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赔掉110亿!孙正义:你们玩不起

现在,孙正义开始被VC/PE圈效仿——他们都正在用资金体量优势改写游戏规则。
2021-06-02 16:56 · 投资界  周佳丽 张继文   
   

孙正义迎来今年第二家倒闭公司。

投资界获悉,软银愿景基金重金投资的智能建筑公司Katerra面临关门。作为Katerra的最大股东,软银合计出资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110亿元)。今年早些时候,孙正义投了15亿美金的Greensill Capital已经申请破产保护。

诞生于美国硅谷,Katerra三位创始人团队豪华,甚至不乏银湖资本创始人。2018年,愿景基金强势入主,一举将其打造成科技建筑行业唯一独角兽。随后几年,愿景基金连续注资,累计投下18亿美金。回天乏力,这笔投资又要打水漂了。

这样的一幕,孙正义似乎习惯了,目前他对Katerra倒闭不予置评。刚刚过去的5月,孙正义交出了史上最漂亮的战报:软银集团净利润为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一举创下日企上市公司最高纪录,堪称“印钞机”。要么大赚,要么赔掉,狂人孙正义一向拒绝平庸。

大开大合,气象万千。孙正义风格开始被VC/PE圈效仿——从KKR到老虎环球基金,他们都正在用资金体量优势改写游戏规则。这样的一幕,也正在中国创投圈上演。

今年第二家公司倒下

这一次,孙正义赔了110亿元

又一只独角兽猝然坠落。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建筑初创公司Katerra即将倒闭。在此之前,该公司曾从软银等VC/PE机构那里筹集了约20亿美元资金。而孙正义掌舵的软银,正是Katerra最大投资方——从2018年1月至2020年末,软银向Katerra投出近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110亿元)。

孙正义连投3轮,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2015年,Katerra在美国加州正式诞生,以“装配式建筑+平台一体化”的模式在传统建筑领域掀起了一场技术革命。头顶硅谷光环,Katerra背后三位创始人的履历颇为亮眼,其中迈克尔·马克斯(Michael Marks)为Katerra的主席,他曾掌舵消费电子制造巨头伟创力(Flextronics),还曾任职特斯拉的临时CEO。

另两位联合创始人分别是吉姆· 戴维森(Jim Davidson)和弗里茨·沃尔夫(Fritz H. Wolff),前者是知名PE机构银湖资本(Sliver Lake)的创始合伙人之一,曾参与投资包括戴尔、Skype等著名企业;后者则是原房产投资公司沃尔夫公司的执行董事长。

如此豪华的团队,为Katerra引来了多位投资人的青睐。天眼查APP显示,成立至今6年里,Katerra累计完成7轮融资共筹得超过20亿美元,投资队伍中浮现了包括软银、德丰杰(DFJ Growth)、Khosla Ventures、富士康等身影。

而软银是出手最为阔绰的那一个。2018年初,Katerra获得来自软银旗下愿景基金投资的8.65亿美元D轮融资。完成融资后,Katerra估值被抬高至超30亿美元,成为科技建筑行业唯一独角兽。更多的细节流露出来:当时,孙正义想获得Katerra15%的股份,虽然创始人马克斯不想放弃那么多股份,但最终还是让步了。

一年后,软银再次领投公司的7亿美元D+轮融资,估值随之上涨了10亿美元,客户订单规模也有所增加。从Katerra的增长路径似乎也能看到软银的影子——收购规模较小的建筑公司,确立行业颠覆者的定位。马克斯曾说:“这是他们战略的一部分。我们将准备足够的资金,让客户、供应商和竞争对手知道,我们是最好的公司,将赢得行业主导地位的公司。”

然而从2019年下半年起,这只明星独角兽开始走下坡路。过去一年,Katerra经历了数次裁员,甚至关闭了第一家工厂,并因此裁员近千人,同时公司成本超支以及项目交付大面积延迟。联合创始人之一沃尔夫的出走,更是为这家公司的发展前路蒙上了一层阴影。事实上,Katerra管理层一直动荡不断,此前已经更换了多名CEO和CFO。

为了帮助Katerra渡过危机,软银于去年12月底再向Katerra投资2亿美元。彼时,Katerra CEO曾称:“软银的新投资将能够让公司避免申请破产保护,公司需要软银的最新投资来持续经营。”更早之前,创始人马克斯也曾公开表示:公司计划在2020年实现盈利,并且可能在2021年之后IPO。

但最终事与愿违,昔日独角兽轰然倒下,孙正义没能等来敲钟的那一天。

而这已经是孙正义今年的第二家倒闭公司——2021年4月,他曾寄予厚望并大出手15亿美元支持的格林希尔资本(Greensill Capital)申请破产保护,100亿元白白打了水漂。

不久前,孙正义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罕见反思:“对我而言确实有很多遗憾,比如对WeWork、Greensill和Katerra的投资失误……在很多方面我们还缺乏系统性的投资方法,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刚刚一年狂赚3000亿

孙正义凶悍,玩的就是心跳

一笔赔掉110亿元,现在孙正义可能并不太放在心上。

5月12日,软银2020财年年度报告出炉,截至2021年3月底,软银在该财年净销售额为5.628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2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2389万亿日元增长7.4%;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

