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最 大IPO来了,Mobileye市值1600亿

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在这条吸金能力超强的赛道,时刻都有可能冲出一只独角兽。
2022-10-27 10:37 · 投资界  刘博   
   

今年最震撼的IPO来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昨晚(北京时间10月26日),英特尔旗下自动驾驶子公司Mobileye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此次IPO发行价为21美元/股,募资8.61亿美元,开盘大涨27%,收盘市值高达2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50亿元),一举成为今年美股第四大IPO。

诞生于以色列的Mobileye,早在1999年就由知名教授Amnon Shashua创立,堪称是自动驾驶江湖中的老牌豪门。让人津津乐道的是,Mobileye在成立后的前八年一直埋头研发,直到2007年才发布了第一款自动驾驶芯片Eye Q1,迄今芯片产品累计卖出了1亿颗,我们所熟知的宝马、奥迪、沃尔沃以及蔚来、理想、长城都有在有着这块芯片。

一路走来,Mobileye历经波折——先是在2014 年成功登陆纳斯达克,随后又在2017 年 3 月被英特尔以153亿美元收购,震惊了全球科技界,成为英特尔在自动驾驶领域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透过Mobileye,背后则是风起云涌的自动驾驶江湖。没有最火爆,只有更火爆,在这条吸金能力超强的赛道,时刻都有可能冲出一只独角兽:小马智行最新估值85亿美元、嬴彻科技完成1.88亿美元B+轮融资、云骥智行天使轮就拿下数亿元……VC/PE宁可投错,也不愿错过,一幕幕令人惊叹。

62岁,以色列教授兼职创业

IPO前夕估值大缩水,昨夜开盘大涨

Mobileye的故事,离不开一位以色列教授。

1960年出生于以色列的Amnon Shashua,先后毕业于特拉维夫大学、麻省理工大学。自1996年起,他在以色列希伯来大学计算机系任教,专注研究计算机视觉科学。他将自己的学术研究发展为单目视觉系统,即使用相机和处理器上的软件算法来检测车辆。

凭借在计算机视觉方面的深厚积累,Amnon Shashua成为了一名连续创业者。1995 年,35岁的他成立了 3D光学公司 CogniTens,2007年把这家公司以1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瑞典上市公司Hexagon AB ,开始在汽车圈崭露头角。

而Mobileye的诞生也和他创办的第一家公司有关。早在1998年,CogniTens的客户丰田汽车,计划加强计算机辅助驾驶的立体视觉技术,Shashua教授也受邀赴日本进行学术演讲。在会上,他分享了自己的研究成果,即不需要立体镜头,一个摄像头即可探测物体,从而提高车的安全性能。

这一成果打破了丰田工程师们的传统认知,于是丰田为Shashua提供10万美元做研究,希望能将理论成果商业化落地。项目开始6个月后,Shashua的团队参与了通用汽车发起的竞标——提供警告驾驶员车辆偏离车道的方案。由于团队精益求精,自觉在算法上补充了车辆监测和行人检测功能,虽然算法存在错误,但作出了低价的保证,虽然通用汽车直接取消投标,但答应为他们提供20万美元项目资金。

于是在1999年,Shashua拉来两位好友Ziv Aviram 和 Norio Ichihashi,在耶路撒冷正式成立了Mobileye公司,寓意是“为汽车装上眼睛”。经过近四年时间的研发与打磨,Mobileye在2004年成功流片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大脑的芯片EyeQ1,将自己的视觉算法固化到芯片上,并陆续与意法半导体、麦格纳、电装、德尔福等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合作,进入到汽车前装市场。

2007年,Mobileye设计的芯片装配在了宝马、通用、沃尔沃等知名车企的系统中。同年,Mobileye获得高盛1.3亿美元的投资。而2013年对Mobileye而言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节点。数据显示,2007至2012年,EyeQ系列芯片出货量累计为100万颗,而2013年一年出货量即为130万颗,意味着比前五年加起来还要多。很快,Mobileye启动了上市计划,并于2014年登陆纽交所。彼时Mobileye市值超80亿美元,缔造了以色列最大IPO,被誉为以色列科技之光。

紧接着在2016年,汽车产业链上演了轰轰烈烈的大并购,最大的汽车芯片供应商恩智浦以 470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高通,Mobileye也在此时进入了英特尔的视野之内。时隔一年,Mobileye以153亿美元的价格归入英特尔旗下,一举震动自动驾驶行业。

