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首演文艺片,却遭官媒狠批!想翻身,难!

2018-10-22 06:53·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Zoe 
   
从前靠流量得来的,还是要用流量来还。“流量们”的转型之路道阻且长,不只是拍一部文艺片这么简单。

  这个周末,大幂幂的新作,《宝贝儿》上映。

  这是杨幂16年来首演文艺片,并且是扮丑出演,影片在IMDB评分8.1分。

  烂番茄甚至亮出100%的新鲜度。

  但想不到的是,人民日报却以一篇《艺术片不是镀金片》的文章,直接点名批评杨幂。

  两级的评论让刀哥对这部电影充满好奇,本着“不要因为杨幂,就不看这个片子”的好奇去看了。

  看完后,再也不对杨幂抱有任何幻想。

  爆款的潜质,豆瓣评分5.8的命

  从创作班底和题材来说,《宝贝儿》是有成为爆款的潜质的。

  1.主创团队班底强

  电影《宝贝儿》除了有流量小花大幂幂,其主创阵容更是闪闪发光。

  导演刘杰,曾担任王小帅《十七岁的单车》的摄影,处女作《马背上的法庭》获得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最佳影片,还曾经在法国院线连续上片50周,创造了当时大陆影片在法国的公映纪录。

  第二部作品《透析》拿到了四项金马奖提名,并且获得了最佳原著剧本。

  而他最广为人知的作品是和董子健合作的《青春派》,豆瓣评分7.4分。当年还是学生的董子健更是凭借这部处女作,提名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

  而刘杰可以说是“没有烂片的导演”了,作品豆瓣评分都是在7、8分。

  《宝贝儿》监制侯孝贤,拿大奖到手软中国的电影大师。

  片中配角李鸿其,获得过金马奖的最佳新演员和最佳男主角奖项。

  从九月亮相多伦多电影节,到之后的西班牙圣巴斯蒂安电影节,再到平遥电影节,《宝贝儿》得到了外媒的一致好评。

美国电影媒体《综艺》称赞影片“极度的真实和引人入胜,充满勇气”;

《好莱坞报道者》称影片是“一部让人迅速投入并冷静下来的影片”;

《宽银幕》更是表示影片“没有一秒钟是浪费的”,有外媒称“江萌(杨幂饰)本身就象征着一场人道主义辩论,她证明了自己所代表的残疾人群生存的可能性。

  2.关注现实的爆款题材

  这几年,关注新生儿问题的现实题材电影越来越多,如《亲爱的》、《找到你》。

  而电影《宝贝儿》作为一部关注先天无肛婴儿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就冲这点,给创作者更多的尊敬是必要的。

  这种题材若是下功夫,做好了,有口碑有功德有票房。

  《我不是药神》就是最好的例子。

  另外,片中还有一组数据:

  “据2012年卫生部统计,我国每年新生缺陷数约100万例;

  平均半分钟就有一个缺陷儿降生;

  有30%的缺陷儿会在5岁前死亡,40%落下终身残疾;

  保守估计,我国每年有10万名儿童被遗弃...”

  光是这些沉甸甸的数字,《宝贝儿》就足够让人心生焦虑。

  但这些都没有让电影获得足够关注度,票房和口碑双双下滑。

  电影的豆瓣评分已经从上映第一天的6.4下滑到5.7,创下刘洋作品中最低评分的历史,票房也很惨淡,第一天约1000万,第二天更是500万不到。

  《宝贝儿》怎么就扑了?

  扑街的两点原因

  1.太过冷静,观众不买账

  电影《宝贝儿》讲述的是一个由于先天缺陷而被父母抛弃的弃儿江萌(杨幂 饰),拯救另一个被父母宣判“死刑”的缺陷婴儿的故事。

  婴儿的父亲由郭京飞饰演,他在伤心欲绝中选择了放弃治疗。

  但江萌则只一心想“救孩子”,并为此而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

  但最终婴儿还是去世,孩子的亲人被冠以“杀人犯”的罪名。

  这个故事的主线与当年轰动一时的“天津无肛女婴”事件有些相似,这个女婴在其父母和以陈岚为主的志愿者们就有关监护权、医疗救助等问题的拉扯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一事件发生后,“监护权”和“父母是否可以决定孩子生死”的法律、道德问题,一度成为大家讨论的焦点,也使得女婴的父母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在影片中,导演全程用极为克制的眼光去关注这个现实问题,很多情节推进到矛盾该激化的高点时,导演连个演员反应镜头都不给。

  “至于救还是不救”等诸多问题,都没有给出答案。

  导演说:

“观众习惯了电影最后要有一个答案,好给情绪一个出口,可是哪有那么多答案?

我自己都没有答案,所以只能拍没有答案的电影。”

  这种做法看上去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但正如一些观众所说:

  如果抛开电影,只谈现实,为现实而“现实”,那我还不如去看新闻联播。

  可以看出,很多观众对这种做法还是不买账。

  2.杨幂与电影本身的气质相悖

  杨幂是个明星,不是演员。

  相较于影片“现实主义文艺片”的定位,观众显然更关注别的标签——“杨幂转型之作”、“杨幂扮丑”。

  知乎上关于《宝贝儿》的话题,几乎全是有关杨幂。

  但影片中的杨幂,诠释起严肃的角色毫无说服力。

  她一个侧脸镜头,观众可能不会先注意到主人公江萌的挣扎与无助,而会先琢磨她额头到鼻梁的流畅弧线。

  而江萌这个人物,所有情绪都在眉毛上,从眉头微蹙

  到皱眉

  到歇斯底里

  一个流程下来,表情太过用力,缺两个字:灵魂。

  而一旁配角李鸿其的演技可以说吊打主角杨幂了,不管是肢体动作,神情神态,都为电影添彩不少。

  再到全程方言的台词。如果说郭京飞勉强守住了南京话的韵味,没有跳戏,但到杨幂这,大家都忍不住破功了,整个影院三三两两的人中,发出整整齐齐的笑声。

  所以说扮丑不等于有演技,再者,杨幂所谓对角色的突破也就是把自己涂黑再画上了一些雀斑而已。

  有网友表示,影片请了杨幂当主角就很难勾起观影欲望。

  而擅长自黑的杨幂似乎早就预料这一结局,很早就向导演道歉:

“对不起,因为我,你可能要拥有一部史上最低评分的电影了。”

  《宝贝儿》的扑街再一次证明流量不好使了。

  从《宝贝儿》看流量明星转型困境

  纵观2018年会发现,这是流量明星开始衰落的一年,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真正能带来流量的,根本不是“流量明星”本身。

  因为有“粉丝”,不代表有“观众”。《动物世界》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即使李易峰在片中的演技还算可圈可点,但其票房也很一般。

  女星们面临着同样的问题。

  上一代有章子怡、周迅等实力派代表,年轻一代的有春夏、周冬雨等新晋影后。以杨幂为代表的85后小花们,在左右夹击中有了危机意识,纷纷寻求转型,试图从流量明星变成一个有更长银幕生命力的演员。

  刚度过32岁生日的杨幂,也急需一部拿得出手的电影。

  而杨幂在质量不高的电视剧里收割久了,目前的她难以撑 起除了傻白甜之外的其他更复杂的角色,早些年李少红就这样评价过杨幂的演技:杨幂从小待在摄制组,对演戏太过习以为常,早早地有了一套自己表演的程序

  所以说,从前靠流量得来的,还是要用流量来还。

  “流量们”的转型之路道阻且长,

  不只是拍一部文艺片这么简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