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浏览器上市!两年时间扭亏为盈,这次逆袭能走多远?

2018-08-01 10:14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金错刀   
   
在正式上市前,Opera已经获得了超过20倍的超额认购,包括Blackrock、GIC、华夏等主流机构都参与了Opera的认购。

  Opera浏览器在美国上市了。

  了解这款挪威浏览器的人,都会感慨一句:真不容易。

  在国内,相比我们常用的浏览器,它的名气也许差一些,但它们都得叫Opera一声“前辈”。今年,是它的第23个年头。

  其实,不仅资历,论国际上的知名度或影响力,姜仍是老的辣。所以它成了首家以浏览器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但是,两年前的Opera,可狼狈得很——全球市场份额下降,原有商业模式走进死胡同,那年净亏损922.6万美元。

  神奇的是,一年前,它扭亏为盈,经调后净利润高达1779.6万美元。

  老牌浏览器涅槃重生,有个中国人贡献了关键力量。

  他给了Opera第二春。7月27日,Opera的IPO发行价最终每股定价为12美元,市值约为14亿美元,这些只是个开始。

  互联网骨灰级产品,差点被时代落下

  1994年,挪威国营电话公司里的一名员工Tetzchner,和同事一起捣腾浏览器,但并没有得到公司的重视。于是次年,Tetzchner和同事一起离职创业,推出了Opera浏览器。

  成立之后,Opera一直是“小而美”,颇有点高冷。小众的市场占有率谓之冷,行业领先的技术谓之高。

  在产品技术方面,他们有快速拨号、标签页浏览、鼠标手势、页面缩放、更换皮肤等创新,几乎每项都受到了用户欢迎,也引来同行疯狂抄袭。

  而在早期,Opera是付费软件,不给钱就弹广告,和完全免费的IE比起来,就比出差距了,再加上它的兼容性差,所以其用户数量始终维持在小众级别。

  不过在2G时代,Opera出色的技术还是吸引了一大批移动手机用户。例如它的流量压缩技术,在那个手机流量昂贵的年代,为它赢得了大批粉丝。

  进入到3G/4G时代后,流量费用下降,智能手机普及,Opera的缺点又凸显了出来,市场份额不断被蚕食。2015年底,Opera的全球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27%。

  同年,寻找突破的Opera公司想被并购,它找到了周鸿祎傅盛(后来退出),前者拉上了周亚辉,想让他做Opera的CEO。周亚辉同意,但提出了一个条件:他一定要占大部分股权。

  2016年10月完成并购后,周亚辉开始了对这个互联网骨灰级产品的“升级改造”。

  其中最大的改变,周亚辉认为是对企业文化的改变——他把Opera重新变回一家“工程师驱动”的公司,管理团队6个人,除了CFO之外全都是工程师。

  “企业文化的树立,导致中国欧洲之间磨合很顺利。大家都是工程师,大家都比较简单,比较高效。”

  接下来他做的,就是制定发展战略,以及坚定地执行战略。

  于是,在周亚辉入主Opera两年后,一度走投无路的Opera重新踏上征程,不仅巩固住了欧洲市场,更在非洲、南亚、东南亚等新兴互联网市场上高歌猛进,全球月活跃用户超3.22亿。

  这样的成绩,在周亚辉制定的战略中,只能算初见成效。

  资本市场对Opera上市后的普遍看好,也是看中了它未来的发展空间。

  所以如上文所说,上市只是个开始。

  14亿美元的市值,低了

  在正式上市前,Opera已经获得了超过20倍的超额认购,包括Blackrock、GIC、华夏等主流机构都参与了Opera的认购。

  Opera上市当天,开盘即大涨19.5%,报14.34美元。截至当天收盘,Opera股价报13.11美元,涨幅9.25%。

  其实,如果清楚它近年来的表现,也就不会感到太大意外了。

  2018年一季度,Opera实现营收3944.6万美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54.8%;经调整后净利润为987万美元,较2017年同期78万美元大幅增长。2017年,Opera全年营收为1.289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20.1%;调整后净利润为1779.6万美元,较2016年调整后净亏损922.6万美元有了跨越式增长。

  Opera也不再是原本单一的浏览器。尤其是2017年1月Opera推出的类似头条的Opera News服务,迅速收获了大批用户,今年一季度已经有9020万月活,去年同期这一数据为910万。

  这些功能的加入,极大增加了用户粘性和使用时长。截至2018年3月31日的三个月中,Opera用户每日使用浏览器的平均接近32分钟,同比增长40.4%。

  而且,取得这些成绩,靠的不是国内常用的烧钱手段,只是正常的经营运作。这种不烧钱、高质量的成长型公司,向来更受市场青睐。像Opera这样一直保持收支平衡并开始盈利的公司,市场对其上市后的前景没理由不看好。

  这些都是Opera过去两年发生的改变。更关键是,未来能走多远?

