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泰国读博士,月入过万

E&F姐妹形容清迈看上去像个大农村,连地铁都没有,但自己能在此争取到*的生意资源、感受养老式的热带生活方式,十分知足。
2022-08-18 13:36 · 远川出海研究  刘珺雅   
   

一名穷酸大学生因救出了身陷帮派乱斗的黑帮少爷,而被敌对黑道家族追杀,这个英俊少年一路逃命、一路保护少爷、一路还爱上了这位黑帮少爷...

这是最新爆款泰腐剧《黑帮少爷爱上我》的剧情,看似狗血老套,却在豆瓣收获了8.9的超高分,泰剧再一次以腐之力,席卷了中文影视论坛。

泰国近年*出圈力的产品,恐怕也就是腐剧了。比不上隔壁越南的新兴爆发,也没有印尼的人口红利,泰国在东南亚的经济市场里,始终像个靠旅游独秀的佛系小透明,在疫情爆发后,存在感愈发薄弱。

但其实,随着过去二十年两国在金融、科技、文化等领域不断推进合作,泰国*的贸易伙伴已然是中国,同时自己也成为了中国在东盟国家中第三大贸易伙伴。

近一千万在泰华人为此贡献良多,这其中也包括近些年越来越多的赴泰留学、工作、生活的中国人。

留学人数是*的例证。即便当下泰国没有一所大学能做到众人皆知,但目前前往泰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人数,已经是十年前的两倍多,总人数约4万,直逼拥有众多名校的老牌留学目的国新加坡。

为了解这些年留学泰国、又留在泰国的中国人,究竟是如何在这个东南亚的隐秘之处工作和生活的,我们访问了4位跨越20年的两代留泰人。

在他们看来,赴泰留学和生活人数增长的背后,是较低的准入门槛与较多的发展可能。

与“内卷-出海”的企业发展逻辑趋同,在年轻人普遍焦虑、中年人爱谈危机的当下,泰国,是他们在内卷与躺平之间的一次折衷冒险。

01 | 两代留泰人,一条“中国”路

YCCHUHAI

*批成规模留学泰国的中国学生,出现在世纪之初。

2003年,中泰两国在中国-东盟自贸区框架下实施了蔬菜、水果零关税。2004年,泰国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两国贸易逐年增进,人才需求高涨。

顺应时势,与泰国地域相近的广西,开始不断有高校推出2+2的中泰合作办学,为中泰交流培养双语人才,丹丹就是最早一批通过高校推动留学泰国的人。

2006年,丹丹入学广西东方外国语学院,成为该校*批2+2泰语专业学生。与丹丹求学时间同步,泰国孔子学院从2006年起的快速扩张,随后泰国全域共建立起了16所孔子学院和11个孔子课堂。

丹丹毕业之际,正逢2009年中泰签订《教育合作协议》,中国外派泰国的汉语教师数量猛增,市场需求强劲,待遇诱人。

对*批留学生来说,做汉语老师是最理想也最炙手可热的工作。

和大部分同学一样,丹丹毕业后留在曼谷做起了中文教师,在积攒了多年教学经验之后,她跳槽到曼谷一家*私立中学做中文老师至今。

其实在上世纪中期,泰国政府曾为了强化民族意识、同化华人,让中文教育在数十年间一直被限制,导致中文在泰国华裔里出现了至少两代人的断层。

但在改开后的中国经济辐射之下,泰国的中文教育在市场需求推动下,重新走入了教育主流。

目前在泰国,中资企业聘请懂中文的本地员工,薪资高达平均工资的4-5倍;在中国对泰国的旅游业带动下,数十万中文导游亦可拿到同样高薪;而像丹丹这样会中文的老师,工资比本地老师多几倍也是很常见的。

因此,中文在泰国教育领域的重要性一直在增长。在丹丹2010年毕业的时候,中文还只是外文选修课,但最近几年已经成为中小学的必修课,在丹丹的私立学校,大部分班级如今每天都有中文课。

但这份工作并不轻松,“我们学校因为生源比较优质,对教学就很严格。我们领导会在摄像头的后面突击检查你的上课过程,不定时且很频繁,已经有好几个同事因为教学怠慢被直接开除了。

老师要对学生中文等级考试结果负责,还要为校外各种竞赛名次负责,其实和国内老师的压力一样大。”

