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米尔·汗的中场休息

2018-12-31 14:17·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郭雅琼 
   
《印度暴徒》或许可算作他的中场休息。因为对于下一个电影计划,他还没有什么想法,还没开始准备,“我觉得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拥有一个好的故事。”

“中国影迷有一种说法:‘阿米尔·汗出品,必属精品’,您怎么看这个评价?”

12月22日,刚刚从上海一场粉丝见面会中抽身,阿米尔·汗便迎来了媒体的拷问。

了解情况的人知道,这其实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阿米尔·汗此次是为新片《印度暴徒》而来。为了宣布这部印度史上投资数一数二的大片,这位年逾50的宝莱坞巨星不到一周时间连飞了三亚、广州、成都等6座中国城市,上海是路演的倒数第二站。作为外国影人,这么配合宣传的并不多见。

投资高达33.5亿卢比(约4700万美元)的《印度暴徒》是印度历史上投资最大的影片之一,但今年11月在印度本土上映后却遭遇了滑铁卢。时隔一个多月,这部电影以进口分账大片的身份,闯进了竞争激烈的中国贺岁档。

面对上述问题,阿米尔·汗先是无奈一笑,随后才慢慢开口:“我作为一个注重创意的人,一直都是遵从我的心,我也不认为我是完美的,但我总是在不断尝试,不断努力,有时候就成功了,做我喜欢的东西就会比较有创造性。”

如果不算8岁时的童星经历,从1988年在爱情悲剧《冷暖人间》中担当主角一炮而红,阿米尔·汗从影已经整整30年。

从早年激情澎湃的热血青年、倔气十足的愣头小子、文质彬彬的中年大叔,到近年来的威严父亲、过气音乐人,再到新片《印度暴徒》里逢场作戏的泼皮无赖,阿米尔·汗30年来塑造的角色类型各异,跨度巨大,早已经是宝莱坞的代表人物。

但在中国人说知天命的年纪,他的事业却在异国焕发了第二春。

在《三傻大闹宝莱坞》《我的个神啊》等佳作为他在中国影迷心中奠定地位后,去年阿米尔·汗主演的《摔跤吧!爸爸》在中国一跃成为现象级大片,引起了官媒到民间的广泛讨论。早年他因长年关注印度社会问题被评“印度良心”,也成了当时热议的话题。

阿米尔·汗的个人声誉达到了顶峰。《摔跤吧!爸爸》在中国远超印度本土的票房,不仅引来印度媒体惊呼,更是带动了今年大批印度电影涌入中国影院。

这当中包括了他本人主演的《神秘巨星》,这部年初上映的电影用7亿的票房再次证明了他在中国的号召力。

但国内影迷心目中的“米叔”,也似乎终于到了自己的中场休息时间。

不是印度版“加勒比海盗”

更像“韦小宝”?

一头卷发,两撇胡子,骑着头毛驴,扣着顶礼帽,打着枚鼻钉,阿米尔·汗在新片《印度暴徒》中再次颠覆了形象。

这部宝莱坞史上最昂贵的动作冒险大片,成本预算高达33.5亿卢比(4700万美元),试图呈现1795年东印度公司殖民统治期间,印度民众反抗外来侵略的英勇斗争。

阿米尔·汗饰演的弗朗基,是个游走在殖民者与反抗群体阿扎德之间的投机分子。没有道德感,没有价值观,满嘴跑火车,为人难以捉摸。

这样的角色形象设定,让《印度暴徒》自筹备以来便有了“印度版加勒比海盗”之说。

阿米尔·汗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他对数娱梦工厂说:“它们是同一类型的电影,都是动作冒险影片,但故事完全不一样,是没有关系的。”

他给出了另一个有趣的类比:“你喜欢韦小宝吗?这个人物是非常讨喜的,娱乐性很强,也很激动人心,弗朗基和韦小宝之间有一些相似之处。如果你喜欢韦小宝,你也会喜欢弗朗基。”

这样的类比背后,显示出阿米尔•汗对中国文化的兴趣或许超过了一般外国影人。前不久《鹿鼎记》原著作者金庸逝世引来明星集体悼念,阿米尔•汗也出现在其中,不少中国影迷才意外发现这位印度巨星也是金庸的书迷。

不过一部讲述200多年前印度历史的电影,中国观众能够接受多少?

