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灯会变KTV,传统文创第一IP存管理与审美之忧

2019-02-22 07:54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Mia   
   
流量追捧之喜,仍不掩管理与审美之忧:有微博网友将故宫灯光秀与冬宫灯光秀的对比视频剪辑到一起,转发破2.1万,前者大红大紫配色加众多射灯,宛如县城夜总会迪厅现场,后者以冬宫为幕布,采用投影映射技术,与历史、建筑、环境紧密结合,堪称美轮美奂。有网友吐槽:“故宫明明是大家闺秀,偏偏被打扮成了KTV公主。”

故宫又双叒叕登上了热搜。据多名到场观众反映,原定于2月20日晚上举行的第二场“紫禁城上元之夜”元宵活动临时取消。

通过网站成功预约门票的白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晚7月20分左右,他尚未到达午门广场时,便被告知暂时无法进入。西华门附近多名工作人员拦截道路,疏散人群限流。

当晚21点3分,故宫通过官微发布声明称“活动正常进行,可按预约时间正常进入故宫参观,请广大观众勿信谣言”。尽管“故宫掌舵人”单霁翔一早提出要管理革命,“不以管理方便为中心,而以观众方便为中心”,但显然,在庞大客流量考验面前,故宫还是选择了管理方便。

继#故宫首次晚间对公众开放#、#故宫灯会#、#故宫提前点亮花灯#、#故宫门票预定网站崩溃#、#故宫回应是否再放夜场票#、#故宫院长回应夜场一票难求#、#故宫每年赚多少钱#等平均阅读量破亿的热搜话题之后,#故宫灯会未取消#成为围绕这次元宵灯会,故宫喜提的第8个热搜。

这样的造梗能力、热搜体质,与现在热度最高的剧集电影相比也不遑多让,作为年均文创收入超15亿的文创第一IP当之无愧。

流量追捧之喜,仍不掩管理与审美之忧:有微博网友将故宫灯光秀与冬宫灯光秀的对比视频剪辑到一起,转发破2.1万,前者大红大紫配色加众多射灯,宛如县城夜总会迪厅现场,后者以冬宫为幕布,采用投影映射技术,与历史、建筑、环境紧密结合,堪称美轮美奂。有网友吐槽:“故宫明明是大家闺秀,偏偏被打扮成了KTV公主。”

一石激起千层浪,白金汉宫、布卢瓦皇家城堡、巴黎圣母院等地标建筑灯光秀纷纷被翻出来加以比较。任何公共艺术项目都是集体意识的投射,本次对故宫灯光秀的集体吐槽反映出公众审美已得到提升,但主办方审美仍停滞于“喜庆热闹花红柳绿”层面。

点亮故宫道阻且长:

网友吐槽“高配大唐芙蓉园”、

“乾隆主办”、“刘老根大舞台”

故宫常年保持黑暗,建院94年来,上元灯会首次大规模点亮故宫的原因在于:故宫作为世界最大的木质皇宫建筑群,为了防火一直禁用大功率用电设备,在古代甚至避讳直言火字只能提及“走水”。1961年,故宫东南部铺设了700余米的地下电缆,1972年,故宫铺设了8千米地下电缆,以避免明火明线。

2016年,为了优化游览体验,不影响古建筑寿命,故宫小心翼翼地引进了小范围光源:从太和殿到坤宁宫6座宫殿,开启了120组博物馆专用低温照明电源,随自然光线变化调整亮度。本次灯光秀以LED灯为主光源,国家电网出动了大批人员对电源进行特巡检查。

历经官网瘫痪、黄牛把免费票价炒到一万等事件后,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表示今后将结合24节气重要节点,将故宫夜游常态化。肩负着拉近博物院与公众距离、让收藏在禁宫中的文物活起来、探索文创创新形式的重大使命,故宫首开夜游果真幸不辱命吗?

