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秀过剩,偶像告急

2018-10-28 11:51·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左卫门 
   
网红全面进击选秀综艺,是互联网娱乐产品和网红的胜利,但也暴露了国内偶像产业的困局:互联网无疑加快了偶像的迭代,但偶像真能快到一年一茬的量产吗?粉丝又消费得掉批量生产的偶像吗?

  虽然多数选秀综艺的海选阶段都具有搞笑节目的潜质,但像《下一站传奇》这样可以承包硬糖君一整天笑点的还是过于根骨清奇。

  专门的喜剧选秀都没有做到的,它轻易做到了。同为东方卫视出品的《笑傲江湖》,你不感到羞愧吗?

  作为一档一线卫视的重磅选秀综艺,《下一站传奇》0.377%的首播收视略显惨淡。但在今年仆街常态化的综艺圈,倒也不算特别难堪。再说了,《偶像练习生》最初也被群众嘲笑只看到“高光和眼线”嘛,《创造101》还前几期都反响平平呢。

  真正应该令制作方尴尬和反思的是,分明有心做一档偶像选秀,却被观众当成了喜剧专场。看《下一站传奇》的人们,不为追星,单纯是想找乐子,节目眼看就要成剪辑土味视频的新宝藏。

  不过,我们倒也不用急着嘲笑《下一站传奇》。从目前已经曝光的选手看,《偶像练习生2》那边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资质上佳的练习生是没看到几个,抖音网红阵营则早已提前开跑。硬糖君必须为一位网友的评论点赞:“既不偶像,也不练习生,选手们开的淘宝店都能凑一条蘑菇街了”。

  《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爆红,全面激活了国内的偶像选秀市场,缔造新流量成为平台、制作方和经纪公司的共同野望——尤其是,已经成功者似乎也没什么十分过人之处?

  但所谓机会窗口,就是这样稍纵即逝。前人一旦成功卡位,后来者在很长一段时间都难以撼动。

  练习生的韭菜还没长好,急着割就只能杂草韭菜一起薅;而更严峻的问题是,粉丝的韭菜也没长好呢!以前的粉丝经济是割韭菜,现在索性改了榨汁机。但就这么一群追星女孩,你还能榨出多少?

  当从业者自以为掌握了批量生产偶像的方法,方法可能真的没有错,但市场却并非无限扩容。

  供应过剩,自然是偶像贬值。最近都在说以蔡徐坤为代表的新流量,取代鹿晗这一代旧流量。但新流量达到旧流量的市场价值了吗?而到了蔡徐坤2.0,偶像又会是个什么价儿?

  下一站,猎奇?

  《下一站传奇》的阵容和野心都足够大。人家是选个男团或选个女团,它则是男女混搭,一锅烩了。

  东方卫视+慈文传媒+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组合也足够亮眼,电视平台、视频平台、音乐平台、制作方的优化组合,偶像选秀需要的资源都齐了。陈伟霆、邓紫棋、胡海泉、周笔畅、宋茜和吴亦凡的导师阵容也相当豪华。顺便说,陈伟霆帅出新高度。

  和土偶土创一样,《下一站传奇》也是有名有姓的韩国舶来模式,不是自己瞎鼓捣的。韩版原名《MIXNINE》,意在挑选唱跳俱佳的全能新人,做到能团战、可solo。不过,该节目在韩国推出后反响平平,出道计划最终告吹。

  而其中国版实践再度证明:这种乱炖模式,可能还真有点问题。《下一站传奇》首播收视率0.377%,腾讯视频独播网络播放量仅3200万,官博互动数量寥寥无几,名副其实的糊穿地心。

  这样的惨淡开局,倒也怪不到节目宣发不行。《下一站传奇》的节目内容、比赛机制都存在明显硬伤。

  一开场,主题舞就成功劝退吃瓜观众。繁琐且毫无美感的编舞,励志但土味满满的歌曲,再配上练习生们僵硬杂乱的演绎,在社区广场舞大赛中恐怕都难以拔得头筹。但若围观个人直拍,学员们丰富的肢体动作和失控的表情包,倒是很能博君一笑。

