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上海的GDP差距,也就几千辆蔚来

一轮汽车产业争夺战就此启幕。但凡有些汽车工业基础的城市,都有成为“东方底特律”的梦想。
2021-02-07 20:26 · 蓝媒汇财经  蓝忘机   
   

为了不上315,马斯克低下了高傲的头。

特斯拉(TSLA.US)“碰瓷”国家电网,尴尬的怕是上海爸爸。接连两次被新华社点名,贾平凹女儿都顶不住。

看看隔壁刹车失灵的蔚来(NIO.US),人家的回应多么灵性,都怪地面这该死的湿滑,而不是甩锅气象局。

看来,还是养一个土著的儿子好。整个洋儿子,不懂江湖就是人情世故,能有什么高度。

01

特斯拉也不是不想长大。

2019年,马斯克处境称得上“惨烈”。变卖私产给公司填坑,股价连连被做空,还深陷破产传闻。“没有孩子,没有朋友,除了工作,一无所有。”

后来,马斯克有了上海爸爸,境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斯拉股价直上云霄,马斯克也登顶世界首富。“感谢中国”、“感谢上海”成了硅谷钢铁侠经常挂于嘴边的词,时不时还要来场尬舞。

那一年,比马斯克更惨的男人是李斌。除了有一个貌美如花的主持人老婆,有17位给他唱歌的蔚来车主,没有人敢夸蔚来,机构都懒得做空。

上海不喜欢,亦庄不待见,就连合肥一开始暧昧的也不是这个安徽人。

在新能源汽车布局上,合肥比上海早。在物色人选上,先盯上马斯克的也是合肥。

早在2014年,时任合肥市长就会见了原特斯拉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吴碧瑄。当时,特斯拉正在寻找“中国合伙人”。双方会见,相谈甚欢!

更早之前,2013年,合肥汽车的扛把子江淮汽车宣布引入战略投资者时,公司高层在多个场合将特斯拉模式一顿猛吹,一度被外界解读为江淮、特斯拉要搞对象。

2014年末,吴碧瑄从特斯拉辞职;2016年末,合肥人事调整。然后,就没有然后了。2018年,特斯拉与上海签订协议,以9.73亿元拿下上海临港1297亩地建造超级工厂。

从老家安庆到合肥,李斌开车只需要两个半小时。

2020年4月29日,李斌与合肥就蔚来中国入驻合肥达成协议,并获得70亿元投资。落户仪式上,李斌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无论是对于马斯克的特斯拉,还是李斌的蔚来,2020年他们都过得哔哩哔哩的。自然也成为媒体的贵客。

1月30日,李斌在央视节目《走进大咖》中展示了自己在上海长宁区租住的小公寓,房子不大,一月租金大概1万多,李斌感慨“房子虽然小,但挺贵的”。

好巧不巧,原来大佬也跟我们一样为住房困扰。合肥,你不考虑给李斌搞套房?

02

这些年,外界对上海的期望不少,尤其老被拿来和深圳对比。差点错过了互联网,至于新能源汽车这个风口,上海是必须要抓住的。

民国时期,上海法租界有一家宝昌公司,做的就是汽车进口及修理业务。上海解放后,公司经过数次重组,最终发展成大名鼎鼎的上汽。2010年,上汽集团年产量达358万辆,成为中国第一大汽车制造商。

但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上汽落后了,上海也差点跟着落后了。

上海是国际大都市,各方面要素市场都发达。马斯克选择上海,有他的小九九;上海选择马斯克,自然也是深思熟虑。

特斯拉落户,除了能带动上海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的发展,上海政府还对马斯克开出了一系列条件。例如,特斯拉要向上海工厂投资140.8亿元;从2023年底起,特斯拉每年需要向上海纳税22.3亿元......

特斯拉不能白嫖,蔚来同样要真金白银地孝敬合肥爸爸。“最牛风投”的称号不是大风刮来的,合肥的算盘打得不比上海差。

合肥对李斌寄予厚望。在合肥爸爸眼中,5年内,蔚来中国将成为一个千亿产值的龙头企业,不仅能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车集群发展,也将带动整个安徽新能源汽车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蔚来落户合肥后,合肥官微发了条动态:“项目计划融资145亿元,用于公司研发、市场体系建立和运营……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营收148亿元(上市3款车型),2024年营收1200亿元(上市6-8款车型),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总税收78亿元,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我就问你,这KPI牛不牛?所以说,大佬也是要背KPI的。只是看看蔚来现在的条件,就知道大佬难不难了。

2019年,蔚来汽车营收78.25亿元。从78亿做到1200亿,五年间公司营收要翻15倍,赶上吉利和长城两大自主品牌龙头了。如果按一辆车30万元计算,2024年蔚来中国需要卖40万辆,是2020年的10倍。

