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前,高瓴就已退出蔚来

虽然失去老股东高瓴的背书,但是一直陷入资金困境传闻的蔚来,似乎并不缺少金主的支持。
2020-02-16 15:07 ·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王晓   
   

两个月前,高瓴就已不再持股蔚来。

昨日凌晨,根据高瓴资本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的最新文件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高瓴资本已不再持有蔚来汽车股份。

2015年,高瓴领投蔚来1亿美元A轮融资,到2018年蔚来IPO时,其持股比例达7.5%。有人曾说,蔚来这个未来的“伟大企业”的背后因为有腾讯和张磊(高瓴)的身影终将成功。如今随着高瓴的离去,蔚来的未来也更加扑朔迷离。

高瓴退出,报告期蔚来涨40%

高瓴资本是蔚来上市前的重要投资者。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正式登陆纽交所,发行价为6.26美元,市值达64亿美元。在蔚来IPO时,高瓴是其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达7.5%。

去年二季度,一级市场投资的股票解禁后,蔚来成为高瓴的第二重仓股。但是到三季度,高瓴开始减仓蔚来,并在去年年底之前清仓。

对于高瓴的退出,蔚来汽车方面表示,“蔚来尊重投资人的自由选择,对此我们不做过多评论”。

事实上,去年蔚来的股价走势一直低迷,股价一度跌至只有1.19美元/ADS,离退市只有“一步之遥”,直至去年年底公布的三季度数据好于市场预期,蔚来股价才开始反弹。

统计显示,蔚来在去年四季度累计涨幅超过40%,由于发布的三季报大超预期,蔚来在2019年12月30日一天之内就暴涨53.72%。随着股价回升,高瓴逢高减仓也就不难理解。

除了蔚来之外,去年二季度成功抄底的高瓴也清仓了特斯拉。截至2019年四季度末,在高瓴资本的美股持仓中,中概股占据前十大重仓股中的六个席位。爱奇艺连续三个季度成高瓴资本第一大重仓股,百济神州、Align科技、好未来和ZOOM等紧随其后也是其重仓股。

此外,陌陌、华住集团、诺亚、58同城等16家企业均在2019年四季度遭到高瓴清仓。

值得一提的是,与高瓴减仓操作完全不同,美股对冲基金巨头桥水(Bridge Water)不仅没有减持蔚来,蔚来反而成为该基金在2019年四季度加仓幅度最大的个股。据桥水提交给SEC的持仓报告,去年四季度桥水对蔚来的加仓幅度达到69.41%,是该基金报告期内加仓幅度最大的个股。

投资五年,为何此时退出?

2014年11月,把易车网送到美国上市之后的李斌选择第四次创业,成立蔚来,落户于上海嘉定区安亭镇安驰路一间小办公室。甫一亮相,其背后的资本光环就为这家企业蒙上了传奇色彩。

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腾讯、高瓴资本……,财大气粗、资本追捧,是蔚来从诞生就被深深烙下的一个印记。在众多的明星资本中,高瓴资本张磊一直是备受关注的一方。

2015年,高瓴资本领投蔚来1亿美元A轮融资,并继续跟投C轮及C+轮。蔚来在美IPO时,高瓴资本持股比例达7.5%,是蔚来第三大股东。

即便是上市之后,高瓴资本对蔚来汽车的加持也远未结束。2019年1月,蔚来汽车发行总额为6.5亿美元的可转换优先债券,高瓴资本购买了其中的3000万美元债券。

可以说,高瓴资本曾经是坚定地看好蔚来。

不过,蔚来自上市以来股价就一直下跌,目前股价3.77美元,相较上市后股价最高位13.8美元,跌幅达73%,股价惨遭腰斩,目前总市值39.69亿美元。

有投资行业人士指出,蔚来的股价能否重回高位还是个未知数,此时减仓,对投资机构而言,或许是一次及时止损。

蔚来刚刚又完成了2笔融资,2亿美金

虽然失去老股东高瓴的背书,但是一直陷入资金困境传闻的蔚来,似乎并不缺少金主的支持。

2月14日,蔚来发布公告,宣布再次完成1亿美元的可转债融资项目,2020年的融资总额已经达到2亿美元,而就在2月6日蔚来才宣布一笔1亿美元的融资达成,投资方是非关联的亚洲投资基金。

根据协议,蔚来将以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向购买方发行和出售本金总额2亿美元的可转换债券。两笔交易的配售均需满足惯例成交条件,预计不晚于2020年2月19日完成。

仅仅一周,蔚来就完成了两笔融资。疫情之下,汽车行业也遭遇打击。及时的融资对于蔚来而言,是保命之举。

1月份乘用车产销预计(受春节假期、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个别车企的销量统计不是很到位)分别完成144.4万辆和161.4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产销预计分别完成4.0万辆和4.4万辆,同比分别下降55.4%和54.4%。

其中,蔚来汽车1月整体交付1598辆,同比下跌11.5%,环比下跌近半。当中, ES6交付1493台, ES8交付105台。截止目前,蔚来汽车已累计交付33511台。对于1月的销量表现,蔚来汽车表示,受假期和疫情影响,今年1月仅有16个有效交付日,相比去年同期减少6天。

蔚来汽车已于2月10日开启复工,不过据澎湃新闻2月12日报道,蔚来延迟1月份工资发放。对此,蔚来方面回应表示,一般情况下,发薪日为次月8日,但是由于疫情导致复工时间推迟到2月10日,因此带来了企业经营管理节奏的变化。

近日蔚来的很多管理举措都显现出其资金紧缺的迹象。据蔚来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蔚来发起了一项员工自愿参与的十三薪置换成限制性股票的计划:员工可以申请将本次的十三薪全部或部分置换成股票,公司将在员工申请的置换金额基础上给出1.1的系数溢价。

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曾在给员工的内部信中表示,“我们和别的成熟公司不一样,还是一家求生存的创业公司,这次疫情又给我们工作的难度加了码。请每个人都认识到,我们要生存下去,需要每个同事全力以赴。”

经历了市值缩水、全球裁员、取消财报电话会议、股价暴跌,李斌因此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去年第三季度蔚来汽车经营性亏损为24亿元,这一亏损数字与蔚来此前披露的亏损数据叠加后,其累计亏损约为258亿元。

背负巨额亏损的蔚来,2020年将进行一场更加艰难的自救。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