这一次,孙正义不仅创造了日本企业的盈利记录,也让软银一举成功超越微软,成为继苹果和沙特阿美之后,全球第三大最会赚钱的公司。

软银愿景基金无疑是最大功臣。财报显示,愿景基金一期、二期共投资了125家公司,并与其它投资合计为软银创造了约6.29万亿日元的年度投资收益。

其中最大的一笔投资回报来自于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从2015年首次注资,到今年3月Coupang登陆纽交所前,软银累计向这家公司投入27亿美元,持股近40%为最大股东。现如今,该公司市值已超700亿美元,孙正义也大赚了一笔,赢得245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贝壳找房也让孙正义豪赚一笔。去年8月,软银曾重注13.5亿美元的贝壳找房如愿赴美IPO,随后股价一路飙升,11月股价达至最高峰时,给软银带来了高达375%的投资回报率。同年年底,美国餐饮外卖平台DoorDash也成功上市,孙正义再次获得了约110亿美元的盈利。

与此同时,愿景基金的医疗版图捷报连连。愿景基金一期中已经诞生5家医疗上市公司,为软银录得44亿美元的高额回报。其中癌症早筛公司Guardant Health,在短短两年内为愿景基金大赚了24亿美元,这在整个医疗投资圈都堪称罕见。如今,孙正义开始在愿景基金二期中加大了对医疗投资的布局力度,已经出手十余个医疗项目。

孙正义终于扬眉吐气。2019年,WeWork、Uber给软银愿景基金酿造了巨大的财务窟窿,与此同时旗下80余个投资项目中,有多达50家公司的估值骤然下滑,近15家被投企业走向破产。面对此前向WeWork投资的数十亿美元之举,孙正义一度总结为“是极其愚蠢的”。

2020年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直接加重了软银集团的危机。即便如此,孙正义依然乐观应对:“愿景基金遇到的困难就像小孩子的游戏,和上一次危机相比,我现在像从上面向山谷底部望去,在情况变好之前,我们会努力活下去。”

如今,软银愿景基金化险为夷,狂人孙正义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在福布斯富豪实时财富榜单上,现年63岁的孙正义以身家44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00亿元),牢牢霸占着日本富豪榜首之位。

这一幕正在发生:他们效仿孙正义

用资金体量改变游戏规则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孙正义彪悍的风格无人敢比。

一位长期观察软银的投资人总结:“多数投资人都是Game winner(游戏赢家),而孙正义是少有的Game changer(改变游戏规则的人)。”孙正义最擅长的投资玩法是:利用资金优势对目标公司疯狂砸钱,推动创业公司扩大市场规模、拉升创业公司估值。

同时,孙正义还喜欢大手笔投资同一赛道的多家竞争公司,谋求大股份甚至控股。也正是这样出手凌厉,碾压式的投资风格,甚至改变了VC/PE圈的游戏规则。

凭借着这样手段,孙正义在互联网时代造就了雅虎、阿里巴巴的成功案例,也奠定了自己的江湖地位。直到2016年,孙正义预感:一场新的时代变革即将发生。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每一个行业都将被颠覆。

于是,2016年10月,孙正义一举缔造高达1000亿美元的庞然大物——愿景一期基金。陆奇曾在公开采访中谈到:“当时大家都看了这个机会——基金周期会变长、规模会变大。但孙正义一口气募了一千亿,是让我有点吃惊的。”

愿景基金堪称是创投圈的“巨鲸”,它给出的最小支票也达1亿美元。此后几年,孙正义一口气累计投出700亿美金,先后在互联网、前沿科技、医疗健康、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扫货。“那时,孙正义参与的投资案例中,愿景基金通常扮演领投方或是独家投资人角色,有众多投资机构跟随愿景基金共同投资。”某位一线投资机构回忆道。

只赚大钱,把时间和精力花在爆款项目上,孙正义的风格令人咋舌。须知道,国内众多VC/PE还是靠着勤勤勉勉致富,靠IPO数量取胜。然而孙正义只给自己两条路——要么大赚,要么赔掉

“赌气十足”这是以往国内VC同行评价孙正义用得最多的词,但另一面来看也是拒绝平庸的意思。当初VC/PE们不满孙正义大开大合的风格,但现在,似乎越来越多人开始模仿,正如一些VC/PE巨头们开始成立大规模基金。

今年开始,KKR疯狂补充弹药,仅在亚洲便募集了三笔基金。一月份,今年1月,KKR先后募集了39亿美元(约合253亿元人民币)的KKR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和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规模的KKR亚洲房地产基金;4月,KKR正式宣布成功募集 1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982亿)亚洲四期基金;5月,有知情人士透露,KKR为其最新的北美并购基金筹集了约185亿美元资金(折合人民币1191亿元)。5个月内,KKR一共募集了超3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96亿)。

今年,老虎环球基金越发激进:一边补充弹药,一边疯狂出手。数据显示,2021年初至今,老虎环球基金已经出手超100次。尤其是第一季度,Tiger Global 在一级市场投资了 60 多家公司。平均下来,每周投出去的项目多达 5 个。根据研究机构CB Insights的数据,老虎环球基金仅在今年就参与了超过200亿美元的投资,而软银的投资金额为178亿美元。换言之,老虎环球基金正在取代软银,成为全球出手最土豪的基金。

而在中国,老虎环球基金更为强势。北京一位与老虎环球基金竞争过项目的VC投资人告诉投资界,“老虎基金的打法,如果真的在中国市场落地,很多VC都没机会了。好项目都被他们吸引过去了,给钱快还足,足够的资金、资源、人才覆盖市场,花不完的钱……赢得市场靠的就是力量。”对方打了一个比喻,在那种堪称核武器的力量面前,任何雕虫小技都没有意义了。

老虎环球基金十分彪悍,颇有孙正义的风格。一位新加坡同行表示,老虎环球基金的战略与愿景基金相似,它们都是“用现金改变了游戏规则”。当VC/PE圈开始效仿孙正义,这会意味着什么?这样的一幕,中国创投圈并不陌生。只是不知,谁能复制孙正义?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