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九价焦虑」困住的年轻女性

很长一段时间内,九价这个能预防癌症的疫苗,本应该给女性带来一定的安全感,却成了压在她们心上的一块石头。
2022-09-05 13:02 · 微信公众号:深燃  深燃团队   
   

8月30日晚间,国家药监局网站显示,默沙东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酿酒酵母)(即九价HPV疫苗)适用人群获批拓展至9-45岁适龄女性。九价HPV疫苗的作用是预防宫颈癌,宫颈癌和乳腺癌是女性发病率最高的恶性肿瘤。

此前,九价HPV疫苗的适用年龄为16-26岁,一直是“一针难求”。接种单位的服务费及各项费用有所不同,但大体上九价疫苗的价格为3900元/三针。苗少、难抢,适龄年轻人大多是加价打针,花个五六千在私立机构打针,却也要做好不包三针,或者买完了却迟迟约不到苗的心理准备。

焦虑一直在蔓延。身边的人都在打,疫苗又极其难抢,且价格不算便宜。同时,还有更多科普向的文章在强调九价的重要性,更是有“打得越早越好”的说法。即便是能打,大家也要在海量的信息中逐一筛选,有人说,打九价更像是“信息战”。

我们与几位曾经拼命打九价疫苗的年轻女性聊了聊。有人动用全家帮抢,甚至还用上了筋膜枪提升手速,但两年都没有抢到,最后打了二价;有人在私立医院打完九价之后,因为医生的一个表情到现在还在担忧疫苗的真假;有人遇到了不包三针的情况,跑了两家医院才赶在25岁的尾巴打完;有人错过了26岁的年龄限制,28岁紧赶慢赶打了四价,一个月后,九价就扩龄了,感觉自己成了“大冤种”。

很长一段时间内,九价这个能预防癌症的疫苗,本应该给女性带来一定的安全感,却成了压在她们心上的一块石头。

未来,将会有更多年龄段的女性接种九价,但扩龄之后也意味着打九价的人更多了,这对疫苗的数量及渗透率有很高的要求。作为已经完成接种的过来人,她们希望,石头能够稳稳落地,女性也不必再在焦虑和信息战中,最后选择放弃。

按照疫苗所涵盖的病毒亚型种类,HPV疫苗分为二价、四价和九价三种。

二价HPV疫苗适用年龄为9至45岁,涵盖HPV16型、HPV18型。

四价HPV疫苗适用年龄为20至45岁,涵盖HPV6型、HPV11型、HPV16型、HPV18型。

九价HPV疫苗涵盖HPV6型、HPV11型、HPV16型、HPV18型、HPV31型、HPV33型、HPV45型、HPV52型、HPV58型,此前的适用年龄为16至26岁。

目前,九价是涵盖最多价型的HPV疫苗。

用上筋膜枪、全家总动员,

结果两年都没抢到九价

小希 | 24岁 电商从业者

我是两年前看到一个博主的科普,了解到接种HPV疫苗是件蛮重要的事情,后来在社交平台上看到好多人还去中国澳门、中国香港那边打九价,我一开始也是出于跟风心态,关注了一些约苗平台预约排队。

过去两年里,我一直在陆陆续续抢针,也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信息,越来越明白,对我这个年龄段而言,二价、四价、九价*的不同,是预防的HPV型别不同。一开始,我也是优先九价,又慢慢把四价也纳入考虑范围。因为现苗太难抢,而预约排队往往前面都是一两万人,而且三个月后还要续针以表明自己还在排队,要不然排队就会被自动取消。

为了抢针,我加入了一个分享我家当地各区县抢针信息的交流群,以此获得周边各地区的最新苗源信息,每次收到苗源信息之后,我直接在家人群里发布“有针家族群通知”,全家总动员,一起来抢针。即便如此,不管是九价、四价,也都一直没抢到。

我也考虑过通过黄牛预约接种九价,但是黄牛的价格不仅高出了大概一倍,而且还有风险,我今年曾看到新闻说一些人通过黄牛最终接种的九价是生理盐水,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渠道。

今年六七月份,是我对于接种HPV疫苗最焦虑的一段时间。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年龄快到26岁了,担心这之前接种不完九价。另一方面是我自己感染了HPV病毒,目前已经自愈了,但这让我更明白了接种疫苗的必要性,想尽快落定这个事情。

