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究竟有多少山寨版Clubhouse?

在Clubhouse火起来以前,国内这类产品已经存在,但真正做起来的没几个。
2021-02-22 16:16 · 三言财经  江城   
   

如果要问2021年的第一个风口是什么,那必然是被埃隆·马斯克带火的Clubhouse。

2月1日,马斯克在Clubhouse直播,他谈到了“移民火星的时间、比特币、创业”等多个话题,吸引了至少5000人观看互动,房间的嘉宾还包括风投公司A16Z的联合创始人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和天使投资人里拉姆·克里希南(Sriram Krishnan)等多位知名人士。

随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用“Zuck23”的用户名Clubhouse上开设了一个帐户,登录后接受了采访。

Clubhouse之火也点燃了国内互联网从业者的激情,那么有多少产品自称国内版Clubhouse?在国内做Clubhouse能成功吗?

国内版Clubhouse纷纷上线,

类Clubhouse产品至少几十家

在社交媒体上,不少APP都在“争夺”中国版“Clubhouse”的头衔。TWO、对话吧、递爪、聚聚等。

左(vivo应用商城)右(应用宝)

在安卓市场搜索Clubhouse,会出现一批类似语音聊天软件。不确定是app自己还是商店匹配的关键词。

这些国内的Clubhouse产品研发形式大致分为三种类型,纯创业新产品、已有产品加入CH功能、内部孵化。

“中国版Clubhouse”产品一个接一个的诞生,爱蹭热点的波场Tron创始人孙宇晨也开始按耐不住。今年2月初,孙宇晨宣布,将投资语音社交App TWO。

聚聚APP

国内类Clubhouse产品相继推出,而与Clubhouse几乎同一时间推出的“聚聚”APP却已经关停。

创业者Joshua表示关停是因为没拿到投资。但在Clubhouse大火后,却有不少投资者询问项目情况。

以上这些国内版“Clubhouse”数量虽多,但是大多数APP无人知晓,属于纯创业产品,相对产品内加入CH功能、内部孵化等形式的APP竞争力较弱。

2020年10月,荔枝就在美国上线了Tiya,基本功能与Clubhouse类似。

对话吧

映客为“追赶节奏”,在春节前快速上线APP 对话吧,对话吧同样采用邀请码形式。

然而,今日,三言财经发现,映客旗下音频社交产品“对话吧”在安卓和苹果商店均下架。

目前,在应用商店内已经无法搜索到“对话吧”APP,但对话吧APP仍能正常使用。

对此,映客方面表示,下架因为在做技术调整,几场大的活动下来用户的BUG有点多,需要紧急调整。

据悉,36kr、知乎也准备推出国内版Clubhouse,但具体情况尚不明确。

2月9日,罗永浩表示,“我知道的就有十几家在抄,春节都不休息了。”

还有微博大V发文称,看朋友圈里各家大厂产品经理的动态,年后预计会有5个以上的中国版Clubhouse上线。

自今年以来,已有不少公司申请注册CLUBHOUSE商标,申请人包括公司以及个人。

还有不少创业公司正在为自己的“中国版Clubhouse”寻求融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类似Clubhouse的软件至少有几十家,甚至更多,以上国内版“Clubhouse”一部分 APP属于新品,还有一部分APP推出时间早于Clubhouse,在借Clubhouse的“东风”进行宣传。

国内版“Clubhouse”体验:
略显无趣、难以保持高质量内容

那么,对于Clubhouse和国内的类似软件,用户的体验感如何?

三言财经体验部分APP后认为,多数APP“房间”参与人数少,讨论的内容质量不高,难以产生强烈的兴趣,部分APP页面存在广告,影响使用感。而在产品中加入CH功能的APP内,因功能较多,难以找到聊天入口。

对于“对话吧”的体验感受,A先生表示,对话吧产品跟CH非常相似,声音流畅度也很好,所差就是没有CH那边有大量有趣且高质量大尺度的话题讨论,逛了一下,略显无趣,跟微博一样,这产品挑战的不是产品而是内容的运营。

B女士体验后表示,听了一晚上对话吧的讨论,感觉保持高质量和有趣的内容还是挺难的,听到某个房间有人在瞎说胡说,赶紧退出来。类CH产品的好处是可以开着电视,刷着微信,还做着按摩听。

C先生称,“对话吧里,有人邀请我去他的房间聊‘要不要投资一个类CH国内产品’,我无情地拒绝了他,因为我看到群里有大忽悠徐XX在,另外这才几天,一共没几个粉丝,居然好些人在聊有了粉丝怎么变现,割韭菜思维深入骨随,到哪里都觉得自己走进了一片韭菜地。”

2月8日罗永浩发文称,断断续续玩了两天Clubhouse,没有一个房间能待上10分钟,也毫无兴趣自己开一个房间,如果不是疫情和马斯克,如果不是来自硅谷,如果不是邀请码可以装X......

