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帅最拼富二代54岁离世,其背后是一部台湾汽车工业发展史

2018-12-05 08:50·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毕亚军 
   
严凯泰曾坦率地说:“我前半辈子都是活在解救裕隆的使命感里。”

12月3日,中国台湾最大汽车生产商——裕隆集团官方证实:其董事长严凯泰罹患食道癌于台北逝世,享年54岁。消息传出后,马英九等台湾各界名流纷纷表达震惊与悲伤。

作为台湾首家汽车厂,裕隆的历史,就是台湾汽车工业发展史。

两代人的中国造车梦

裕隆在两岸有着深厚渊源。

严凯泰的父亲、裕隆创办人严庆龄,出身于上海棉织企业之家,是上海“棉铁之父”严裕棠先生的第六子,早年留学德国获颁德国国授工程师学位。

母亲吴舜文是纺织界先进、中华书局创办人吴镜渊先生的第五千金,中共中央原委员、北京医院名誉院长吴蔚然和两院院士、中国泌尿外科奠基人吴阶平是其堂弟。

1936年,严庆龄与吴舜文缔结连理。1953年,夫妇二人在台北共同创办台湾第一家汽车制造厂——裕隆汽车公司。1965年,年过半百的严氏夫妇喜得独子严凯泰。

裕隆是在实践严庆龄“发动机报国”的理念下诞生的。作为家中独子,严凯泰从小在车厂长大,自幼便知自己将肩负的责任。

1981年严庆龄去世。1989年,24岁的严凯泰在美国求学十年后归台,接掌裕隆。他开始摸索适合裕隆发展的道路,一步一步带领裕隆进行企业再造。

在严凯泰的记忆里,裕隆汽车曾是台湾路面上跑得最多的汽车,是台湾本土四大车厂之首。但等到1990年他担任裕隆集团首席副总经理时,面对的却是汽车市场放开的激烈竞争市场。

严凯泰曾坦率地说:“我前半辈子都是活在解救裕隆的使命感里。”

1995年,他实施“厂办合一”及“差异化”策略,将分散的研发工程中心、新店厂及台北办公室,全部迁至距台北130公里的客家山村——苗栗三义。

厂办集中后,严凯泰几乎每星期都在三义亲自坐镇。

彼时正值Cefiro(风度)开发初期,他带领团队驻厂加班,直接参与从产品开发到生产销售的每一个过程。参与人员常常一周只能回家一天,因有严凯泰带头,其他人都跟着拼命。

“质量要狠,管理要快,市场要准”,是严凯泰对裕隆提出的新理念。他要求,将裕隆从生产导向转变为市场需求导向,重点研发将日产车改型成最适合台湾需求的车型,产品从入厂原料到最终成品,都要经受得起考验。

为将Cefiro由“东北亚的豪华”改成“东南亚的豪华”,严凯泰亲力亲为,除了皮椅,他还亲自参与开发随车音响,与协力工厂敲定成本,要求厂商一定达成目标。

1996年1月,裕隆正式推出Cefiro,以过硬的质量,打破以往台湾产地车卖不过70万元新台币的魔咒,创下连续两年台湾销售冠军的奇迹。

“1995年12月到1996年的四五月间,那是一个转折点。”严凯泰日后表示。那段时间,他为裕隆重设了坐标。仅1996年,他就主导了五次大的人事变动,形成了平均年龄40岁的“战斗版人事”,活化了近半百岁的裕隆企业组织。

开启两岸合作关键契机

裕隆渡过劫波迎来辉煌,让1999年上任的日产执行长——全球汽车界传奇人物戈恩(Carlos Ghosn)大为吃惊:“日产这两年亏了六千亿日币,台湾的裕隆怎么这么会赚钱?”

戈恩从此对这位刚刚而立之年的少主印象深刻,但他感兴趣的还不止于此。严凯泰从两岸经济资源的大局出发,所做的深远布局,更令戈恩敬佩。

1990年,严凯泰以裕隆集团执行长的身份,代表年近80岁的母亲踏上回乡路。这趟不凡的登陆,不只是探访相隔40多年的上海亲友,同时也开启了裕隆旗下纺织、汽车及高科技三大事业进军大陆投资布局的契机。

彼时,两岸经济交流合作已走向深入。1995年,在“闽台合作”氛围下,裕隆旗下中华汽车公司顺利登陆,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公司福州汽车厂合组为东南汽车,成为台湾首家项目在核准前进入大陆投资的汽车厂。

