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上的13亿种春晚

三年前,云南德宏村医段应洋,仅仅因为好奇,用快手跟拍了乡亲们悬崖采蜜的惊险场景,不想,竟意外带火了一座边陲村庄。昔日里无人问津的野蜂蜜,如今是老饕们垂涎欲滴的香饽饽。
2019-12-26 14:44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华商韬略   
   

中国有世界上最多的渴望改变命运的人,春晚与快手,给了他们向上的阶梯。

春晚,中国最宏大年度超级流量池,全天候、全平台、全年龄段包抄式“打击”,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必争之地。

2015年之后,央视春晚“发红包”的特权,就由BAT轮番包揽。

2020年,春晚终于迎来一位不同寻常的新伙伴——快手。

12月25日,官宣终于到了,快手成为2020年春晚红包独家互动合作伙伴。BAT之外,春晚舞台终于出现了新势力。

快手还是首家牵手春晚红包活动的短视频APP。

这次,快手快了一大步。

其实,快手已是不折不扣的春晚“老司机”。2019年2月,快手成为春晚“官方内容分发平台”,拿下央视春晚、央视元宵、历届春晚的短视频版权。

期间,除了春晚新节目,费翔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毛阿敏的《思念》、李谷一第一次演唱的《难忘今宵》等,都在快手上点击量暴增。

借快手的宝地,当年的春晚红透了,老春晚也狠狠翻红了一把。


快手上的“老铁”们自制的“春晚模仿秀”等内容,也成为与春晚雅俗共赏的UGC内容。比如,7位“快手老铁”接力演唱的《难忘今宵》,一度引发央视《新闻直播间》的关注。

这种新奇特的春晚传播方式,让短视频和主流媒体强强联手,营造出浓郁而富有特色的节日氛围。

当下中国,手机已超越电视,成为大家沟通与了解外界资讯的最常用渠道。对许多人来说,通过快手了解世界,用手机看春晚,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

“上快手,看春晚”,祖国山河“666”,成了遍布大江南北“老铁”们的新民俗。

这一次,以绝对主角备战春晚的快手,成立了专项工作组,筹划以AI、大数据为支撑,全面发挥大小屏互动优势,推出全新“红包雨”等多种互动方式,以期打造出一届“互动性高、趣味性强”的新春晚。

这个合作,不只是让快手3亿用户看见春晚,还将激发用户记录分享自己的春晚,让快手最终裂变出13亿种春晚。

当年,春晚是万人空巷,普天同庆中国年;今朝,春晚是万人低头,为美好生活双击。

对此,总台央视副总编辑彭健明表示:春晚,就要让人民群众开开心心、快快乐乐过大年,要增强快乐感和幸福度。春晚和快手握手,是传统与未来的交融、文化与科技的结合。2020年的春晚,将成为新时代的国家名片和文化盛宴。

春晚,始终是时代发展的一面镜子。

求变与善变,则是春晚基因。

1983年2月12日,春晚一诞生,即迎合“求变”的民心与大势,缔造了出道即巅峰的传奇。

这一年,简短的春晚开场动画,就不惜工本画了一个月;侯宝林、马季、侯耀文等人的相声,王景愚的哑剧《吃鸡》,一并成为难忘的时代经典;而李谷一从开场《拜年歌》唱起,一晚共唱7首歌,创造出至今无人打破的春晚纪录。

