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收网:警方突袭,贝尔链等三大资金盘均落网

“我今年要么退休,要么入狱。”SEC透露,MMT操盘手曾经给朋友发了这样的短信。如今,他的命运是后者。
2020-06-26 10:27 · 一本财经  棘轮、比萨   
   

“这是传销,你们知道吗?!”近期,一则长沙警方突袭某资金盘传销现场的视频,引发了大量关注。而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还相继传出两条消息:2019年大火的资金盘贝尔链和波场超级钱包,其背后的操盘手都已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中国之外,韩国、印度、美国等国政府,也在近期抓捕了多个资金盘操盘手。

“我今年要么退休,要么入狱。”美国一个资金盘的操盘手,此前给朋友发了这样的短信。如今他已落网。

一场声势浩大的资金盘严打运动,正在全球范围内展开。2020年,资金盘正在走向衰亡。

突袭花火

一段警方突袭资金盘传销现场的视频,最近在盘圈流传。

视频中,一位民警在会议室内走来走去,并大声呵斥:“这是传销,你们知道吗?!”而会议室内的投影屏上,还显示着“碰撞→花火”“财富共识会议”等文字。

有传言称,这是警方6月21日突袭热门资金盘“花火”长沙招商会的场景,与会人员都被“一锅端”。消息传开后,花火官方连夜辟谣,称被警方突击的,是花火的仿盘“火花国际Plus”。

但一本区块链观察发现,视频中,易拉宝上的Logo确实是花火的,而非火花国际Plus的。

花火上线于2019年10月,被币圈普遍认为是一个打着交易所旗号的资金盘。花火的平台币名为HDU,据称持有HDU,就可以获得花火交易所的分红,即“持币即挖矿”。这一模式与FCoin的颇为类似。

HDU的发行价为1元,最高价一度达到46元,现价为38元。以现价计算,目前持有HDU的年化收益率在70%左右。

而与FCoin不同的是,花火设置了持币分红门槛——持有超过65枚HDU(相当于投资2171元),才能分红。

下限有了,还有上限。根据持币量的不同,玩家会被列入大众排名区、最佳排名区和最差排名区。与众不同的是,持币越多,玩家排名越差,收益反而会下降。

“这种策略可以限制投资金额,避免让大户赚到太多的钱后砸盘,这样项目不会太早崩盘。”资深资金盘玩家阿东表示。

此外,花火也支持拉人头的动态收益。如果玩家的下线持币总量为10000HDU,他就能每天坐收等价于800-900HDU的收益。

在“花火团队被警方突袭”视频传出后,HDU当日跌幅达到了14%。花火的幕后操盘手们,已经嗅到了空气中的异常味道。

全国收网

国内针对资金盘的新一轮严打行动,已经揭开大幕。2020年4月14日,“奥运之星”的五位操盘手被安徽滁州警方抓获。

奥运之星是一个打着区块链和奥运旗号的资金盘,发行了AY和OLY两种币,据称发行量分别为60亿枚和6亿枚。它的影响之恶劣,甚至让中国奥委会都不得不发文澄清。

5月20日,莆田网称,“Supertoken超级钱包”的运营者孙某等人被逮捕。

超级钱包号称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具有淘宝和支付宝功能的多功能钱包”,上线于2018年12月,自称通过“AI智能自动搬砖”可实现20%-30%的月收益,但不到一年就跑路了。

此外,自媒体“吴说区块链”报道,目前,“伊朗第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Bitisis正在被浙江温州、云南个旧等地警方立案侦查。这个借伊朗比特币溢价,打着搬砖套利幌子的资金盘在6月15日跑路,卷走了很多玩家的资产。

“Bitisis根本不是伊朗交易所,而是一个中国团队做的资金盘,专门收割中国币圈玩家。”一位币圈玩家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侦查抓捕之外,多个资金盘的操盘手也被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

5月15日,山东潍坊警方通报了多起经济犯罪典型案例,波场超级钱包是其中之一。

通报称,2019年6月底,山东省安丘市公安局对波场超级钱包集中收网,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10人。目前,该案已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6月18日,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也通报了贝尔链一案的最新进展。

通告指出,贝尔链犯罪嫌疑人程某法、张某等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件已移送至检察院审查起诉。

