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恐怖工厂:养10亿只蟑螂,每天喂50吨饭,政府还给它补贴!

2019-03-10 16:30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祥燎   
   
有时候,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

春天来了,又到了万物交配的季节,蟑螂也是。很快,各种北方人被南方蟑螂吓尿的段子,又该重出江湖了。

不过,有个山东大汉,为北方爷们找回了场子。

他的生活里,从没“怕蟑螂”这一说。不仅如此,他还养了10亿只蟑螂!

他对小强爱得深沉,专门建了适合它们繁衍生息的厂房,每天五顿,顿顿有菜有肉。看它们精力旺盛地四处乱窜,大概是他最大的满足。

随着生意做大,他的“蟑螂工厂”不仅在当地赫赫有名,甚至火到了国外。

老外纷纷表示,“我只想一把火烧了这楼”,“想往这儿扔个炸弹。”

想比老外,当地人面临更现实的问题:蟑螂从工厂跑出来咋办?

但“蟑螂工厂”的主人,就不担心这问题。今年初,他还新建了两个厂房,准备养40亿只蟑螂....

别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蟑螂,他却好吃好喝好住地伺候着,图什么呢?

1

山东大汉如何与蟑螂结下不解之缘?

“蟑螂工厂”位于济南市章丘区,就是那个章丘铁锅的产地。

开办这个工厂的山东大汉,叫李延荣,他年过半百,当过公务员、搞过科研、做过销售,还曾是一家医药公司的老总。

养蟑螂的主意,是他偶然想出来的,不料做成了大生意。

2008年夏天,李延荣见女儿在上网,音乐很怪,就问看什么呢。女儿回答,这是美国动画片,讲蟑螂先生,还向他科普许久,简而言之就是:蟑螂虽然恶心,但浑身是宝,甚至能入药。

女儿说了半天,有一个词引起了李延荣的兴趣——偷油婆。这是蟑螂的别称,意指它有啥吃啥,尤其喜欢油和腐败食物。

但当时李延荣只是觉得新鲜,对蟑螂稍有改观,还没“疯”到去养蟑螂。

一晃三年过去,有天他去公司食堂吃饭,正遇见食堂员工叫苦:泔水桶满了,没地儿放啊!每天都得花好几百求人拉走。

以往,泔水还能拿去养猪,现在严令禁止,因为泔水喂猪会有同源性污染风险。

李延荣想起了绰号“偷油婆”的蟑螂:它们不是爱吃油么,泔水给它们吃!

在征得妻子同意后,他买了个金鱼缸,在家里的卫生间做起了养蟑螂试验,每天变着花样地给蟑螂投食,有荤有素,有好有坏,有淡有辣。

李延荣说,“中国的八大菜系它们全都吃过”,蟑螂没有丝毫异样,精神状态极佳,该生娃生娃,卫生间开始弥漫异味...

随着蟑螂数量增加,妻子受不了了,李延荣便将养殖基地搬到山上,继续观察蟑螂的习性,研究养殖、无害化处理技术,以及产业化建设,还跑到滨州、淄博、济宁等地的蟑螂养殖地区考察学习。

又是四年过去,2015年底,李延荣觉得万事俱备,便辞掉企业职务,联合几位朋友,按照工厂化标准,建成封闭式车间,全身心与蟑螂打交道。

中国最恐怖、最有意义的工厂之一,拉开序幕。

2

养蟑螂有多难:

自动化、规模化,还得防逃跑

李延荣养殖蟑螂,一开始就受到各方欢迎,因为餐厨垃圾太令人头疼了——餐厨垃圾油性大、水分高,没法燃烧,只能填埋,但填埋的话,又极易污染土地和地下水。

因此当得知李延荣的事后,章丘环卫中心主任对他说,“你如果能做到,我们给你补贴!”

就这样,李延荣解决了原料问题,章丘区环卫中心免费为他收集、运送原料。2016年,政府又提供有偿用地,章丘环卫中心和李延荣的巧宾农业联合挂牌,成立了济南市章丘区餐厨垃圾处理中心。

