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黄蜂》背后的男人:耐克唯一继承人,放弃9000亿,花10年捏泥巴!

2019-01-10 08:08 · 微信公众号:创业智库  唐一   
   
最有资格选择悠闲的人,却选择了忙碌和艰辛;比你富有的人还在抗争,比你有才华的人还在苦干,你还有什么理由,向这艹蛋的世界低头?

“每个人都梦想着拥有一台大黄蜂。” 

最近,电影《大黄蜂》上映,作为《变形金刚》的衍生电影,一上映就引起了轰动。

上映2天票房2.6亿,排片占比70%,猫眼评分9.1,这部电影的品质可想而知。

更让人惊喜的是主角“大黄蜂”,要知道,这是无数男人梦想中的第一台车。

不过,在电影背后,有很多你所不知道的故事,最让人惊讶的一个,莫过于导演特拉维斯·奈特的生平。

他是耐克创始人菲尔·奈特的儿子,耐克唯一继承人,被称为“美版王思聪”。

但他对富二代的身份非常痛恨,人生前30年就只做一件事:

老爸,我不想用你的钱,不要再给我钱!

他甘愿放弃9000亿的商业帝国,花了10年时间跑去捏泥巴!

今天,我们就说说这个奇葩富二代的故事。

父亲1000美元起家创立9000亿帝国

他却对此不屑一顾?

要说特拉维斯·奈特,我们先来说说他的老爸菲尔·奈特。

菲尔·奈特

他曾是个运动员,后来当了会计师,下班后开着一辆小破车兜售从日本进口回来的运动鞋,货物就堆在后尾箱。

后来,他干脆自己做鞋、卖鞋,创立耐克,靠着1000美元起家,8年就做到了全球第一。

现在,耐克市值9000亿人民币,菲尔·奈特的身家排在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第28位,身家296亿美元,约2000亿元。

出生在这样的家庭,奈特自然不愁吃穿,用“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来形容也不为过。

来他家做客的,是迈克尔·乔丹、巴菲特这些名人;同学们想买也买不到的耐克绝版鞋,在他家满满一鞋柜。

身边的邻居、同学,最经常就是和他说:“能不能托你爸给我搞一双乔丹的鞋?”

走在街上,总会有人对他指指点点:“看,他就是耐克老板的儿子!”

每到这时候,他都会非常愤怒:我又不是动物园的猴子,为什么要围着我看?

一天两天还好,但试想一下,一生下来,十几年都过着这样的生活,再有钱也会让人觉得难受。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奈特就下定决心:“我以后要靠自己,不靠我爸!”

就是这个决定,拉开了他和父亲长达20余年的抗争。

高中毕业后,他考上了斯坦福大学,但他把录取通知书一撕,就跑去当说唱歌手。

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考上斯坦福大学,学校录取他完全是看在父亲的面子,这样的录取还不如不去。

他到处走穴赚钱,酒吧、地下剧场、夜店...没想到真有一家唱片公司看上了他,还给他出唱片。

他很高兴,立马投入到唱片的制作中,在20岁时出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

专辑最后卖出了10万张,这对一个新人来说是个不错的成绩,奈特也很高兴,他得意地想:

“不靠老爸,我照样能成功!”

正当奈特沉浸在自己的巨星梦时,他却偶尔发现了事实的真相:

这10万张专辑,都是他爸一个人掏钱买的!

唱片公司的老板,更是他爸的朋友,这一切都是他爸安排的。

甚至,这张专辑之所以有人愿意发行,完全是因为老爸给布鲁克林顶级说唱公司MCA打了一个电话。

奈特很生气也很失望,本以为自己可以自食其力,没想到还是逃离不了他爸的手掌心。

心灰意冷之下,他退出娱乐圈,跑到波特兰州立大学学习动画设计。

毕业之后,他再次拒绝父亲的安排,隐姓埋名加入了一家动画广告工作室实习。

隐姓埋名当实习生

却被迫成为公司老板!

