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烊千玺考编,怎么就成了公众事件

相信影响不会太久,只要低调行事一段时间,易烊千玺仍是金主爸爸难以割舍的宠儿。
2022-07-14 07:50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魏妮卡   
   

易烊千玺考编事件发酵近一个星期,如今被刺杀的安倍晋三都下葬了,易烊千玺方面仍未出面回应此事。国家话剧院也只有“工作人员”回应:名单上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尚处于公示阶段,并没有录取。并表示一直在关注网络舆情,公示期出现异议的情况会向领导反映,向上级单位报批。

到现在离公示期结束(7月15日)只剩两天,官方没回应是不是代表着“无异议”,易烊千玺、胡先煦、罗一舟三人将被正式录取?舆论引起的轩然大波,似乎就要因为沉默以对而沉默收场了。

硬糖君有点不明白这事走向,好歹应该给一个回复的。不过,比起现实层面的事件走向,硬糖君更想解开另一个传播学之谜:这事儿怎么发酵成这么大的?

硬糖君和身边的很多路人朋友,*初7月6日看到易烊千玺考编的新闻,压根没有当回事,*多感慨一句“宇宙的尽头是编制”。因为之前刘昊然也进了“体制内”,就没能成为什么大新闻啊。而饭圈层面,当时也主要是粉丝占据主场,自嗨自家哥哥是“编制男友”了(虽然不知在嗨个什么劲儿,没听过豆瓣的“我老公是公务员”梗吗)。

但到了*天,舆论风向就陡转直下。质疑易烊千玺三人考编合规性的人越来越多,连吃瓜群众都加入到了声讨易烊千玺的大军。而这种讨论还不是贵圈通常一两天的热闹,在上周众多大新闻的冲击下,居然能屡创新高、花样翻新、卷进越来越多的参与者。

关于这件事为何会发酵到如今地步,有人认为是这年头考编的人越来越多,大家对特权阶层的“萝卜坑”招聘积怨已久。但说实话,硬糖君周围也有考编的朋友,*初看到这条新闻时,都是不为所动。甚*现在去豆瓣的考编小组,也几乎看不到易烊千玺考编事件的讨论。

这就挺让人好奇,*初究竟是谁在介意易烊千玺考编,又是什么“助力”其发酵成社会性事件的?

“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营销翻车

毫无疑问,将易烊千玺考编一事广而告之的,是他的团队和粉丝。

很多人拿他和刘昊然考编作对比,认为刘昊然营销“体制内男友”成功,而易烊千玺却营销翻车,是因为时代变了。

2020年和2022年虽然只相差两年,但是经过郑爽日薪208万一事,以及一系列偷税漏税、违法违纪的明星越来越多,再加上这两年疫情持续、经济下行,大家的日子不好过,民众对明星群体的高收入更加不满。“208”成为网友玩梗调侃明星群体的代名词,发现明星多占任何社会资源,都可能引起群众反弹。

易烊千玺团队不察社会舆论风向,反而比刘昊然那次的营销更前置和高调。

刘昊然关于考编的*个热搜,是在煤矿文工团公示期结束2个月后,也即是正式录取后才有热搜。2020年9月公示期间,丝毫没有相关消息传出,直到11月才有一条刘昊然考编成功的热搜。“体制内男友”的梗更是2021年才出现,当时是因为刘昊然参加煤矿文工团活动的照片流出,这才引发了讨论。

咱再来看,易烊千玺团队这波操作。公示期的*天,就推了#易烊千玺罗一舟胡先煦考上国家话剧院#、#易烊千玺编制男友#等热搜。公示期就营销“考上”,比刘昊然早了足足两个月。

且不说公示期并不代表正式录取、用“考上”一词有失准确,后来也被国家话剧院指出“三人尚未被录取”。这样做更是立马招来了国家话剧院落榜者的激烈反应——微博网友唐解元先生、小红书网友Annexxicn公开发文质疑其公正性。

唐解元先生晒出参加国家话剧院一面的截图,称一直在等公示告知他一面结果,没想到终于等到公示,就是三面结束的拟录取名单;Annexxicn同样晒出了参加三面的短信截图,称面试当天在名单上看到了三位“大明星”名字,却始终没见到三位本人出现。

试想,如果团队低调一点,两个月后再提“考上”,这事在那些落榜考生心中也早就翻篇了,忙于下一阶段人生的事情,追究此事的概率很小。

不过就算忽略时间点,易烊千玺团队营销考编也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每个明星或多或少都有“黑点”,讨厌他的黑粉或是竞争的对家,通常会穷追不舍“黑点”来造势。这些年,一直不断有网友质疑易烊千玺中考违规录取一事,这也是粉丝为自家哥哥反黑的“软肋”。

就在易烊千玺营销“编制男友”人设时,“简单说下”和“可咪高菲”两位网友又在中考一事上有新的爆料。一位称易烊千玺官方后援会7月7日晒出的证明哥哥中考清白的截图,来自他/她6月网上举报给湖南省政府的教育阳光服务大厅后台回复,因而指向易烊千玺粉丝、团队获取信息渠道的非法性,以及举报人信息遭泄露;