靠着两岸血缘、地理位置与语言文化相通等优势,中华汽车也将过去30余年在台湾从事汽车产业的成就与经验带进大陆。

让人津津乐道的是,东南汽车建厂时,引进台湾30家零部件协力供货商在厂区旁设厂形成的“东南汽车城”,带动了闽台两地的汽车产业共同发展,成为两岸产业合作的典范。

在东南汽车为裕隆抢得滩头阵地后,时隔五年,裕隆汽车(2003年重新启动自有品牌战略,与代工模式并行发展)也实现登陆,与东风集团共同承接广州京安云豹汽车,改组为风神汽车。旗下“风神二号”“风神三号”这两款车型,经裕隆研发中心(YATC)改款设计,一炮而红。

在井喷式爆发的大陆汽车市场,竞争异常激烈,品牌集中度不高,裕隆与丰田、大众等车厂有同样的机会、也有同样的考验。

倚靠裕隆在台湾汽车市场累积的超过半世纪的智慧、人才与经验,东南汽车顺利度过销售下滑、营运亏损的低潮,并藉由导入台湾在车型研发设计上的能量,快速加入大陆车业“自主研发设计”的潮流。

2008年年底,东南汽车推出第一款自主研发车款V3菱悦,一上市就扭转先前的销售低迷,更创下单月销售破万辆的纪录。

如今,裕隆布局大陆汽车事业的版图分布于价值链各环节,从制造厂、销售公司、经销商、水平事业公司到零部件协力厂。

打造两岸汽车民族品牌

东南汽车、广州风神汽车生逢其时,正处于大陆汽车市场的启动时期,市场供不应求。台湾经验在其中得到巧妙运用,吸引了对大陆市场有所迟疑的日产与三菱汽车,先后入股,将更多母厂的新技术与产品导入。

其后,梅赛德斯-奔驰欲在大陆设立福建戴姆勒汽车并打造奔驰轻客车亚太生产基地,更是看上中华汽车在管理、生产方面的优势。奔驰硬是从原有的50%股权中,拨出三分之一邀请中华汽车入股参与。

2007年6月,福汽集团、德国戴姆勒股份公司、台湾中华汽车公司正式联姻,成立福建戴姆勒。

裕隆在大陆的经营,从最初涉足就有清晰的战略定位。在福建东南汽车、福建戴姆勒汽车及东风日产汽车的合资股东中,裕隆旗下的中华汽车及裕隆汽车,与国际车厂三菱、奔驰与日产,以及大陆本土车厂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东风集团,分别在其中扮演“重要策略合作伙伴”的角色。

“国际车厂出技术、提供产品;大陆业者有在地优势、有市场为后盾;台湾裕隆,在国际车厂进入大陆市场的过程中,扮演桥梁的关键角色,在产品改款设计、生产管理与华人市场营销上,在汽车产业价值链上,有着独特且不可被替代的地位。”

随着集团规模和版图越来越大,严凯泰更期许,裕隆不仅要成为台湾最好、最专业的车厂,还要成为海峡两岸未来优势互补的关键角色,引领台湾厂商进军中国大陆市场,进而两岸联手进军国际市场,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与发展前景。

进军国际市场,需创立自主品牌。2009年,尽管重创世界各国汽车业的全球金融海啸恶潮渐退,很多车厂仍保守观望。但在严凯泰看来,此刻却正是发展品牌车的大好时机。

抛开质疑声浪,他全力推动纳智捷入市。

2009年年初,裕隆正式发布了酝酿5年之久的自创汽车品牌“LUXGEN纳智捷”,以台湾的高科技创造出差异化利基,将汽车重新赋予“智慧科技车”的品牌定位。

初试锋芒的LUXGEN7 MPV、SUV在台湾上市后一鸣惊人,严凯泰实现了对双亲的承诺与自我的期许,也让裕隆发展民族品牌的下一步充满信心。

然而,要做好自主品牌汽车,市场规模至少要在百万辆以上才有发展。台湾每年几十万辆的市场容量,并非纳智捷发展的理想之地。海峡对岸,国家工信部拟定政策,希望2015年自主品牌车占汽车总销量一半以上。2000万辆的市场潜量,必然成为纳智捷的首选之地。

