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青年甩掉背包:103家企业掘金蓝领招聘

2019-02-18 07:47 · 亿欧网  龚晨霞   
   
对招聘这种偏职场服务的功能,蓝领是慢热的。他们找工作更多的还是原始的“人带人”,属于同乡经济,受地域、人脉的局限,人与岗位没有办法高度匹配,其中冗长的人力资源链条也容易滋生黑中介、虚假招聘等问题。

2019年春运返程高峰已经结束,节后用工潮又开始兴起,与每年的春运一样,这又是一场颇为壮观的人口迁徙。嘈杂的城中村、拥挤的劳务市场、背着大包小包找工作的人…这些是蓝领招聘市场的基本现状,低效、混乱又原始。

这些游离于数字化时代、被割裂的求职弱势群体,就像春运中传统的绿皮火车,承载了中国最多的人口,却行驶在科技改革最慢的轨道。都2019年了,数字化转型还进入不到蓝领招聘领域吗?

近日,亿欧根据公开资料统计了目前互联网蓝领招聘的100多家企业和投资机构,以探究这个市场的发展情况。

长三角占比41.7%成蓝领用工高地

地域竞争明显

据不完全统计,以“蓝领招聘”为主的互联网企业共有103家,位于广东的企业最多,共有21家,占比20.4%。随后是北京17家、江苏16家,上海13家,占比依次是16.5%、15.53%和13%。其中,华东地区集中趋势最明显,山东、江苏、浙江、上海、安徽、江西的企业共有47家,占比为45.6%,约华北、华南的2倍,西北地区的24倍。

整体来看,北部、中部地区与东部、华南地区分布极度不均衡。北部仅以北京一枝独秀,其他省份如吉林、辽宁、河北等地都普遍只有1-2家。西南部的云南、四川和重庆相关企业数也是寥寥。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长三角和珠三角区域的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超过了全国的一半,达到62.2%。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共占比41.7%,广东为20.4%。而这两个区域,也集中了中国最多的蓝领人群。

为何地域差距如此明显?这与当地的经济发展模式息息相关。首先,国内的蓝领人群主要从事的行业可分为两大类,即服务业和制造业。服务业具体包括家政、餐饮、物流、出租车司机、客服等,制造业则分为纺织、食品加工、制药、家具制造等。其中,服务业重在提升生活品质,因此对蓝领的招聘需求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制造业则受廉价劳动力、生产环境、水陆交通等因素影响,大多分布在三四线城市。

相较互联网渗透率较高的蓝领服务业,制造业的招聘更加原生态。一二线城市的服务业市场带动了蓝领从业人群的认知和行为模式,科技在潜移默化中成为生活服务的工具。但制造业不同,生产工作环境单一、封闭;人力资源链条复杂;从业人员劳动权利无法得到保障;黑中介、虚假招聘等频出……行业亟需向透明、高效的互联网化转型。

据蓝领制造业招聘平台小职姐发布的《2018年长三角制造业用工大数据报告》显示,目前长三角不断吸引打工者从全国各地汇集一处,已形成极有特色的制造业蓝领用工生态。制造业在归拢劳动力人口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因此长三角作为全国制造业高地,亦是全国蓝领用工高地,国内蓝领用工生态发展最为领先的区域。

其中,汽车制造业、化学品相关制造业、金属加工冶炼制造业、机械加工制造业、医药制造业以及电子通讯类产品制造业是长三角地区的六大支柱产业。2018年,汽车制造业的盈利水平一马当先,其他五个行业的盈利水平基本相近;在用工需求量方面,电子通讯类产品制造业的用工需求量更是一马当先,基本占据了整个区域用工需求量的60%以上。  

因此,地域竞争会成为蓝领招聘的主要竞争因素。虽说“投资不过山海关”,受历史、政治等因素,长三角、珠三角经济偏发达,北方招聘企业数量目前也落后于南方,但招聘服务商更受制于用工方,如果传统蓝领行业的地理格局发生变化,蓝领招聘行业也将牵一发而动全身。

随着2015年《中国制造2025》文件的颁布,中国制造2025分省市指南的出台,政府批复了5个城市和3个城市群开展城市(群)试点示范,因地制宜、特色突出、区域联动、错位竞争的制造业发展新格局开始初步形成,蓝领招聘行业的地域竞争可能将更加明显。

2019年的互联网蓝领招聘

或已进入竞争期

随着“互联网+”在蓝领招聘行业的落地,整个蓝领用工生态也正逐渐发生改变。不仅有新兴互联网线上招聘中介入局,传统中介门店也开始尝试改变用工的路径,无论新老势力还是大小平台,都开始走到上下游环节,尝试将自己的版图向外扩展。 

经过数据统计发现,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的成立高峰时段在2013-2015年,数量几乎是往年的20倍,其中,2015年成立最多,达到28家。2016年后又跌回原来的水平,新增企业仅为7家,2018年仍呈下降趋势,新增企业数为5家。

在这103家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中,尚未融资的有66家,已融资的多数分布在天使轮、A轮阶段。新三板仅有3家,分别为江苏的欧孚科技、河南的云工社和广东的一览网络。这3家企业均在2000年后成立。最近融资多集中在2015-2016年,其中2015年共有16家企业获得了融资,是2018年的8倍。这里唯一一起战略并购是头部企业58同城,在2015年收购山景科创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即58同城正式宣布与赶集网合并。可以说,2015年是互联网蓝领招聘元年。