奈特加入的这家工作室,叫做威尔·文顿动画工作室,是美国鼎鼎有名的定格动画工作室。

什么叫定格动画?

通俗来说,就是动画里人物的每一个动作,都需要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每次只能拍一帧,最后再连起来播放。

因为现代电影的播放格式是24帧/秒,因此要拍1秒定格动画,就要摆24个造型,拍24次。

这也意味着,定格漫画的工作量极大,每天进度不会超过1秒。

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费时费力的艺术形式,却是奈特的最爱。

在他小时候,每次和父亲吵架,他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抱着速画本写写画画,这是他最大的安慰。

因此,他进入这家公司,也是圆了自己从小到大的一个梦想。

不过,毕竟是新人,也没谁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奈特只能从实习生做起,每天跑腿打杂、端茶递水。

但奈特还是很开心,因为他第一次感受到靠自己的努力成功的快感,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

一有时间,他就泡在工作室里,研究应该如何拍出更好的定格动画。

可没过多久,奈特在动画工作室打工的事情,又被他父亲发现了,他父亲一拍大腿:

“儿子有梦想,这是好事,我得支持!”

于是,他花了几亿美元买下这个工作室,让儿子进入董事会,全权掌管这家公司。

这时候公司领导才发现,之前每天给我跑腿的实习生,现在一下子成了我的老板!

但更生气的是奈特,他和父亲大吵一架,搬到外面去住,甚至说出:

“我要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哥哥去世成为转折

一家人重归于好

但一件事,彻底改变了这一家人。

奈特的亲哥哥、菲尔·奈特的大儿子马修·奈特在一次潜水慈善活动中突发心脏病,不治身亡。

菲尔·奈特的自传《鞋狗》中有这样一段描述:

得知这个噩耗的时候,佩妮(特拉维斯的母亲)和我(菲尔·奈特)正在看电影。我们去看了5点场的《怪物史莱克2》。电影看到一半时,我们转过头,看见特拉维斯站在走道里。

他在黑暗中小声和我们说:“你们需要和我出去一下。”

我们沿着走道,走出了影院,从黑暗走向了有光亮的地方。我们一走到光亮处,他就告诉我们:“我刚刚从萨尔瓦多接到一个电话……”

佩妮摔倒在地上。特拉维斯把她扶了起来,双手抱着她,我蹒跚着走到走廊尽头,泪水喷涌而出。

我脑海中萦绕着7个奇怪的字:路终于走到尽头(So this is the way it ends),它们不请自来,一遍又一遍,像是某些诗歌的碎片。

特拉维斯·奈特,这个一直和父亲关系不和的小儿子,在哥哥去世之后,看着父亲通红的双眼、憔悴的神情,他突然意识到,这个掌控着千亿商业帝国的人,一直想要干涉他的生活的人,其实也只是个普通的父亲。

他尽管有钱,但内心依然深爱着自己的孩子,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让孩子过上美好的生活。

经历了丧子之痛的菲尔·奈特,仿佛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在儿子葬礼几个月之后就辞去了耐克CEO的职务。

看着父亲,奈特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在家庭中必须承担起的责任,他不再是一个任性的小孩子,父母、家庭、父亲的事业,都需要他一力支撑。

于是,他顺从了父亲的安排,进入了耐克的董事局。

并且,他也接过了被父亲收购的威尔·文顿动画工作室,同时把公司更名为“莱卡(Laika)”。

10年打磨4部电影

获得4项奥斯卡提名

虽然还是靠父亲才能掌管一家动画工作室,这样的起点比别人高很多。

但同样是富二代,有些人睡网红、买跑车,就会糟蹋老爸的钱,一点正事都不做;

另外一些人,则会利用父亲给予的机会,通过自己的能力,把这个机会变成真正属于自己的成功。

奈特无疑是后者,他也终于明白,他是耐克创始人的儿子,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既是阴影,也是一种恩赐,就看你如何看待。

现在,他已经不再需要向父亲证明点什么了,而是要和父亲一起,继续做好这件事。

他接过莱卡动画工作室,开始全心全意打造定格动画,一做就是10年。

在这10年里,莱卡只制作了4部电影,这在追求效率、利润的好莱坞,简直不可想象。

其实,不是奈特不想快,而是定格动画实在太耗费精力和时间了。

很多人都曾嘲笑奈特:摆弄一堆玩偶拍出来的电影,这不就是“小孩子捏泥巴”吗?

