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K歌火了:生活很“南”,歌声指北

唱歌,是我排解压力的独特方式,它可以把我从纷繁复杂的案件中短暂的抽离出来,哪怕只有一首歌的时间。
2020-01-09 08:17 · 微信公众号:36氪  Kr Lab   
   

用一个词形容你刚刚过去的2019年?每个人会有不同的回答,但「南」这个字,似乎指向了大多数人的2019。

996、经济寒冬、日常焦虑……从行业到个人,这一年掺杂着太多令人沮丧的成分。但人生艰难,总要学会自己排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将这些情绪通过K歌释放。

根据艾瑞数据,2016年-2018年,中国线上K歌软件总使用时间增长了约 1.8倍。而在90后最爱使用的音乐类APP中,线上K歌软件的使用量仅次于主流听歌软件,成为了年轻人们释放压力的新方式。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在线上一展歌喉呢?我们采访了四位风格迥异的K歌青年,或许,你能在他们的故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01

唱歌,是我排解压力的独特方式,它可以把我从纷繁复杂的案件中短暂的抽离出来,哪怕只有一首歌的时间。

我是一名律师,参加工作两年了。和大多数刚毕业的年轻人一样,996工作制是我的标配。初入职场时,我的生活几乎被工作填满了:熬夜写诉状、整理案卷、开庭、约见客户......印象中最长的一次加班连着加了三个星期,每天整理资料到晚上1点多,早上7点又要起来接着工作,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活多钱少,还要随时待命。

忙忙碌碌的日子里,唱歌成了我的情绪出口:出差的路上,我总爱忙里偷闲的听歌;遇到难搞的案子,焦虑了总要唱上几首。后来同事朋友们都知道了我这个爱好,有什么唱歌的局也会叫上我。我最喜欢的一首歌是陈奕迅的《稳稳的幸福》,每次下班回到家,窝在沙发里边听边唱,顿时能舒缓心情、平复焦虑,让我觉得特别满足。

律师这份工作不仅忙碌,而且残酷。人生百态包含在每个案子里:美的、丑的、善的、恶的,而这些情绪统统会在打官司的时候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呈现出来。

有一次在做法律援助时,我曾遇到过一位农民工,他被人忽悠做了违法的事情,但他本人并不知情。知道相关情况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我要帮他」,但这个农民工究竟能不能被无罪释放,我自己也拿不准。为了尽快让他出看守所,在沟通完事情原委后,我一边呆在律所看几大摞相关的卷宗,一边和当地办案机关沟通情况,整夜整夜都睡不着。

这种情况很常见,后来,我也从唱过的一首《无妨》的歌词中,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新的理解:

「谁受了伤,谁肯退让,在对错之间谁能安然无恙。」大多数人的世界可能非黑即白,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世界和人性都是有很多面的。

02

我唱歌真的很难听。

开始接触线上K歌的时候,我唱的每一首歌都是「仅对自己可见」,主要是觉得自己唱得不够好,再加上我家乡话口音较重,普通话的发音吐词也不是很标准。

记得第一次尝试发歌,是在听完《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后,当时我非常喜欢这首歌的高音部分,但很难唱,最后嗓子都唱哑了才觉得满意,就上传了。果然就被网友说「难听」,不过即使受到打击,我还是继续发歌,因为我觉得唱歌就是要自己开心。

而最让我感到开心和意外的是,我居然通过唱歌认识了现在的女朋友。

我和她是在一款线上K歌软件里认识的。当时全民K歌里流行一种玩法:一群人追着一个人在不同的唱歌房间唱歌,唱完跑到下一个房间继续唱。那时我发现不管跑到哪个房间,都有一个人跟着我,就觉得很奇怪,于是私信问她:

「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

「拜托,明明是你一直跟着我好吗?

正是这段有趣的对话,让我们对彼此产生了好感。接着我就频繁地找她聊天,甚至邀请她一起合唱。

我们合唱的第一首歌是《往后余生》,她的声线很御姐,一开口我就被震撼到了;而我的歌声相比之下就没有那么好听了。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经常一起合唱,就这样,两个人在线上互相怼来怼去,关系也越来越亲密了。

那时候我们一个在武汉,一个在浙江,唱歌好像就是那根把我们绑在一起的红线,三个月后,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

由于异地的原因,我们偶尔也会吵架,歌声成了我们之间的情感纽带。有一次我惹她生气了,但没办法当面去哄她,于是在线上录了首《我想大声告诉你》给她道歉。听完,她在手机那头哭了出来。

2018年12月份相识,到现在正好一年了。我们已经订好明年结婚,到时候婚礼的歌曲我就想唱这首《我想大声告诉你》。

03

进入「古风圈」是16岁那年,当时我在QQ空间看见了同学分享的一首同人剧情曲,叫做《蛊梦》(某网络游戏同人剧情曲),可能从小就听黄梅戏的原因,让我对这种有古典韵味的名字有种天然的好感。

这首歌很特别,它会根据歌词的情景配上旁白,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种类型的歌,即使都不了解歌里故事的来龙去脉,全靠自己脑补我都被感动哭了。在这之后我开始疯狂搜罗各种剧情同人曲,现在想想,自己好像是在还不知道什么是古风歌曲的时候,就已经入了古风歌曲的「坑」了。

