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文易主拉响影视业警报:高质押率将引发控制权变更潮?

2019-02-21 07:41 ·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郭雅琼   
   
带领慈文走过中国影视行业20年跌宕起伏的马中骏,并没能从去年席卷影视圈的资金困局中突围。一家大型国有上市公司向数娱梦工厂透露,慈文此前寻找买家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资金链的问题。

时间回到2018年11月15日。

一位叫王丁的股东,突然减持了其持有的40多万股慈文传媒的股票,占其所持股份的一半以上。

事发次日,慈文传媒很快发布了道歉公告。因为王丁是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之妻王玫的弟弟,与马中骏为一致行动人。公告承认王丁的减持违规,但同时也表明将继续减持。

彼时慈文刚刚发布了一份营收和净利双双上涨的三季度财报,并且在财报中预计2018年净利将增长10%甚至20%,在4.5亿-5亿之间。 加之王丁减持股份只占慈文总股本0.0854%,此事当时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

但不足半个月,深交所便发来一纸问询,要求慈文说明是否存在平仓风险和违约风险。慈文当时回复称,马中骏及王玫资信状况正常,其股票质押风险尚在可控范围之内,“不存在平仓风险”。

但紧接着慈文业绩突然暴雷。今年1月底的业绩修正预告称,预计2018年净利润将大幅亏损9.5亿元至11亿元,远不及2017年4亿净利的业绩。而王丁也在今年元旦后将其所持近80万股股票几乎全数减持完毕。

如今回头来看,这家老牌影视公司昨日突然易主其实早有征兆。带领慈文走过中国影视行业20年跌宕起伏的马中骏,并没能从去年席卷影视圈的资金困局中突围。一家大型国有上市公司向数娱梦工厂透露,慈文此前寻找买家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主要是因为资金链的问题。

但马中骏似乎并没有退居二线。数娱梦工厂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今日(20日)下午,慈文总部依然如期召开了关于《紫川》的项目讨论会,这是慈文筹备多年的大项目,“不过今天氛围有点压抑,马总的状态也一般。

慈文并不是惟一一家丧失控制权的影视公司。去年年底,ST中南以及骅威文化的大股东已经先后丧失控股权,去年下半年华闻传媒和华录百纳股东的部分股票更是先后被强制平仓。

数娱梦工厂统计后发现,除了上述几家公司,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欢瑞世纪、北京文化、印纪传媒等,都存在大股东股权质押率高达95%以上甚至100%的情况,其中印纪传媒、文投控股、欢瑞世纪这三家最新股价已经突破预估平仓线

要成为慈文头号股东的国企什么来头?

此次受让马中骏及其一致行动人15.05%股权的华章投资,是一家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为主的大型文化产业投资集团,为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若交易成功,慈文将从一家民营企业转变为有国资背景的混合所有制影视公司。

今日(2月20日)慈文方面相关人士回复数娱梦工厂询问时表示,“本次控股权转让是为了解决股权质押之困,让马总和公司的经营不再受这个压力的困扰,可以专心抓公司的发展和经营。而且大股东只有15%的股份,只是单一第一大股东,马总依然控制了10%左右的股份,是重要的第二大股东,依然保持着重要的决策权。

该人士也表示,有一家具备一定实力的大股东做背景,在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形势下,对公司未来发展的资金需求也有积极意义。

目前,公告事项还在江西省国资部门审批中。

对于影视行业的业内人士来说,江西出版集团应该算是新面孔。一位券商人士对数娱梦工厂表示:“慈文的质押问题确实比较严重,可能马中骏真的资金有困难吧,毕竟是辛苦创立起来的公司,而且这次的买家挺冷门的,肯定也不是最佳的选择。

不过科技文化领域投资者曹海涛则向数娱梦工厂分析:“这几年民营影视公司发展极度困难,急需国有战略投资才能抵抗各种风险,而且会形成一个民营影视公司和国有战略公司合作的趋势。”

从公开资料来看,江西省出版集团在同行业中还颇具竞争优势。

2017年,江西省出版集团主营业务收入、利润总额等指标均位列全国同行前三甲,其中文化产品的国际贸易出口额超39亿元,出口净利润超7亿元,位列全国出版集团第一。

目前江西省出版集团旗下已经有一家上市公司中文传媒,其持有中文传媒54.83%的股权。2014年,中文传媒曾斥资26亿收购游戏公司智明星通,后者在2018年4月份成功登陆新三板。

中文传媒2018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9.89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07亿元,同比增长9.58%。

股权质押超90%

曾洽谈上市公司未果

数娱梦工厂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到,慈文寻找买家已经有一段时间,转让控股权的决定并非临时起意,转让原因主要是资金链断裂。

此前慈文曾向一家上市公司询问过购买意愿,但最终未果。

慈文的资金到底有多紧张?

