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芯国际科创板起跑,路漫漫其修远兮

中芯国际能否在国内资本加持之下进一步提速,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而这就更加考验中芯国际的耐力了。
2020-07-17 09:53 · 品玩  建国   
   

7 月 16 日上午 10 点,阿明接到大伯的视频电话。

“阿明,今天上得好高。”

“你看着办,我不想左右你。”

他们在聊中芯国际的走势。

国内芯片制造巨头中芯国际成功登陆科创板,股票代码 688981,这是国内首家同时实现“A+H”的科创红筹企业。该公司的上市公告书显示,发行价定为 27.46 元/股,开盘高开 95 元,之后小幅波动,截至下午收盘,中芯国际报 82.92 元,涨幅达到 201.97%,市值 6137.57 亿元,全天成交 479.7 亿元,这不仅是 A 股历史上第四大成交额,中芯国际也成为 A 股市值最高的半导体企业和最硬核的科技股。

此前阿明与大伯一起申购新股,仅大伯中签 500 股,这才有了大清早的视频电话。

中芯国际吸引的注意力,来自于四面八方。还未正式上市前,中芯国际一路闪电过会,用 46 天成功上市交易,刷新了最快 IPO 纪录。同时中芯国际将要登陆科创板的消息带动了芯片股的热潮,并获得了国有资本的大力支持。在中芯国际股票配售名单里,有国家队的身影,还有多家半导体产业链上市公司,其中国家大基金二期获配最多,配售缴款金额达到 35.18 亿元。

作为目前大陆唯一能够提供 14nm 工艺的晶圆代工厂,中芯国际代表了中国大陆半导体产业的先进水平,主要为客户提供 0.35μm 至 14nm 多种技术节点、不同工艺平台的集成电路晶圆代工及配套服务。不过相较于全球领先的半导体企业,中芯国际还有一段需要追赶的距离。当前台积电作为全球第一梯队的晶圆代工厂,正在紧锣密鼓筹备 5nm 工艺芯片。

而现在又因两国博弈和中芯国际在产业链中的特殊位置,中芯国际未来的发展显得尤为关键。因此本次回归科创板,被视为加速国内半导体产业崛起的一次标志。

为何选择科创板上市?

中芯国际由“中国半导体之父”张汝京于 2000 年正式创立,今年正好是该公司成立 20 周年。

事实上,公司成立后第四年,2004 年 3 月,中芯国际就在美国纽交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同时挂牌上市,直至 2019 年 5 月,中芯国际宣布主动从纽交所退市。

退市原因主要有两点:其一,从彼时港股和美股的市值对比来看,前者总市值大于后者,且中芯国际在纽交所的交易量也有限;其二,在纽交所与香港同时上市,花费成本较高,鉴于第一点原因,退市可以节省资金投入研发。

而此次回归科创板,也涉及到多方面的原因,大陆资本市场的支持是其中的一个。

首先,中芯国际正面回应过类似问题。在 5 月 5 日宣布回归科创板的公告里,中芯国际表示,

董事会认为人民币股份发行将使本公司能通过股本融资进入中国资本市场,并于维持其国际发展战略的同时改善其资本结构。董事会认为,人民币股份发行符合本公司及股东的整体利益,有利于加强其可持续发展。

其次,半导体行业属于重资产与技术高度密集的行业,回归大陆资本市场无疑将会吸引更多的关注,获得更多的融资,同时创造更高的估值。

做芯片有多烧钱?2017 年到 2019 年内,中芯国际研发的投入分别为 35.76 亿元、44.71 亿元与 47.44 亿元,对比总营收,研发投入占营收比分别达到了 16.72%、19.42% 与 21.55%。这一研发投入占比排到了行业第一,但是台积电仅 2019 年就拿出 211 亿元做研发,与当年中芯国际的总营收几乎持平。

因此想要追上第一梯队,资本的力量是第一要素。

从科创板上市交易第一天的情况来看,中芯国际交易额达到 479.7 亿元,在行使超额配售权后,中芯国际发股本增加到 19.38 亿股,总募资额达 532.30 亿元。

中芯国际在公告中也曾表示,募集的资金中有 80 亿元将会用于 12 英寸芯片 SN1 项目,具体下来是建设一条月产能达到 3.5 万片的 12 英寸生产线。80 亿元占到当时计划 200 亿元募资的 40%,而如今总募资超过计划,中芯国际或许将会对原计划进行一定调整,加速产线的建成。

再次,国内的政策也恰好给中芯国际开了绿灯。4 月 30 日,证监会发布实施《关于创新试点红筹企业在境内上市相关安排的公告》,下调上市红筹企业回归 A 股门槛,对创新型企业的市值要求从 2000 亿元减低至 200 亿元。

