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奎、张瑞廷、白俊美……,这些乡村医生正在改变中国健康事业

2019-02-21 07:54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毕亚军   
   
成功的企业家都善于调动资源来达成目标,郭广昌把这一点应用到了复星的“立业”之上,也应用到了复星的“助天下”之上:推动和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到对乡村医生和基层医疗的改善事业之中。

杨天奎、张瑞廷、白俊美、马金花……2019年2月18日晚,元宵节的前一天,来自四川、山西、甘肃、云南等偏远乡村的10位乡村医生和10位乡镇卫生院院长,成了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的焦点人物与光荣代表。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是中国最具含金量和影响力的企业家思想交流平台之一,乡村医生、卫生院院长成为座上宾还是第一次。

对10位乡村医生和10位乡镇卫生院院长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以贵宾身份出现在亚布力的舞台,也是他们从来不曾想到过的事。

当天,由《健康报》社、复星基金会、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和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8十大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选择在亚布力论坛举行了发布仪式,也选择将乡村医生和更多企业家关联。

到场的这些乡村医生和10位乡镇卫生院院长正是获奖的代表。

他们都是长期扎根在乡村,奔波和服务在乡村的基层医务工作者,每个人的背后都有道不尽的故事,也和每个光荣者一样,故事里充满艰难曲折与辛酸。

在青藏高原服务藏区农村超过30年的四川省壤塘县上杜柯乡卫生院院长杨天奎,因为常年在缺氧地区超负荷工作,患上肺水肿,但至今还在超负荷工作着。

这里天高地寒,风雪不断,但他常常半夜还要出诊。雪夜里出,雪夜里归,路上跌倒,磕磕碰碰,是常事。当他自己也身体不支后,上级曾将他调离,但很快又被村民们联名请愿“要”了回去。

后来,上级又好几次再调,但又好几次都被村民的请愿打动再回去,然后他再也没有离开,也不再去想离开。即便他的医术远近闻名,经常有病人从外县、甚至外省过来找他求诊。

来自甘肃东乡县果园乡果园村,被村民们亲切称呼为“尕大夫”的90后村医马金花,大专学成后,坚持回乡承担起守护全村1300名村民健康的责任,骑着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下到村民家中诊疗、救治,一天最多跑了12家,常常深夜一个电话打来,就要背着医疗箱出诊,日复一日,已经做了6年。

2018年7月,当地百年未遇的持续暴雨引发山洪,马金花用了6年时间亲手建立的65平米村卫生室被冲毁,药品、书籍、资料档案、三轮摩托车也都没有了。

不幸中的万幸,当晚她回家看望父母,才避免人也没有了的悲剧。

但就是这么艰难,她依然坚持下来,在复星基金会的支持下,重建卫生室,开始出诊。

漂亮时髦的80后乡村医生白俊美,曾当过一次“逃兵”。

九年前,当她来到云南屏边县白云乡卫生院,破败楼房里挤满的看病村民,漆黑楼道里弥漫的呛人烟味,就曾让她流了一场泪才坚持下来。

当她怀有身孕,劝一位病人不要在室内抽烟,却被对方破口大骂时,她再也忍不住,不想忍了,一气之下,回了老家。

但回家没几天,驱车十几个小时赶来的老院长,又苦口婆心将她请回去了。“你走了,白云乡的妇女孩子怎么办?”

然后,她在那里一直干到今天并成为院长,一步步土法上马地,建立妇产科,找县上的疾控中心要辆破旧的皮卡车当“救护车”,救急、出诊。常年不着家,不能陪儿子的成长,也不能陪护自家病危的亲人。

这些村医的事迹动人,但这样的动人,绽放了他们的精神光辉,却无法真正让他们实现心中所愿,甚至真正承担好他们想要承担的责任。

治病救人,终究不是靠精神就可以解决好的问题,他们的专业技能,他们的环境设施,让他们即便如此努力奉献,依然常常望病兴叹,甚至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像这样的情况,在贫困地区的乡村,仍广泛存在。

甚至,这都还不是问题真正的关键。

真正关键的是,如果这些得不到改善,他们以及更多人,还能坚持多久?将来,又能有多少年轻人,像他们一样去成为乡村医生,去扎根乡村,服务乡村?

而且,这已经成为残酷的现实。在很多贫困地区,其乡村医生队伍都早已面临着“进不去,用不了,留不住”的困境,也就是年轻人不愿进入这个行业,进入的专业水准有待提升,而一旦专业水准高了,很多人又会选择另谋高就……

如果没有医生?这些本就医疗体系落后的乡村,会怎样?