传递企业精神

裕隆在现有合作领域持续深化外,严凯泰还积极推动投入新能源车的研发。他一手催生的东风裕隆汽车项目,于2010年8月底获国家发改委审批通过,总投资额为34亿人民币。

2009年,国家新能源汽车政策正式出台,明确将纯电动车列为未来发展重点,最高对纯电动汽车每辆补贴6万元人民币。同时,面对新能源车辆的全球化趋势,几乎所有车厂都加入新能源车开发行列,谁也不愿意在这个趋势中落后,裕隆也是。

裕隆看好台湾具有发展电动车的各种有利条件,包括电动车所需的关键零部件:电池、马达、电控系统等,并致力投入全方位电动车辆的发展领域。

裕隆先期完成并推出LUXGEN品牌MPV、SUV、CEO等三款车型电动车,以及tobe都会小型电动车全产品线的开发;此外还跨足二轮电动车,由中华汽车开发电动机车、电动辅助自行车等一系列二轮车款,提供更贴近民众的便利电动车辆。

裕隆电动车不只是看台湾市场,还着眼于大陆及全球市场。

纳智捷除了标榜台湾最擅长的ICT(资通讯)能量,定位为全球第一个“智慧车”品牌,裕隆更大胆切进下一世代的纯电动车产品研发,完成多款多人座锂电池电动车的开发,藉此瞄准大陆推广新能源车的发展商机。

严凯泰传承着家族和企业使命,也将父母的大爱之心向外传递。

在严庆龄、吴舜文时代,裕隆设立了三大基金:“严庆龄工业发展基金会”“严庆龄医学基金会”和“吴舜文新闻奖助基金会”。这些基金的设立对行业发展起到了积极意义,展现了企业回馈社会的责任。

此外,裕隆对于人文关怀、环境保育、艺文社教及体育倡导等公益主题,均持续参与,不遗余力

1998年,经营好转的裕隆为关怀台北市政府环境保护局清洁人员,减轻其因遭意外事故时的伤害及生活负担,自当年起,连续14年每年共捐出新台币100万元,为市民临时工投保团体意外险。

2008年5月汶川地震发生后,裕隆在第一时间加入捐款救灾行列,集团及所属相关公司共同捐出1000万元人民币。严凯泰指示东南汽车捐出10台得利卡作为救护车,震后第三日即送至四川参与救援作业。

在2002年台湾《天下》杂志发布的“十大最受佩服的企业家”中,严凯泰与张忠谋、郭台铭、王永庆、施振荣等前辈共享殊荣。其获选原因是:“良好的管理能力与经营绩效,前瞻性的策略思考和创新能力,具有领导魅力。”

严凯泰一丝不苟,十分重视外在形象,是Armani的忠实爱好者。与很多企业家不同,他乐得将情感置于企业精神之中。“有些人说不能把emotion(情感)放在任何一个企业里,但若不把情感放在企业里面,我就怀疑那是不是真的在用心经营。”

早在两年前,严凯泰就传出罹癌消息。日后,他解释彼时未正面回应,主要是因子女尚年幼,不愿让他们知道太多。

严凯泰曾对媒体谈及,一场病让他对人生有了更大的体悟,发现“2个小孩是我最好的礼物”。

而今,未至花甲,撒手而去,他留下14岁的女儿和4岁的儿子,也给家族的传承和台湾汽车业的未来留下更多的不确定。

“一切从简,请大家让他安静地走。”是这位华人汽车界传奇人物的13字遗言。

事实上,严凯泰生前极其注重运动及身体健康管理,他的早逝也让人倍感唏嘘。

附:严凯泰谈健康管理 

“你连吃都不能控制,那你还能控制什么呢?”

我以15个月的时间,减了15公斤(体重从92公斤减到77公斤)。我的秘诀是靠自己的意志力,是Trust myself,I can make it.

我大学时经常吃宵夜,3点才睡觉,过的是夜生活,体重从77公斤胖到85公斤,你看宵夜吃不得。

回国工作后应酬很多,胖到92公斤。有一次媒体登一张我的侧面照片,看起来像50岁,脸圆圆、下巴两截,我觉得这样不对。

再这样胖下去,企业形象会出问题,这么年轻就这么胖,表示一点毅力也没有,表示你不care。

我告诉自己要减肥,每天游泳1小时,再打2个小时篮球,总共三个小时的运动。每天戒肉、戒可乐,到后来只吃素,只用一个盘子装定量的菜跟饭,就只吃这一盘。两个多月后我就从92掉到85。

