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圈都在悼念他

大卫·史文森对于整个VC/PE行业具有特殊的意义,由他执掌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开创了大学捐赠基金配置VC/PE资产的风潮。
2021-05-07 22:41 · 投资界  刘凯程 李彤炜   
   

投资圈一颗闪耀明星悄然陨落。

5月6日,耶鲁大学官网发布讣告:投资大师、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于5日因癌症去世,享年67岁。“亲爱的耶鲁社区成员们,我怀着深切悲痛的心情告知你们,在与癌症进行了长期而勇敢的斗争后,耶鲁大学首席投资官大卫·史文森·史文森(David Swensen)昨天还是不幸去世了。”

讣告中提到,本周一大卫·史文森刚刚上完本学期投资分析课程的最后一堂课。而两天后,他就在耶鲁New Haven医院里辞别人世了。

“暮春可能是最残忍的季节。我收到大卫·史文森先生去世的消息时,心中的悲痛难以自已。尽管我知道,这位全球机构投资界的传奇先驱已经与癌症斗争了九年,但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噩耗。”高瓴创始人兼CEO张磊发文深切悼念这位恩师。

大卫·史文森这个名字对于整个VC/PE行业具有特殊的意义,由他执掌的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开创了大学捐赠基金配置VC/PE资产的风潮。此外,大卫·史文森还为众多高校或机构培养了一大批“耶鲁派”投资精英,他们分布在世界各地践行着这位教父的投资理念。正如张磊所言,斯人已逝,传奇却永不落幕。

执掌超300亿美元

他开创大学基金出资VC/PE的先河

在许多投资人看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甚至比耶鲁大学更如雷贯耳。这个基金的投资回报率,不管是无论在牛市还是在熊市,都远高于同行,包括世界上最顶级的对冲基金。而它背后的掌舵者,正是大卫·史文森。

大卫·史文森对耶鲁大学有一份特殊的情怀,这不仅源于耶鲁是他的母校,更源于他对耶鲁的爱。正是基于这种感情,1985年,他放弃华尔街收入更高的工作,降薪80%加入到耶鲁大学捐赠基金,开启了长达36年的传奇投资生涯。

“人们总认为你不去从事一份有更高收入的工作,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在我看来,这却再自然不过了。”大卫·史文森在2007年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时表示。

在他看来,通过运作捐赠基金获得的收入,可以补贴每一个有资格进入耶鲁大学的学生,这是最让他有成就感的地方。“对于学生的财政帮助是基金的很大一部分支出,我们做到了。”

事实上,他不仅做到了,还做得十分优异,哈佛大学捐赠基金、麻省理工大学捐赠基金、普林斯顿大学捐赠基金、洛克菲勒家族、希尔顿家族、卡耐基家族等等知名机构都是他的追随者。

大卫·史文森在1985年刚刚加入耶鲁时,捐赠基金的净值为10亿美元,仅能为大学的运营提供4500万美元,占预算的10%。而在他入主基金会30多年之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2019财年(2019年6月30日-2020年6月30日)的数据显示,基金规模已经增加到312亿美元,成为耶鲁最大的收入来源,当年为大学提供了14亿美元的运营资金,约占预算的32%。

而造就耶鲁大学捐赠基金规模30多年成长近30多倍的成绩,在于大卫·史文森独创的“耶鲁模式”(也被称为捐赠模型),这种模式一度被后来的投资人奉为圭臬。

在他接手前,基金会采用传统保守的投资方式,偏好股票和债券主导的资产组合,而在美国经济和股市经历了从1966年到1982年的超级大熊市中,这种资产组合使得耶鲁基金的管理非常不理想。

大卫·史文森是一个坚持有创新精神的基金管理人,他摒弃了前任追求规模、明哲保身的做法,经过和搭档迪安•高桥的共同研究,发现低流动性的另类资产是个机会,于是改变了投资方向:基金会将所投资产划分为VC、杠杆并购、公开市场权益投资(美国)、公开市场权益投资(非美国)、绝对收益、现金及固定收益、自然资源、房地产八大类,广泛布局VC、PE,并重仓海外股票,此外还提高低流动性资产的持仓比例,如杠杆并购、房地产、自然资源等领域。在他看来,这些领域存在定价的低效,基金经理的主动管理价值可以得到发挥。

截至2019年,耶鲁大学捐赠基金投资组合中约60%分配给另类投资,包括对冲基金,风险投资和私募股权等。而从此前耶鲁捐赠基金10年期和20年期的回报率来看,另类投资的确发挥了中流砥柱作用。其10年期年化收益率为10.9%,绝对回报的年化回报率为5.3%。PE杠杆收购的回报率为14.6%,VC风险投资年化回报率最高,达到21.3%。

耶鲁大学捐赠基金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对比2018财年配置目标和2021年配置目标,VC还将从18%提至23.5%,PE将从15%提至17.5%,两者加总在其全部资产组合中占比41%。

大卫·史文森管理基金的突出表现让外界纷纷投来赞许的目光。早在2005年,他加入耶鲁20周年时,校长就曾为其专门举办酒会,表彰他成为高校捐赠基金管理的领跑者;他还被《耶鲁校友》杂志誉为“耶鲁价值80亿美元的人”。

前摩根史丹利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巴顿•毕格斯更是直言:“世界上只有两位真正伟大的投资家,他们是史文森和巴菲特。”

在私募股权行业,大卫·史文森的独特眼光令众多GP心驰不已。在美国PE行业刚刚起步的上世纪80年代,KKR最早几只基金的LP正是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中投公司也曾向耶鲁取经,了解其GP投资组合,该基金已成为全球顶级GP最喜欢的LP之一。

