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金融平台大量退出,东北三省30家只剩1家

2019-06-19 09:47 · 一本财经  零和   
   
农村金融平台迎来洗牌。“原来东北三省做农村金融的平台有二三十家,现在只剩下我们一家。”一家农村金融平台的创始人何曦称。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农村金融平台迎来了洗牌。

“原来在东北三省做农村金融的平台有二三十家,现在只剩下我们一家还在坚持。”一家农村金融平台的创始人何曦称。

头部的农村金融平台,曾经有上千员工,目前只剩上百人,负责的是贷后催收和资产保全。

存活下来的农村金融平台,并没有准备放弃。它们寻找到了三大突围方向:农资服务、农村保险和农村电商。

每个模式听起来都有前景,但每一步都走得颇为艰难。

或许,这群把脚深扎在泥土中的农村金融坚持者,从来没有过轻松的时刻……

退出

去年9月,一家头部的农村金融平台停止了放款。

“我们大部分资金都是来自P2P,但整个P2P行业都不景气,我们很难再拿到资金。”它的创始人平圆称。

他们做出了解散平台的决定。

“上千员工只保留了100人,负责去将放出去的贷款收回来。”平圆称,目前还剩下1亿多的资金没有到期,其余资金已基本收回。

到了2019年,农村金融平台的集体退潮更为明显。

主要在东北三省从事农村金融的何曦透露,2017年最火的时候,在这片肥沃的黑土地上,活跃着二三十家农村金融的玩家。

“如今我已经找不到他们的身影,只剩下我一家。”何曦透露,这些玩家可能也不是完全退出,只是不再放款了。

在一个明星镇负责放贷业务的业务员发现,曾经和他一起抢夺市场的同行们,在2019年“集体消失”。

而他们公司的放款量也在收缩,“过去有几百万额度,今年只给了我50万。”