美云也是如丹丹一样的的初代留学生,在09年从广西民族大学毕业后,她追随汉语热拿到了泰国孔子学院总部的offer。

不过因为泰语专业能力突出,她随后成为了时任泰国驻华大使的随行翻译。多年后,她与一位泰国的外交官组建家庭,再次回到泰国定居,她发现新一代留学生的出路,更加宽广了:

“现在去泰国留学的中国人,早就不像我们那时候只有泰语专业的了。因为电商和直播的发展,有许多中国人在泰国从小代购做成了颇具规模的跨境电商。

如今在泰国学习与电子商务产业相关专业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了。

Elena和Flora姐妹就是其中的典型。E&F姐妹二人在国内完成本科学习后,前往清迈大学就读硕士学位,目前二人正在全奖攻读清迈大学的攻读数字创新与金融科技phd,Elena主修的方向正是跨境电子商务。

对于未来,E&F姐妹有着详尽的规划。一方面,姐妹二人从赴泰之初就开始做代购的生意,并借助在大学内的研究与资源,开始助力泰国品牌的跨境电商化。

在过去几年里,E&F姐妹深度参与了泰国驻华大使馆与领事馆在义乌、重庆、成都、德州等地举办的泰国风情节展会。

姐妹俩结合线上直播带货与线下品牌推介,将泰北100多个商家品牌推介至当地,并为商家的电子化提供助力。

泰国有很多的中小企业是尚未完成电商化销售的,更别说跨境电商了。他们在供应链、仓库、物流等方面都是空白,我们的目标是帮助它们跨过这个电商入驻的门槛”。

早在2019年,泰国接入3G与4G网络的占比,就已经与新加坡并列东南亚*,达到了99%。

疫情更让超过40%的泰国消费者,从传统的消费模式逐渐走向线上,这吸引了包括国内tiktok在内数十家国际知名电商争相入驻泰国,也为E&F姐妹提供了另一条发展路径:为电商平台提供研究服务。

就在前一周,姐妹俩在曼谷接洽了某韩国知名电商品牌,该品牌正在泰国做市场推广,也有进军中国市场的计划,E&F姐妹将以此次合作来作为读博期间的实践,为毕业后的发展铺好道路。

借助副业支撑,E&F姐妹在来泰国的半年后就实现了经济独立。到了博士期间,二人月入已经超过1w人民币,是清迈平均工资的三倍以上。

“所以我们相信未来在这里生存,是ok的”。

毫无疑问,无论是丹丹还是E&F姐妹,两代留学生都借力中国的经济腾飞,在泰国这一隅之地,找寻到了时代的机遇。

02 | “泰国的男生要不就花心、要不就不喜欢女生、要不就出家了”

YCCHUHAI

泰国是全球贫富差距*的国家之一。2020年,泰国最富有1%的人的财富,就占了该年泰国GDP的4成,收入后50%人群,仅拥有全国1.7%的财富。

对4位受访者而言,因为拥有相对稳定且坚实的收入,他们在泰国的生活,都算是惬意与悠闲。

美云认为在泰国生活,各种硬件条件的性价比都很高。

比如住房方面,200万人民币就可以买到曼谷的独栋住宅;父母也可以申请养老签证陪同生活;

医疗层面,依靠商业保险,美云一家人也能够享受到私立医院的高端服务。

由于众多发达地区的高消费人群都在此旅游、养老、贸易、就医,泰国有着很高的国际化程度。

仅在曼谷,就有百所国际学校,数量为东盟城市之首。它们多是为在曼谷工作的海外人士子女而设,丹丹和美云的孩子也在此就读。

而且泰国国际学校实行欧美学制,而学费较国内更为低廉,近年来越来越多原本在中国工作生活的家长,利用消费降维打击,把泰国国际学校当孩子步入英美名校的高性价比跳板。

丹丹作为中学老师,认为此种K12留学鼓吹并不理性,“我已经看到很多中国孩子插班来泰国上学,来了没多久就回国了。

在以英语、泰语为主生活环境里,孩子非常难半路融入。不要说孩子,就是大人,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和耐性去磨合,才能真正在此长久生活”。

