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又一次胜利

2018-12-14 15:14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谢明宏   
   
超级英雄电影经过了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类型叙事模式。刻板的类型化叙事框架确实需要突破,但无休止的扩大宇宙来掩盖本身的想象匮乏,只能算饮鸩止渴。

首先,恭喜DC拿出了《黑暗骑士》后最好的院线片。这一边,《海王》6天狂揽8.5亿票房。那一厢,《复联4》的预告24小时3亿播放。

以目前的趋势看,《海王》最终票房很可能超过15亿,成为DC漫改当之无愧的中兴功臣。尽管今年漫威的《毒液》票房为18.6亿,但却在豆瓣评分上输了《海王》0.7分。

梅需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些年来DC和漫威的恩怨情仇,也足够凑一个超级英雄系列了。

其实,在将漫画内容演变为商业模式的道路上,DC的前两步都领先于漫威。但是在IP管理上的严重失策,导致DC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在泛娱乐崛起的时代一飞冲天。

近年来,DC在电影制作上不乏佳作,也并非全然失败。只是相较于漫威极具前瞻性的将“复仇者联盟”的联动内容与IP 管理上的经营手法相结合,所获取的巨大商业成功相比,DC好像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如果从集群优势来看,DC的正义联盟比漫威的复仇者联盟诞生得更早。旗下三巨头——超人、蝙蝠侠和神奇女侠也拥有及其广泛漫画迷受众。2012年,漫威的《复仇者联盟》拿下全球票房冠军,拥有DC众多超级英雄版权的华纳公司再也坐不住了,当年10月宣布启动正义联盟系列。

六年过去,漫威依旧笑傲超级英雄电影,奋起直追的DC只叹时不我与。但随着《复联4》的结束,漫威电影宇宙迎来洗牌期。接连推出《神奇女侠》、《正义联盟》的DC宛若觉醒的睡狮。如今一部奇幻瑰丽的《海王》强势挽尊,是否能和漫威在下一个十年扭转胜负天平,答案似乎还很扑朔。

西游记+新白娘子传奇

都说《海王》是《狮子王》版的《海底总动员》,硬糖君倒是更倾向于是融合版的《西游记》和《新白娘子传奇》。

1985年,那是一个雷雨天,龙宫公主黄圣依(妮可·基德曼饰)巧遇看守灯塔的许仙。黄圣依以为那塔是西湖畔的雷峰塔,故而对许仙颇有敌意。一怒之下,砸坏许仙电视机,偷吃水缸小金鱼。

然而许仙却一见倾心,对黄圣依无微不至的照顾。包扎伤口,再递上一杯热茶,气氛竟相当融洽。郎情妾意,黄圣依珠胎暗结,与许仙育有一子,名唤海娃(杰森·莫玛饰)。匆匆数年,四海龙宫派人来捉拿黄圣依,因为她早和西海太子有了婚约。

为了不连累许仙和海娃父子,龙女自愿回到亚特兰蒂斯,完成婚约,并给海娃生了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水娃(帕特里克·威尔森饰)。因为背弃婚约,龙女被献祭给水帘洞中的怪兽,从此杳无音讯。而长大成人的水娃,顺理成章地成了新王。

这一边,海娃因为既有人类血统又有龙女基因,故而水性极佳。曾在水族馆操纵鲨鱼等生物,令工作人员失业。龟丞相维科(威廉·达福饰)受黄圣依之托付,从小对海娃进行严格的体能训练和法术培训。长大后的海娃行侠仗义,专门维护海面和平。因为嫉恶如仇,而导致海盗王道灵的父亲死亡。

南海龙王的公主媚娘(艾梅柏·希尔德饰),原本和水娃有婚约,却逐渐爱上了蠢萌的海娃。水娃不满只统治亚特兰蒂斯,决定水漫纽约大都会,向人类发动战争。人类惊恐,而法海禅师早已仙游。媚娘和龟丞相将希望寄托在海娃身上,希望他找到失落的定海神叉,化干戈为玉帛。

水娃早就不满哥哥海娃的存在,多次公开diss对方的血统不纯。海娃被惹怒,决心要和水娃决斗,却中了水娃的圈套,幸得媚娘舍身相助方虎口逃生。为了打败水娃,龟丞相将无字天书赠给海娃。

海娃和媚娘按照线索,前往撒哈拉沙漠寻找三毛,不,是定海三叉戟。得到了末代陆地亚特兰蒂斯王的“视频留言”。留言称三叉戟就在水帘洞后,但有怪兽守护。在此过程中,与海娃有杀父之仇的海盗王道灵,和水娃勾结,并得到了武器资助,成为海娃的拦路虎。

海娃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金钟罩铁布衫空手夺白刃尽数施展,最终用双球索结果了王道灵。在水帘洞前巧遇被囚20余年的白素贞,不,是其母黄圣依。黄圣依助力儿子儿媳夺得三叉戟,并劝小儿水娃放弃战争。大儿海娃成为新科状元,不,是新任亚特兰蒂斯王。

至此,一场完美的中国传统文学叙事,让美国超英赢得了世界性掌声。

DC漫改路

温子仁可能有两个脑袋,一个装西方的托尔金,一个装东方的许仲琳。《海王》炫目的特效奇观背后,是一种《魔戒》和《封神演义》的奇妙融合。

比重极大的海底部分,成了加分项。《海王》的画面既能让人幻想亚特兰蒂斯发达的科技,也能在某个瞬间恍若置身西游中的龙宫。甚至,男女主在西西里岛房顶上的跑酷情节也毫无违和感。

技术流的温子仁给DC的启示可能要远远大于一部《海王》:如果在英雄刻画上不能继续前进,那么多元糅合的混血产品能否杀出新天地?