  在刀哥看来,如果运营得当,Opera的未来,还大有可作为的空间。

  在国内,浏览器只是人们上网的一个从属工具,互联网的功能可以通过不同app来实现,这是因为中国有庞大的人口,能支撑起大量的互联网服务。即便如此,国内的浏览器市场也并没多大下滑。

  在国外,因为人口稀少,没有了用户的支撑,以及语言、地区文化的差异,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个性化服务很难普及。反过来,这却是浏览器这个通用产品的机会。

  所以手机浏览器在海外依旧是上网的核心入口之一。

  国外手机上网的默认浏览器是Chrome和Safari,周亚辉认为它们的市场份额最多到80%,所以第三方浏览器的市场至少是20%,Opera的目标则是这个市场的50%。从全球浏览器40亿人口的区域覆盖来看,也就意味着数亿的用户。

  Opera所在的浏览器市场,既是互联网产品中极其稳定的一个品类,而Opera又是个巨大的流量入口,也难怪周亚辉辞去了昆仑万维的总经理一职,跑去当Opera的CEO了。

  因为在他看来,互联网最赚钱的领域有7个:社交、新闻、视频、音乐、电商、物流、支付,每一个领域都能诞生百亿美金公司,但在中国已经没机会了。

  Opera则相当符合他的理论:它不仅是一个浏览器,还是一个入口,可以延伸出社交、新闻、视频乃至支付等。更重要的是,Opera的市场主要在海外。

  所以,周亚辉为改造Opera所做的战略即:依托Opera巨大的用户量,改变其单一的浏览器模式,依次切入新闻、视频、金融等领域,提高用户使用频次和粘性,使其变成平台级应用。前面提到的Opera NEWS,就是个成功的尝试。

  因此现在的Opera正在逐渐成为内容分发平台。为此,他们签了全球800多家媒体集团,同时培养当地的自媒体。从新闻、视频做起,再到社交网络,与此同时,也可进行商业运作,消费金融、支付、电商等。例如在肯尼亚,他们的消费金融就是第一。

  简单而言,周亚辉只要把握好用户入口,就有可能进入盈利能力较强的领域,也就能在有用户的地区深耕下去了。

  如今的Opera,有高达3.2亿月活用户,其中1亿集中在非洲,1亿集中在东南亚和南亚,6000万集中在欧洲,用户数量足以支撑这个战略定位。

  而且,像非洲、南亚这些地区,还属于增量市场。“有些地区虽然穷点,但人口基数大。”在这些地区,Opera长期保持着排名前三的地位,其品牌知名度在将来能给它带来巨大的市场红利。

  “它在非洲品牌知名度超过50%了,两个人里面肯定有一个知道Opera。”

  因此Opera的发展战略,不仅在过去两年证明了可行性,也许在将来还会迸发出比预想中更大的能量。

  Opera前景可期,但不急于一时

  按照计划,Opera将把募集到的资金主要用于:

1.研发,以继续加强由人工智能驱动的内容发现和推荐平台以及整体产品组合;

2.渠道和营销,以进一步提高所有市场的品牌意识,并吸引新用户使用公司产品;

3.寻求战略伙伴关系、投资和收购机会,但目前尚未确定任何潜在目标;

4.营运资金和其他一般公司用途。

  很明显,做这些的主要目的在于稳固、扩大现有的优势,因为未来有更长更难打的战,不进则退。

  周亚辉说过,商业战争就两种战术,一种是闪电战,一种是持久战。而这次毫无疑问,他面对的是持久战。

  因为在非洲、南亚这些地区,用户的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值很低。周亚辉算过一笔帐,如果用人工智能系统做非洲、南亚、东南亚地区,稍微控制不好成本,最后连做服务器的成本都收不回来。如果去烧钱,即使能买到用户,也很难变现。

  “你要有耐心,我认为不能高估这些地区ARPU上升的速度,但也不要低估十年之后的增长空间。广告能有一年30%的增长就不错了,但不可能像国内那样一年翻一番,所以要耐心耕耘。”

  一方面是用户ARPU值低,另一方面各国文化各有不同,需要适应。周亚辉曾分享过一个例子,“印度印尼包括美国到欧洲,搜索第一的关键词绝对是‘sex’,但在非洲,搜索第一是‘足球’。”

  文化差异导致内容差异,这就要求Opera必须针对当地文化做优化,相应的调整、适应更需要时间和耐心。

  所以,周亚辉也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在他的观念中,中国互联网公司出海,一定不要投机。投机相当于要一下子找到金矿,但有金矿的市场(比如欧美),都被巨头牢牢占据了,而在没有金矿的市场(比如亚非),需要的是种粮食的精神,先得播种、打理,然后才是收获。

  “不要去找金矿,要去种粮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