对于数娱梦工厂的这一疑问,阿米尔·汗并不担心,“我相信中国观众会对200多年以前印度人民的生活感到好奇。在《三傻大闹好莱坞》中,中国观众能够看到现代的印度生活,而这种史诗类型的影片则可以让大家看到印度的历史,这对于中国观众来说会比较新奇。”

目前来看,这部预算创纪录的影片要回本面临巨大的挑战。

该片11月8日印度排灯节上映以来,以740万美元创下了印度国内首日票房纪录,首周2000万美元的票房也位列印度影史第四,但由于口碑低迷,电影第二周票房就开始跳水,截至11月底,在全球仅收获了26亿卢比(3719万美元),尚不抵制片成本。

在随后的宣传期间,阿米尔·汗反复强调,《印度暴徒》不是一部具有社会意义的影片,只是一部极具娱乐性的跨年影片,只为带来快乐。

这样的说法似乎是为了回应影片带来的争议。在IMDb上,该片的评分仅为3.5分。尽管部分印度媒体对其视觉效果以及阿米尔·汗和老戏骨阿米达·普巴强的化学反应给予了好评,但更多评论都在集中讨论剧情的问题。

不出意外,《印度暴徒》将成为阿米尔·汗近年来口碑最差的电影之一。对此,阿米尔·汗在一次国内活动中表示,他对电影未能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负有“全部责任”。

从“印度良心”到“中国米叔”

这次《印度暴徒》路演,是阿米尔·汗第5次来到中国。用他的话说,“不是我把电影带到中国,而是电影把我带到中国。”

阿米尔·汗与中国粉丝的交集,要追溯到2011年国内上映的《三傻大闹宝莱坞》(片名直译《三个傻瓜》)。

这部讽刺教条主义下填鸭式教育、探讨精英主义问题的影片,在2009年于印度上映,一举打破了当时印度国内的票房纪录。

尽管两年后才在中国上映,这部电影在中文互联网上早已成为影迷争相传阅的佳片,大批中国观众看后哭诉称深有共鸣。

很多国内观众也从此记住了年轻的男主角:无论是面临哪种困境,他都会用一口印度口音的英语默念“All is well”。

但其实,电影中的愣头小子当时已经44岁了,并且已经带领印度电影两次冲击奥斯卡。

2002年,阿米尔·汗担任制片人和主演的《印度往事》获得当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提名,这是当时宝莱坞电影在奥斯卡上的最佳战绩,影片讲述了印度民众反抗英国殖民者的故事。

随后在2008年,他凭借执导《地球上的星星》获得了Filmfare最佳导演奖,并再次代表印度参选奥斯卡最佳外语片。

对于印度观众来说,阿米尔·汗一直是所谓“宝莱坞三大汗”之一。但中国观众更熟悉的,反而是美国《时代》杂志赋予他的“印度良心”称号。

这一高评价源自2012年起阿米尔•汗推出的一档电视节目《真相访谈》。

节目探讨了印度长久以来为人诟病的诸多社会制度和问题,比如种姓制度、非法堕胎女婴、儿童性虐待、嫁妆问题、医疗不当等等,直指印度社会的禁忌。

当时《真相访谈》在印度引发的巨大反响,不亚于三年前《穹顶之下》之于中国。节目官方网站在第一集结束后的几分钟内就因巨大的流量而瘫痪。

因为节目巨大的反响,印度拉贾斯坦邦的最高民选长官承诺要尽速判决违法堕胎的案件,还促成了儿童性侵法在印度下议院的通过,阿米尔•汗本人亦受邀就医疗体系作证,连印度总理莫迪也要与其会面。

