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龄独角兽猪八戒网的下半场

2019-07-03 08:07 · 36氪  王颖   
   
事实上,现在猪八戒网的业务已经遍布企业服务全链条,包括营销、知识产权、财税等版块。

猪八戒网创始人、CEO朱明跃接受36氪重庆专访

诞生在重庆的猪八戒网,在国内互联网生态里显得有些另类。首先,他的创始人怎么看都不像搞互联网的。在外界的印象里,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CEO就算不是拥有健美的身材,至少也不会胖。远可看扎克伯格、库克;近可看雷军、王小川。而创业13年胖了30多斤的朱明跃,更像是个乡镇民营企业家。

其次,当很多创业者都在学硅谷的时候,做企业服务交易平台的猪八戒网在全世界范围内找不到一个可以对标的成功案例。没有师父,“猪八戒”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接受36氪重庆采访的时候,朱明跃讲了一件事:前不久我见到一个BAT的高管,他说你知道吗我在加入这家公司之前,我在硅谷做的就是你们猪八戒这种网站。但是做到最后,做死了。他感慨:“他比我们聪明,他比我们有钱,离资本又近,但他把这个事情做死了。”

搭建一个平台,把有专业技能的人才聚集起来,把企服的供需双方连接起来,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需求低频、非标,用户容易跳单,这些to B平台天然的弊端,甚至让人怀疑这样的事靠谱吗?

外界很少有人说得清楚猪八戒网是做什么的。“企业服务交易平台”这个定位似乎很难深入人心。大多数的人对猪八戒网的印象都只帮企业做个LOGO,或者起个名字。事实上,现在猪八戒网的业务已经遍布企业服务全链条,包括营销、知识产权、财税等版块。

“猪八戒”也一直在变。C轮之前,公司内部进行了6次腾云行动;C轮之后,又进行了3次腾云行动。也就是说,猪八戒网几乎每年一变。

变,意味着勇气,同时也意味着还没找到答案。

今年,第10次腾云行动正在进行当中。在接受36氪重庆采访的前一天,猪八戒网刚在重庆悦来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了“2019取经大会暨生态合作伙伴大会”。大会上发布了新的战略计划——“过去3年,猪八戒已经建立了以八戒知识产权、八戒财税为代表的小生态圈,接下来将立足自有小生态圈,建立一个更大的开放生态圈。”

我们观察猪八戒网的整个商业实践,发现很难给它下一个定论。它的不断求变,有逻辑自洽的、成功的部分,也有待商榷的、成效不那么显著的部分。但或许,这才是商业,或者说一个企业发展的真相。

一只“超龄独角兽”

位于重庆两江新区的光电园,就好比北京的中关村。这里聚集了很多互联网创业公司,这里的写字楼都用星座命名。每天早晨,凤凰C座的电梯到达5楼时都会一下子空一大半。留在电梯里的人活动一下身体,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然后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猪八戒网旗下的八戒知识产权是这栋楼里员工人数最多的公司,1000多平的面积里容纳了六七百人。但这不是猪八戒网在这里办公人数最多的时候。2015年6月,其获得26亿元的C轮融资。之后,员工人数从500人一下子增长到超过5000人。5楼坐不下,朱明跃就把7楼也租了下来,然后又在三四公里之外的互联网产业园争取了1栋办公楼,总共12层。

那时的猪八戒网风光无限,成为重庆为数不多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名片。但去年年初,猪八戒网却因为超龄没能继续上榜科技部发布的《2017 年中国独角兽企业榜单》。科技部对中国独角兽企业评选的标准有一条“成立时间不超过 10 年”,创立于 2006 年的猪八戒网不再满足这一条件。

目前,这只超龄的独角兽还在寻求下一轮融资以及上市的路上奔袭。去年年初,朱明跃就曾对媒体表示:“猪八戒网已经彻底拆除了VIE架构,现在已经是一个纯粹的内资公司,对于回归国内A股市场特别期待。”但他还没有给出清晰的时间表。