无事可做的业务员,只能每天和村民一起打牌。

大量专业人员离开了农村金融行业。

原山水普惠CEO张翼称,他也于去年四季度卸任,并开始寻找新的业务方向,目前在做一些顾问工作。

2019年,农村金融行业遭遇一劫。退场的第一个原因和主要原因,是资金。

何曦透露,原来的农村金融平台,大部分资金都来自P2P,但行业的不稳定,导致很多平台资金链断裂。

原本还有少量城商行、村镇银行的钱可以进入农村金融领域,但2018年监管收紧,这些资金也难以溢出,“只能淤在体系内”。

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农村金融盈利困难。

在农村这片贫瘠的土地上,利润极薄。

“我们的资金、获客、运营成本加起来,大概是年化14%。”何曦称,他们的客群主要是农场主,可接受的利息相对高,但也不会超过18%。

也就是说,平台只能赚不到4%的利差。

而普通农民可承受的利息要低得多,很多地区年化利率超过12%,农民就不能接受。

如果平台扩张得再着急一点,这微薄的利润就会消耗殆尽,且平台会长期处于亏损状态。

平圆发现,在2015到2016年行业火热的时候,很多玩家都开始“铺业务”,在全国开门店,招揽业务员。

“跑得太快的玩家,在这波浪潮中基本被淘汰。”平圆透露。

农资服务

一些平台退出,一些平台蛰伏,但仍然还有不少平台在坚持。

存活下来的平台,开始寻找新的商业模式和突围出口。

“其实在农村,靠金融产品是很难盈利的。”农分期的创始人周建称,他们在2019年也缩减了贷款业务。

农分期不再将自己定位为农村金融平台,而是定位为“农村服务平台”。

“我们现在会给农民提供农资等生产资料,比如种子、化肥和农药。”周建称。

“在传统的农资产业链中,每一级经销商都要加价30%,层层加价,到了农民手中的价格,可能要比厂家的售价贵出一两倍。”何曦称。

消灭经销商,让农民以更低的价格拿到农资,平台也赚到钱,看起来确实是双赢。

但这个模式最大的问题是,农资产业链太过复杂。

何曦也尝试过这个模式,刚开始他以为搞定一两家头部的农药和化肥厂家就够了,结果发现很多农民很执拗,只认他们习惯的牌子。

结果他的团队不得不去谈新的厂家,一深入下去,发现不得了,全国大大小小的化肥和农药的厂家,都有上千家。

很多乡镇还有自己的化肥厂家,专门针对当地的土壤配置化肥。

要打通如此错综复杂的产业链,实在会耗费太多人力物力。

于是,转过头去,何曦又去找一些大的经销商合作。

“不是谁都可以做农资的,打入这条封闭的产业链,需要强大的资源和投入。”一家头部农村金融平台的副总裁透露,他们也曾尝试过这条路,但结果并不理想。

农资服务是否是未来的突围方向,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农村保险

2018年,农村金融里的头部平台“中和农信”,开始了一个新的业务布局:农村保险。

目前,该平台涉及的保险范围比较广泛,包括车险、寿险、财产保险、农业保险、疾病险、意外险等等。

“其实,深入农村的业务员可以给农民放贷款,也能给他们卖保险。”何曦称,业务员一旦取得农民的信任,“卖什么都好卖”。

而卖保险的商业模式,就是从保险公司拿提成和返点,这个生意倒不会新增任何成本,反而多了一个盈利点。

只是在农村市场,人们的保险意识还未完全觉醒,投保金额都不会太高。

除了C端销售保险之外,还有玩家盯上了保险公司。

在过去,农业保险是一个特殊的品类,被行业戏称为“与天对赌”。

假设你给一亩香蕉承保,今年遇上了台风,你就得赔偿一亩香蕉的费用。

天公不作美,保险就得赔偿。

大多数保险公司都会被政府指派任务,一年必须完成多少额度的农业保险,所以尽管是“与天对赌”,保险公司也得上。

难道农业保险就没有规律可循,只能成为赌博游戏吗?

何曦称,他们已经沉淀了5年的农业数据,甚至可以为某个村的某种作物定制数据模型。

“保险公司主要是没有精力去做,其实用这些数据可以更好地打造保险产品。”何曦认为。

已经将双脚深扎到泥土里的这些公司,沉淀了数据,并可以针对保险公司推行保险科技,这也许也能成为突破口。

农村电商

除了农资服务和农村保险这两个切入口之外,这些平台还有第三个布局方向,就是农村电商。

最近,不少平台都做起了电商产品,比如中和农信的乡淘优选、乐钱的乐趣来等等。

这些电商的商业模式,是找到农村最好的农产品,并通过电商帮助农民销售。

只做爆款和优质单品,是他们的策略。

何曦也正在尝试这种模式,他深耕行业5年,渐渐发现什么才是农村的命门。

这个命门,过去他以为是土地,所以尝试过掌握土地;后来,他又以为是农资,也倒腾过农资。

而如今,他才发现,这些都不是农村的命门,真正让农民在乎的,只有“销售”。

“只要你答应农民,用更好的价格帮他们把农产品卖出去,他们就立马笑嘻嘻的,让他们做什么都行。”何曦称,真正能捆绑农民的,只有简单直接的利益兑现。

所以,何曦也准备做精品农产品电商,获取高端流量。

这套思路和“本来生活”很像,但这些农村金融平台运营得更轻,不会自建仓储,只提供简单的流量。

当然,这个模式最大的问题,就是“品控”。

“土豆和西红柿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品类,如何挑选更好的品种,学问完全不同。”一家尝试做农村金融平台副总裁称,在农业领域,隔行如隔山。

他们需要更专业的人才和团队,以便把控质量。

如果完全将物流和仓储交给农民,质量和服务就很难稳定和标准化。

电商是一个需要深耕的专业行业,中间雷点巨多。这群农村金融的玩家,是否可以玩得转?

未来

实际上,不仅仅是农村金融,在其他的金融领域,大家也都在寻找新的盈利点。

第一个思路是,除了贷款之外,再组合新的金融产品,如理财、保险等。

这是金融领域常见的思路:交叉销售。

第二个思路是,给行业提供更多的服务。

比如,一些医美分期平台开始考虑给整形医院做SaaS系统服务。

第三个思路是,提供流量服务。

比如,一些医美分期平台正准备和银行信用卡建立合作,给整形医院导流。

在过去,金融科技公司都在跑马圈地,横向扩张:开更多的门店,拿下更多的城市。

2019年的大环境并不景气,金融科技公司不再横向扩张,而是竖向延伸:在不增加成本的情况下,寻找更多的赢利点。

过去是“外扬”,现在是“内修”。

对于一个行业来说,内修其实是好事,可以更深耕、更聚焦,各条业务线相互贯穿,形成聚力。

比如,用流量可以绑定更多农民,反向推动更多农民贷款和买保险。

2019年,很多行业都在经历洗牌,但这同时也是机会。

“所有新的业务线都是被逼出来的,所有的经验都是苦出来的,为了活下去。”何曦称,只有在行业冷静的时候,人们才会放慢脚步,布局谋篇。

“熬过这次行业大劫,之后的玩家会很厉害,他们的双脚将更深地扎入泥土中。”他说。

对于未来,这些坚持者们相信,一定是“剩者为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