后来我也开始学着唱这种剧情曲,现在我的K歌主页上的第一首歌,就是一首名为《江山雪》的剧情曲。我很喜欢这首歌,又觉得自己唱得也不错,就试着上传了。没想到很快收到了很多陌生人的评论,都一个劲儿夸我唱得好。那个时候我特别认真,把每条留言都回复了。

随着粉丝越来越多,在歌友们的鼓励下,我不再满足于把唱歌作为一个业余爱好,我想在唱歌这条路上走得更远。初中的时候,我已经萌生了参加艺考的想法。

高二那年,当同龄人还在为了高考彻夜奋战的时候,我参加了超级女生的海选,有幸进到了全国300强。比赛结束后,我回到学校的第一件事就是决定参加艺考,当时家里人都非常反对,我妈甚至气得一个星期没和我说话,她觉得我简直是在胡来。

但在唱歌这件事上,我好像有种难以撼动的固执。尽管爸妈反对,我还是义无反顾地报名了艺考。参加过超级女声比赛的经历,让我对艺考面试几乎无压力,轻松通过了面试。艺考通过后,爸妈发现我可能真的是唱歌这块料,也逐渐开始理解我,现在妈妈还会时不时来看我的直播,遇上她觉得我唱的不错的歌还会分享到朋友圈。

填志愿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音乐后期制作。上大学之后,在老师同学的专业指导和帮助下,我已经在线上K歌平台上发表了43首原创古风单曲。

我主页上的每一首歌都有它的故事,生活中每一个值得纪念的瞬间我都用唱歌来记录。每当浏览自己的主页时,手指划过一首首我唱过的歌,就像看到了那个懵懂固执的女孩是怎么一步步成长起来的一样。

梦想是多彩的,要实现它却没有规定你只能走一条路。

04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挺幸运的。

2002年,我16岁,为了唱歌选择北漂,从新疆到北京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唱片公司后,他们的人听完我唱歌说:「唱得不错,发一张专辑准备一百万吧。」我脑子「嗡」的一声,心想没戏了。

我满心都是不甘和无望,但又不想就这么走了。在北京磨蹭了1年,我妈实在看不下去了,把我带回了家,之后我就再也没想过唱歌的事。

重新开口唱歌是在2014年,那时我刚到非洲北苏丹油田援建,工地在一个沙漠里,距离最近的小镇开车过去也要一两个小时,加上当地出现战乱,有时甚至会半夜被枪击声惊醒,因此我也只能在营地里待着。工地上除了工人就只剩一条狗,我每天都在掰着指头数还有多少天才能回家。

我有天晚上睡不着觉,突然就很想唱歌,但是想到之前的经历又很难受。苦闷感愈发深重,我鼓起勇气,手指颤抖地点开了手机里的全民K歌,录了一首阿杜的《天黑》。因为怕影响到工友休息,于是蒙着头、压着嗓子躲在被窝里唱,录完我就睡了。

没想到这首歌火了,粉丝一下子涨了七八千,好多人来给我留言,有人说我唱的好,也有人说我唱得不够好,他们竟然还在评论区吵了起来。在歌友的鼓励下,我唱歌的次数开始变多了,也上了很多次热门。

后来工地上的同事们也都知道我喜欢唱歌了,有次吃饭时,领导点名让我唱歌给大家听。当时我唱了一首《鸿雁》,当唱到「天苍茫,雁何往,心中是北方家乡」时,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师傅直接在饭桌上哭了。这是我头一回把别人唱哭,但现场大家都很能理解,身处异国他乡,每个人都很孤独,很想家。

这件事给我的震撼挺大的,让我发现原来歌声也是很有力量的,原来我也可以用歌声去温暖别人。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回到国内后,我选择辞职投身音乐主播。身边很多人还不能理解这个决定,在那时的他们看来,不好好上班就是没出息。当然,音乐之路也没我想像的那么好走,刚开始的时候听众最多也才几十人。但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不管有没有人听,每天都花五六个小时直播,同时还一边写歌、谱曲、联系唱片公司发歌,日子平淡,但我觉得很充实。

但渐渐的,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玩起了全民K歌,我的歌声也开始被更多家乡的人听到,越来越多的身边人也开始理解我支持我。今年在全民K歌的帮助下发了一张专辑 ——《沏春》,收获了粉丝们很高的评价,我也特别高兴,努力和付出还是有收获的。

我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弃手中的「麦克风」了。

在被问及「如果要把2019年总结成一首歌,你会选择哪首?」时,罐头选择了《稳稳的幸福》、胡洋选择了《沏春》……这些歌在2019年告诉他们要去直面、去翻越,去拥有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人生本就是一场悲大于喜的修行。大多数人匆匆忙忙地活,都来不及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但在每个人生昏暗时刻,总有一些东西让你觉得未来可期。

唱歌这件事,或许就拥有这样温暖且坚实的力量。它能在罐头焦虑的时候提供宣泄出口、糯米困惑的时候给与解答、熙宝迷茫的时候指引方向、胡洋孤独的时候提供慰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