那两个月里,我有一两周每天都会花很长时间在抢针上,还专门定了很多闹钟提醒自己,到点后要去抢哪个地方的疫苗。为了拼手速,我甚至用上了筋膜枪,但还是没有抢到。

最终让我放弃打九价,是那天我看到周边一个区县有苗源,但是需要当地人在当天才能打,而且医生还会确认是不是当地人,于是我立刻操作修改自己的地址,还提前熟悉了当地的街道信息,尽管这意味着我上午如果抢到针,就要立刻出发开车几个小时下午到医院打针,但最后还是没有成功抢到。

这次失败,成了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心灰意冷后,我就不想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抢针上了。隔了一周,我就打了二价。相比九价、四价,国产二价我家附近的社区医院就能打,不用排队,而且价格实惠,相比九价一针1300多元,二价一针才300多。我还和朋友调侃称,这就像爱情,追不到九价四价转身投入二价的怀抱。

最近看到九价扩龄的新闻,我的*反应是,仅仅16-26周岁的人打九价都抢不到,现如今9-45岁的人都可以来抢,会不会更难抢?不过以后苗源不足的情况可能会改善,要是以后苗源不那么紧张了,我可能也会再接种九价疫苗。

花5400元在小医院打上了九价,

但因为太顺利而疑心至今

秋秋29岁 媒体从业者

2018年,在25岁的时候,我打了九价疫苗。

那年关于九价疫苗的新闻很热,不过我平时对这方面的事不太关心,是同龄的朋友提醒我,说这个有年龄限制,刚好我们快到26岁了,建议早点打。

我就关注了一下,要打这个疫苗,在公立医院很难排上号,网上有人为了打这个疫苗,甚至特地去中国香港打。我当时月收入不高,为这个跑一趟,觉得不划算,就还是搁置了。

后来有一天,朋友兴奋的打电话告诉我,她同事在一家小的私立医院打到了九价疫苗,让我也赶紧去预约。我在网上看了那家医院的信息,挂出来的预约订单只有四价,没有九价。朋友解释,应该是医院不希望太高调,需要打电话预约。

其实当时我没有特别想打。一来价格贵,三针总共费用5400元左右,比公立医院的贵了一两千,占了我当时月收入的一大半。二来我不太想去私立医院打疫苗,想去公立医院。但想到自己马上要到26岁了,而且三针打完也需要半年时间,年龄摆在这里,错过这次机会,不知道下次要等到什么时候。

于是,顺着介绍,我就在电话里预约上了这家医院的九价疫苗。

医院在一个写字楼里,从外面看,很难发现这有一家医院,不过走进后,装修看起来挺高端,医生、护士给人的印象也不错。

打的过程也是顺利的。只是有一个小插曲,每次打完,医生都会问我,需不需要自己留下疫苗试剂上的标签,前两次我都说不用,觉得意义不大。最后一次,在打第三针的时候,医生再问我要不要留下时,我顺口说要留下,她表情有些吃惊,甚至可以说不自然,然后把试剂上的标签在电脑旁扫描了一下,再给了我。

一开始我没有当回事,但后面每次想起这个画面,心里都会有些担忧。

当时九价相当难打到,但自己打到的过程很顺利。一开始朋友说这是私立医院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放心,担心医院不靠谱,担心疫苗不正规,2019年,中国香港也曝出了很多“水货”疫苗的新闻。尤其是打第三针,当听到我说要保留试剂上的标签时,医生不自然的表情让我觉得奇怪。

当然,这不一定就说明当时打的疫苗就有问题,可能是我想太多。只是对于我这类没有耐心看说明书,也不习惯对这些事做周全资料梳理和计划的人来说,打九价感觉就像是信息战,而自己就是无知的羔羊。至于打的疫苗是否正规,到底起不起作用,我自己也没法验证,后来,我甚至想过需不需要再打一次。

听到现在九价扩龄,我挺为女孩们高兴的,但我觉得要打的话,还是要好好考察一下医院的资质,去正规医院打。

跑了两家医院、花了7000多元,

赶在26岁之前上打了九价

风羽26岁 互联网从业者

在我24岁的时候,才知道了九价疫苗的知识,当时就决定要打了,正式开始着手预约是在25岁,也就是2021年初。当时正赶上疫情,九价疫苗特别缺。我刚开始还有点乐观,想约相对便宜一点的社区医院,尝试了一段时间后发现约不上,年龄又不允许我再等了,就转向了私立医院。

辗转找朋友推荐、自己搜索、找了很多预约平台,最后我终于在2021年3月约到了一家私立医院,抢到预约号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交了2000元订金。

去了那个医院后,排队排了好久,有很多从外地来打疫苗的女孩。针对我们几个25岁的,医生反复强调,现在九价非常紧缺,只有*针能确保打到,后面的疫苗什么时候有不确定,如果因为没有疫苗错过了年龄,自己负责。