也有网友认为Clubhouse对于国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沉浸式语言环境。

对比Clubhouse和国内的产品,网友认为Clubhouse是聊感兴趣的话题,国内的则围绕着荷尔蒙。

还有网友认为,看国内版“Clubhouse”和公众号没啥区别,纯粹作为听众的话,玩这个意义不大,也有网友提出疑问,质疑“Clubhouse”商业化的前方。

周亚辉不建议创业公司做“Clubhouse”
国内版“Clubhouse”难立足

用户对于国内版“Clubhouse”的体验感褒贬不一,那么,作为风口,“Clubhouse 模式”在国内是否有前景?大佬们对Clubhouse的看法是什么?

2月20日晚9点,映客董事长奉佑生,投资人朱啸虎、周亚辉、杜永波,《最强大脑》主持人、复旦大学副教授蒋昌建等在对话吧展开讨论。

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表示,Clubhouse类产品有机会重构线下会议场景,能够让用户以更快的速度、更低廉的成本获取行业知识。

昆仑万维CEO周亚辉认为,Clubhouse是过去五年整个硅谷最创新的社交产品,特别不建议创业公司做这个产品,会死的很难看;1亿DAU就是它的天花板。

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表示,Clubhouse更偏向知识分享,更类似于知乎的模式,更适合于高举高打,第一波就需要大V来拉流量。

网友对于Clubhouse的看法也各不相同,有网友质疑Clubhouse会不会沦为ASMR平台。

还不少网友表示,Clubhouse的玩法和YY类似。而语音聊天室是零几年流行的东西了。

网友认为,国内互联网追潮流的精英们,对待Clubhouse态度还是拿来炫而非拿来用。

网友评价Clubhouse:输出者端CH太依赖大V,但聊天室模式内容传播性不强很难获利,靠大V兴致驱动则难成创造大势,听众端音频内容耗时长很难抢占碎片时间。

还有网友表示,打造中国版Clubhouse真的没必要,语音类软件还是小众一点细分一点吧,不同圈子硬容就很尴尬,况且CH本身就是鱼龙混杂的定位,大佬只是最开始为他们的投资负责,再往后还有谁愿意向下兼容呢,最后还是下层语音聊天室罢了。

其实,简单来看,Clubhouse能够火起来,起因是大佬加持,给Clubhouse增加了“高级感”。

从更深层次来看,在疫情下,线上社交成为主流,Clubhouse具有优质的话题,以及邀请制的神秘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用户的优质程度。

但是,这些情况在国内似乎并不适用,首先,在Clubhouse火起来以前,国内这类产品已经存在,但真正做起来的没几个。

其次,话题,Clubhouse 里的内容更偏向于讨论性、学习性的交流,而国内类似的APP 大部分依旧以娱乐为主,同时,平台需要具有号召力的人站台,但在缺少内容的情况下,单靠名人难以保证持续性。

最后,由于Clubhouse不进行任何保存录音的设定,在增大了用户讨论自由度的同时也加大了监管的压力,会衍生出很多不可控的因素。尤其在国内,限制更加严格,这也意味着Clubhouse不可能被国内完全复制。

百度指数显示,自2021年2月起,Clubhouse 搜索量快速攀升,2月8日达到最高峰,百度指数近80000,随后逐渐下滑。

随着时间的推移,Clubhouse热度降低,哪款能够软件摘得国内版“Clubhouse”的头衔仍是谜团,但站在社交行业的角度上,或许Clubhouse能俘获特定的人群,若想继续做大做强,还需要打造出符合国内行情的APP。

对于这些国内版“Clubhouse”,你怎么看?

【本文作者江城,由投资界合作伙伴三言财经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转载请联系原出处。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