而与泰国当地磨合的困难,还显而易见于在泰女生的婚恋问题上。

和丹丹一批留学泰国的同学,大部分为女生,毕业近十年的时间里,她们大多有了很好的职业发展,但其中八成因家庭或婚恋原因,最终选择了回国。

美云的交际圈里也有同样的现象,她说中国女性因为一些对泰国男性的刻板印象,而难以在泰国组建家庭。

泰国两性关系普遍较开放,美云戏称“泰国的男生要不就花心、要不就不喜欢女生、要不就出家了”。

婚恋的问题一直都存在,但泰国在生活节奏、生活态度等方面的安逸感,始终让E&F姐妹难以割舍。

首先就是当地淳朴热情的民风。“因为泰国是佛教国家,他们恪守独善其身、乐于助人的信念,这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时候我们都招架不住这种热情”。

Flora有一次晚餐后在学校消食散步,想往校园后门的方向走。一位已经下了班的校巴司机看到后,觉得她这么大热天还在外面走路很“可怜”,于是一定让Flora上车送她,最终Flora被拖到了正门,哭笑不得。

关于泰国人“善意过满”的瞬间,我们的4位受访者都不约而同地主动提起。

美云早年留学期间,曾在一次问路中,被对方直接带着倒了几趟公交车到目的地,因为害怕,美云始终持有戒心。对方感受到美云的不安后,特意向她解释是在担心她语言不通遇到困难。

丹丹有一次在麦当劳丢了钱包,回去找回时才得知店员为把钱包还给她,前后打听了几条路的中文教学机构和中国人常去的旅游点。

“这些细节是能感染我自己的。我现在心态更放松了,也更爱笑了,而且当你被如此认真地对待之后,你不可能不去对别人传达同样的善意、去帮助别人。我们已经被同化了”,Elena笑着说。

另一个吸引她们留下的,是泰国人慢节奏生活下的乐天性格。

美云说在曼谷的商场和街道,月初人头攒动,月末就冷冷清清,对比十分明显,“因为压力不大,对生活的安全感较高,泰国人普遍有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月光生活方式”。

除此之外,泰国人的娱乐方式非常多样,比如善于跳舞就是刻在泰国人骨子里的技能。

与泰国本地交际圈较熟悉的美云,见识过各种节假日的“群魔乱舞”,“别说在酒吧了,就是在家门口、小巷中,你给点音乐,所有人就动起来了。

甚至以前我在使馆,那些很正式的活动结束后,泰国人都会放音乐来放松,你别看大使看起来一板一眼的,跳舞非常惊艳!”

一种适中的享乐主义穿透着泰国的生活方式,它让泰国人举止得体、衣着整洁、性格爽朗,但也拖沓...

美云说长期的慢生活,让泰国人的时间观念很弱,和朋友约饭,对方可以迟到两个小时而面不改色。

“曼谷只要哪天下雨了,那所有公司上班、学校上课的人,那天就都可以自由迟到了。”

“这种慢下来的安逸,不是*的。在泰国,你能感受自在、畅快的一面,也能在重要事项沟通中被对方谈吐的不紧不慢,绕到抓狂”,E&F姐妹说。

03 | 尾声

YCCHUHAI

对于经济严重依赖出口的泰国来说,疫情让泰国的经济增速在2020年达到了二十年*,E&F姐妹身边许多从事旅游业的朋友都被迫回了国。

随着今年旅游业与跨境贸易逐渐复苏,泰国的经济增速预计将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但仍旧难以与东南亚的经济优等生相媲美,也是事实。

E&F姐妹形容清迈看上去像个大农村,连地铁都没有,但自己能在此争取到*的生意资源、感受养老式的热带生活方式,十分知足。

美云违背了父母最初的意愿远嫁泰国,虽背井离乡,却在泰国的华人区找寻到了“小时候才有的年味”。

丹丹说曼谷的城市规划凌乱、市容不佳,但她在曼谷享有着仅次医生的社会地位,家长路过要弯腰低于老师,学生请教需要坐跪,“是真的尊师重道”...

正如4位受访者分享的一样,现实中大多数人都不会经历十全十美的生活,但在躺平和内卷两个极端之间,泰国成就了她们生活中的balance。

“我们觉得在泰国生活很舒适,并不是因为这里是天堂,只是因为我们选择了适合自己的地方”。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远川出海研究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