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的“大公司范儿”

2019-02-25 15:23 ·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马程   
   
无论近年来多么风光无限,持续的亏损和负面似乎都已经让滴滴很难经得起的新一轮的“恶战”。此外,除了IPO暂缓,其在一级市场融资情况也尚不明朗。

身处互联网第二梯队的滴滴在各方面都“对标BAT”——高福利、高补贴、广泛投资布局。最近,滴滴动辄达十多万的补偿政策让被裁员工们“裁出了幸福感”。很难想象这是一家一年巨亏109亿的公司所起的范儿。

滴滴差钱吗?

刚刚拿到裁员通知的滴滴员工们会给出否定的回答。甚至告诉你,被裁之后,他们恨不得立刻做出“谢谢老板”表情包,回到家躲在被子里偷笑。

经历了过去半年顺风车下线、快车整改、投资不利、IPO暂缓、高管停发年终奖、巨亏等负面之后,滴滴出行裁员闸刀终于在猪年伊始落下,却没有想象中的哀鸿遍野。

近日,有滴滴员工在职业社交平台“脉脉”上爆料称,被裁后拿了3个多月十多万的赔偿走了。不少滴滴员工在该平台上留言表示,滴滴这一轮裁员待遇优厚——包括工资正常发到3月底,五险一金全部交齐,补偿至少n+2个月薪水(平均3-5个月),未休年假双倍补偿等。由于离职待遇优厚,甚至让很多员工开始“争抢裁员名额”。

在经历了一个冬天的互联网裁员风波之后,滴滴此次占比15%高达2000人的裁员计划,反而如“吹面不寒杨柳风”一般有着春天的温暖。

“滴滴真是有担当的大公司”,有员工在“脉脉”上感叹。

从2018年开始,近年来快速成长的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美团和滴滴的组合TMD被越来越多的提及,风头仅在BAT之后,无论是投资方、券商还是二级市场都在密切关注。作为新出行的“大哥大”,滴滴给人留下的印象,多为“出手阔绰,从不差钱”。

早年,凭借优厚的补贴政策,滴滴先后挤掉快的和优步,几乎垄断网约车市场。2015年之后的,滴滴又频频出手布局大出行和泛O2O领域,从ofo、人人车、到OYO酒店,动辄数十亿元。

即使在裁员约谈进行时,仍有国际化部门的新员工在知乎晒出自己的offer——D5,月薪36k,甚至高于同水平的阿里员工。在媒体曝光滴滴2018年巨亏109亿时,滴滴的国际部门还在攻城略地,入驻智利、秘鲁和哥伦比亚等拉丁美洲国家,与优步分庭抗礼。

大手笔、高姿态的滴滴一直不差钱,根据企查查的数据统计显示,自滴滴2012年成立以来,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了20次融资,金额总量超过200亿美元,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融资额最大的未上市公司。

1

豪气裁员

2018年底,滴滴CEO程维在员工大会上宣布,取消高管年终奖,员工年终奖也折半。

当很多员工抱怨,年终奖“只发了1.5月,或是2个月”时,很多其他公司职员感叹这都已经高于他们的正常水平。

曾有网友爆料,在滴滴D8级别(相当于阿里的P7)的运营岗,年薪达50万元左右,技术岗则为150万+,D6级别非技术岗也可以拿到近40万年薪(相当于阿里的P5-P6),与高薪著称的阿里比,甚至略有超出。

若按照滴滴目前13000多名员工,平均年薪30万元计算,年人力成本高达39亿。根据2018年整体亏损109亿,人力资源成本可以占到总亏损的35.8%。如此看来,滴滴内部的成本费用结构还有很大的优化空间。补贴之外,成本费用也已经影响了网约车正常商业模式的利润。

图为过去两年滴滴人员增长(图片来源:知乎用户截图)

2月15日,程维主动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继续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提升效率,因此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裁员比例达15%。

面对裁员,滴滴依然给出了优于同行的高额补贴。为此,滴滴员工甚至在社交平台上留言称,组内争裁员名额都快打起来了;有员工表示,知道赔偿标准后希望被裁;还有员工询问怎么才能被裁。

张烨是滴滴网约车部门员工,半年前,他从R-Lab的外卖业务转岗。“即使离职的package很诱人,但大多数核心部门员工仍不希望被裁,毕竟滴滴的薪酬本身在业内有竞争力。”在他看来,滴滴的薪酬水平在互联网公司体系内,可能只有BAT可以比拟,因此,即使经历了这一轮大裁员,程维仍然为员工口中“好老板”的代表。