蟑螂数量与日俱增,李延荣的工厂也随之进化。刚开始,喂蟑螂用的是小勺,没多久变为大勺,之后是盆、桶,但还是不够吃,逼的李延荣改造成机器饲养。

不仅是饲养,通风、清扫、烘干消毒等设备,各环节几乎都实现了自动化,一个工厂几个人就能操作。

投喂前,要先将餐厨垃圾转运到垃圾处理中心,分拣装置会自动将其中夹杂的铁具、瓷器、玻璃、塑料等杂质挑选出来,这些都是蟑螂难以下咽的杂质。

剩下的有机质垃圾,工作人员用机器挤压、击碎、搅拌,形成粘稠浆状物,再根据蟑螂的口味,添加油脂、水或秸秆粉、锯末,通过管道输送给养殖间的蟑螂享用。

工人在一旁忙活,蟑螂则住着“豪宅”,过着饭来张口的日子。

它们的住所,被打成隔断,分成60个小房间,每个房间立有六列、共计2200个高1.8米,宽0.71米的波纹板。

这样的设计,是李延荣特意为之。养殖蟑螂,必须以量取胜,所以要立体养殖。为此,他反复测试,才选定最佳缝隙,既节省空间,又不影响蟑螂活动。

在李延荣的设计下,蟑螂过得无比惬意。每日五顿饭,除了早中晚三餐,还有下午茶和夜宵。在这里,根本不用抢食物,饿的先吃,吃完另一波再上。

除了没日没夜地吃,蟑螂的一生还有另一大主题:产卵。

李延荣的蟑螂品种叫“美洲大蠊”,这种蟑螂大约能活11个月,活到三个半月就能产卵,每两天产一次,一直到死,一次可孵化16只幼虫。

从手心一把到全厂10亿只,就是这么来的。

庞大的数量加上强大的吃货属性,去年年中,李延荣的“蟑螂工厂”每天就能消化50吨餐厨垃圾,占章丘区每天餐厨垃圾产生量的83%!

到这一步,基本算功德圆满了。但还有个工作,李延荣必须得做——防逃跑,否则当地人该睡不着觉了。

美洲大蠊虽然有翅膀,但飞行能力不强,主要靠跑。为了防逃跑,李延荣尝试过各种材料制作障碍,最后发现,只有水泥和玻璃,蟑螂不会去啃。他感慨道,“蟑螂真是不挑食,砖头、木头、防爆胶都不放过。”

除了水泥,他还设置了两重防逃跑障碍。在厂房墙壁上,设有水帘,蟑螂跑出来就被水冲到下面的池子里,被鱼吃掉;围绕厂房一周,还有一圈85厘米宽的水沟,同样有鱼。

就算真跑出去,其实也不用担心。李延荣解释,“10度的气温它就不动了,5度就能把它冻死,见光2小时它就死了。”

“蟑螂工厂”的声势越来越大,当地政府趁热打铁,帮助李延荣在今年初新建了两个厂房,要把蟑螂数量扩大到40亿只,届时每天可处理200吨垃圾,包含济南市的章丘区、历城区、高新区的全部餐饮垃圾。

3

蟑螂有多吸金:

浑身是宝,真不是吹

李延荣好好的工作不做,年过半百出来创业,还选择和蟑螂打交道,图啥呢?

首先,处理垃圾是有补贴的。李延荣说,我们是“负成本企业”,不仅不用自己买原材料,而且用的餐厨垃圾多了,政府给的补贴也多。

其次,这是一条利润十分可观的产业链。

看过《荒野求生》的朋友,也许还能回忆起贝爷吃蟑螂的场景,那么也该记得小强富含蛋白质。

李延荣的蟑螂产业链,往下游发展的第一步,就是做蛋白饲料。

在养殖基地,老了、死了的蟑螂会掉入凹槽里,然后刮板4小时自动搜集一次。被收集起来的蟑螂,先经过1个小时的灭菌,再经过300度高温烘干3小时,最后被粉碎,成为蛋白饲料。

经农业部食品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济南)检测,这种蟑螂粉的粗蛋白含量,比市面上一般动物蛋白饲料添加剂的蛋白含量还高。工作人员表示,“一吨市场价1万多元。”

除了与饲料厂合作,李延荣还有自己的鸡场,就吃掺有蟑螂粉的饲料。被送去检验的“蟑螂鸡”肉,不仅未检出有害残留,而且脂肪含量低于兔肉,富含高蛋白,硒含量是散养鸡的1.8倍。

此外,蟑螂的粪便,被他拿来制成有机肥料,用以种菜、养花;蟑螂的生物热,则被他应用于大棚供暖,温度控制在27度,正适合蔬菜、鲜花的生长。于是,厂房下面养蟑螂,上面种菜养花。

另外别忘了,蟑螂还能入药,不少药品都有蟑螂的成分,比如康复新液,许多人都表示很后悔把说明书看得太仔细...

当然,李延荣也没忘他的初心。全国全年约有6000万吨城市餐厨垃圾,正规点的地方,会拿去发酵成沼气。但有很多,会让养殖户拉去喂猪,或者直接排入河沟,污染、传染的风险极大。

所以,他还想把他的“蟑螂工厂”推向全国。

其实,相比技术更成熟的发酵成沼气的方式,“蟑螂工厂”的效率不算高。同样的面积,前者的垃圾处理量是后者的数倍。

但在李延荣看来,就算是发酵成沼气的方式,也有弊端。这种方式适用于液体垃圾,不能彻底处理固体垃圾,还是有污染。但粉碎后的餐厨垃圾能够全部被蟑螂吃掉,且有害物质会被其消化,处理更彻底。

李延荣在扩大经营,“蟑螂工厂”处理垃圾的效率、能力也在进步。也许,在未来解决“垃圾围城”的过程中,小强会是举足轻重的角色。

刀哥不禁想起一句话,虽然值得商榷——有时候,商业就是最大的公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