鉴于故宫文创在创意设计等方面带来的惊喜,观众大多对首次灯光秀期待值颇高。然而展现在眼前的和全国各地仿古小镇的大型实景灯光秀并无区别:射灯滚灯狂轰滥炸,诡异的红光、蓝光交织,令古建筑群也显得廉价起来。有人将故宫灯光秀配上节奏劲爆的迪斯科音乐,毫无违和感。“高配版大唐芙蓉园”、“乾隆主办农家乐审美”、“刘老根大舞台”等评论屡现于微博等社交媒体。

相比之下,由多个声光画面组成一个完整历史故事,以裸眼3D技术和繁复花纹组成一幅幅梦幻名画的巴黎圣母院灯光秀,以及只用仿古灯笼,极致的黑与白用色构成日本春日大社灯光秀,审美仿佛与故宫相差了几个纪元。

本次上元灯会源自清代立天灯、万寿灯,是清代早中期宫廷最盛大的活动之一,从立到撤,前前后后要使用8000多人力。故宫雪景、故宫彩妆能够刷屏,并收获大批溢美之词,除了故宫的IP效应,很大程度上也与视觉唯美程度、近年来荧屏上清宫宇宙的推动作用有关。

例如《延禧攻略》播出后,“延禧宫”成为大批清宫剧迷必去的打卡地点。“宫粉们”期待着唯美古典“提灯夜游”的宫廷想象,而简单粗暴直怼“灯光秧歌”的上元灯会打破了这种情怀与幻想。

转型为网红后的故宫在文创界形成了巨大的示范效应,无论是管理模式、营销路径或是审美取向都有后来者争相模仿。知名人文艺术博主“荐见”认为:“作为世界文化遗产,这份雄心本该是去对标大都会博物馆,它却立志于做更大更亮更强的大唐芙蓉园。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方向。博物馆本是对时间的沉淀,是一份自省和克制,是对过去罪恶的检讨和善意的声张,但文化垄断赋予它的商业成就却赋予了它生意人般的野心和张狂。”

商业浪潮席卷故宫:

文创主体混乱、质量与管理亟待加强

近年来,故宫网红化、商业化的速度有目共睹:从《雍正:感觉自己萌萌哒》开始卖萌之路,故宫淘宝多篇文章阅读量破百万,《久等了!故宫原创彩妆!》阅读量破千万,截止2017年底,故宫开发的文创产品已突破10500种,包括朝珠耳机、“朕就是这样汉子”折扇、顶戴花翎官帽伞、“如朕亲临”“奉旨旅行”行李牌等爆款产品,文化综艺《上新了·故宫》首播数据夺下台网双第一。今年的紫禁城初雪,为故宫官方微博账号带来了5000多万访问量。

随着年度营收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业绩被公布,建议故宫文创上市之声也络绎不绝。早在2016年,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就建议,故宫的文创产品和门票收入应该打包上市,通过国资委全资的投资公司持有股权,最后将股权的收益作为故宫发展的事业基金,用资本运作来提供收入的溢价。据自媒体“丁道师”估算,故宫文创营收体量接近阅文集团37%,换算过来2019年的合理估值应为245亿左右。

但商业浪潮滚滚而来,能平衡文化性与商业性、能坚守匠人初心者则罕。去年的故宫口红嫡庶之争,已暴露出了文创第一IP在风驰电掣之路上的一些问题:主体团队庞杂、管理混乱、质量有待加强。

“故宫淘宝”与“故宫博物馆文化创意馆”宫斗互怼,隔空喊话“市面上的所有彩妆并非我们所设计,周二见”,令两度被刷屏的用户一头雾水,牵扯出故宫旗下纷繁复杂的文创矩阵:故宫文创旗舰店、故宫出版旗舰店归属于故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故宫淘宝经营主体是故宫文化服务中心授权的北京尚潮创意纪念品开发有限公司,朕的心意经营主体是北京美味风云食品有限公司,上新了·故宫经营主体则是华星文化传播(天津)有限公司。

众多文创主体间互为竞争关系,影响用户消费体验与认知,更造成了质量层次不齐,对故宫整体IP有所损害。此前故宫淘宝彩妆被众多消费者与美妆博主诟病质感差:口红膏体顺滑度欠佳,眼影飞粉,配色不适用,形式大于内容。1月5日晚间,故宫淘宝发微博称,上线不足一个月的故宫淘宝系列彩妆全线停产,以提升产品从内在到外观的质量。

另外,在小程序、应用矩阵过于垂直的布局方面,故宫也有待进步。目前,故宫已经发布九款资讯、导览、互动游戏APP,正在打造第十款APP。虽然这些APP大都在应用商店获得了五星评分,但彼此之间互为牵绊制约,反而分流了总体下载量。此前率先布局移动端应用、却因分化为书籍影音等多个垂直应用削弱了竞争力,而丧失先机的豆瓣,堪为前车之鉴。

对于年参观人次已经突破1700万的故宫来说,夜游缓解了白天客流量压力,同时开启了夜景文创、夜间文旅的新想象。但要把这个IP真正做大,使之从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成为占领审美高地、世界上最吸引人的博物馆,故宫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