除了上述体量较小的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58同城、前程无忧也早就盯上了这块市场。据了解,58同城在收购了赶集网、安居客、中华英才网等平台后,还设立了58同镇,这是一个集本地便民服务、营销推广、政府公告、就业招聘于一体的乡镇生活信息平台。很明显,渠道下沉和平台将为58带来更多的流量入口,这也意味着58同城会进一步拓展蓝领招聘市场。

专注人力资源服务的供应商前程无忧也设立了蓝领事业部,2018年9月与上海不锈建立战略合作,支持有意愿的上海不锈员工实现集团外部转型的同时,探索新的人才流动模式。根据前程无忧官方资料显示,在此次战略合作中,前程无忧主要提供转型意向调研、线上简历录入指导、技术支持,建立“上海不锈求职专区”、协助举办线下专场招聘会、一对一推荐员工集团外部转型入职等相关服务。

整体来看,互联网蓝领招聘行业从2015年的蓬勃发展至回落,态势已由起步转向了竞争,在历经市场淘汰过后商业模式已日趋稳定,新增企业数量自然不再井喷。

那么,资本市场是如何看待这片未来的蓝海呢?

在因果树上查询相关蓝领招聘的投资机构发现,关注这条赛道的机构共有34家,其中以VC和早期机构居多,基本分布在北上广,有几家机构来自香港和海外。另外,腾讯、蚂蚁金服、小米等也有入局,其中蚂蚁金服和小米均为战略投资,纯互联网基因的加入势必会为蓝领招聘会创造更多的机遇和场景。

但蓝领人群对互联网的理解和使用情况并不乐观。他们并不缺乏信息,但对信息相对并不敏感,大多停留在娱乐阶段,刷抖音、玩快手,蓝领消费市场也因此被资本所热衷。

对招聘这种偏职场服务的功能,蓝领是慢热的。他们找工作更多的还是原始的“人带人”,属于同乡经济,受地域、人脉的局限,人与岗位没有办法高度匹配,其中冗长的人力资源链条也容易滋生黑中介、虚假招聘等问题。因此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有望利用大数据算法等新技术,简化各个流程,从发布信息、报名筛选、班车接送、临时住宿、岗位匹配到推荐入职,基本可以解决蓝领人群举目无亲找工作的痛点。

君灏资本分析师在接受亿欧采访时表示,他在调研蓝领市场时使用的是“我的打工网”APP,这是一家从制造业蓝领招聘切入的互联网蓝领招聘企业。君灏资本分析师在调研过程中发现,目前的蓝领市场,特别是在昆山,招聘领域的互联网化程度是比较高的。一般来说,从线上找工作报名、下火车之后的班车接送、到达门店中心后递交入职材料,整套流程采用线上招聘+线下服务的模式,所花的时间不到半天。

总体来说,从招聘模式的历史分析,一开始以小体量的零散招聘如张贴小广告为主、再到更普遍的集中平台人才市场模式,以及到现在更大体量的互联网招聘,招聘行业的规模、流程和市场制度都在不断高效化,市场痛点存在的商机也是不可限量。

2019的社保入税

蓝领招聘企业终将走向规范化

对于整个行业来讲,2019年是社保入税的一年。社保入税意味着,新政一改过去个人所得税由用人单位代扣代缴申报的做法,要求企业需要录入全部的雇佣人员信息,将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这无疑对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影响极大,特别是小微企业,不仅增加了企业成本,更因为这里面也充满了关于社保入税前的“灰色地带”。

一般来说,蓝领的人力资源链条可分为用工方、劳务派遣、分包派遣、各类中介、分包中介和个人。劳务派遣对接用工方,即TO 大 B,中介对接个人和劳务派遣方,即TO C 和TO 小B。在传统蓝领行业,从业人群常常“被”逃社保以降低成本,这些人也没有社保维权意识,因此常常出现无劳动合同、无社保等情况。

受社保入税影响较大的主要是那些不正规的劳务派遣公司,从流程来看,用工企业会为正式员工缴纳社保,对于外聘员工,则会交由劳务派遣公司缴纳。到了用工荒阶段,劳务派遣公司为了完成招聘任务,会进行“返费”招聘,即自己掏钱对成功入职一定期限的工人进行返费补贴。这时,有些劳务派遣公司会将一部分企业代缴的社保基金作为返费金额发放给员工,因此返费的出现并不是合理的、良性的。

稍有些规范的,是目前比较时髦的“灵活用工”,在用工成本日益攀升的当下,劳务外包的比例越来越大,小时工、零工开始兴起,互联网进入人力资源产业链,为蓝领人群和招聘市场进行信息对接和匹配,希望充分利用闲置的人力盘活剩余的市场。不过灵活用工主要适用于轻体量的蓝领服务业,对于用工规模大、链条成熟的制造业来说,灵活用工需求并不明显。况且,服务业的蓝领招聘方多而分散,但量少、人群转换行业频率高、流动性大,因此对于信息对接的精准、及时、靠谱要求也十分高。

由此可见,不管是服务业和制造业,蓝领招聘的信息真实和权益保障都非常关键。蓝领人群对互联网信息的辨识度并不高,因此真实的信息将是蓝领招聘企业竞争的立足点和社会价值。亿欧也看到,在公开资料上显示的互联网招聘企业中,有一些属于社会组织性质,说明他们需要社会帮助。

当然,更重要的是市场经济的自我造血,以及整个行业信息的畅通和制度的完善。欣慰的是,起码2019社保入税后,部分“回扣”被消失,并且随着行业内技术的发展和人群观念的进步,返费这一制度最终也会被行业消灭,真正形成竞争的将是对接蓝领招聘企业服务的质量和高效,整个行业必将走向规范化。新一代的蓝领人群,终将甩掉背包,快步赶上新时代的列车。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