高瓴资本第一个LP

彻底改变张磊人生轨迹的恩师

36年的大学基金管理生涯中,大卫·史文森早已桃李满天下,而在国内,高瓴创始人兼CEO张磊是他最知名的衣钵继承者。

“他是引领我进入投资界的第一位导师,他教会我什么是受托人责任,什么是长期价值投资,如何创造一个有灵魂的组织。”张磊在悼念信中这样怀念恩师。

张磊和大卫·史文森渊源颇深。1998年,张磊赴美国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攻读研究生学位。在念MBA期间,他正因为没有钱支付第二年的学费而拼命找工作,在此期间,张磊投了无数简历,经历了无数面试,最后都没了下文。

在经历过多次失败后,张磊拖着疲惫的身子无奈回到了耶鲁。彼时,耶鲁大学投资办公室恰巧在招实习生,尽管从未真正接触过投资,张磊在看到这一消息后,还是立即投下了简历。

几天后,张磊收到了耶鲁投资办公室的面试通知,收到这个好消息的他高兴了一阵却又立马信心全无。随后的面试过程也证明了张磊的猜想,他就是一个投资小白,大卫·史文森问了许多问题,他都只能回答:“I don’t know”(我不知道)。

走出面试室时,张磊已经不抱任何信心了,这是一次情理之中的失败。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又过了几天后,耶鲁投资办公室竟发来了Offer,大卫·史文森向其解释道,正是张磊一个个的“I don’t know”,让他看到了投资人最为重要的品质——坦诚

自此,张磊与大卫·史文森结下了不解之缘,他在《价值》一书中说,耶鲁投资办公室定位了自己今后事业的坐标系,让他决定进入投资行业。“许多时候的人生际遇,是上天无意间给你打开的一扇窗,而你恰好在那里。”

加入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以后,张磊在实习过程中耳濡目染,汲取到不少大卫·史文森的投资策略精华,为了让国内更多人了解这些内容,2002年,张磊将他的著作《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翻译引入中国,创造性地使用了“信托”和“承兑”来翻译“fiduciary”和”endowment”,这种表述被中文金融市场沿用至今。

2005年,受大卫·史文森的鼓励,张磊决定创业,其创立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的第一笔资金就来自于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投资,大卫·史文森交给他2000万美元资金用于投资 中国新兴公司,后来又追加了1000万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拿到钱后的高瓴资本第一笔投资便是腾讯,当时QQ作为最知名产品的腾讯估值不到20亿美元,仅在16年后,腾讯已成为市值近7500亿美元的互联网巨头,而在精准押中京东、美团点评、爱奇艺、滴滴、百丽国际、百济神州、药明康德等企业后的高瓴资本2020年时的资管规模也已经超过5000亿元(约760亿美元),成为亚洲地区史上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

高瓴资本在持续成长的同时,也不断在和耶鲁大学捐赠基金产生互动,张磊本人也以各种形式回馈母校和恩师。2010年,张磊为耶鲁大学管理学院(SOM)捐赠888.8888万美金。

除了捐款外,张磊通过担任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GP,为后者创造了可观的收益。彭博报道,大卫·史文森曾透露,高瓴是他们最赚钱的投资项目之一,已经为耶鲁带来了24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我曾经问过大卫·史文森,为什么他要投资高瓴,因为在当时没有任何其他机构会冒这个险。他说,当你和合适的人一起工作时,一定会有好事发生。

桃李满天下

他留给VC/PE圈一份宝贵遗产

正如张磊言及“良师益友”这四个字,大卫·史文森愿意花大量精力教书育人,甚至将午餐时间交给学生、员工甚至任何提问者,与他们探讨专业问题,帮他们找寻职业与生活方向。他们从大卫·史文森这里或直接、或间接地汲取营养。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领先的藤校捐赠基金中,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宾夕法尼亚大学、鲍登学院捐赠基金、韦尔斯利学院等大学捐赠基金,以及洛克菲勒基金会、大都会艺术馆基金等基金负责人均为耶鲁派,是大卫·史文森的前员工。

可以说,大卫·史文森影响了一众美国大学基金。在海外,名校捐赠基金是VC/PE的重要金主,很多名校的捐赠基金已经成为大学最大的收入来源。截至2020年6月30日,哈佛大学捐赠基金规模419亿美元,耶鲁大学312亿美元,斯坦福大学289亿美元,普林斯顿266亿美元,他们甚至可以讲“富可敌国”。

相比美国,中国名校捐赠基金成立时间相对较短,大部分于2005年前后成立。基金规模也较小,但增速很快。数据显示,从2014年到2019年5年时间,中国大学基金绝大多数都实现翻倍式增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高校基金会并不注重投资,大部分捐赠基金以货币资金的形式躺在账上,少量投资以短期、债券为主,比较少涉及低流动性、高风险的长期投资、权益类投资。

但受到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影响,越来越多国内大学基金开始投向VC/PE。最为典型是清华大学教育基金会,目前已作为LP出资数十家创投机构。清科研究中心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末清华教育基金会已投资弘毅投资中信产业基金鼎晖投资、信瑞投资、愉悦资本、英诺天使基金、银杏华清投资基金、源渡创投、高瓴资本等创投机构。

在工作之余,史文森还写出了两本畅销书,一本是《非凡的成功:个人投资的制胜之道》,另一本是《机构投资的创新之路》。在这两本书中,大卫·史文森用他深厚的理论功底对全球市场洞若关火,使这两本书远超一般金融投资类著作,可谓是投资的必读之作

斯人已逝。张磊曾说,“从大卫·史文森身上,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学习到他对自己的信念像宗教一般的信仰,他可以去华尔街赚许多钱,但他都不去赚,就为了坚持自己的信念。”这一份信念,正在全球生根发芽。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