春晚成为每年全国人民有盼头的娱乐盛宴,初代的新民俗。

1984年,陈佩斯、朱时茂的《吃面条》,无意间成了“小品”艺术门类的开山之作。

1987年,费翔边唱边舞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成为了80年代的潮流标杆。

1990年,初出茅庐的赵本山,靠着小品《相亲》一炮而红,从此“春晚小品王”登堂入室。

1995年,赵丽蓉、巩汉林的《如此包装》,让“麻辣鸡丝”在十几年后,依然是微博上辨别中国人的“国民切口”。

36年来,春晚最大“钉子户”冯巩,35次雷打不动地登台,一句“我想死你们了”的开场白,成了与《难忘今宵》齐名的春晚标配。

……

那时候,春晚是中国影响力最大的综艺节目,是明星们朝思暮想的超级舞台。

2001年,春晚总导演王冼平,光“小条子”就收到43张,上面全是“各路神仙”力推的大小明星。

春晚,缔造了平民上升的神话。

一个《不差钱》,让小沈阳在一夜之间红遍中国;一曲《千手观音》,让聋哑人邰丽华尽人皆知,并成就国宝级经典。

春晚被时代造就,却也伴随着经济的发展、文化的丰富、审美的提升,渐渐失去了“唯我独尊”的强势地位。网络春晚、山寨春晚、地方春晚……“春晚”供给端分外充裕。

为此,春晚比互联网巨头们更早开始拥抱互联网新潮流,拥抱网络新新人类。

2015年,春晚第一次实现“电视+网络”同步直播。不但春晚节目通过网络传遍了全世界,还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引发了话题风暴,使春晚成了一场全民参与的娱乐大事件。

2016—2019年,BAT的入局,更让春晚成了“全民一家亲”和“全民抢红包”的狂欢。

以2019年为例,春晚大胆创新了融媒体传播形式,实现电视、广播、网络、直播、短视频的多样态、多终端、全覆盖。不但把年轻人从小屏带回了大屏,还通过发红包、带话题的方式,把中老年人从大屏带到了小屏参与互动,真正打造出一届多维度、融媒体、全社交融合的全民盛典。

数据说明一切。

2019年,春晚创下收视传播新纪录:海内外收视观众达11.73亿,较2018年提升4200万;网络直播、点播用户达5.27亿,大增9600万。

这场独一无二的国家大联欢,始终在充满韧性地不断突破,迎接时代的挑战。

2020年春晚总导演杨东升,更明确了春晚的“两大宗旨”:一是提高艺术性,二是提高老百姓满意度。

于春晚而言,冲击和裂变是存在的,但最终不过是观赏渠道的迁移、偏转。只要中国在崛起,春晚的收视率和影响力非但不会下降,反而是鲜花着锦、更胜往昔。

那时,春晚是一头连着1号大厅,一头连着被一家人围起来的电视荧幕。

现在,春晚是一头连着1号大厅,还连着千家万户的大屏小屏。

2009年,执导春晚多年的总导演郎昆,说过一番意味深长的话:

“千万不要小看春晚里的一首歌、一支舞、一个杂技魔术甚至一句台词。虽然它是给老百姓看的,但它是国家文化意识的一个传递。在大年三十这个合家团聚的日子里,国家有话要说,国民有话想听,它的关键点在于,能否找到说和听的完美契合点。”

每一届春晚,都是一段时代故事、中国交响。

春晚与快手的强强联合,融合的不仅是传播形式,还是人民的精神文化与生活新方式。全新的定位,不仅要外展于形,更要内合于心。

而这正是快手最擅长的。

在快手,人们既留下私人的家族记忆,也彼此共享生活与文化的影像记忆,了解可能与自己断无交集的平行中国。

点赞、观看……人们在不经意的行为中凝结对于国家、民族、个体间的精神共识。

这一点,其实很春晚。

2011年快手成立。宿华提出的公司使命是:提升每个人独特的幸福感。实现的方式,就是要让每一个人都拥有记录生活的权利。

作为一个生在湖南湘西土家山寨里的男孩子,他长久追寻的问题是:幸福究竟是什么?如果一个人没有被记录下来,他是不是真的就消失了?

这样离奇的荒芜感,早年浮现在宿华父亲工作的档案局里。一个由清朝设立至今的县,只留下1000多页的县志。那么多活过、笑过、存在过的人,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比如,宿华从未见过的外公,他一张照片、一件衣服都没有留下。

世界上,究竟有多少悄无声息的普通人?

