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影视剧情难演:影视业落寞、卖子求存、业绩承压

2019-01-21 13:52 · 蓝鲸财经  杨泽世   
   
影视企业进行大量并购很有可能是为了冲业绩,这是最简单同时又可以很快速使业绩增长的办法。但是,长城影视的疯狂并购并没有稳定住自身业绩。

“步子迈得太大,会扯着蛋。”葛优在《让子弹飞》中的台词,用到长城影视股份有限公司(002071.SZ,以下简称“长城影视”)的身上,再恰当不过。

近日,该公司回复深交所此前关于出售诸暨长城国际影视创意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诸暨影视城”)的问询函,表示折价出售资产是为获取资金,从而更好的服务影视主业。

但是蓝鲸产经记者发现,长城影视的影视业务与广告业务和实景娱乐业务相比,存在感过于薄弱。业内人士也指出,长城影视自上市以后虽进行诸多并购,但是为影视主业加码的较少,即便增加影视基地,也难逃影视产品不受青睐的弊端。2018年行业整顿开始,整个影视行业都面临寒冬,需要卖子求存的长城影视如何生存?

甩卖“拖油瓶”

此前,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长城影视说明出售诸暨影视城资产的原因及是否会对2019年经营业绩产生影响。1月16日晚间,该公司针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回复。

长城影视指出,出售诸暨影视城是因为2018年以来国内市场环境、经济环境、融资环境等客观情况发生了较大变化,公司面临资本市场的变化、融资渠道受限等问题,本次出售诸暨创意园100%股权所得的款项将用于公司日常经营活动,交易完成后有助于公司优化资产结构,实现资产变现的重要布局;有助于增加公司日常经营活动所需的流动资金,进一步改善公司财务状况,降低融资成本和财务风险,从而更好的支持影视主业的发展,并服务于公司整体发展战略规划布局。

对于业绩影响,长城影视则表示,交易后对2019年将产生的净利润收益为2.23亿元。由于交易达成后需要对地面固定资产进行搬迁,目前尚不清楚搬迁过程中的损耗及残值;因此,在最终交易产生净利润的计算过程中,还需扣除固定资产清理损失金额预计在0元至1.24亿元之间(具体数据以最终审计为准)。

蓝鲸产经记者查询资料发现,由于影视行业发展迅速,对影视拍摄基地需求越来越大,基于此,长城影视在2015年以3.35亿元的价格购买诸暨影视城100%股权。

在收购当年,长城影视还对该资产“大肆夸赞”,认为诸暨创意园地处交通便利、经济发达的长三角地区,具备良好的区位条件,为该公司影视剧提供制作拍摄场地,同时长城影视的影视作品也可为影视基地的娱乐开发提供素材,发展诸暨创意园旅游业务,从而实现业务的协同发展、打造线上线下互相融合互相支撑的业务模式、提升公司的盈利水平。

但是,现如今曾被看好的资产却成为“拖油瓶”,沦为“弃子”。资料显示,长城影视于2018年9月25日与绍兴优创健康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优创健康”)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将公司全资子公司诸暨影视城100%股权以3亿元价格出售给后者。数据显示,该资产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分别为-925.21万元和-683万元。

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出售该影视基地很明显是长城影视为剥离亏损源止损,同时出售该资产还能换取资金。但是,对于目前本身影视业务就较弱的长城影视来说,失去该影视基地,将有可能使影视业务更加低迷。”

堕落的主业

对于该资产的出售,长城影视认为“可以更好的支持影视主业的发展”。但是蓝鲸产经记者查阅资料发现,截止2018年上半年,长城影视影视业的营业收入为2295.26万元,仅占该公司营收总额的3.99%,广告业和实景娱乐则占据营业收入的主要部分,占比分别为47.29%、48.72%。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现象并非只发生在2018年。蓝鲸产经记者查阅长城影视2017年年报了解到,该年营收占比分别为:广告业57.85%、实景娱乐25.82%、影视仅占16.33%。但是,长城影视在2014年借壳江苏宏宝刚刚上市时,影视行业的营收占比为78.5%,广告业为21.5%。

有影视行业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影视业务收入少很有可能就是影视产品做的一般,如果他们定位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话,那影视产品是一切收入的源头,核心业务做不好其它的都不行,其它的业务也都应该围绕着公司的影视产品来做。”

