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到处“恰烂钱”,还是净亏5亿元

心宽体胖的B站无论如何是退不回去了。只不过直到今天都没几个人知道,B站还能往前走多远。
2020-05-20 13:56 · 微信公众号:FN商业  不二   
   

B站虽然花了很多力气想要在二次元之外找到一条路,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系统跑通的商业模式。最后左右拼凑、赚来赚去的,也不过只是一些“白菜钱”。

今天,B站2020 Q1财报新鲜出炉。

不出所料,营收、用户活跃度双增长。数据显示,B站一季度营收超过23亿元,日活5100万,月活1.72亿,三项数据同比增幅均在70%左右。

同样不出所料,流量的激增加剧了公司的运营负担,从而导致了更大的亏损。数据显示,B站净亏损超过5亿元,同比扩大175%,创下季亏新纪录。

今时今日,已经进入商业化第6个年头的B站,就像大多数中概股一样,依旧还是在流血的道路上努力狂奔,宛若一具快乐的活跳尸。

“B站所在的行业太残酷了,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 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陈睿曾这样说道。如今B站已经顺利跨入百亿美金俱乐部。

心宽体胖的B站无论如何是退不回去了。只不过直到今天都没几个人知道,B站还能往前走多远。

从造圈到扩圈

《翡翠少女》中翠星石的瞳色是?

如果你不知道这道题的答案,你大概率不会是B站的初始用户。

诞生于2009年的B站曾是一个典型的ACG(动画、漫画、游戏)视频网站。初代用户通过从其他网站“非法”搬运番剧动画、美剧日剧,慢慢填起了B站这片专属“二次元死宅”的伊甸园。

2011年,已经有一定用户积累的B站引进了第一笔投资——来自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陈睿的500万人民币,B站拿着这笔钱引进了一部叫《fate/zero》的动画作品。

《fate/zero》几乎是B站第一个发展阶段的战略之作。

一方面,《fate/zero》充分暴露出了国内ACG网站普遍存在的侵权问题,这个缺陷在2014年的版权整肃后得到了根本性解决;B站也借此成为国内最主流的正版番剧视频平台。

另一方面,《fate/zero》的热播直接催生了B站原创UP主们的创作热情,而大批UP主的进驻和由其缔造的PUGC(专业用户生产内容)模式,直到今天都在支撑着B站成为“中国YouTube”的野望。

至此,B站带着小众文化的标签稳居国内“二次元圈层化社区”的头把交椅,但2014年往后,载满阿宅UP主的B站却悄然改变了航向。

2014年是B站的转捩点。

从这一年开始,B站迎来了它的新任主理人陈睿(即B站的天使投资人),也自此开启了更激进的融资步伐。

2015年到2017年,B站陆续完成4轮融资,累计金额超过3亿美元,IDG、启明创投君联资本、腾讯等明星资方都相继成为B站的拥趸。

一边是更看重商业化的领导人,另一边是目的性更强的资本,如此强硬的两股力量联合将B站推向一片更宽广的海域。

是的,B站在扩圈。

2015年的最后一天,李宇春在跨年晚会现场演唱了UP主ilem制作的《普通disco》,B站的原创音乐富矿被挖掘,自此与音乐圈结缘。

2016年初,在央视收视惨淡的《我在故宫修文物》却在B站冲到了600万播放量,B站解锁纪录片属性,意外成为《人生一串》、《极地》等多款网红纪录片的制造器。

几乎同时,B站也开始在ACG中繁育出国创、科技、时尚、影视、舞蹈等几十个内容分区,实现了从“二次元”向“泛二次元”的拓展。

单纯从播放量来看,泛二次元领域内容的数据在2015年就已经超过ACG专区。

在2018年上市之前,B站用了约4年时间成功的把自己从“一个圈”变成“一个个圈”,圈层的相加构筑了多元信仰,也有效的扩充了B站的流量池。

扶不起的二次元

从造圈到扩圈,B站的“扩列”行动迅速且手段坚决,甚至不惜踩着初代用户的玻璃心步步为营。这不是陈睿上位的“心狠手辣”,而是B站谋生的不得不为。

毕竟“前浪”A站已经做了反面教材。

同为ACG平台的A站成立于2007年,比B站早了两年。然而在B站不断扩张的几年间,A站最大的动作却是人事动荡和App卡顿。这使得A站不但完美错过了短视频、直播等诸多行业风口,就连答题制度和开放注册的实施都比B站晚了整整两年。

荒弃的版权和停滞的商业化在不断榨干A站的剩余价值,在与日益胶着的交锋中,“坚守ACG”几乎成了A站唯一值得卖弄的一点情怀,可惜这份执念却最终还是让不断萎缩的A站在ACG领域一度销声匿迹。