外界有一个疑问,如果猪八戒网诞生在北上广,现在会怎样?重庆虽然跟一线城市的创投环境相比,还有不小差距,尤其是在互联网人才方面,更是匮乏。但是另一方面,重庆本地相对低廉的人力成本,又给了猪八戒网优渥的土壤。当然,更重要的是,作为重庆仅有的两只独角兽之一,猪八戒网获得了政府的大力支持。那26亿元融资的投资方之一,就是重庆两江新区下属的国有公司。

而这也成为外界诟病猪八戒网的原因之一,有人甚至说它是一家to  Government 的公司。

这样的说法其实忽略了企业自身的主动探索。猪八戒网一直在求变。梳理猪八戒网过去的9次腾云行动,我们发现其中的一些尝试,已经成为猪八戒网的竞争力。

猪八戒网最初的服务涉及标志设计、APP开发、网站建设、网络开发等等,平台每天都在产生大量的设计交易,随之而来的知识产权保护需求也越来越多,于是2014年3月猪八戒网设立了“猪标局”,推出企业商标注册申请服务和企业知识产品保护服务。

朱明跃告诉36氪重庆的记者:“我们重塑了知识产权行业的服务标准。”在此之前,国内的知识产权服务市场十分混乱,比如收费混乱,价格水分大;如果申报不成功,代理商就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钱当然也不会退。

猪八戒网抓住这两个痛点推出的知识产权服务,一是“只赚取合理的利润”,服务费是多少、专利局的官费是多少,明码标价;二是推出了注册不通过,全额退款的这样一个风险代理制度。

“就靠这两大法宝,我们现在是中国最大的知识产权公司,我们光知识产权这一块的收入,一年大概在四亿左右。”朱明跃告诉记者。现在,“猪标局”已经独立出来,成为猪八戒网旗下的独立品牌之一。

本质上来讲,猪八戒是一家慢公司。它的需求来自B端,就意味着它不可能像滴滴那样快速崛起。而一个平台的发展,本身也需要时间的打磨。承认并允许这种慢,是我们谈论这一类企业的失败与成功的前提。

“在沙滩上去建一座城堡”

一家“善变”的企业,多少会给人一种不安全感。“2019取经大会”的第二天,朱明跃在光电园附近的天来酒店和服务供应商开会。会上,供应商们说得最多的一句是:你们怎么又变了。

变的原因之一,是猪八戒网一直都在围绕“三座大山”,寻找各个击破的办法:

面对低频,猪八戒网通过规模化,以及将服务覆盖企业发展的整个生命周期来解决。现在,猪八戒网已经拥有2200万注册用户,可提供覆盖企业全生命周期的1000多种服务。

面对非标,猪八戒网推出的产品“八戒严选”,试图将非标的服务标准化。“八戒严选”的底层逻辑是,服务的内容很难实现标准化,但服务的流程、价格和结果是可以标准化的。

面对跳单的问题,猪八戒网经历从免佣、低比例抽佣,再到免佣的变化。你很难说,它还会不会变。

这些做法不能说没有成效。只是“三座大山”更像是问题的表现形式,而非问题本身。

那么,什么才是企业服务交易平台的核心问题?如果我们抛开“三座大山”不谈,来思考平台良性发展的核心要素,会发现整个问题变得清晰可见。这个核心要素,就是流量和用户黏性。

如何让平台的流量和用户黏性持续增长,一是要建立起用户对平台基础设施的依赖;二是要建立起“良币驱逐劣币”的机制。近来,朱明跃越来越意识到这两点的重要性。

关于猪八戒网的基础设施,朱明跃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猪八戒网联合腾讯企点基于QQ打造的服务交易沟通工具八戒QQ。这款软件可以与普通的QQ互通信息,而且还能将信息痕迹保存在平台上。另一个是和华为云合作,让猪八戒网上成千上万的开发者可以直接使用华为提供的云计算服务。

朱明跃这么解释基础设施依赖,“就是你离开我了,你的生意就很难做。”

建立机制,或许是比建设基础设施更难的一件事。朱明跃告诉记者,在猪八戒网这个平台上,是按产能,而不是GMV(网站成交金额)来分配订单。“这就是服务交易平台和电商的区别,如果GMV越大,获得的流量越多,那么最后会发现,他消化不了,势必会影响服务的质量。”猪八戒网会通过专业技能、用户评价、员工数量等指标去判断服务商的产能。这样就能保证有能力完成服务的服务商,被分配到更多的订单。