蓝鲸产经记者查阅长城影视的影视产品发现,其影视产品主要以红色旋律为主,该公司还围绕红色题材专门投资设立金寨长城红色教育基地有限公司。有从事编剧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目前推出红色题材的影视公司越来越多,因为可以获得补助。但是,事实上,红色题材的受众较少,投资方投入较少,相对应收入就会较少。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影视从业人士指出,影视公司的影视业务营收特别低,但是实景娱乐营收高,目前从在国内来说比较少见,大量的影视公司基本上还是以影视产品盈利为主,其它业务为辅。但在国外却是正常现象,比如迪士尼,影视作品只是一个打造IP的源头,光靠影视文本的盈利占很少部分。大部分的收入来源都是基于影视IP打造的各种衍生收入,所以说,广告收入和实景娱乐也是中国影视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

该人士还指出,看起来长城影视的收入构成与国际化大公司的收入构成类似,但是其并没有强IP的强持,也没有可持续的长远发展模式,只是“畸型”的形成了该营收架构。

蓝鲸产经记者发现,与长城影视处于同行业的华谊兄弟(300027.SZ)以自身品牌设立实景娱乐,包括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长沙)、华谊兄弟电影小镇(南京)和建业华谊兄弟电影小镇(郑州)。

华谊兄弟2018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营业收入为1.42亿元,远远不及影视娱乐板块业务收入的19.62亿元。

还有业内人士直言:“如果一家影视公司没有自己好的影视作品,基本不会出现强IP。或者有IP,但是这个IP较弱,对于实景娱乐帮助较小。迪士尼入驻上海后,对附近具备自身IP的主题公园都有很大的冲击,比如常州恐龙园虽然有自己的恐龙元素,相对比迪士尼的IP就会弱很多。”

疯狂扩张“后遗症”

事实上,诸暨影视城只是长城影视近年“疯狂并购”资产中的一个。据了解,长城影视全资子公司东阳长城2014年收购上海胜盟100%股权、浙江光线80%股权,该次产业并购使公司切入电影院线广告和电视台广告代理业务。

随后,2015年,长城影视通过支付现金的形式收购了东方龙辉60%股权、上海微距60%股权、上海玖明51%股权、浙江中影51%股权、诸暨创意园100%股权;2016年,该公司又完成了部分控股子公司少数股东股权收购,包括收购东方龙辉30%股权、上海微距30%股权、上海玖明25%股权。

2017年,长城影视为增强实景娱乐业务收购了南京凤凰假期旅游有限公司等9家旅行社51%股权,同年9月收购了4A级景区安徽马仁奇峰文化旅游股份有限公司64.5%股份,12月收购了淄博新齐长城影视城有限公司83.34%股权;2018年上半年,为增强影视作品与实景娱乐的联系,投资设立金寨长城红色教育基地有限公司,此外还收购浙江光线影视策划有限公司20%股权。

也就是说,长城影视自2017年至2018年上半年,一年半的时间里并购和投资设立了19家公司。但是,诸暨创意园为缓解长城影视自身压力将被出售。

有从事影视行业的相关人士向蓝鲸产经记者表示,影视企业进行大量并购很有可能是为了冲业绩,这是最简单同时又可以很快速使业绩增长的办法。但是,长城影视的疯狂并购并没有稳定住自身业绩。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长城影视的营业收入为12.45亿元,同比下滑8.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1.70亿元,同比下滑33.76%。

此外,即便长城影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前三季度业绩有所增长,也是因为收购9家旅行社以及旅游景点等带来收益。

不仅如此,长城影视还对2018年业绩进行预测指出,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变动幅度为-30%至10%,变动区间在1.19亿元至1.87亿元的范围内。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由于长城影视的收购都是通过现金收购,所以随着资产规模的不断扩大,该公司的资金压力也不断飙升。蓝鲸产经记者查询数据发现,2014年到2017年,该公司的资产总额和负债总额分别增长了1.3倍和4.45倍,债负增速远超资产增速。2018年第三季度末,该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到72.96%,位于行业前列。

蓝鲸产经记者就上述问题致电长城影视董秘办公室,并发送采访提纲,但是截止发稿并未收到相应回复。

上述业内人士还向蓝鲸产经记者指出,2018年长城影视预计自身业绩会下滑是因为整体形势都不好,所有的影视公司业绩都不会很好,因为2018年“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等事情,监管更加严格,同时也使资本逐渐冷却。在此背景下,大肆并购扩张下“后遗症”开始突显的长城影响如何走好后面的道路,困难不小。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