警方呼吁受害者向警方登记信息,后者需满足的条件之一,就是是在连云港紫金公馆、登壹大厦15楼两地参与投资,或受程某法、张某等人鼓动投资的受害者。

“程某法、张某都是贝尔链的股东,而贝尔链的主体公司是江苏布比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贝尔链玩家张雄对一本区块链表示。

工商信息显示,江苏布比区块链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注册地址为登壹大厦15楼,股东为程洪法、张燕两人,与警方通告信息一致。

张雄透露,早在2019年年底,程洪法、张燕就已被警方控制。

2019年最受关注的三个资金盘,就是PlusToken、贝尔链和波场超级钱包。

有媒体报道称,PlusToken的涉案金额高达200亿以上,受害者可能达到上百万。而波场超级社区的涉案金额超过2亿元,受害人数达到了数十万。

2019年8月,人民检查院信息公开网显示,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了陈波等6个犯罪嫌疑人。外界消息称,他们都是PlusToken团队成员。

也就是说,截至目前,2019年币圈三大资金盘PlusToken、贝尔链和波场超级钱包的操盘手,悉数落网。

有一些此类案件,已经宣判。

司法大数据平台Openlaw数据显示,近年来,与虚拟货币相关的传销犯罪判决书已高达568份。

2020年2月,湖南邵阳法院审结了银钛币资金盘诈骗案,首犯获刑八年。

日前,深圳法院审结了GCB资金盘传销案,首犯获刑二年九个月。

而FIS、VAC、麒麟彩币等资金盘的判决书,也在2020年相继公开。

其中,麒麟彩币案被告李某发展下线超63人,涉案金额622万元,获刑六年。VAC案被告杨某发展下线31人,涉案金额493万元,获刑五年。

在严打之外,相关部门也开始对民众进行防骗教育。

6月20日,河南省公安厅官方微信发文,呼吁民众警惕网络上的数字货币投资。

而大连市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设立了防范非法集资宣传月,并特别提醒市民警惕炒作虚拟货币、区块链等热点的非法集资行为。

全球行动

针对资金盘骗局的围剿行动,也在全球范围内展开。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6月12日,韩国警方对两家未具名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展开调查,并封存了全部交易数据——它们被怀疑与一个名为“以太坊钱包”的资金盘密切相关。

以太坊钱包的模式类似于PlusToken:“只要把ETH存入钱包,就能获得高额利息。”

讽刺的是,以太坊钱包跑路后,操盘手还许诺,只要再充值1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8万)即可提现。有人信以为真,惨遭二次收割。

数据显示,以太坊钱包在韩国的受害者人数超过2万人,涉案资金超过4000万美元。

截至目前,已经有三名以太坊钱包的操盘手被韩国警方抓获,并被提起公诉。此外,韩国警方仍在对一百多名涉案人员进行调查。

在印度,警方也没有手软。

《新印度快报》报道,6月13日,印度警方对5人进行立案调查,怀疑他们以投资数字货币的名义诈骗投资者。

印度警方并未透露这一项目的具体名称,但资料显示,该项目自2017年开始就活跃于印度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帕尔加尔地区。

当地警方称,该案涉案金额超过26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4万元)。

在美国,6月初,美国证监会(SEC)开始调查云算力资金盘MMT,三名操盘手的金融账户被冻结。

MMT自称是一个云算力项目,将募集资金用于比特币挖矿。但SEC调查后发现,操盘手拿到钱后,先是给自己买了房,又收购了一家SPA会所。MMT的受害者人数为2000人,总涉案金额达到了1200万美元。

“我今年要么退休,要么入狱。”SEC透露,MMT操盘手曾经给朋友发了这样的短信。如今,他的命运是后者。

资金盘的泛滥程度,让人触目惊心。ETH Gas Station数据显示,今年5月,以太坊手续费前7名中,有5个都疑似为资金盘项目。这些资金盘已经成为毒瘤,扫除行动正当时。在全球监管的重拳出击之下,资金盘的衰亡,已成定局。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作者:棘轮、比萨

【*本文作者棘轮、比萨,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一本财经授权发布,转载请联系原出处。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投资界处理。(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