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大业:每个行业都值得用视频号再做一次

2021-04-08 16:17 · 互联网     


如果没有2020年的那场疫情,如果不是那次讲课后粗心大意和朋友聚餐,被太太赶到楼上隔离,萧大业这辈子,可能和微信视频号,甚至和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失之交臂。

退休职业经理人,人生的一场偶然

从2020年8月开始,大概持续有半年的时间,本已经处于退休状态的萧大业,生活被“手机”填充得密不透风。

早上5点起来,打开手机,处理不断涌入的微信留言、超量的好友通过申请,然后开始下楼跑步,保持持续的能量。

早餐过后,一天的忙碌正式开始。处理前一天遗留的合作洽谈和各种细节问题,每天光处理繁杂的信息就占用了很多时间。加上他有多年发朋友圈的习惯,会把一天里看到的、想到的、生活类的以文字或图片形式分享发圈。有时,光一个朋友圈,也很耗时间。

这一切的繁忙,归因于一次偶然。去年疫情,他给企业管理者做了一场培训,算是聚众,出差回到家,太太数落了一通,便将他赶上楼,隔离起来。闲来无聊,只能摆弄手机打发时间,他发现,自己的微信视频号被开通了。

拥有多年职业经历的他,本来就是个朋友圈型选手,一下来了兴致:满肚子的职业经验和管理知识、个人经历、教育认知等等,想说的实在太多了。

他轻松理了几条线:运营管理、领导力、教育、商业案例等等一些不吐不快的问题。还有那时热议的新概念,比如内卷化,一些反常识内容,能对别人形成认知冲击的社会共同话题。随意拟一拟,在镜头前,用口播的形式,说出来。

……

如今,8个月过去了。

2021年的4月,萧大业除了视频号拥有13万粉丝,还开通了三期21天沟通力训练营,成立“萧大业和他的朋友们”知识星球,在直播领域初步试水为新国货品牌带货,还做起了直播连麦访谈。每天还有视频号的日常运营,面对着内容、拍摄、剪辑、运营、留言互动的诸多事务。

他说,“现在挺忙,像直播,不仅仅是直播那一两个小时,直播是从还没开始就有大量的环节,要提前预热,准备内容,懂的人都懂。”

如今,直播带货他每个环节都滚瓜烂熟:和合作方洽谈、选品、设置抽奖、互动、留存等等,有时忙起来连中饭都吃不上。

萧大业直播连麦的嘉宾咖位都很足,都知识、能量兼具。准备一次直播连麦,需要联系人、约时间、列提纲、给对方参考、回来修改,基本上,他会把连麦的嘉宾资料都看一遍,一般都得忙到晚上。

像这样的生活,放在一年前的萧大业,万万是想不到的。

2020年7月25日,他在微信视频号发布了一条主题为“我的父亲和母亲相濡以沫”的视频,截至目前,单条视频播放量已超过2.1亿次,点赞量达750万次,被转发超过125万次。

如果不算重复播放量,可以说,这条视频每七个中国人里就有一个人看过。直到今天,仍然有很多观众被视频中父母多年相伴的日常触动,像一下说中了心声,对于父母恩情的愧疚、不舍,与理想舒适生活的向往。

如今,各种合作方递出了橄榄枝,酒、保健品、服装等多行业的品牌发出商业邀约,国际学校给孩子上课、家庭教育等咨询培训,也都涌上门来。

“我现在大半年已经没有出去走走了,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像我做企业管理、做职业经理人,多年积累的储备已经够多了吧,以前只觉得该学的学得差不多,顶多再精进一下。我感觉现在每天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学习,现在对这种事物的热情和兴趣都不一样了。”

一个戴着墨镜的大爷,穿着登山运动服,背着背包,后方是踏过的山河,走过的山川,他驻足望向远方,头顶一片蔚蓝。

他说,“我觉得人生要多彩,我现在接触的人,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思想,有他的人生轨迹,我也都有兴趣去听一听,了解一下。虽然忙碌,但总的来说还是有兴趣。”

多数年轻人没明白

对于全世界大部分职业工作者们来说,最理想的生活,不过是人至60,环游世界、颐养天年。萧大业,就是这样一种人。

90年代,他在国企当干部。因为不安份的心,2001年辞职,开始创业,一开始从咨询公司做起,做了三四年,因为咨询公司始终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隔靴骚痒,他认为还得自己去实际操盘,真的去做,才知道管理一个企业到底是怎么样的。