如果将漫画产业的商业路径进行总结,“原创内容—衍生周边—IP管理”已经成为不胜枚举的既定模式。作为IP经营者而言,漫威母公司迪士尼无疑是这一时代最为成功的企业。

然而在主打原创内容与衍生周边的时代,漫威实难望竞争对手DC之项背。早在二战时期DC就凭借超人俘获了美国民众的心。在超人之后,DC再接再厉,在《动作漫画》上发表了“反英雄”蝙蝠侠。如果说超人的存在是为了宣扬正义,那么蝙蝠侠的存在则是惩处罪恶。

上世纪50年代,美国漫画遭受了严峻的挑战,由心理学家弗雷德里克·魏特汉的“漫画有害论”开始风行。行业遇冷之际,DC主动求变。在原有内容上,DC通过创造“正义联盟”这一概念,将本来零散的动漫角色进行了整合。

超人、蝙蝠侠、闪电侠、神奇女侠等超级英雄集结,不仅加强了原有内容间的联动,也摆脱了简单的个人英雄主义不断升级打怪的套路,转而升级为突出英雄团队的集体主义。

同时,在内容创新上,DC也双管齐下。一方面,为了继续“俘获”年轻群体,DC开发了诸如蝙蝠侠助手罗宾这样的贴近儿童的年轻化角色。与此同时,DC也开始尝试更深层次的角色创作。如《V字仇杀队》、《守望者》甚至得到了雨果奖的认可。

内容上的跨越式发展为DC在渠道上的开拓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从60 年代末,DC就开始拥抱电视媒体。1966年,真人版蝙蝠侠电视剧在全美掀起了热潮。

至此,DC 的商业价值已经显露无疑,这也引来了好莱坞八大影业公司之一的华纳兄弟的侧目。1969年DC被华纳兄弟收购,产业上的成功终于获得了资本的垂青。

背靠大树好乘凉,从70年代末开始,DC的漫改电影登上了大银幕。并且以两年一部的节奏称霸了漫改电影行业整整20年的时间。不仅通过大银幕促进了漫画的发展,还收获了衍生周边带来的不菲收入。彼时,漫威还在因濒临破产而变卖版权。

超级英雄的下一个十年

然而,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漫威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反而令其深刻的认识到了IP 经营的迫切性以及巨大价值。从2008年的《钢铁侠》到2018年的《毒液》,是漫威无往不利的十年。反观一路顺风顺水的DC,却因不断在各种三部曲中循环往复,错失了IP经营的巨大金矿。

2013年,华纳重启的新版超人电影《钢铁之躯》问世,可以看做DC电影宇宙诞生的起点。而在续集《正义黎明》里,超人和蝙蝠侠破天荒出现在同一部电影中。其实在漫画中,两位超级英雄早在1952年就相遇了,只是嗅觉老化的DC一直没品出双男主的潜力。

近10年的超级英雄电影,不同于早期的“轴心城市”,对象征着物质现代性的繁华城市反复书写(比如《超人》里的大都会、《蝙蝠侠》里的哥谭市)。漫威和DC都更着眼于“多元宇宙”。

超级英雄电影开始探索超能力者,守卫都市秩序的固有类型程式中的可变量。此间较为明显的变化,不仅在于以神奇女侠为代表的女性超能力者和以黑豹为代表的黑人超能力者开始作为主人公出场。

更在于原本各自独立、几无联系的超级英雄电影的银幕世界之间产生了供主人公们往返穿越的叙事“虫洞”,超能力者们从原本的“单兵作战”转向“群体攻防”。

前有漫威把美国队长、钢铁侠、绿巨人、幻视、蜘蛛侠等英雄组成的“复仇者联盟”,后有DC把蝙蝠侠、超人、神奇女侠、闪电侠、海王等人聚合而成的“正义联盟”。尽管这类“打包”模式颇有“关公战秦琼”的嫌疑,但却也有助于超级英雄电影突破原有的类型叙事边界,形塑起整合性的“多元宇宙”图景。

伴随着超级英雄电影叙事空间从轴心都市向宇宙星河外扩,该类型所涉及的空间内部权力议题也随之发生转向。以前拯救城市,保护地球。现在责任加码,不仅要拯救世界,还要保护宇宙。

观众可以明显察觉的是:只有英雄越焦虑,电影才会更好看。超级英雄的主体性认同焦虑,更多地源自正处于形塑过程中的宇宙秩序的不确定性。

就身处弱势地位、缺乏超能力的普通人类来说,该群体面对超级英雄的感情尤显复杂。他们既渴望向人体力量得到极大延伸的新族群转变,又试图统御超能力者并令其服务于己,还对超能力失控的可能性抱有极大担忧。

其实,超级英雄电影经过了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相当成熟的类型叙事模式。刻板的类型化叙事框架确实需要突破,但无休止的扩大宇宙来掩盖本身的想象匮乏,只能算饮鸩止渴。

当观众厌弃了单个英雄,就搞多元宇宙。如果观众厌弃了多元宇宙呢?是否还能有新的叙事进化来安装与时俱进的英雄。就这一点来看,目前漫威和DC都没有占先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