雏军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海信集团出资9亿元接盘科龙电器26.43%股份,公司后改名“海信科龙”。

  2005年11月,格林柯尔所持美菱电器股份以1.45亿元转让给长虹集团,长虹成为美菱控股股东,并承诺助其业务整合。而根据2018年6月5日公告,美菱电器拟将公司全称由“合肥美菱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长虹美菱股份有限公司”。同时,拟将公司A股证券简称由“美菱电器”变更为“长虹美菱”。

  2006年7月,亚星客车前母公司亚星集团出资1.65亿元回购格林柯尔手中亚星客车60.67%股权,收购完成后,亚星客车脱离格林柯尔的控制。2011年9月,亚星客车进入潍柴集团,成为潍柴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

  至于顾雏军自己掌控的格林柯尔,2007年5月18日正式在香港退市,至此,鼎盛一时的“格林柯尔系”完全瓦解。

  四年扩张,一朝归零。在接受野马财(微信公号:ymcj8686)经采访时,顾雏军还曾表示,“我怀念执掌5家上市公司,并不是迷恋权力,而是那样就有机会将家电产业整合做强,有资金发展自主技术,甚至能够在国际上与全球巨头同台竞技。”

  当然,十余年前,格林柯尔的造系之路存不存在问题,或者说存在的问题到底有多大,有待此次最高院重审作出的判决。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