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华谊抛开恩怨抱团取暖,国庆档票房大跌18%,暗藏电影行业深度焦虑

2018-10-06 14:35 ·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周驰   
   
在短期内影视行业的整顿和改革会让大小影视公司经历阵痛,国庆档票房的下跌,更是给影视行业的寒冬又增添了一层凉意,影视公司的出路究竟在哪?

  

  国庆档前五日大盘仅14.73亿元,同比下降17.6%。

  不仅整个国庆档大盘下降,单片票房表现也并不理想。在国庆档开始之前,业内普遍预测《李茶的姑妈》票房将超过20亿,会以碾压之势拿到国庆档票房冠军,但是从目前的票房形势来看,《李茶的姑妈》并没有形成碾压之势,业内票房预测也下调至7亿以下。

  而映前无论预排片还是预售都并不起眼的《无双》在上映后口碑不断发酵,在10月2日成功逆袭成为单日票房冠军后,票房预测现在已经达到11.5亿,极大可能成为今年国庆档冠军。

  以近三年国庆档情况来看,每年国庆档票房总量都在15亿以上,2017年国庆档冠军《羞羞的铁拳》更是取得22.13亿票房,其中国庆期间取得13.3亿票房。反观今年国庆档在缺少真正的头部影片的情况下,单片票房下降明显,票房体量达到15亿的影片都很难出现。

  今年不仅票房疲软,整个影视行业也显疲态,虽然今年国庆档上映的12部影片背后既有老牌的万达、华谊、博纳、乐视,也有开心麻花等新贵影视公司,但身为五大民营电影公司之一的光线传媒却缺席了今年国庆档。华谊和万达这对“冤家”在趋冷的市场环境下,也抛开恩怨抱团取暖,继破冰之作《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后》后,两家公司作为《胖子行动队》《找到你》的出品方再次迎来合作。

  万达华谊冰释前嫌的背后,是整个影视行业的焦虑,今年几乎整个影视板块“深陷泥潭”,多家公司相继出事:万达电影停牌一年多,并且重组并购因政策严控而一再受阻;华谊因为小崔爆料之后的连锁反应,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当代东方实际控制人套现离场;中南文化因董事长陈少忠涉嫌违规操作14亿违规资金,公司或被立案调查;印纪传媒控股股东、公司多个账户被冻结;文投控股核心子公司耀莱文化控股权或易主;星美控股前脚被爆出欠薪,后脚实际控制人覃辉便被证监会处罚……

  今年国庆档电影票房表现不是很强劲的原因很多,主流影片类型多局限于青春、爱情、喜剧等类型,观众对此已经审美疲劳,并且90后已经占到了观影群体的50%以上越的情况下,观影类型已经开始改变,老导演已经有些不适应市场。再加上今年税务部门对明星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加税补税等一系列问题大力整顿后,引发了A股市场影视股集体地震,大量的资本的撤离也对电影市场的发展速度带来一定影响,但也在一定程度上挤出了泡沫。

  万达华谊抱团取暖

  背后是各自的焦虑

  万达与华谊在2016年2月因万达董事叶宁跳槽华谊,二者关系开始走向冰点。叶宁在万达任职期间负责分管院线、影视、发行三块业务,他的离开等于将万达未来半年甚至一年的发行计划彻底交给了竞争公司。

  叶宁到任华谊负责的第一部影片《摇滚藏獒》就遭到了万达封杀,该片在万达影院的排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最终成本高达6000万美元的《摇滚藏獒》也仅以不到4000万人民币的票房收场。此后华谊的《陆垚知马俐》《我不是潘金莲》也遭到类似待遇,一度成为业内讨论的焦点。

  在经历了近两年的对立关系后,从《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开始,万达和华谊迎来了新一轮合作,影片由华谊兄弟、工夫影业出品,万达影视作为联合出品参与其中,今年国庆档万达、华谊作为《胖子行动队》《找到你》的出品方再次合作,在两家公司合作的背后,透漏着万达和华谊近年来的焦虑。

