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夫妇开5000家水果店,百果园要IPO了

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三个水果店IPO正在赶来。但,年轻人已经快吃不起水果了。
2022-05-03 14:59 · 投资界  周佳丽   
   

你家楼下的水果店要去IPO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5月2日,深圳百果园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百果园)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书,正式冲刺IPO,有望拿下“水果零售第一股”。

百果园的崛起是一部励志的草根逆袭史,主角是一位60后江西德兴人——余惠勇。上世纪90年代,毕业于江西农业大学的余惠勇揣着20万元南下深圳创业,一番折腾后,有着丰富农业经验的他迅速锁定水果零售行业,并喊来了在老家当英语老师的妻子徐艳林,二人开出了第一间百果园门店。

20年过去,如今的百果园已经开遍了中国的大街小巷,开出超5300家门店,但99%都是加盟店,一年营收超100亿元。百果园身后的天图投资、深创投、中金资本、基石资本、源码资本等一众VC/PE也终于等到了IPO敲钟的时刻。

卖水果是门苦差事。如今中国水果江湖已经三分天下——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分别对应来自深圳的百果园,来自杭州的鲜丰水果,来自重庆的洪九果品,它们在同一个时代成长起来,又不约而同地都站在了IPO大门前,只是它们的对手早已不是彼此。

53岁江西老表,做出中国最大水果店

要去IPO了

余惠勇,是百果园的灵魂人物。

1968年,余惠勇出生在江西德兴。1991年从江西农业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江西农科院从事用菌研究。彼时改革开放的浪潮正激荡,余惠勇决定抛下“铁饭碗”南下深圳淘金。前后经历了投资股票失利和运输创业失败,都没有阻挡余惠勇去体制外闯荡的决心。

1995年,余惠勇带着仅剩的几百块钱再次来到深圳,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应聘成为深圳爱地绿色食品公司的配销经理。彼时,深圳水果市场上售卖的都是价格高昂的进口红富士,余惠勇便亲自跑到山东进货,把物美价廉的国产红富士卖到了深圳。

为了吸引顾客,余惠勇承诺送货上门,并在市内设立了27个直销点。这样的销售模式大获成功,爱地公司在2001年实现了近亿元的销售额,余惠勇自己也成为了深圳水果业内有名的“销售大王”

也就是这段职业经历,让他看到了水果连锁行业隐藏的商机,当时国内外都还没有一家水果连锁品牌。余惠勇再一次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一直思考着,能不能既搞零售,又将批发与零售相结合,进而用连锁经营的方式扩大规模。把水果做成像麦当劳、肯德基那样的国际品牌呢?

怀揣着这样的理想,余惠勇拿出了全部家当,在2001年末成立了深圳市百果园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并把在老家当初中英语老师的妻子——徐艳林喊来了深圳,夫妻俩携手开出了百果园的第一家门店。

首店开业,生意便异常火爆,首月销售额高达41万元。为了扩大经营规模,余惠勇趁热打铁启动了加盟制度,在后来的几年里一口气连开了百家店面。与此同时,百果园掉进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个“坑”——松散的加盟连锁模式使得水果品质参差不齐,品牌形象大受损伤。

余惠勇开始反思:连锁模式的基本诉求是标准化的产品和服务,而水果是极难标准化的产品;水果行业缺乏有服务意识,又懂管理的人才。百果园想要走下去,必须解决这两个难题。

他决定改变现状。余惠勇当即叫停了加盟模式,并用三年时间,咬牙回购了所有加盟商的股份。收回来的门店,他决定让员工去做,从头开始培养人才,甚至从日本便利店巨头7-Eleven挖来数十人的拓展团队,并为之设计出新的加盟方案。

20年来,百果园遍布全国超130个城市,坐拥超5300家门店,累计会员总人数超6700万,是中国最大的水果零售企业。按水果零售额计,百果园在中国所有水果专营零售企业中位列第一。

兜兜转转,百果园终于站在了港交所的IPO大门前,余惠勇夫妇有望收获人生第一个IPO。

夫妇掌舵,一年进账100亿

但99%是加盟店

看似不起眼的水果店,如何撑起一个IPO?

你的小区门口也一定有百果园的身影。招股书中提到,百果园已建成一个全国最大的贴近社区、线上线下一体化及店仓一体化的水果专营零售网络。

外界可能不知道:截止2021年,百果园线下门店网络共有超5351家门店,其中5336为加盟门店、15家为自营门店,且主要集中在居民区、商业街等高人流量区位。换言之,99%都是加盟店,这个比例令人咋舌。

按照百果园加盟微信公众号给出的AB两种加盟方案,开设一个加盟店的总投资额分别是27.7–29.7万元、8.5万元,其中B方案少去了6.2万元的招牌设备费、3万元信息设备费以及10-12万元的装修预估款。

百果园营收主要来自于水果及其他产品销售、特许经营权使用费及特许经营收入、会员费收入以及其他收入。根据招股书,2019—2021年,百果园的收入分别为89.76亿元、88.53亿元、102.89亿元,同期毛利率尤为引人注目:分别为9.8%、9.1%及11.2%,整体并不高;净利润分别为2.48亿元、0.46亿元、2.26亿元。