收购优步中国,几近实现网约车行业垄断后,滴滴在各方面都“对标BAT”——高福利、高补贴等。

从最初和快的打车争夺市场开始,补贴已经成为滴滴的常态。

2019年春节期间,一位滴滴司机晒出了自己的收入截屏,其2019年1月的总收入达17183.43元,而奖励收入高达5142.7元。但即使这样,还是有很多司机抱怨“接不到单,赚不到钱”,更多乘客抱怨打不到车。

根据此前一份滴滴出行内部流传出来的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8全年在司机补贴方面投入共计113亿元。

补贴迟迟降不下来背后,是滴滴在C2C、B2C约车领域的优势“护城河”受到新兴力量冲击。据极光大数据显示,2018年从第一季度到第四季度,滴滴的日活从1481万下降到1105万。与此同时,包括高德、首汽、嘀嗒等新兴业公司都在成倍增长。

一位网约车行业从业者对全天候科技透露,滴滴很难像其他专车企业一样完全主打B2C模式,“人员招募和资质获取,都会花费大量的人力和财力。”

而在政策的面前,滴滴要继续C2C模式,必须清退更多不合规司机,在需要保持运力的前提下,这意味着还将要更多补贴进行人员调度。

这对于2018年刚刚亏损109亿元仍在持续亏损,甚至传出下一轮融资受阻的滴滴来说,并不容易。

2

进击扩张与裁撤

几年前,一位资深媒体人去滴滴面试公关总监,坐在对面的程维侃侃而谈,介绍公司在如何打仗,称自己每天花掉的钱比二战参战国花的钱还多。

2017年,滴滴已经在包括车后市场、汽车金融、造车等大出行行业广泛布局,此后,还布局了外卖、大数据、旅店、共享单车、租车甚至共享汽车业务。仅2018年,滴滴的公开投资项目的已知金额约为20亿美元,折合134亿人民币。

“做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已经不能满足滴滴的胃口,滴滴把目标伸向了造车上游,企图打造成新能源汽车运营商。

程维提出,“未来十年,滴滴平台将在全球范围内服务20亿用户,满足用户50%的出行需求,并推广超过1000万辆共享新能源汽车。”

作为投资方,滴滴一直保持着强势的风格。一位ofo前高管在采访中提到,滴滴从入局时目标就是为了并购,没有其他余地。作为股东之一,滴滴在不断推动ofo烧钱扩张的同时,也多次曾要抢过主动权,比如派驻高管进驻,左右ofo融资进度等。

对于更有盈利前景的汽车服务企业,滴滴多采用投资+收购的方式,如小桔车服。同时,汽车金融业务也是其关注的焦点,包括人人车等项目已经接入滴滴App。

进击扩张多元业务的滴滴,让很多人不理解。

张烨第一次听说要参与到滴滴外卖团队,多少觉得有些不靠谱,“美团做打车,滴滴做外卖,怎么都会觉得是的为了竞争而做的扩张,而不是站在公司发展的角度。”

然而,滴滴很快集合起了一支上千人的团队,上线之后,依靠大额补贴迅速占据市场。最初进入无锡时,网友晒出的1元钱、3元钱吃大餐的截图,引发了不少讨论,滴滴外卖也很快被有关部门约谈。

“外卖的门槛不高,烧钱是打开市场最快的方法。这对滴滴来说并不难。”张烨提到。

这只是滴滴“大手笔”扩张的一个缩影。

2018年初,共享单车进入下半场,多家公司倒闭。滴滴却仍然接盘小蓝车,注资小黄车,并自主研发了青桔单车。

“顺风车事件”爆发前,全天候科技曾获得的一份资料显示,滴滴2018年拓展的重点业务包括:金融业务——为租赁公司提供融资,同时也为司机提供小额贷款;未来2-3年是专车、快车换车的时间点,可以带动滴滴的保险业务;同时还有外卖业务、滴滴维保、无人车业务和共享单车等。

但不到一年后,曾经准备“大干一场”的外卖、共享单车等都被滴滴列为了“非主营业务”,而这些正是程维决心要大刀阔斧裁撤的部分。据知情人士透露,“非主营业务”中,顺风车裁员20%以上,外卖和单车裁员50%以上,剩余人员也将面临转岗的情况。