于是他又回到了企业,开始了职业经理人生涯。一做又是四五年,到2011年,又正式开始第二次创业。

用萧大业的话说,谈企业管理,既有一线的理论和方法,自己又做过高层,运营过企业,拥有着丰富的管理和创业的经验。

“我现在不定期给企业管理者做的培训,是还保留的一个有兴趣的工作。其实最早期我是不上课的,我做企业时是经营者的角色,需要带领新人,给他们充电。但实在请不到合适的老师,我就自己上。”

5年前,他把公司交给职业经理人管理,一年里,一半时间,带着家人环游世界,另一半时间用来给企业授课。“我就保留了这一个,我喜欢这个工作,因为授课倒逼着我学习。”

萧大业看起来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中国男人,但实际上有着丰富的生活热情,乐于挑战。

“有时培训会场30、50人,有时上百人,每当课程结束,总有人要过来加你微信,时不时提一些问题,你能够感受到你的输出,是有价值的。”

他觉得自己并不完全是职业的培训师,实际还肩负着一些社会责任。“去帮助一些企业,影响一些人。”

无论是国企高管,外企职业经理人,还是下海创业,自己当过企业主,他接触过众多企业,遇见过无数问题,用他的话说:“做企业管理、咨询,是个吃力活。每个企业有每个企业的问题,每一个都是定制服务。”

谈到企业管理最难的问题,萧大业一下打开了话匣子,他说,“实际应该有一群人,专门研究企业的发展、战略。即一个企业,到底怎样才会赢?但是在中国做企业,很多是做得不好的。

举例说,一个公司怎么做大?步步为赢,稳扎稳打是一个方法;通过资本的并购又是一个方法。这两条道走起来不一样,需要更明确更清晰的战略布局。但很多企业并没有搞清楚,一会这样一会那样,战略不清楚就有大问题。

第二个大的问题,企业如何系统更高效输出产品?高效产生价值?每个企业主都希望运转效率高,其实各种规章制度、流程、SOP,都是围绕运转效率去做的,但在这个过程中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管理流程不合理、规定不完善,这是又一个重要问题。

第三个,要让员工能够愿意跟随你。做一个企业,是需要创造价值的让每一个员工在你的企业里工作而感到自豪、开心、有成就感。这需要众多企业主重视。但并不是很多企业主天生具有领导能力,很多也做得不好。

至于其它,像分钱的问题,上升通道阻塞的问题,各有万象。

谈到青年人上升通道的问题,萧大业见过太多,公司好不好,是否有学习成长机会,上升通道如何等等。

他说,所以你需要去做选择,什么公司是适合你的,什么公司是你愿意待的。而刚毕业的年轻人,最应该看的是学习、成长机会,而且要去找到优秀、高手更多的地方,这样能学到的东西更多。

关于年轻人在职场中最重要的点,他认为“年轻人最重要是心态、责任心。以打工者心态工作,成长慢。目标是为了完成任务,说明视野,理想太小。不能对任何事情承担责任,没有意识到承担责任对自己很有利。”

“一个企业,老板是做货币投入,员工是做精力、时间投入,老板的收益是分红,如果员工仅只看到收益是工资,就完了。年轻时成长和学习到的经验,才是最大。”

他说,他也是老板,我请一个人,不是为了你的资历,我看中的是你能给我创造多少价值,你要聚焦到一个系统,一个企业,首先你看懂了吗?你知道你在哪一段吗?你能创造更多价值吗?能够让你的上下游更加舒服吗?这个看懂了,才能够有通道。

话音未落,他又说道,执行,也是很头疼的一个问题。“人总是想得很好,计划很好,一到干的时候,做不到,坚持不了,没勇气,无法克服,难。“

在他看来,能够明白这三点,脱颖而出的人,始终是少数。“有的人23岁能看懂,有的人33岁才看懂。”

笔者问他,什么样的人会懂得早一点?他说:“善于思考的人。独立思考实际上是最重要的能力。但是独立思考要有基础,要阅读,善于学习。最简单的,你要会向高手学习:一是你证明自己的价值,二是付费,用钱来买别人的价值。”

当摇滚青年成了大爷

在视频号上,这样一位近60岁的大爷,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个人头像上蓝蓝的天空,简单的运动装,戴着墨镜,像走遍了五湖四海的老大爷,他身上没有典型的成功者标签。没有这个年龄人手里爱倒弄的核桃,也没有这个阶段的人爱吹牛我认识哪个大人物、谁是我哥们儿的油腻,时不时还唱着年轻时组乐队时唱的歌,还会邀请有质量的高净值人群做连麦访谈。