  而在节目流程设置上,由于成员训练、交流环节的缺失,未能呈现其丰富人设,便已迅速进入比赛环节。观众还没有来点粉丝滤镜,就被投入一场场尬歌尬舞。

  赛制上,男女分队、三人共演、导师留灯的模式尤为不知所云。本以为是一出“非诚勿扰+中国好声音”的戏码,怎料男女两队剧本平行、毫无联系。而每组三位选手同时表演的方式,更使得场面杂乱,无法给观众形成记忆点。

  当然,为培养粉丝的养成感和代入感,东方卫视也采用了互联网投票模式。在鹅厂新推的yoo视频上,为选手设立了“传奇男孩赛道”、“传奇女孩赛道”,以pick方式打榜排名,粉丝可借助投票复活被淘汰的学员,也能观看更多直拍视频和节目花絮。

  恕硬糖君直言,这条路可能走错了。以目前选手的表现,走鬼畜宣传去B站投放,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整场下来,选手亮点不多,倒是导师们一言难尽的表情成了观众的快乐源泉。

  从目前曝光的情况看,《下一站传奇》的选手质量参差,不少都是前面几档热门节目被筛下来的“选秀回锅肉”。再不然就是网红主播,少有受过充分专业训练的新鲜面孔练习生。

  虽然节目本身设置也存在各种问题,但选手圈的人才枯竭,恐怕才是选秀难以为继的最大痛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不独《下一站传奇》,《偶像练习生2》《以团之名》等选秀综艺目前流出的选手阵容,也让网友颇为失望。

  进击的网红

  视频网站全面抢滩,卫视平台纷纷入局,选秀综艺风头正盛。可经纪公司培养练习生总需要时间周期,土创土偶刚收割过一茬,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此前就有业内人士指出,《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几乎消耗了市场上储备3-5年的练习生。如果视频网站三巨头、五大卫视都争抢选秀综艺市场,选手供应短缺将成为重点难题。

  从《下一站传奇》选手的经纪公司来看,新面孔颇多。硬糖君在围观一些经纪公司的简介、招聘信息时也发现,素人只要舍得花钱,就能加入练习生队伍。而“提供参加选秀综艺的机会”,也难免成为一些公司借机敛财的幌子。

  既然现有练习生体量难以满足庞大的选秀需求,片方只能将触手伸向网红主播、“回锅”选手。

  《下一站传奇》目前比较有存在感的选手,也正是这两类。不少来自《明日之子》、《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的“选秀老将”自带原始粉丝和讨论度,甚至还有人已有粉丝团。但久经沙场也未能出道,可见其本身存在短板。

  小伍、吴哈哈等则是直播、短视频网红的代表。但少了app的无敌滤镜,网红似乎和偶像还是有一定差距。

  尤其是小伍试图复制杨超越“全村的希望”人设,站在舞台上深情表白“我是我们家的希望”,再配上“绿手指+樱花草”的呆(土)萌(味)表演,却没能获得杨超越的同等效果。围观群众面对雷同人设早已免疫,没有人会需要两款相同的产品。

  随着《偶像练习生》第二季成员名单陆续流出,网红小哥哥在里面也格外活跃,其中不少人还开有淘宝店。网友纷纷调侃,粉丝再也不用费力投钱送小哥哥出道,买东西就是爱的供养,能跟爱豆保持纯粹的金钱关系了。

  对于这部分网红选手,参加节目倒是稳赚不赔。即便出道机会渺茫,圈粉一波回来卖货才是正道。被封杀的pgone,如今不就做起了服装电商生意吗?通过《中国有嘻哈》聚集的粉丝,让其赚得盆满钵满。

  但当“偶像符号”与“消费符号”纠葛难分,大众也开始对这种变相要钱的偶像模式有所不满,唱衰声此起彼伏。

  “建议偶练二参加条件增加一条:清空淘宝店。坚决抵制‘我粉,打钱’的不良之风!”有网友如是评论。

  网红全面进击选秀综艺,是互联网娱乐产品和网红的胜利,但也暴露了国内偶像产业的困局:互联网无疑加快了偶像的迭代,但偶像真能快到一年一茬的量产吗?粉丝又消费得掉批量生产的偶像吗?