有时会受到诱惑,比方太累爬不起床,中间失败过。但是两天后马上觉醒,这样不行,就赶紧补运动回来。

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当你要受到诱惑时,你把希望变成什么人的照片贴在墙上,把想达到的标杆具象化。

我是拿我高中毕业那年的体重77公斤做标杆。

任何年纪都应有个标准的体重,一定要去保持。如果你放任自己散漫下去,散漫两天就会散漫四天,散漫四天就会散漫八天,散漫八天就会散漫八年。

我认为一个人一定要保持某种程度的爱漂亮,表示自己在乎自己,那么就能控制体重。

这是我的哲学。我到现在还维持每周运动4~6次,每次游泳45分钟,先快游5~10分钟,后面慢慢拉,练耐力,再做一些举重,保持肌力,还做仰卧起坐。我不能不动。

我老妈(吴舜文)85岁了,还每天做运动,散步、做香功、早起跟睡前都要做操。

这个社会上很多人为了工作,为了理想在拚命,疏忽健康。心脏病、高血压、中风,一下就发作,这很可怕。所以随时随地自己要监督自己。

8年前刚结婚时,下班回家很累很烦,倒下来就是吃、睡、看录像带。我发现人愈烦,就愈懒,就愈胖。

我从很忙很懒很胖,转换到控制饮食和运动,是因为我很爱漂亮。如果你对自己要求不够完美,你怎么要求别人?怎么要求企业?你连吃都不能控制,那你还能控制什么呢?

今天叫你少吃两口饭,你都控制不住,那你怎么去经营事业?怎么做出产品?怎么做出服务来让消费者接受?

(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管这么大的企业,每个星期六、星期天还是去运动,他就是要有好的身体才能管那么大的企业。

我几乎把运动当纾解压力的处方。事实上已有医学报告说,运动过后脑子会分泌脑内啡,会让你快乐,有high的感觉,这对压力解除是满好的。

减肥期间,每天看到体重下降一点是满有成就感的,尤其那是自己设定的成就。而且很妙,每逢5跟10是很大的关卡,从90到85很快,但在85停留了两个月,一过了85,就83,82,81,非常快了。

碰到关卡时就靠determination(毅力)。我把食物再下降,运动量再往上提,一直push自己一定要达成目标。

任何时间、任何年纪都来得及开始做运动,不要说我已经多少岁了、以前都不运动,所以不想运动。

你运动再怎么不行,总可以动动手动动脚,散散步吧,不要让自己胖起来。

例如订个标杆,每天到大安公园走个10圈,会很舒服,心跳、血压等等,工作精神会很集中。走不动没关系,今天5圈,明天6圈,慢慢来,就可以达到标杆10圈;如果这两天没走,后几天就想办法把它补回来。应酬时就少吃。

三义厂厂区全面禁烟,定期给员工健康检查,还有运动设施:温水游泳池、三温暖、登山步道、篮球厂、网球厂、员工菜圃;问题在于,我发现这些经理都没去,他们太忙,所以我最近想规定他们不论再忙,一定要去运动,不去就扣钱做基金。

而且我觉得人过30都要量量血压,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可能有遗传。我有个同仁才29岁,很壮,他每天说觉得脖子很紧,而且每天下午就眼冒金星,我拿我办公室的血压计一量,在140~145之间,我叫他赶快看医生。不要等到40岁时才发现,你的血管已经被撑了40年。如果25岁就发现,就上药,就节制饮食,那你血管才被撑了二十几年,还来得及。

我很不喜欢死,也不希望任何人死。说到老跟年轻,接掌这个企业,不要骗人,这个压力确实很大。“老”不是问题,我从没对“老”给予批评,因为每个人都会老,但思想是不是跟得上时代,就是另一回事了。年龄可以老,但是心不能老。

年轻,年轻真是好,但是要趁年轻保养身体。我平常只有星期六下午跟星期天休闲,我太太陪我妈妈打打麻将,我看看电视或跟朋友打扑克牌。我其实是没有其他生活的人,因为从5岁开始就被教育要来承接这个事业,从小就听人家说裕隆是铁皮车,所以我一直在准备sound mind(健康心理)接这个责任。苦的时候自己要站起来。我小时候爸爸就生病,后来过世,我妈妈又很忙,我的成长常常是自己一个人……

我14岁时自己一个人去美国住校,被人家欺负,比如篮球打不好,被人家夹两个拐子,我不能说不玩了,还是要打下去,坚持下去并不代表每场都会赢,但表示我每场都要do my best(尽力),人生do my best最重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