访谈对象,有投资家、有行业翘楚、有青年创业者,他也像一名记者一样,尽可能多去了解资料,希望能给直播间的听众带来一些有质量的干货。

有意思的是,几乎每个年龄段的人,都跟他有点儿共同语言。他有中国男人身上的冷肃、不多解释的气质:安置家庭,老有所养,子女成才,儿孙齐整。中国人传统价值观最高形式的理想,都在他这里,也在他的镜头里。

萧大业身上还有种哥们儿气息,没有距离感。微信用户,各个层面的男女老少,都爱加他,找他聊天唠嗑。

也没有一个顶流该有的样子,谁要加他,哪怕只是打个招呼,他都要回复。今天回不过来的,明天回。“我就这性格。”

谁也想不到,这个创造过一条视频阅览量过亿的顶流人物,处事看人,如此朴素。

关于直播,他会跟别人学,但又不套用别人的想法。“我走的路跟别人不一样,我不是谁打赏多我就跟谁连麦一下。我是探索,做成我自己的风格,我上星期直播带货,我找的酒品牌,跟我的风格也完全一样。”

萧大业说,我是在底层逻辑上提供方法的一个人。“我可能不是在某个项目上教你怎么挣钱,流量应该怎么做大,那个是术。另一个,我觉得总要有人提出更高层面的东西,比如连麦,我找十点读书的林少,我想看看他怎么从一个自媒体做成商业化的过程,怎么把公号做起来,怎么把一个广告从50块钱一条做到几十万一条。包括培训体系怎样建立的?”

他邀请进行直播访谈连麦的嘉宾,有白鸦,一起谈电商带货,视频号主如何带?带货是什么逻辑?他想去深入了解更多,包括中关村龙门投资的徐井宏,“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怎么走到那样一个江湖,怎么去创造他的人生,我希望去影响年轻人。”

他说:“我也知道,直播比这个挣钱容易多了,谁都能学得会,但是那个不持久。我想江湖不是全部一样的人,我希望帮助到更多人,这样有价值。”

只是现在很多人更愿意你直接告诉他怎么挣钱喜欢那种触动人身上的肾上腺素的东西好像挣钱只要上课就完了就有钱挣。

说到这些,他却又反过来说明,“但我不是刻意去做离钱远一点的事。如果我是财经博主,我就研究钱,没有问题。我的商业价值实际上是领导力、管理能力。我不同意人人都可以复制领导力。像很多家长都教不好孩子,根本没有学会如何去影响一个人,他需要像带团队一样的领导力。每个人都需要学习领导力、管理能力,但并不是人人意识到他需要啊。

在萧大业的个人认知里,他始终觉得:挣钱是结果,最终体现的是综合能力,需要学习的东西特别多。比如微信视频号,你要解决很多东西,创作、传播过程、路径、运营,然后才是销售。可是我们现在太多人就只关注怎么销售。但前面做不好后面怎么会有钱?这个是挺悲哀的一件事。

他说:“其实很多人没有走过一些路,认知就不清楚,容易踩坑。其实很容易想,一个人到底什么原因能挣钱,不是谁教你能挣钱,你就把钱挣了的。”

如今对于他理想的方式是,希望直播的合作方、品牌主很优质。比如近来与他合作的酒品牌,他合作前就有诸多考量:

“中国的白酒竞争多激烈,对手多强大啊,A股前十大概四到五个都是白酒公司,对手也很强大,行业又传统,那一个酒品牌,在行业里是怎么杀出来的?我觉得很多人会感兴趣。人家怎么拥抱新媒体?不论是线下、线上的自媒体等,都做得不错。”

他希望选一些这样的品牌,找到方案和经验,找到解决方法。既要认可别人的产品,又能宣传别人品牌,解决大众的痛点,同时大家都还有收益。

”这是我摸索的,我想尝试尝试,就是一种使命感。”

对于直播的预测,萧大业显得独有的大胆,“我坚定认为,大多数号主,带货实现商业化,门槛是最低的。只要你在某个领域比较强,就可以实现带货。”

这个给无数企业管理者上过课,给企业主做过咨询管理、给富二代讲过财富传承的老大爷,在让他给年轻人给点建议时,他没有一丝兴趣,“年轻人不会喜欢听我说什么,讨嫌。”

在3月中旬的广州金V大会上,萧大业在激情洋溢演讲完后,引用了科比生前的一句话,宣示自己:总有人要赢的,为什么不能是我?

台下,都是时下正当红的网红、博主。话音未落,掌声四起……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做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