  造星的时间基本法

  “小鲜肉”的概念,在2014年出现,2015年走红,2016年开始出现负面,2017年被大范围质疑,2018年进入迭代周期。鹿晗、吴亦凡、李易峰、杨洋,都是初代“小鲜肉”的代表人物。

  2014年,随着吴亦凡、鹿晗、张艺兴和黄子韬从韩国陆续回国发展,江湖人称“归国四子”,小鲜肉、顶级流量的概念也应运而生。四人至今地位稳固,在不同领域各有斩获,既是当时国内确实存在“偶像空白”,也要归功于韩国造星工业的成熟打造。虽说演技可能一般,但唱歌、跳舞、综艺感等偶像技能,四人绝对可圈可点。

  几乎与此同时,李易峰、杨洋、陈伟霆等人也都通过热门剧集崭露头角,成为流量担当。

  我们不妨回想一下,在初代小鲜肉占据大众视野之前,我们都在看什么?黄晓明、邓超、陈坤、冯绍峰、刘烨、佟大为……这一波明明还是75后的男艺人,长期把持一线位置,来来回回都是这些熟面孔,直到初代小鲜肉仿佛一夜间攻城略池。

  新一轮“造星窗口”的出现,有两个必要条件:

  一是用户迭代,新的年轻人需要新的偶像;

  二是产品迭代,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对传播模式的改造,是初代小鲜肉崛起的技术准备。

  社交媒体的自我赋权、自下而上式造星,带来了“初代小鲜肉”的粉丝狂欢。而在同等传播机制和市场环境下,一个认知一旦被写入大众的意识,就很难有他人的立足之地。后来者即便拥有同样资质,但时机已经不再。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初代小鲜肉地位稳固后,同样通过热门剧集、“韩国归国”等方式进入大众视野的新人如任嘉伦、盛一伦、王嘉尔、张彬彬、胡一天等,虽然都有一时风光,但终究难以进入“顶流”序列。

  如果我们以2015年为“初代小鲜肉”的极盛,那么直到3年后,新模式才彻底打开了新窗口——这就是以全面崛起的视频网站为原动力的网综造星。

  2018年,《偶像练习生》成功推出了新生代爆款偶像团体Nine Percent(简称NPC)。其中蔡徐坤的话题讨论度、各类指数一度赶超归国四字,热度至今未熄。

  视频网站作为国内娱乐资源的新一代整合者,用网综激活了造星产能,随之而来的是偶像迭代。NPC、火箭少女都可以视为“二代流量”。其产生方式不再像“初代流量”,有很大的民间自发性,是粉丝通过互联网造星。“二代流量”是互联网公司通过对流量模式的精心设计,吸引粉丝参与造星。

  而在相同模式和如此密集的时间周期下,粉丝真的需要一波同质化“新品”吗?

  结果好像不如人意。@爱奇艺偶像练习生微博刚发布了第二季的宣传片,评论区就遭到了首季粉丝强烈抵制。从服装到配曲,从人设到名号,她们都拒绝接受复制。更多网友则表示自己心累了,追不动了,毕竟送第一批小哥哥、小姐姐们出道,已经投注了太多金钱和情感。

  江湖上素来有“三年一代沟”的说法,或许,咱们可以相约2021?但那时制造新偶像的,恐怕也不再是什么爆款网综,而是现在都料想不到的新玩家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1月22日
      天利教育
      天利教育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数溪
      数溪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鱼眼咖啡
      鱼眼咖啡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中渡景旅
      中渡景旅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