事实上,做一部定格动画电影,所需要的严谨态度远远不逊色于拍一部真正的电影。

首先是角色的模型制作,必须一点一点地抠细节,靠人工做出所有的效果;

甚至连腋毛也不放过!

服装道具都是全手工缝制,为了配合人偶的大小,布料必须选用针线密集的;

电影中所有人偶都是迷你尺寸,但在电影《魔弦传说》中有一个骷髅怪兽,它是莱卡工作室做过最大的人偶:

身高5米,体重180公斤,动画师要爬上高台组装它。

至于道具,他们都追求极限的逼真,比如这个小号,完全按比例缩小,是真的可以按的!

在《魔弦传说》中,有一艘沾满树叶的木船,船上成千上万片树叶都是设计部门人工一片一片粘上去的。

所有的画面,都是在实景模型拍摄出来的,譬如这一条街,就是按照1:6的比例搭建而成的。

人偶模型做好了,道具也准备好了,还只是第一步,关键是要让它们“动起来”。

定格动画的本质是“摆拍”,看似流畅的动画,其实就是拍很多张照片然后把所有照片连起来播放。

假如要拍一部90分钟的电影,1秒有24帧动画,那就需要24×60×90=129600帧,也就是要拍129600张照片,这还没算不符合要求的废片。

在拍《魔弦传说》时,一共有27个动画师分工拍摄不同的场景,每个动画师每周的任务量大概是4.3秒动画内容,但实际上他们每人每周只能完成3秒。

更困难的是,在同一个场景里,可能有成千上百个人物,每个人物都有截然不同的表情、造型和姿态。

这样一来,任务量又是几何倍数的增长...

在《魔弦传说》里,光是男主角久保,莱卡工作室就给他制作了4800万种表情组合,而莱卡工作室之前的最高纪录只有150万种。

可想而知,执掌莱卡工作室这10年,奈特的日子过得有多艰辛。

《魔弦传说》,足足耗费了5亿人民币,花费了5年才拍摄完成。

10年只拍出了4部电影,这可能只是普通电影公司2年甚至1年的任务量。

但奈特始终坚持自己的信念,他是这么说的:

“我们挑了最费劲的一种动画形式,因为它具有别的动画没有的美感和温度。所有的努力,都是出于对定格动画的热爱。

我希望自己死之前,能把所有电影类型,用定格动画做一遍。”

他的坚持,也感动了所有人,得到了外界的认可,每一部电影都获得了不错的票房,还都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动画长奖提名。

《鬼妈妈》:奥斯卡和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双料提名,获得安妮奖最佳音乐、角色设计;

《通灵男孩诺曼》: 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动画片奖;

《盒子怪》: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以及安妮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

《魔弦传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提名、最佳视觉效果提名,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提名。

更重要的是,他不再是谁谁谁的儿子,而是一个出色的电影导演。

他执导的《大黄蜂》票房一路爆红,也证明了这一点。

网上有个段子:

大家都要给这部电影贡献票房,因为如果这部电影票房不好,奈特就只能回去他爸创办的耐克公司,继承9000亿的耐克!

这只是个玩笑,因为奈特不用继承家业,他用自己的双手,靠着自己的坚持,完成了自己的梦想。

父亲的存在,只是拉近了他和梦想的距离,但成功的巅峰,还是要由自己来攀登。

哪怕什么都不用做,他就能得到一切,睡网红、住豪宅...但他偏偏要用10年时光,折腾那些费时费力的定格动画。

最有资格选择悠闲的人,却选择了忙碌和艰辛;比你富有的人还在抗争,比你有才华的人还在苦干,你还有什么理由,向这艹蛋的世界低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