  买买买一直是万达的策略,2012-2016年间,万达海外并购投资电影产业超过75亿美元,但是疯狂投资、并购的扩张之下,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绩。2012年,万达取得了全球排名第二的美国AMC影院公司的100%股权;2015年,万达以44.46亿元连续收购澳洲第二代院线Hoyts、电影数据化公司慕威时尚世茂影院旗下的15家影院;2016年万达花费了35亿美金收购了好莱坞的传奇影业,但其内容和票房都没达到预期。

  更为严峻的是,政策风向的突变,也让万达遭遇了沉重打击。去年开始,文娱类的海外投资开始受到愈发严格的监管。万达资金一度紧张,并开始抛售资产,而且在政策收紧之下,资本市场也迅速作出反应,2017年上半年在海外投资颇多的万达接连遭遇“股债双杀”,在经历了深交所37问后,万达影视依旧在与万达电影的重组案中苦苦挣扎着,万达电影至今停牌已经超过450天。

  万达今年上半年的电影作品票房并不显眼,除了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2》《熊出没·变形记》和暑期档《快把我哥带走》收割一批票房外,其他作品票房最高刚刚破亿。反而联合出品的《西红柿首富》《我不是药神》两部电影成为暑期档最大赢家。万达这种普遍撒网的方式虽然收获了一定红利,但最大的蛋糕却没有吃到。

  而华谊兄弟今年也是水逆不断,先是崔永元炮轰《手机2》剧组,作为《手机2》的主要出品方,华谊股价首当其冲,从3月30日到10月1日,半年的时间,华谊兄弟的市值已经从266亿跌至了149亿。在《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后,2018年上半年缺乏爆款支撑的华谊,影视业务的业绩压力实在不小。

  在国庆档,万达、华谊重修盟好之作《胖子行动队》和《找到你》也没有显现出爆款的潜质,但对于华谊和万达两家而言,国庆档仅仅是个开始,不断加强合作,肯定会对各自业绩带来改变。

  五大民营公司爆发力下降

  寻求类型突破才是关键

  除了万达、华谊,同为五大民营电影公司的光线、博纳、乐视在今年也没有特别亮眼的作品,光线更是近5年来首次缺席国庆档,显得市场愈发寒冷。

  从2014年的《亲爱的》、2015年的《港囧》、2016年的《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到2017年的《缝纫机乐队》,光线一直是国庆档最忠实的参与者,但从今年的电影业务来看,光线似乎进入了迷茫期。光线传媒电影业务的萎靡,在2016年就早有预示,光线全年参与投资、发行的影片共15部,但总票房收入由《美人鱼》贡献一半;2017年,光线参与投资发行了十五部影片,但全年无一部10亿+爆款。

  2018年上半年,光线营业总收入7.2亿元,较去年通同期减少29.9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07亿,较去年同期增长426.05%。但这21.07亿的净利润,有89.94%来自于抛售新丽传媒股份所得收入,抛开这笔进项,光线今年上半年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了38%。

  虽然今年春节档光线作为联合出品方的《唐人街探案》拿到了33.97亿的票房,但是该片主控方为万达影业,光线来自该片的收益仅在2000万左右,光线今年收获最大的作品是其作为第二大出品方的《一出好戏》,但也是得益于同档期《爱情公寓》的失常发挥,才得以逆袭,票房达到了13.54亿。

  在国庆档开始之前,电影市场分析专家预测《李茶的姑妈》将会以碾压之势拿到国庆档票房冠军,但是从目前的票房形势来看,《李茶的姑妈》形成碾压之势已无可能,与博纳出品的《无双》和乐视出品的《影》相比优势并不明显,《无双》也已成功连续四日位居日票房榜首。

  作为《无双》出品方的博纳影业是随着香港电影的“北上”历程而成长起来的,博纳影业出品的电影中,大多由香港导演执导,此次参与国庆档争夺的《无双》也是香港导演庄文强,此前,港片大多扑街,但博纳的港片现在也慢慢找到感觉了,《无双》作为近几年港片中的高水准作品可以成功问鼎国庆档,但难掩港片市场的冷清,在体量巨大的国庆档,并且《李茶的姑妈》表现不如预期的情况下,《无双》票房预测也是仅过11亿。 