朱明跃将搭建平台比作是“在沙滩上去建一座城堡”,“你造城容易,让它繁华很难。你让它繁华也容易,但是你要让它这个城里面的每一个人,都遵纪守法实在是太难了。”

平台的困境,当然不止猪八戒网有。淘宝、滴滴这样的平台,都经历过机制不健全带来的阵痛。“马云说阿里不缺搞算法的,也不缺程序员,他缺的是社会学家,因为做平台就像做社会治理一样。”

但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世界,更不存在完美的机制。平台们一直在寻找的,其实是更强的控制力。

“猪八戒”的下半场

互联网已经进入下半场。在互联网的上半场,追光灯一直停留在消费领域,但到了下半场,专注B端市场的企业开始迎来了自己时代。

如果互联网领域进行的是一场淘汰赛,那么不管在上半场是高歌猛进,还是跌跌撞撞,最后活到下半场都算是一种胜利。

猪八戒网也已经进入了自己的下半场。朱明跃告诉记者,经历了长达10年的亏损之后,猪八戒网已经在2016年实现了盈利。目前,猪八戒网的营收在10亿级。“我不便透露具体的数额,因为我们在做上市的准备。”

企业能活下来的原因有很多,偶然的和必然的,趋势和环境,都兼而有之。但这当中,人或许是最关键的因素。

不管是朱明跃,还是跟他一起战斗了13年的猪八戒网CMO刘川郁,都给记者留下了一种质朴稳健的感觉。他们不回避企业存在的问题,但也传递出对未来的信心。

刘川郁回忆说,2015前后是猪八戒网最难的时候。“当时,C轮融资还没进来,企业的商业模式也还没清晰,还在坚持二八开的抽成模式。”在那段时间,朱明跃做了一件颇有象征意义的事——2015年5月,拉着公司的核心团队到戈壁去徒步,走了82公里。徒步回来没多久,猪八戒就拿到了那笔26亿元的融资。这两件事之间并没有任何显在的联系,但却可以从中去体味一家企业的创始人和掌舵者,在关键时刻的迷茫和坚持。

后来,这项活动成为猪八戒网的固定仪式,持续了4年。

朱明跃告诉记者,他其实是个更愿意向内的人。“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他是真正的外向,这种人他一定是要通过和外部世界的接触,然后获得能量,但是我不是那种人。我是从如果和外部世界接触的话,我是消耗元气的,那去恢复元气的方式是孤独,是和自己面对。”

单就创业这件事来说,向内的人或许能更加坚定。因为向内的人,跟趋向于自我驱动,跟那些需要外部条件驱动的人相比,他们跟容易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刘川郁告诉记者,朱明跃最打动他的品质就是坚持和笃定。

而这份坚持和笃定,或许就是猪八戒网活到今天的原因。坚持和笃定,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但却能为解决问题赢得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猪八戒网在互联网上半场没能解决好的问题,能在下半场找到解决的办法和可能吗?

在“2019取经大会暨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猪八戒网发布了产品“服务联盟链”。用官方的话说,这是他们联合重庆市版权局、美亚柏科等生态伙伴运用区块链技术+专业机构护航,打造的可信线上服务交易环境的战略级产品。朱明跃告诉记者:“服务联盟链就是用区块链技术来解决交易过程的存证,和交易后续的作品版权登记的问题。如果交易出现争议,这些信息的司法鉴定可以作为证据去做呈堂证供。”

事实上,关于区块链如何帮助共享平台解决信任问题的讨论业内已经存在很久了。甚至,有传闻说滴滴在招募区块链技术人员。新技术目前能带来多大改变,还是一个未知数。而对于企业来说,首先面临的还是投入问题。

“这个是一个长期的投入,我们4000多人,其中1000多人是程序员,而且这当中有两三百人在北京办公。我们每年都是投入数以亿计的资金,来做这些事情。”朱明跃告诉记者。  

在技术研发上进行巨大的投入,是企业家的魄力,但其中也蕴藏着风险。

朱明跃说,要把猪八戒网做成九九八十一年的企业。而最终能不能做到,不仅取决于坚持,更取决于选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