2018年,B站上市的同年,A站被短视频平台快手收购。

互联网圈同源不同命的案例比比皆是,从名字上都堪称双姝的A站和B站更是令人唏嘘不已。

另一个给B站施压的则是资本市场。直到上市,华尔街都没能对B站产生多少信任。

根据B站财报显示,在公司的收入结构中,占比最大的始终是“二次元”的手游业务,其连续5年占总营收比例均在60%以上,并在2017年达到83.4%的巅峰。

然而自招股书披露的2015年至今,B站都始终处于亏损状态。

背靠游戏却不赚钱,这意味着B站最大的二次元业务一直处于尴尬位,甚至还成了一个潜在的业务隐患。

因为从2018年开始,对B站营收贡献最大的游戏《FGO》中的国服玩家多次发生摩擦,2019年初还闹出了抢注商标被开发商发现,最终遭驳回的乌龙事件。如果《FGO》的代理权不保,B站未来的营收预期将更加岌岌可危。

生于二次元也成名于二次元的B站偏偏无法靠二次元立身,这近乎是一种嘲讽。在这种情况下,B站开始谋求其他的变现途径。

多元盈利受挫

多元化之路同样不好走,对于B站这样个性鲜明的社区来说尤其困难。其中,最大的阻力并非来自“爱优腾”这样的外部对手,而是源于B站内部的原生用户。

B站内斗是从陈睿入主以后开始的。换言之,从B站试图扩圈开始,转型的阵痛就未曾消失。

第一次阵痛是B站对贴片广告的尝试。

对于视频行业来说,购买新番版权需要大量资金。而为了获取营收,添加广告是最便捷的做法。事实上,广告也是陈睿履新不久后对B站做的第一次商业化改革。

但这一举措遭到了用户群的坚决反对。

于是为了维护B站的社区氛围,陈睿只得承诺“永远不加视频贴片广告”。这一措施虽然平息了众怒,但也直接致使B站牺牲了广告这一重要的营收来源。

广告缺位带来的连锁反应还在于,直接收缩了部分专业UP主的财路。当创作者的内容商业化能力受限,其自身内容的可持续性必然跟着受影响。这只会让B站至少在规模上,距离“中国YouTube”的梦想又远了一些。

第二次阵痛是B站针对“大会员”制度的整改。

2016年,陈睿将B站“答题成为会员”的规则改为同“爱优腾”一样的付费会员制,但用户的疯狂反对让该制度很快流产。

此后,陈睿将付费模式改为积分兑换,又经过了两年的内容扩容和用户教育,才终于在2018年在部分内容区推出了“仅支持大会员观看”模式。至此,付费会员这种在其他视频网站屡见不鲜的增值业务,才终于在B站有了些许存在感。

显而易见,两次阵痛分别断了B站的两条财路。

广告方面,虽然后续B站一直暗戳戳的用视频广告专区、轮播banner图等各种边缘广告位弥补贴片广告的缺失,但直到今年一季度,B站的广告营收占总营收的比重依然不超过10%。相比之下,B站对标的国外视频平台YouTube的广告营收占总营收比例长期超过90%。

会员方面,今年Q1,B站会员连同直播收入共计达到7.9亿元,该数据占总营收比例约为30%;而国内以视频会员为主营业务的爱奇艺,会员收入占其总营收比例达到60.5%。

综合来看,除去游戏,B站的直播、增值服务(会员)、广告、电子商务及其他业务的合计营收,时至今日才将将与游戏的营收持平。

这意味着B站虽然花了很多力气想要在二次元之外找到一条路,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系统跑通的商业模式。最后左右拼凑、赚来赚去的,也不过只是一些“白菜钱”。

B站的钱途

到处“恰烂钱”的B站似乎不想回头了。

早在2018年上市之后,B站就彻底放飞自我,走上了多板块搭建+海量内容填充的“破圈”之路。

直播方面,2019年B站5000万高调挖角前“斗鱼一姐”冯提莫,还以8亿人民币签下《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三年独家直播版权。

影视方面,B站购买了如《哈利波特》系列、诺兰版《蝙蝠侠》等不少明星IP剧集。

音乐方面,就在2020年4月,B站宣布获得索尼4亿美元战略投资。与此同时,索尼音乐娱乐宣布正式牵手B站,索尼音乐娱乐旗下曲库MV可以在B 站点击观看。

近期,罗翔、半佛、巫师财经等知识类UP主还透露出B站开拓知识付费、在线教育等板块的野心。

毫无疑问,B站是在通过开掘更多的业务方向,探索更多的盈利途径。

如果对应公司层面的动作来看,这种发展脉络则显得更加清晰。

上月14日,《晚点LatePost》报道称,B站现在正在对内部门调整、对外招揽人才、拓展新业务。

在战略侧,B站将企业发展部进行分拆,分别成立了战略发展部与战略投资部;这意味着公司将开始重点补足战略和商业分析能力。在增长侧,B站在2019年底成立了单独的增长部门。

据了解,从2020年开始,主站的核心任务都会放在增长上。

按照这个思路发展下去,B站最好的结局或许最终可以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平台,但副作用可能在于,其大概率会变成一个毫无个性的公共社区。

从惊喜到平庸,仿如微博一般。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