其中在2021年,百果园的总订单数超过2.9亿单,其中线上渠道的订单占比约为23%,线上月活会员数超过700万名。

值得注意的是,基于百果园大规模地拓展加盟,加盟门店的收入是其总收入的大头。招股书中显示,2021年,百果园加盟门店收入占81.3%,区域代理占9.3%,直接销售占5.7%,线上渠道占3.2%,而自营门店仅占0.4%。

成立至今,百果园身后也聚集着一批VC/PE。天眼查APP显示,2015年,百果园曾完成由4亿元A轮融资,由天图投资领投,广发信德、前海母基金等跟投,估值达50亿元。这是当时中国水果连锁零售行业最大的一笔投资。

2018年,百果园完成15亿元B轮融资,由中金智德、中植资本、中金汇融、基石资本、源码资本、越秀产业基金、深创投等资本机构投资。

期间,徐艳林可谓余惠勇的左膀右臂、最佳拍档,她辞去老家教师职位,远赴深圳帮助丈夫余惠勇,进入百果园先从普通的文员做起,随后又在行政、运营、采购、配送、管理等多个岗位上历练,积累了大量的实操经验,从而成为今天百果园的女掌门人。

招股书显示,IPO前,余惠勇、徐艳林夫妇为百果园的最大股东,上述投资方累计持股约43.5%。

只是外界对百果园的未来还存有疑虑。在业内看来,百果园的核心产品仅以水果为主,门槛不高且品类单一,盈利能力不足等问题迫在眉睫,而其强烈依赖的加盟模式所埋下的品质隐患依然存在。C端消费者也是褒贬不一,“太贵”是令不少人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水果店扎堆IPO

“但我快吃不起水果了”

百果园奔赴IPO并非个例。眼下,水果江湖有望跑出一个个IPO。

就在百果园提交上市申请的三天前,来自重庆的洪九果品向港交所更新了IPO招股书。创始人邓洪九率队洪九果品闯荡江湖的故事也十分励志。1970年,邓洪九出生在重庆市长寿区天台村的一户贫寒人家。17岁那年,他从母亲手中接过扁担,跑去重庆朝天门码头做棒棒军(挑夫)谋生计补贴家用。

期间,他发现一个商机:朝天门红橘零售价格远高于其老家长寿后,遂当起了水果小贩,将2000多元的全部家当拿去进货再倒卖,两天就赚了100多元,是之前做棒棒军一个月的工资。就这样,邓洪九做起了水果批发的生意,于2002年与妻子江宗英携手创立了洪九果品。

洪九果品一开始就选择以进口水果为切入口做品牌水果,并建立进口果品完整的供应链以降低进口水果的价格,从而形成价格优势,目前已成为中国最大的自有品牌鲜果分销商及中国最大的东南亚进口鲜果分销商,2020年营收超50亿元,同期经调整净利润6.62亿元。其中,榴莲、山竹、龙眼、火龙果、车厘子和葡萄为核心的6大水果品类占据了其总收入的半壁江山。

一路走来,洪九果品也引来了不少投资方的注资,包括了阿里巴巴、天壹资本、CMC资本、深创投、招商资本、中垦基金、顺丰控股、国创中鼎等。其中阿里巴巴持股洪九果品8%,是公司第三大股东,也是公司IPO前最大的外部投资股东。

尽管如此,洪九果品依然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公司控股股东就是董事长邓洪九、其配偶、江宗英、其子女邓浩宇和邓浩吉等一家人,家族色彩浓厚。

另一边,安徽六安人创办的鲜丰水果也多次传出IPO消息。1997年,韩树人辞去在杭州的保安工作,花了80元钱买了一辆三轮车、一杆秤和一卷塑料袋,开启了走街串巷卖水果的日子。赚到了第一桶金后,他在杭州开出了第一间鲜丰水果店。

如今当年那个不到4平方米摊位,已经崛起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水果企业之一,门店数量超过2200家,在全球拥有300 多个合作种植基地,也收获了红杉中国、九鼎投资、麦星投资、前海梧桐并购基金以及青锐创投等投资方的加持。

资料显示,鲜丰水果在2019年底和中信证券签署上市辅助协议后不了了之,于2021年转而选择中信建投证券成为辅导团队,并完成了A股上市的第一期辅导工作,但至今仍未有正式IPO的消息。

水果显然不是一门好做的生意。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品牌高度分散的水果江湖被划分为“南百果、北鲜丰、西洪九”三者称霸的天下,在经历二十余年的奔跑后,伴随着诸如阿里、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以及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盒马等前置仓生鲜电商的纷纷涌入,它们对于IPO的渴望也来到了高潮时刻。

但IPO的狂欢不属于C端消费者。看着百果园里的价格,年轻人疾呼“快吃不起水果了”。

不知从何时起,水果被调侃为当代生活自由第一步,然而水涨船高的价格总是冷冷地把人拒之门外,枇杷20元一斤、巴掌大的小西瓜60块一个......水果自由,你实现了吗?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周佳丽,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05/491391.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