没过多久,该微博内容被删除,随后改成了简单粗暴的“项目计划融资超百亿元”。

上海给特斯拉上发条,合肥给蔚来戴紧箍咒。

好在两个儿子都还争气。2020年,特斯拉终于实现了公司历史上第一个盈利年度,虽然是靠卖排放积分赚的。蔚来更不得了,单是那笔70亿元股权融资,就至少为合肥带来1000亿元回报。

若都这样对待投资人,何愁世界不充满爱。

03

“未来十年,合肥能否全方位超越上海?”、“作为土生土长的安徽人,我一直觉得合肥和上海是一个档次的”......关于合肥人与上海人的暗戳戳较劲,贴吧、知乎上不胜枚举。

要让外界评价合肥离上海的段位有多远?估计就是目前新能源车的续航里程,恰好也是上海到合肥的地理距离。历史上这两地其实很近,也很远。

2003年2月28日,春节的氛围还没消散,上海人张玉良带着他投资了17亿的“上海城”项目,在合肥翠微路上如火如荼的开工了。

安徽有很多城市自称“小上海”,合肥也有被称为“小上海”的景点。有意思的是,上海有南京路、延安路、绍兴路,也有江苏路、广东路、河南路,唯独没有安徽路。

要说合肥,也确实憋屈。省内兄弟看她时也是表情复杂,李斌自然是清楚的。

安徽最初的省会并非合肥,而是李斌的老家安庆。一段时期,由于安庆受破坏比较严重,合肥这才上位。当初为了发展合肥,迁科研机构、迁企业,交通上也以合肥为中心扩建。

合肥最早的汽车厂就是从巢湖搬来的。

1962年,江淮汽车制造厂的前身,巢湖汽车配件厂从巢湖搬到合肥。6年后,才“东拼西凑”搞出一辆2.5吨的载货汽车。彼时的上海汽车已经发展40多年。

早年间,合肥被称为“霸都”。只是跟隔壁的“魔都”比起来,一点霸气都没有。最有希望与“魔都”一争高下的,就是“新能源汽车之都”了。

在蔚来没出现之前,江淮一度是安徽新能源车布局中的靓仔。

现如今,浦东临港押宝特斯拉,浦东张江投资智己汽车。李斌要all in蔚来中国,合肥却不会all in李斌。

1月27日,合肥再次出手,参投了零跑汽车B轮融资。零跑创始人朱江明是全球排名第二的安防监控设备制造企业大华股份(002236.SZ)的创始人之一。2020年,零跑销量达11391台,在全国新造车企业销量中排名第六。

目前,合肥还集聚了国轩高科(002074.SZ)、华霆动力、巨一电机等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上下游企业120余家。

就在合肥参投零跑汽车的前一天,合肥市统计局公布了2020年合肥市GDP——10045.72亿元,首次突破万亿元大关。上海和安徽发布的信息显示,2020上海GDP达38700.58亿元,安徽38680.6亿元。

如此一来,安徽上海的GDP差距也就几千辆蔚来。

04

抢滩新能源汽车,在未来新的汽车江湖占据一席之地,不仅仅是合肥和上海的游戏,还有广州、珠海、南京、常州......

特斯拉开挂,让马斯克成了首富;国内造车“三兄弟”穿越生死线,股价一路高歌;恒大汽车一车未售,市值却一度达到4000亿港元,引来车界一阵奚落。

这硬生生地逼得许首富2月3日冒着呼伦贝尔零下35度的极寒,站在皑皑白雪堆里宣布“恒驰汽车冬季测试开始”。在此之前,车界那些头头脑脑貌似从未对一款车的测试表现得如此上心。相比之下,他们应该感到汗颜,需要反思。

需要反思的,还有很多。看到合肥GDP破万亿,8个月把70亿变成了1000多亿,珠海很羡慕也很着急,据说要牵手贾会计玩梦想窒息。

早年间,各地对于新能源汽车发展自然没有今天这么热心。最早在中国推出混合动力汽车普锐斯的丰田汽车,最初积极建言时,应者寥寥。通用汽车也高管专程到北京举行了推荐会,并宣布在华多个新能源研究中心建设项目。

谁不希望得到政策的阳光雨露?

然而,幸福却是在不经意间来临。2012年,房地产调控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一些地方就重新把“将汽车产业发展成为支柱产业”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或者产业发展规划。

一轮汽车产业争夺战就此启幕。但凡有些汽车工业基础的城市,都有成为“东方底特律”的梦想。

一些好的汽车项目更是会成为多地争抢的香馍馍。比如沃尔沃国产项目落户“一女多嫁”绯闻;合肥、上海争夺特斯拉。也有玩砸的,比如某地投入几十亿,造车项目连续死了3个,赛麟汽车更是一“绝”。

从目前来看,新能源汽车股价大爆发的背后,销量相比而言还慢了半拍。2020年,蔚来交付43728台,同比增涨112.6%。销量涨了一倍,市值涨了十倍。

珠海如果投资贾跃亭的FF,讨论谁在算计谁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个风口,必须薅一把试试。再迟疑一下,恐怕连PPT都抢不到。

【本文作者蓝忘机,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蓝媒汇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