于是,宿华希望快手,能让这样的遗憾不再发生。

“快手要做的,是一面镜子,记录世界记录你。他表示,这正是快手的价值观。

2018年,春节前夕。

农民工刘大师夫妇,正式结束了他们在福州工地一年的辛苦劳作。他们拿到了工钱,摘下了头盔,兴高采烈地准备返回重庆丰都老家过年。

快手上,他们的身份是“工地最美夫妻”(快手ID:LL888888)。在工地上,他们肩挑手扛、爬高攀低,用短视频记录着生活的喜怒哀乐;又以油桶作鼓、木棍为棒、笤帚当吉他,弹唱着自编的歌曲《工地十年故事》;返乡路上,不断分享着归途的见闻、团聚的喜悦,以及平凡生活中的幸福。

这些再普通不过的影像,被《人民日报》客户端的“再艰辛的路途,也阻拦不了想要回家的心”视频所收录,成为一个时代的影像记忆。

“工地最美夫妻”的春节故事,远非个例。

很多人通过快手,第一次窥见同一个春节下的人生百态。

在快手上,没有吃饺子元宵还是汤圆的南北分歧,只有一股为了生活喜悦而昂扬的热乎劲儿,它感染着人,凝聚着人。

“过年不重要,过好每一天才重要。说出这句话的是快手用户“女汉子小刘妹”(快手ID:503216166)。

她有个不一般的身份:女卡车司机。

2019年的春节,小刘妹是在路上度过的。一路上,她不时会停下车,通过快手看一会儿春晚直播。

卡车窘迫狭小的一方天地,成为卡车司机和卡嫂们行走的家。有些卡车司机的春节,就是在车上享受一家三口流动的团聚。

过去一年里,因为快手,卡车司机和卡嫂这个群体成为舆论的关注对象。很多老铁陪着他们看到了中国的大好河山,被一个小家庭面对生活悲喜的坚毅与热情所感染。

而在蓝天碧海的马尔代夫,当地人热情喊出“万事如意”的中文吉祥话,并将大红灯笼高高挂,让中国客人颇感惊喜;阿联酋迪拜塔上的“恭贺新禧”,让无数海外游子泪目。

全球欢度春节的背后,是中国崛起的宏大故事。

一个人是个体,两个人就是家,13亿人则是中国。

通过快手,个体的人被看见、被连接,成为展示中国的鲜活另一面。

普通人正在成为网络大舞台的主角。卡车司机、社会学家、摇滚乐队……都开始用快手剪辑MV。

在政务快手号里,大年夜紧急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用RAP说唱提醒旅客安全的公安干警,雪线之上戍边卫国的解放军战士……大过年的,多少人职责所在。

这既是郎昆所说的“国家文化意识”,又是2020年春晚总导演杨东升点名表扬的优点:快手非常接地气。

快手的这种“国家文化意识”自觉,来源于民众,天然而质朴,绝不矫揉造作。

真实鲜活的正能量,仅通过快手传播,便足以温暖一个新年;要是再通过“快手+春晚”传播,便可温暖全世界。

中国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疆域、13.95亿人口,文字太抽象,面貌太多元。只有每个人都呈现出自我的真实与丰富,人们才能真切感受到中国的精彩和辽阔。

2020年全面小康的大背景下,快手上的百姓故事,无疑具有更深层次的意义。

三年前,云南德宏村医段应洋,仅仅因为好奇,用快手跟拍了乡亲们悬崖采蜜的惊险场景,不想,竟意外带火了一座边陲村庄。昔日里无人问津的野蜂蜜,如今是老饕们垂涎欲滴的香饽饽。

2018年春节,贵州黎平盖宝村扶贫第一书记吴玉圣,把村里7个快手姑娘召集起来,打造了“浪漫侗家七仙女”的新IP,每天直播就能进账1000块。尝到甜头的盖宝村,如今决定把“七仙女”的品牌拿来做侗族服饰、搞旅游基地,进一步做强做大。

2018年,通过快手销售商品的用户中,有115万人来自贫困县,全年销售额高达193亿元。

快手能记录、能娱乐,还能开辟一条脱贫致富的新途径、一条普通人上升的新通道,亦如点石成金的春晚。

春晚看中快手的,也是这种让每个人都有机会的特殊体质。让更多人拥有更多的机会,这也是春晚和快手强强联合的价值与意义。

今天的人们用快手,足以见自我、见天地、见苍生;1000多年以后,历史学家或通过快手,重见春晚的辉煌,窥见尘世的悲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