另一位晒出录音称4月长沙市长热线电话回复易烊千玺中考确有违规录取,并会进行处理。结果等到7月7日凌晨突然变卦,市长热线致电表示并未存在违规。

汇聚种种“证据”声讨中考的那波旧怨,裹挟着落榜网友的新怨、民众对特权“208”的积怨,彻底在易烊千玺考编事件上爆发了。一时间,网络涌现出了很多讲述自己考编、考公经历的小作文,引发了越来越多人的共鸣。

“小镇做题家”的神助攻

7月8日,当越来越多人共鸣普通人考编、考公之路不易时,《中国新闻周刊》杨时旸一篇评论文章出现,将舆论推向新高潮。他把无数努力考公、考编的平凡人,形容成只会做真题、上培训班的“小镇做题家”,认为其不能和演员这类稀缺资源相提并论,还称“科学家和演员是平等的”。

其实这篇文章的重点大概在*后,质疑的是“考编”本身,而作者自己2016年也曾在知乎发长文感慨自己“小镇做题家”的高考经历。

但其对“小镇做题家”努力的轻忽、想法的轻视,彻底激怒了民众——你不仅看不起我的生活方式,还侮辱我的思考方式。这可谓易烊千玺团队营销翻车之后的“神助攻”。很多“事不关己”吃瓜路人愤怒的转折点,都来源于此。那些原本还在哭诉自己考编、考公失败的普通人,立马化悲伤为愤怒,加入到声讨易烊千玺的大军。

这个时候,易烊千玺团队再怎么公关娱乐圈前辈对易烊千玺好评,比如导演孔寅岳评价热搜,试图以“实力”来解释录取的合理性问题,都是徒劳。

因为易烊千玺考编事件,已经不局限于易烊千玺本身,而上升为一个讨伐所有不公正考试的社会性事件。各方开始深度扒皮娱乐圈考入编制的各种“关系户”,比如在播剧《幸福到万家》里演技受到质疑的演员张可盈,是人艺去年公示录取的编制内演员,而她妈妈正是知名演员张凯丽。

其实,过去进入体制内的明星就不在少数。关于明星演员占着话剧院编制却不作为的讨论,也一直都有。十年前被声讨的主人公还是章子怡,她被爆身为国话员工,但从没排过话剧。不过,目前章子怡早已不在国话官网名单上。还有很多演员,比如宋轶、蓝盈莹,都是走红之后,因为有诸多接活儿的限制,便从人艺的体制内辞职。

只是演艺圈的“编制”,一直存在很多问题。*近发言频繁的“老胡”胡锡进,认为易烊千玺考编事件之所以会从一个娱乐话题变成严峻的社会问题,是因为年轻一代在经历经济停滞期的焦虑。看到上一代人的成功扩大了今天年轻人的求职视野,也提高了他们的期望值。但现实却进入付出回报率低的“内卷”时代,大家对体制内职位的追捧也就越来越高。

易烊千玺的归宿是“翟博士”

还是“刘浩存”?

易烊千玺考编事件,从7月6日公示*天开始发酵,一个星期过去了,马上就到7月15日公示期*后一天,仍然没有任何一方正式出来发个声明。

对比翟天临学术不端事件,从公众质疑他不知“知网”为何物,到官方查处论文学术不端,只用了一周时间。而易烊千玺事件的进展,却出奇的“慢”。到目前为止,只有易烊千玺父亲易上捷的公司关联人员李俊山出来发言,澄清水军公司并非易上捷所在的诚信天下,以及他本人并非网传的任职于人日。

这些不痛不痒的澄清,都没有回答群众关心的核心问题。7月8日,有粉丝爆料,原本在张艺谋《满江红》剧组拍摄的易烊千玺返京。硬糖君以为他的团队会*时间给个说法,却一直没等到他向外发声。

当年刘昊然考编其实也有受到质疑,煤矿文工团杂志就发声称程序是合法合规。国家话剧院*今,除工作人员模棱两可回复正观新闻称,易烊千玺三人处于公示期、尚未录取,并未明确回复公众质疑的程序公正性问题,甚*没说要调查。

硬糖君预估易烊千玺考编事件*终走向,可能和刘亦菲的北电事件一样,没有实质性证据证明录取的不合理性,国家话剧院或是某个更高的单位可能*终会发声明,解释一下查证后录取合法合规。

今年6月,《梦华录》热播后,刘亦菲的*“黑点”——北电违规录取一事又上了热搜。主要争议在于当时刘亦菲是以外国人身份录取北电,但彼时她是否已取得美国国籍。

*终,刘亦菲和北电都没回复。但有网友晒出12345中北京市教委回复刘亦菲录取合规的截图,被盖棺定论“官方回应”辟谣了此事。虽然这样的回复,并不能完全令人信服、堵住所有质疑人的嘴。但随着时间推移,大众对于这件事的关注度终会减退,不了了之是*好的结果。

因为这件事讨厌易烊千玺的人,可能会和讨厌刘浩存的人一样,持续声讨他的代言和影片,也肯定会有部分金主爸爸介意,短期内会影响资源。但相信影响不会太久,只要低调行事一段时间,易烊千玺仍是金主爸爸难以割舍的宠儿。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