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关于苹果的“唇枪舌战”

2019-06-17 08:05 · 微信公众号:经济观察报  陈姗   
   
今年以来,苹果价格疯涨,各家媒体纷纷走访于农贸市场之间,试图揭开苹果涨价背后的真相。
       “别总拿期货当替罪羊。”6月初,CCTV证券资讯频道金融研究院院长,证券资讯频道期货节目总制片人、主持人孟一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条动态。这是一位十几年工作生涯都与中国期货行业息息相关的期货专业人士“以一敌百”的论争。

言出有因,今年以来,苹果价格疯涨,各家媒体纷纷走访于农贸市场之间,试图揭开苹果涨价背后的真相。近期,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声音,认为有游资或经销商“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货居奇”影响了苹果现货价格,即将苹果价格的上涨归咎于苹果期货。

消息一出,引发网民对期货市场的一片讨伐之声,更有甚者提出“建议永久性关闭期货市场”的激进言论。而站在另一方的,是同孟一一样为期货市场喊冤叫屈的一群人,他们认为将苹果价格上涨嫁祸于期货市场,是忽略期货功能作用,以及不专业的表现。正反两方各执一词,吵成一片。

正反方之辩

近期水果价格大涨引发全民“不适”,据了解,前几年相同时节的苹果也就卖五六块钱,今年连普通苹果都能卖到十几块一斤。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天价苹果的幕后,是一群“庄家”的资本炒作。一些大宗苹果经销商们横跨两界,苹果低价收购进库,囤着不卖,在期货市场上炒期货挣钱,顺带还把手上的苹果价格炒高,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货居奇,有人因此赚了上百万、上千万。

该报道指出,苹果期货的开辟初衷,是借助金融手段,实现好苹果卖好价格,提高果农收入,实现精准扶贫。但眼下,苹果已经成了资本炒作利用的一个工具。

苹果价格上涨,苹果期货成为“背锅侠”?当相关消息在微博、微信“炸锅”时,对于作为央视最早的期货类节目“期货时间”的主持人、制片人孟一来说,这是一件让他觉得郁闷的事。“大家都习惯于把自己的错误或者存在的问题归咎于别人,就好像当年的股指期货一样。这种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我真替期货行业觉得委屈。”孟一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说。

从业十几年以来,孟一数次受邀主持期货行业的盛大会议,亲眼目睹了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变化。在他看来,期货是一个帮助实体企业套期保值以及做更高级的动态价格风险管理的工具,只要运用得当,可以让企业的利润曲线变得更加平滑。

对于上半年苹果涨价的情况,孟一认为是供需关系导致的价格上涨。他提到,今年除了苹果以外,梨、哈密瓜等水果都出现了普遍大涨的现象,而这些品种并没有上市期货。并且,在市场经济下,价格涨跌属于正常现象,这也是市场经济本身资源配置的魅力所在。

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2月中旬,全国苹果入库量为605万吨,同比2017年入库量966万吨下降37%,达5年来苹果入库量最低水平。其中,山西、陕西等部分地区,减产量高达70%。

对于上述数据,有知情人表示应季水果还未大量上市,造成原产地水果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价格上涨属于正常现象。

记者注意到,6月12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2019年5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7%。其中,鲜果价格上涨26.7%,影响CPI上涨约0.48个百分点。此外,据农业农村部2019年第21周(5月20日至5月26日)国内外农产品市场动态显示,重点监测的7种水果周均价每公斤7.93元,环比上涨5%,同比高出43.4%。

炒作“噱头”

那么,苹果价格上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呢?期货对其有没有推动作用?游资及经销商有没有可能通过囤积现货、炒作期货的方式抬高价格?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业内人士向经济观察网表示,苹果价格上涨的主因是因为天气因素导致减产,去年在苹果入库时价格就已经很高了。

山东莱州天赐宝物产有限公司负责人卓芳屹对经济观察网记者指出,去年陕西苹果产量大概减产了50%-60%,山东减产了10%左右,这是导致苹果价格上涨的原因。“去年栖霞桃村苹果现货出库是3.8元/斤,今年目前是8块一斤。并且,我们公司的货现在基本上快卖完了。”卓芳屹表示。陕西白水盛隆果业有限公司顾问操着一口浓重的陕西口音对记者表示,今年公司库存相比去年同期大概减少了70%,减产确实严重。