根据其1月18日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截至公告当日,马中骏持有上市公司8686.69万股,其中累计被质押8008.19万股,质押比例为92.19%,王玫持有上市公司2609.97万股,已100%质押。夫妻二人合计质押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总数的93.99%,占公司总股本的22.36%。

在公告中,慈文还罗列了2016年到2018年期间马中骏、王玫夫妇二人的质押行为,可以看出多笔质押都在办理延期,2018年6月起二人开始频繁地补充质押。慈文2018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87亿,同期减少392.01%。

缺少爆款自然是慈文2018年资金短缺的主要原因。去年整个上半年慈文面临着断档的尴尬,下半年相继播出的《沙海》《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以及《杨凌传》等作品,尽管《沙海》等评价尚可,但在播放表现上都没能再现《楚乔传》《花千骨》的极高热度。

《凉生》和《杨凌传》更是因为调整了播出时间、集数以及播出方式,未能在预期的报告期内完成结算,新拓展的综艺节目《下一站传奇》也未能如期确认收入。

在随后回复深交所关于调整业绩预期的问询函之时,慈文方面表示,上述情况为其造成的利润减少约为6.38亿元。

除了一系列项目未达预期,由于主管部门政策收紧暂停审批游戏版号,慈文旗下的赞成科技同样业绩受到重大影响,因此对其进行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为8亿至9亿元。

最终,慈文传媒2018年预计净利润将大幅亏损9.5亿元至11亿元,而2017年公司是实现了净利润4.08亿元。

再加上影视行业在过去一年不断受到来自政策和各方面的打击,影视股早已一片低迷,不断触底。慈文的股价已经从2018年2月22日的23.04元大幅下滑到如今停牌前的9元/股,跌幅超60%。

哪怕与去年11月王丁减持时的13.23元/股的均价相比,跌幅也达到了31.97%。

无奈出让控股权,

慈文或许不是最后一家

老牌影视股慈文易主,给本就处于低谷的影视行业蒙上了新的阴影。已经有券商判断,慈文的易主可能只是影视公司更换控股权的序幕。

毕竟,王中军“永远不会放弃华谊兄弟控制权”的宣言声犹在耳,便已经有龙头企业撑不下去了。

但即便是曾经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的华谊,为了应对即将到期的29亿债务,也不得不把能抵押的都抵押了出去,包括旗下英雄互娱、东阳浩瀚等多家子公司的股权、4套房产、未来不超过7部影片的收益等等,甚至还质押了冯小刚公司东阳美拉70%的股权等资产,以向投资方阿里借了7个亿。

事实上,王氏兄弟质押的股份比马中骏夫妇更多。截至2019年1月17日,王中军和王中磊个人的股权质押率分别高达94%和99.99%,在总股本的占比为19.45%和6.01%。

事实上,高质押危机引发控制权转让,慈文并非第一家。早在去年年底,从玩具出口转型而来的骅威文化,便已经发生了控股股东被迫转让控股权。

2013年骅威文化谋求转型以来,发起过约13次并购,完成6笔,耗资近24亿将 “第一波网络、梦幻星生园、风云互动”等三家公司收入囊中,形成账面商誉18.28亿元。

但进入2018年以来,相继完成业绩对赌的几家公司业绩大幅下滑,随后包括东阳曼陀罗在内的两起并购又接连失败。随后实控人郭祥彬在去年年底计划将其持有股份的全部控制权转让给杭州鼎龙。

分析人士认为,郭祥彬此举正是为了还债。截至2018年第三季度,郭祥彬持股2.3287亿股,质押股份2.3267亿,质押率高达99.91%,一致行动人郭群的质押比率同样高达99.99%。

如今慈文易主,或许说明影视行业面临的困难已经波及到了更广的层面。

数娱梦工厂梳理了一众影视上市公司主要股东的质押情况,发现存在平仓风险的公司不在少数,其中欢瑞世纪、文投控股、印纪传媒等3家公司的最新股价更是已经跌破了预估平仓线,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除此之外,唐德影视的大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率达到了97.2%,股东李钊则达到了99.98%。

欢瑞世纪的大股东欢瑞联合股权质押率达到了98.92%,受益人钟君艳以及浙江欢瑞的股权质押已达100%。

爆款不断的北京文化,重要股东的股权质押率实际上同样惊人。其大股东中国华力控股集团的股权质押率达到了100%,石河子无极股权投资和西藏九达投资的股权质押各自达到了100%和99.99%。目前北京文化13.43元/股的最新股价,也已经接近了后两者的平仓线预估区间。

幸福蓝海的大股东天津力天融金投资以及吴秀波,质押率都达到了100%。

在目前影视公司股价普遍低迷的情况之下,高质押已经成为威胁大部分影视公司生存的重要危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