乡村医生对农村医疗至关重要,也对中国的健康事业做出过重大贡献。但乡村医生功德无量,却生活与工作艰苦,甚至成为被亏欠的群体,也是由来已久。

1973年,一个美国医学代表团访问中国。随后,参加访问的美国加州大学教授Philip Lee在《西部医学杂志》上撰写了一篇文章,轰动医学界。

文章说,1949年以前,中国卫生条件恶劣,到处是传染病……如今,死亡率持续下降,流行病得到了控制,而推动成果取得的很大原因,就是赤脚医生制度。

起于上世纪60年代的赤脚医生制度,为半数中国人提供了基本医疗保障,被世卫组织誉为中国农村卫生工作的三大法宝之一。当时的赤脚医生,也就是今天的乡村医生所扮演的角色,他们中的不少人如今也都还在工作岗位上。

无论是当时的赤脚医生,还是现在的乡村医生,其生活、工作与城市医生都有着堪称天壤之别的差距。很多贫困地区的年轻村医,更是从入职第一天开始,就要面临收入低、工作苦、甚至前途渺茫的艰难局面。

也是这些因素的综合,才有了乡村医生群体“进不去,用不了,留不住”的困境。数据显示,全国150万名村医,服务着农村6.7亿居民,而村医群体却面临着人员短缺、年龄偏大、待遇不高、流失严重等问题。

很多地方,还在加剧着恶性循环,也让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更加成为制约脱贫的关键,而要让贫困地区的人民脱贫后过上好生活,医疗健康也是核心保障之一。

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也因此启动了“国家健康扶贫工程”,提出“三个一批”:“大病集中救治一批、慢病签约服务管理一批、重病兜底保障一批”,以此,助力国家精准扶贫,确保到2020年彻底解决贫困问题。

但政府的力量是有限的,企业也要行动起来。2017年,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开始把目光聚焦到这个领域,并最终把突破口确立在了乡村医生的帮扶上。

在他看来,让乡村医疗发展好,让“三个一批”更好地落实,首先都得有人,有乡村医生。一步步探索、求解后,他最终决定发起一项特别的计划:“健康暖心——乡村医生健康扶贫支持计划”,并将其作为复星的一项长期事业去发展。

2017年12月底,复星基金会和《健康报》社,正式在北京联合启动了这一计划,并且定下第一个目标:帮助100个贫困县,并通过“五个一”工程的方式,进行一场改变乡村医疗的公益大实验。

包括:开展一个保障工程,为村医买保险,并提供多渠道的专业培训;推出一个慢病签约服务包,减轻贫困患者的就医负担;救助一批大病患者,为他们提供免费的救治服务;升级一批乡村卫生室,捐赠相应的药品和医疗器械,以及组织一个年度乡村医生评比。

于是,这也就有了10位乡村医生和10位乡镇卫生院院长的评选,有了乡村医生们在亚布力与企业家们的相遇……

做好事,尤其是大规模地做大好事并让好事持续,钱当然重要。

和创业一样,钱重要,但不是根本。

要真正做好一项公益事业并且可持续,开支票只是开始,真正的挑战,是如何像创办一家公司那样去规划、设计、执行,以及建立自己的核心并追求效率:让投入得到更好的产出。

郭广昌决定通过乡村医生计划助力乡村医疗和精准扶贫,有一点他的报恩私心:6岁时,出生在浙江东阳农村的他曾被邻居传染了急性肝炎,一度情况危急,是村里的赤脚医生张福生靠消炎药和土办法治好了他。

但真正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还是出于他对自己和复星能够做什么,甚至能够做出什么不同,创造和贡献出什么不一样价值的务实思考与探讨。

复星选择助力乡村医生,改善乡村医疗,首先是因为这与复星已有的资源、业务,以及企业使命高度吻合,而且可以高效结合。

复星本身靠医药起家,这些年又持续发力大健康产业,已有从医药到医疗器械再到医院的完整产业链,以及一流管理运营能力与经验,而健康,也是复星“健康、快乐、富足”三大业务板块的根本。

包括推出的“五个一”工程,也是在高度吻合、高效结合之下,对复星整个业务生态的高度整合与应用,比如为村医买保险,复星就将自己的保险业务资源和经验贡献出来,至于医药、医疗器械的补充,也都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

这也意味着,复星助力乡村医生,改善乡村医疗,不但可以出钱,更可以出人、出智,将自己多年的商业经营积累悉数输出到公益中,而几乎每一个成功的公益事业发展者,也都会告诉你:慈善公益,同样需要经营。

这也是世界范围内,很多由企业家们亲身发展的慈善公益事业,往往比政府所主导的慈善公益事业做得更好更长久的根本原因。就像了解他们的企业到底应该如何运营,如何服务好客户一样,他们往往会更了解自己所做的项目到底是怎么运营的,是否有效率,以及如何更好帮助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复星启动计划之后的重点工作,也全都放到了这上面。