对于“一手金融炒作,一手囤货居奇”的市场猜测,一位不愿具名的保险业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记者表示,供需关系始终是价格最终的决定因素。与孟一持相同观点,他认为上述言论完全是一个抓人眼球的噱头。

“我喜欢把一个事情往极端里想,当你把事情推到一个极端之后,你就能发现它的荒谬性。”该人士对记者抛出疑问:假设去年的苹果价格丰产,那个人要囤积多少苹果才能拉动价格上涨?“我认为价格的决定因素一定是供求关系,就是说,今年苹果价格上涨,首先是因为去年年初的天气导致了减产,所以才会有收储商知道今年苹果供应少,所以选择去囤积现货,去炒期货,最终会呈现出好像是期货带动了现货价格。”他接着说,全国不是只有一家收购商,没有人能达到50%以上的储存份额,只要不是一条心,有人一定会在某个时间把囤积的苹果卖掉,抛售的过程中价格一定上不去,囤货商就容易亏损,也就是说没有人能操纵这个市场。而操纵期货价格需要巨额资金,长时间把价格支撑住几乎不可能。归根结底,金融是不能扭曲供求的根本关系的。

从事苹果冷库存储和贸易业务的李达(化名)对记者坦言,经销商会有“炒货”(注:囤积苹果现货,等到时机成熟时卖出)的情况。但这个情况其实比较正常,是现货商普遍都会捣鼓的“生意经”。但据李达了解,经销商中很少有人对苹果期货有研究,真正参与的也比较少。“像我,都是摸着路在走,还经常有同行过来跟我打听学习。”李达说。

卓芳屹则从期、现货盘面对期货推高现货价格一说进行了证伪。她指出,苹果现货去年从入库就没有落过价,而同期期货盘面一直在跌。年后,现货开始出现上涨,而期货则呈现横盘状态。此后,现货4月底开始大涨,而期货盘面到5月涨幅才开始特别明显。这样现货价格先涨、期货价格后涨的顺序,让卓芳屹肯定了期货不是现货价格上涨的推手。

当记者问及经销商有没有可能通过囤积现货、炒作期货的方式来抬高现货价格时,山东一位现货贸易商坚定地回答说不可能。她指出,苹果经销商都普遍缺钱,正常年份下苹果都是供大于求,他们已经亏损多年,也没有融资借款的工具。“去年有很多经销商看好后市,看好了也没用资金去收果,全山东省也就20家左右超过上万吨的量。并且,每个经销商都有客户,即使预测后市会涨,还是要随行就市得卖给他们,不可能大量囤积来撬动市场。”

游资囤货

巴金《谈憩园》中说道,“存积物资,作为奇货,等待时机以高价抛售,头脑灵敏点的或者更贪心的老爷们还要干点囤积居奇的生意。”很好的解释了“囤货”的手法和目的,也是经销商们的“生意经”。

“今年行情比较极端,导致囤货的人可能比往年多一些。”李达如是说。上述山东现货贸易商还向记者透露,去年他们那边有投资公司在收购苹果,还有一些平时囤大蒜、囤生姜的一些游资也囤了一部分苹果。

李达指出,每年都有“炒货“的情况,大家都是盯着利润。如果经销商都感觉目前水果市场的确是短缺了,也就是涨价空间比较大的话,就都会存一点。“大家做了很多年水果,对后市能够做出相对正确的预判。苹果经历了连续几年的亏损,今年的一波行情大家都希望可以多赚一点钱。”但他表示,游资囤货的情况可能会有,但能够通过囤货赚钱却很难。他指出,果商一般都有自己的发货渠道,市场到某个价位他们就会出售之前的囤货,他们对这个行业以及价格把握得更好一些。而对于游资而言,销售渠道可能会成为一个重要的风险点。

与李达观察到的情况不同,上述山东现货贸易商对记者指出,近期发现投资公司的囤货开始赚大钱,利润之高,让身边的经销商看红了眼。因为前期没有销售渠道,目前投资公司的库存会相对较多,现在市场价格涨上来,他们的确赚得更多。

那会不会是因为这些“囤货”导致了苹果价格的大涨呢?