此前标准方面设置了较高的门槛,要求境外上市的红筹企业市值不低于 2000 亿元人民币。按照该标准,彼时总市值仅有 800 亿左右港元的中芯国际显然不合标准。

不过还有一个背景,2019 年 5 月两国关系较为紧张,虽然中芯国际曾表示从纽交所退市并非由于双方紧张的局势,但从国外资本市场抽身而出,自然不是一件坏事。

增加硬核属性

7 月 10 日,中芯国际创始股东、中芯国际董事陈立武写了一封祝贺中芯国际成功上市的信,他写道:“历经 20 载春秋,中芯国际将制程从 0.25 微米提升到 14 纳米,大幅追赶和缩小与全球顶尖代工厂商的差距。先进制程之路没有捷径可走,中芯国际矢志不移、稳扎稳打、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不断加强研发投入和创新迭代,逐步实现工艺改进和技术升级。”

时间虽然不长,但中芯国际在 20 年间的发展已经相当迅速。对于在这期间因种种原因几度换帅的公司来说,取得目前的成绩难能可贵,但整体规模与技术仍然与领头羊存在一段差距。

只是半导体行业本身足够硬核,持续的资金投入将会推动技术的发展。过去 7 年里,国家大基金与地方性基金对中芯国际进行大力扶持,从而让中芯国际在技术和产能方面有了显著提升,这证明了资本对硬核科技的重要性。

而中芯国际在科创板正式起跑,也给 A 股增添了更强的硬核科技属性。

与陈立武的观点类似,各方对中芯国际在 A 股上市都抱有正向的看法。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认为,中芯国际登陆科创板开启了中国半导体产业价值重估的大门。在资本助力下,国内半导体产业将有望实现产能规模释放、获得高速发展。

中芯国际回归 A 股无疑会为中国大陆半导体行业带来更加积极的意义。中芯国际首席财务官、执行副总管高永岗接受采访时表示:“中芯国际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公司一起推动中国大陆的半导体产业发展,这是我们最重要的期待。”

路漫漫其修远兮

尽管各方都看好中芯国际,但重点是在于潜力。半导体的回报期将会比普通行业更加漫长,想要向前追赶也将经历长期的过程。因此多方对中芯国际的看法,强调了“长期看好”。

韩国半导体产业花费了 20 年时间才得以有本质上的提升,芯片设计与技术加工完成了自身的积累。目前中芯国际刚刚在科创板上市,只能说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

从政策方面来看,中芯国际曾在招股书中表示

2019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将若干中国公司列入“实体名单”;2020 年 5 月,美国商务部修订直接产品规则(Foreign-Produced Direct Product Rule),据此修订后的规则,若干自美国进口的半导体设备与技术,在获得美国商务部行政许可之前,可能无法用于为若干客户的产品进行生产制造。

业界普遍认为这释放了或许无法为华为继续代工的信号。7 月 14 日,美国商务部给出的第一个 60 天宽限期(收集各方意见的期限)结束,接下来就到了企业向美国政府申请许可的时候了。

与华为合作对于中芯国际有着深度的战略意义。经过与台积电的多年合作,华为海思在 14nm 和 7nm 先进制程工艺已有部分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或许将帮助中芯国际改善现有的技术。

从技术方面来看,台积电已经开始量产业界最高水平的 5nm 产品,但目前中芯国际还在 14nm 工艺。以过去的发展历程来看,两者中间隔着 10nm 和 7nm 两个阶段,也就是说中芯国际落后于第一梯队至少 4 年时间。若要向前追赶,奔跑速度起码要超过先头部队,这对于中芯国际的技术研发与资金投入都提出相当严峻的考验。

此外,行业中普遍采用 EUV 光刻机以进一步提升先进芯片工艺,但由于美方阻挠,荷兰 ASML 公司已经停止了与中芯国际的 7nm EUV 光刻机合作计划。尽管中芯国际称,目前正在研发 N+1 和 N+2 工艺,可以在不使用 EUV 光刻机的前提之下,追赶目前行业前列的 7nm 工艺。可这种被迫另辟蹊径的选择,不仅存在着不确定性,还会付出更多的时间和资金成本。

路漫漫其修远兮,中芯国际在 A 股登陆仅仅是一个开始。不要幻想一次募资就能解决所有问题,也不要对中芯国际寄予超负载的期望,更不能将这一场战役看作一次性的热情爆发。把中芯国际的发展是中国半导体行业的风向标没错,但整个行业仍然需要上下游同心协力才能克服困难。

中芯国际能否在国内资本加持之下进一步提速,还需要时间的检验,而这就更加考验中芯国际的耐力了。

还是那句老话,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本文作者建国,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品玩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