这一变动,在内部员工看来早有端倪。去年9月,原来在R-Lab部门的张烨和很多同事已经被调整到网约车部门工作,“外卖部门最差的结局是全部被裁,现在还有一部分归到国际化部门,也是保留了这块业务的希望。”

而单车、电单车、代驾、企业级业务和公交业务,在2018年底的结构调整中被整合进“普惠出行与服务事业群”,或也成为“关停并转”的集中地。

3

大公司CEO气质

程维的野心很大,绝不只是做中国的Uber。

近两年,滴滴的亏损仍在继续,大出行领域(如汽车服务)投资仅初见效果,ofo的烂摊子还没收拾,而程维却已经学起了李彦宏,开始大举布局底层技术和人工智能。

“滴滴很幸运,赶上了上半场构建互联网平台的末班车,在这场创业潮的下半场,我希望打造超级交通AI,向人工智能公司演变。”2018年,程维在接受新华网的采访中提到。

2017年,滴滴云上线,这也奠定了滴滴做基础技术,向人工智能等方向发展。根据最新招聘信息显示,滴滴云等研发部门人员仍然有大量岗位虚位以待。36kr此前曾曝光过一组数据,2018年上半年滴滴的研发费用达到了71亿,服务器费用达到了37亿。对于尚未盈利的滴滴来说,要押注AI,互联网下半场抢夺先机,仍然是一个“烧钱”战略。

程维给人的印象很强势,不轻易弯腰,也不轻易道歉。此前有媒体报道,滴滴的管理层正在逐渐被柳青为代表的投行精英占据,招人是也更看重学历。这些都是“大公司范儿”的表现。

然而,2018年,顺风车事件后,滴滴似乎第一次学会放下身段。程维在一屋子的交通部官员面前,像小学生一样作出检讨;一板一眼按照整改条约,清退不合格的快车司机。

甚至去年在给滴滴员工发的站内信中,程维自问:“滴滴到底有没有价值观,是不是一家只顾利益、漠视安全、逃避责任的黑心企业?滴滴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能不能保护用户的安全出行?互联网出行到底是不是一个应该存在的行业?”

但即便如此,2019年,程维依然将“扩张”划为滴滴战略的关键。

在今年2月的月度全员会上,程维宣布了接下来滴滴的新方向:2019年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重点领域加大投入,继续招聘2500人,2019年年底员工总人数将和去年底的13000人持平。

在国内互联网流量红利下降的情况下,出海成为很多企业的新选项。

“滴滴的国际化将会是今年的战略重点,虽然整体在裁员,但国际化部门仍然增加了很多Headcount(职员总数),这是出于业务扩展的需要。欧洲和南北美洲,都将是滴滴下一步出海的重点。”一位接近滴滴人士提到。

不少滴滴国际化部门员工在“脉脉”上提到,国际化部门在探索全新领域,部门看重业绩,加班严格,业务关系复杂,需要和很多部门联动,“大家都有很大的压力。”

程维曾提到,国际化是“把中国过去几年在解决交通问题上的创新模式、技术以及资本输出。”

虽然2018年才开始推国际化战略,但是滴滴早前已经通过收购标的来布局这一板块。

2017年,滴滴投资了东南亚最大的网约车品牌Grab;2018年1月,滴滴收购了巴西最大的本地共享出行服务平台99;同年7月,滴滴通过合资公司在日本启动了出租车打车服务。

就在裁员消息公布不久,滴滴宣布进军拉美市场,与优步展开正面竞争。根据Linkedin内容显示,滴滴已从中国派出高管负责智利、秘鲁等市场的扩张,近几周开始将在这些国家投放司机运营、危机管理、营销以及业务拓展人员的招聘广告。

新鲜的国际化团队,是否能承担得起在异国他乡盈利的重任,还很难说。

业内对滴滴国际化抱有怀疑态度。IT评论人Keso曾提到,网约车国家化探索很少有先例可以借鉴,包括优步在内主流网约车企业,在落地过程中经历了很多纠纷和困难,大大消耗了物力和财力。

无论近年来多么风光无限,持续的亏损和负面似乎都已经让滴滴很难经得起的新一轮的“恶战”。此外,除了IPO暂缓,其在一级市场融资情况也尚不明朗。

对于这样的一家公司而言,十足的“大公司范儿”此刻显得颇有些讽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