  博纳影业其实是较为擅长港片制作的,对于博纳来说王牌依旧是“博纳式主旋律”,而博纳主旋律影片的制作周期较长,投资较大,探索其他类型影片是必不可少的,毕竟博纳还是比较“缺钱”的。2010年12月,博纳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2016年从美国退市后,一直没有在中国资本市场成功登陆,于冬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这5年是博纳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消失的5年,博纳错失了5年的资本助力。”不断完善影片的类型布局,寻求新的突破口,才是博纳影业能否成功上市关键所在。

  不仅博纳在中国资本市场受阻,乐视影业更是艰辛,今年9月22日,卖身给融创中国。股权评估显示,截至2017年12月底,乐视影业净资产账面价值19.4亿,若满足按计划持续经营、实现相应收益预测的前提,乐视影业估值尚有34.82亿,但依照9月22日拍卖成交价,乐视影业的估值降至24亿元。近两年乐视影业为增强自身核心竞争力,引入导演、制片人持股而进行了相关增资、股权转让等一系列投资,但在乐视影业被乐视的上市体系资金链断裂所拖累的情况下,这些资源也难以得到最好的利用。

  乐视在资金链成为一个大缺口后,乐视影业近两年影视成绩也十分糟糕,2016年三部大投资,大制作的电影《长城》《爵迹》和《盗墓笔记》票房均未达预期,在今年原定于暑期档的《爵迹2》至今仍未定档,上映遥遥无期。虽然乐视影业携手张艺谋《影》回归,现位列国庆档票房第三名,但对于网传的3亿制作成本而言,此次恐难以收回成本。乐视影业现在除了张艺谋的作品,在电影布局上并没有过硬的资源,而且在电影市场逐渐年轻化的环境下,张艺谋的电影并不占有优势。

  相较于老牌的五大民营电影公司,近年来不断有年轻公司崛起,今年暑期档的冠军《我不是药神》由坏猴子影业、真乐道等出品,亚军《西虹市首富》由西虹市影视文化公司、开心麻花等出品,并启用年轻导演。而一些老牌影视公司则更喜欢启用老牌导演,如华谊绑定冯小刚,乐视影业绑定张艺谋,这些名导在老牌影视公司眼中显然更具保障力和品牌度。但在当前中国电影主流观众群体越来越年轻化的趋势下,年轻观众的审美趣味已经成为影响电影创作和发展的重要因素,也给中国电影市场增添了许多不确定因素。

  资本大量退出

  影视行业的寒冬出路在哪

  五大民营影视公司的问题,也是整个影视行业所要面临的问题,在影视行业监管趋严、市场不稳定性增加的情况下,影视公司的生存环境越来越越差。

  进入2018年,中宣部、文旅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通知”整治行业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视频网站、影视公司、行业协会纷纷发出“联合声明”;崔永元炮轰事件延伸而出的关于明星片酬、阴阳合同、加税补税等一系列连锁反应后,更是使外界对影视行业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关注,资本市场最直观的反应就是影视股的“一片飘绿”,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纷纷跌停,给影视行业带来巨大影响。

  审查制度上在不断深入,税收政策也在加强。此前,横店工作室的核定征收率最高为3.5%。在新的税收政策改为查账征收后,横店影视工作室适用税率即5%至35%的五级超额累进税率:全年应纳税所得额不超过1.5万元的,税率为5%;超过1.5万元至3万元的部分,税率为10%;超过3万元至6万元的部分,税率为20%,超过6万元至10万元的部分,税率为30%,超过10万元的部分,税率为35%。

  税收政策的变化让影视公司感到了不适应,在监管和资本的重压下,影视行业未来几年竞争压力会越来越大,整个行业的增速将会放缓。

  这种蔓延到整个行业的负面情绪,加速了资本市场对影视投资的退潮,“资本对这一行业的理解,和它逐利的本质一旦出现冲突,就会离开。”王中磊表示。

  从今年6月开始,已经有100多家霍尔果斯影视公司申请注销,但对于浮躁的影视市场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种种现象来看,前几年泡沫式的高速发展早已让影视行业出现了增长瓶颈,税收制度调整,大批影视公司将被淘汰。今年的上影节期间,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也曾说,未来几千家影视公司可能要倒闭。

  毫无疑问,在短期内影视行业的整顿和改革会让大小影视公司经历阵痛,国庆档票房的下跌,更是给影视行业的寒冬又增添了一层凉意,影视公司的出路究竟在哪?

  本文首发微信号: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