据该现货贸易商了解,山东省经销商加上投资公司能够储存上万吨以上苹果的应该也就20多家左右,以这二三十万吨货就能控制市场不太可能,因为苹果的产量太大了。据农业农村部信息中心发布的《2018苹果数据发展应用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苹果年产量达4400多万吨。并且,该贸易商还指出,他们那里的投资公司过了4月份没去别的库里买过一斤货,所有的货源都是在去年11月份之前收购结束。“今年没有出去大面积买货,怎么去拉动现货价格?”据其坦言,有一个投资公司在她那里囤了货,从4月开始卖,到现在大概只剩了15%,并没有说囤了不卖的情况。

认知偏见

据中国果品流通协会5月28日发布的价格监测数据显示,近期三个月来,苹果、梨、柑橘等价格上涨较大,涨幅创新高,其中5月份红富士苹果价格环比上涨25.48%,脐橙价格环比上涨57.89%,黄冠梨价格环比上涨48.43%,酥梨价格环比上涨30.74%,鸭梨价格环比上涨25.87%,库尔勒香梨价格环比上涨25.78%,香蕉价格基本稳定。

与苹果的价格相比,梨的价格涨幅更夸张,因为去年梨减产的程度比苹果更大。但据卓芳屹了解,由于梨的减产信息不透明,梨去年的收购价格并没有因此变化。而苹果价格比前一年高出5毛钱。因为减产已成共识,在收购时及时作出了调整。她表示这五毛钱的涨幅其实相当于补贴给苹果农,弥补产量减少的损失。而梨的果农是没有的,他们既减产又减收。

“其实我们是把一部分利润让给了农民。”卓芳屹表示,如果没有苹果期货,苹果与梨的信息同样缺乏透明度与关注度,他们去年以较低的价格进行收购的量将更大,消化得更快,到后期苹果缺货,价格将会涨得更加厉害,赚得也更多。

“我们现在一直呼吁加快农产品期货的上市,我们认为现在的品种还是太少。应该让更多的交易者来参与,形成一个市场化的价格,这样我们才能做更多品种的保险+期货。”上述保险业人士对记者说。

该人士指出,作为农产品价格风险的一个分散渠道,保险公司通过开展保险+期货,给农户提供价格保障,当最终的市场价格低于目标价格时,保险公司将对农户进行赔付,稳定农民的收入。于此同时,保险公司承接了农户的风险,通过期货市场将风险分散出去。

该人士表示,在和一些具有特色或支柱产业的地方政府接触时,政府会希望保险公司能提供一种价格保险。但是由于期货市场没有相关品种,保险公司因承受的风险太大而只能拒绝。

尽管产业人士及金融机构对期货表示欢迎,但现实情况是,在市场大涨大跌之中,期货总是被责难,除了苹果期货之外,对股指期货责骂声则更为常见。为什么期货总是“背锅”?孟一认为,这背后的历史根源太深,在股指期货推出之前,期货相当于是被妖魔化的一个行业。在我国期货市场试点之初,由于监管缺失,出现了许多市场操纵、逼仓交易、过度投机等混乱现象,此后又不断传出有个人投资者因巨大亏损而选择了比较极端的结果,因此大众对期货的阴影不断加深。

作为中国期货市场创始人之一,常清教授对记者表示,大众对期货价格的定义存在误解。期货和现货其实是同一个市场,并不应该割裂开来,它们是时间序列的价格,即现货是到了交割月份的货,而期货则是之后几个交割月的货。他解释道,期货价格实际上是远期的现货价格,里面包含了人们对供求的分析。“苹果涨价是因为去年受灾严重,根据受灾情况评估产量,对未来供求做了一个测算,即期货价格,这种价格对社会来讲才有价值。”他表示,期、现货之间,不存在谁带动谁上涨的问题,都是对供求关系的一种反映。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