很多人听完医生的话,就放弃了。我还是咬牙签了风险通知书,把三针的钱都交了,大约5500块钱。

打完*针后,医生说需要在7月份之前抢到第二针。在那之后我每天都在看各个渠道有没有疫苗,眼看着我交了钱的医院没有疫苗,我就同步看别的医院。一直到7月初,我看到预约平台上有另一家私立医院放出了10支第二针疫苗,我一秒都没犹豫,立马以最快的速度把1000多块钱付了,抢到了一个名额。但这笔钱相当于是我额外花的。

最后,我在12月份的时候,约到了我所交费医院的第三针九价疫苗。在我26岁生日前两个多月,我终于顺利打完了三针九价疫苗,舒了一大口气。

后来我要求医院给我退第二针的钱,因为没在他家打,对方说可以退,但一直在走流程,掰扯了好几次,到现在还没退给我。

整个打疫苗的一年多时间里我都非常焦虑,因为年龄马上到了,疫苗又紧缺。我觉得打九价疫苗这件事之所以会这样,一方面是这方面知识科普不多,我们知道得太晚了,再一个就是26岁这个年龄限制。

现在扩龄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能让更多人免于年龄焦虑。

我给大家的建议是,扩龄后可能就没那么难抢了,可以选择在社区医院打,我多花了不少冤枉钱。另外,HPV疫苗是非常重要的,应该大范围科普,让适龄人群越早打越好。

除此之外,女士们还应该定期做HPV检查,尽管打了这方面的疫苗,对一些高危病毒有效,但还是有一些病毒有感染的可能性,一年一次或两年一次的HPV筛查也很有必要。

刚打完四价一个月就遇上扩龄,

感觉自己成了“大冤种”

Amy28岁 传媒行业

我应该算比较早了解到九价的人。2016年,九价疫苗在中国香港正式上市。我那时候正好在广州读书,去香港特别方便,方便到可以当天来回,我们校门口就有大巴可以直达香港。当时,很多同学周末就去香港玩,顺便打个疫苗回来了。

我那时候还在九价的年限内,才23岁,但我没打,考虑到这个疫苗还没普及,想观望观望,而且年纪小也不着急。没想到这一下就错过了最方便的打九价的时机。

2018年,我突然有了九价焦虑。那个时候大陆可以打九价了,我也马上就26岁到年限了。当时我已经北上工作,深度了解了九价疫苗的作用,还有和四价、二价的区别。但是,我和身边的同事连续一段时间每天都给各种公立机构打电话问,但都约不到。有个人约到了一针,4年了,后面两针到现在都没约到。

回想起那段时间,我觉得女孩子对于九价疫苗的集体焦虑很大一部分还是来自舆论。可能一些媒体和专家只是出于普及的目的,这也确实起到了宣传的作用,更多人了解到这个“神奇”的疫苗,但如果约不到,就会陷入焦灼,再听到相关消息,又会再一次放大这种焦虑。一个疫苗,能预防癌症,谁听了都会心动。

但是,因为确实约不到,又觉得花两三倍的价格去约没什么必要,我就过了26岁了。去年又来了一波全民九价焦虑,大家都在说早打比较好,氛围都烘到这了,我就想赶紧打个四价吧,结果发现四价也不好约了。我就又陷入了找四价的轮回,在网上做了很多功课,问了一圈公立医院、社区医院,大概有一两个月,我每周定点去抢,都抢不到。最后还是去年双十一我在一个私立医院的网店抢到了,当时也是秒没。我今年1月开始打,7月打完第三针。

刚打完第三针,8月末就宣布九价扩龄了,感觉自己是个“大冤种”。其实,之前四价的年龄限制是45岁,我为什么那么着急在28岁打完四价?可能也是看到别人都打了,那我也要赶紧打。

还有一个明显能感觉到九价焦虑的事情,是我妈妈态度的变化。2016年那时候我妈跟我一样对这个疫苗持观望态度。结果去年和今年,她都发微信问我打了没有,没打快去打。我一问才知道,在我家那个信息闭塞的十八线小城市,她单位那些年轻女孩,月薪可能只有三千,面对溢价到五六千的九价疫苗,她们都去打了。我妈也知道了九价的重要性,所以才催我。

打完四价也挺好的,四价覆盖了几种高危分型。而且,起码这个HPV疫苗我打完了,看到那些消息也不必焦虑了。

应受访者要求,小希、秋秋、风羽、Amy为化名。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深燃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