项目启动的同时,复星就在包括“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及复星已有产业基础地区的西部12个省、自治区中,首批选取24个国家级贫困县作为试点,并配套推出29位全球合伙人落实到了试点所在地,要求每个人都签下承诺书,立下军令状,此后又不断将新加入合伙人带入,最新已经变成51位合伙人全部参与到行动中,并且确保每人至少要对一个试点的成果负责。

军令状一出,2018年4月开始,复星的全球合伙人们便陆续奔赴各地的深度走访、考察、调研,以及与当地政府、对应帮扶单位和村民交流与落实。

就像经营企业强调现场管理一样,郭广昌多次在内部强调、要求复星国际的管理者们,要深入到乡村医生计划的现场,而且不能走过场,听介绍,必须实实在在地自己去看,自己去了解,研究,去抓落实。

全球合伙人了解完情况,也制定部署好方案后,2018年4月,复星又从集团抽出24名骨干,入驻到试点县长期开展和推动计划落实,此后陆续根据各地的情况,将长期派驻人员增加到将近40人。

复星旗下的资源和业务,如复星医药、万邦、复星保德信、复星联合保险、微医、和睦家医疗、禅城医院等成员企业,复星整个“健康、快乐、富足”的业务生态也都加入对接其中,被调动起来。

郭广昌本人也先后前往多地的试点走访调研,自己观察,思考,总结,也顺便监督同事们的工作干得怎么样,然后回来总结、检讨,让“五个一”工程真正一一落到实处,而且不断优化,强化,确保成果一定产生。

2018年6月,郭广昌曾前往此次获奖医生郑祝前的工作地——陕西省子洲县郑家硷村调研,亲自送去药品和器械,并与在那里工作了47年,而且是在退休后因为缺人,又主动返回岗位继续工作的郑祝前交流。

此次在亚布力,郑祝前医生还专门从家里带了亲手写的对联,送给郭广昌,表达对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的感谢。

复星创立之初,刚刚告别复旦大学校园不久的郭广昌和他的伙伴们,就已经提出了“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这一堪称宏伟,也可以说是理想化、甚至年少轻狂的目标。

成功的企业家都善于调动资源来达成目标,郭广昌把这一点应用到了复星的“立业”之上,也应用到了复星的“助天下”之上:推动和吸引更多的力量,加入到对乡村医生和基层医疗的改善事业之中。

他对乡村医生健康扶贫的计划是,首先通过复星的发起,让更多人重视乡村医生,然后将其变成一个平台,一个连接器,去推动更多的企业,包括商会组织、社团,乃至政府的力量,都加入到对乡村医生的关注和支持中。最终,让这项计划变成一个真正持续发展的公益事业,乃至一个真正的社会公共工程。

这也是他将杨天奎、张瑞廷、白俊美、马金花等杰出代表请到亚布力的关键原因。期间,郭广昌推动多位知名企业家联合启动了“乡村医生守护联盟”,将其作为发动更多机构、企业参与乡村医生工程的平台。

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中国光彩事业基金会加入了进来,泰康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陈东升等知名企业家也加入了进来,建龙钢铁和佐丹集团当场分别向项目捐赠100万元人民币。

身兼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长的陈东升,即在现场表示,乡村医生为村民的付出,就是大爱的力量。他们仰望星空,坚守大地。“泰康将参与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希望今后每年的暖心乡村医生及乡镇卫生院院长颁奖仪式都在白雪皑皑的亚布力举办。”

复星基金会理事长李海峰也在现场明确了复星对这一计划的理念和目标: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是一个平台,希望汇聚社会各界的力量,一起帮助150万乡村医生提升工作能力,改善工作和生活条件。

除了企业家,复星还邀请一批明星出任乡村医生守护者,通过他们的影响力,为乡村医生计划鼓与呼。林永健、李光洁、张天爱、王媛可、1010追梦女孩王莫涵、《流浪地球》主演屈楚萧等都已加入到计划中。

截至目前,乡村医生计划已服务到全国4083个村卫生室,累计发放12065份保单,让近200万贫困户从中受益。这对整个乡村医疗体系来说,当然不足够,但若更多力量持续投入其中,问题也就会在更大程度上解决。

“乡村医生守护联盟”的成立就是更多力量汇聚的开始,也是推动中国企业家们一起参与,共同助力中国乡村医疗发展的一个新开始。

教育、医疗,是制约农村和贫困地区发展的两大短板,过去几十年,中国企业家们已为填补教育的短板倾注大量的力量并做出重要的贡献。

以教育为开端,越来越多中国企业家投入到公益慈善事业之中,但同样重要的医疗,却相对缺少关注与支持力度。

从这个意义上说,郭广昌推动,越来越企业家参与其中的乡村医生健康扶贫项目,则是中国企业家更加倾注力量改善中国基础医疗的一个重要标志。

虽然这力量也是有限,但若越来越多的企业家,社会各界都参与进来,问题就会被逐步解决,未来也就越来越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