而节目在海外最受关注的两大市场便是亚洲和非洲,其中又以中国为首,2014年被中国电视台授权播放。对很多中国影迷来说,阿米尔•汗的魅力不仅来自一部部电影,更是体现在他本人极强的社会责任感上。

2017年《摔跤吧!爸爸》在国内取得13亿票房的意外成绩后,阿米尔•汗在中国的影响力终于突破粉丝圈走向了大众。10年之间,阿米尔•汗从“印度良心”成功变身为“中国米叔”。

阿米尔·汗的中场休息

但中国观众知之甚少的是,阿米尔·汗近年来在印度遭到了不少非议。

因为《真相访谈》系列节目,阿米尔·汗在印度国内存在不小争议,他通过节目对平权、开放、进步的价值追求,在印度国内引起了保守力量的大举抨击。

对《真相访谈》节目本身,评论家用各种理由提出了批评。

印度媒体《展望印度》(Outlook India)的论调让人觉得似曾相识。“该节目可能会提高人们的社会意识,但是期待电影明星和电视节目改变这个世界是不切实际的。”

《印度时报》的评论说,“虽然勇敢和发人深省,但由于主持人和社会暴行的受害者之间缺乏真正的联系而令人失望。目前《真相访谈》看起来像精英责任心的产物。”

这句评论显然是对阿米尔•汗精英阶层出身的质疑。

事实上,阿米尔•汗的家族地位确实相当显赫。知乎网友@米西形容阿米尔•汗为“根正苗红的红色贵族”。

与印度教分为“婆罗门”、“刹帝利”等四大种姓一样,印度穆斯林同样有着三大等级,包括阿什拉夫(高种姓)、阿吉拉夫(低种姓)以及阿贾尔(贱民)。

阿米尔•汗全名为Aamir Hussain Khan,其父系和母系家族均属于“阿什拉夫”高种姓。

阿米尔•汗母系家族的地位更为显赫。他的曾叔祖父、祖母的叔叔穆拉那•阿扎德,是印度独立运动的领导人之一,也是印度第一任教育部长。

而阿米尔•汗的几个爷爷中也不乏各界要人。其中爷爷的兄弟扎基尔•侯赛因(Zakir Hussain Khan) ,是印度第三任总统,也是印度第一位穆斯林总统。其他的几个爷爷要么是教育部长,要么是专家学者。

可以说,阿米尔•汗的家族与印度的政界、教育界、文化界都有着深厚的联系。

强大的家族背景或许确实可以解释阿米尔•汗精英式的社会责任感从何而来。但若因此就抵消他所做出的贡献,显然有失公允。

过去几年,阿米尔•汗本人经常在网络受到攻击,他的电影作品也被卷入其中。甚至有反对者在示威行动中焚烧其电影海报表达不满。 

他本人更是发出过这样的感叹,“功成名就了,生活也很美满,那些苦难你装没看见,好像也没什么;你不去做这些,也没人会说什么,大家还是会喜欢你,看你的电影。可是不行啊,要去做这些。”

正是这样的形象使其在国内迅速有了大量追随者。但从《地球上的星星》到《三傻》再到《摔跤吧!爸爸》《神秘巨星》,观众似乎更乐意看到阿米尔·汗去批判、去声讨、去质疑、去打破,为弱者发声,为女性平权,而不是一部简单的娱乐爆米花大片。

或许正是这样的高期待,让观众面对纯粹爆米花大片的《印度暴徒》有点不知所措。

对于阿米尔·汗来说,以一部票房和口碑都不达预期的影片来纪念自己从影30周年作结,显然不够美妙。

《印度暴徒》或许可算作他的中场休息。因为对于下一个电影计划,他还没有什么想法,还没开始准备,“我觉得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去拥有一个好的故事。”

但显然,中国已经成为了这一计划的重点。“如果我有一个好的机会和好故事,我很想要来中国拍一个中国的电影。”阿米尔·汗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3019年03月11日
      爸妈营
      爸妈营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3月15日
      三感video
      三感video
      A+轮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15日
      手滑科技
      手滑科技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3月15日
      豆包网
      豆包网
      C轮 95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