但甜蜜的日子没有维系多久,遭遇营收困局的英特尔,在去年年底宣布分拆Mobileye上市。彼时,Mobileye的预计估值曾一度高达500亿美元,但IPO前夕却缩水了三分之二(约合人民币2360亿元),最新市值为2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50亿元)。

谈及此次IPO,英特尔CEO帕特•盖尔辛格表示并非为了融资,“自动驾驶汽车是一个强劲的增长领域。这是一个艰难的市场。与此同时,我们相信这家公司应该上市,这是最大化公司潜力的最佳方式。”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成功IPO的Mobileye或许能够缓解英特尔的燃眉之急。

年入14亿美元,卖出一亿颗芯片

也许你的车也在用着

Mobileye为什么这么值钱?

乍看Mobileye,这是一个令人陌生的名字,也是一个遥远的以色列公司,但作为自动驾驶行业的龙头,它离我们的生活却并不遥远。

Mobileye提供一整套端到端的完全解决方案,包含四个属于L2、L2+级别的ADAS解决方案,以及两个属于L4级的AV解决方案。通俗的来讲,凭借一颗芯片、一个摄像头和一套算法这三件套,Mobileye开创性地实现了很多复杂的功能,如车道偏离预警、行人自动紧急制动、前方碰撞预警、自动巡航……

在ADAS江湖,Mobileye是当之无愧的老大哥。据Gartner研究机构的数据, 2019年年底,其占有率为70%左右。连上海锦山公交也用过Mobileye的监测系统。目前它的新订单也源源不断。2021年,Mobileye共获得全球超过30家汽车厂商的41款车型的ADAS项目新订单,涉及约5000万辆新车。

也许你的车,也用了它的芯片。这里面既有国外品牌,比如宝马是其典型的忠实客户。宝马1系,X1等都使用了EyeQ系列芯片。还有沃尔沃和奥迪,沃尔沃上一代XC60,奥迪第四代A8等车型无一例外都搭载了EyeQ系列芯片,包括特斯拉2014款ModelS等。国内品牌同样跟上了——蔚来汽车的EC6、ES6、EC6车型,理想汽车2020款理想ONE,长城汽车第三代哈弗H6、WEY摩卡通通都使用了EyeQ第四代芯片。

通过招股书,我们可以一窥营收方面的秘密——2019年至2021年,分别收入8.79亿美元、9.67亿美元、13.8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0亿元)。与此同时,从2017年至2021年,Moblieye的芯片出货量分别为1240万颗、1750万颗、1930万颗、2810万颗;而2021年,它的EyeQ系列系统集成芯片累计已卖出一亿颗。Mobileye还预计,到2030年,其ADAS解决方案将部署在超过2.66亿辆汽车中。

但Mobliey也不是没有隐忧。首先是不容忽视的亏损问题——截至2021年12月25日的财年,Mobileye净亏损为7500万美元,上两个财年净亏损分别为3.28亿美元、1.96亿美元。2022年上半年公司仍亏损6700万美元,而2021年同期为盈利400万美元。

同时,Mobileye正在被诸多车企抛弃。最先是特斯拉,在英特尔收购Mobileye之后,便与Mobileye分手,开始采用FSD芯片。现在连最忠实的客户宝马,也宣布还将使用高通的芯片。一众国内车企也换了供应商——理想在2021年使用了地平线征程3芯片,而蔚来等车企为新车型选用了英伟达Orin芯片。

这也意味着,当了二十年老大哥的Mobileye会突然发现,自己已被群狼环伺。好在,Mobileye也有新动作。在与极氪达成合作后,Mobileye又在今年9月官宣与吉利扩大在ADAS方面的合作,吉利旗下另外三个品牌计划于 2023年开始在全球推出搭载Mobileye SuperVision的电动车型。

但无论如何,相比较估值的缩水,从手中溜走的车企订单对Mobileye而言才是一场更大的挑战。

现在最有钱的赛道

投资人杀疯:宁可投错,不能错过

尽管老大哥的估值缩水了,但我们把目光拉回国内,自动驾驶江湖依旧热闹。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自2022年至今,自动驾驶行业已发生超过80笔融资事件,其中亿元及以上的大额融资更是有21笔,身后聚集了一众知名VC/PE机构。

就在本周,一笔重磅融资刚刚诞生——奕行智能官宣完成超3亿元Pre-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广汽资本领投、东方富海联合领投,越秀产业基金、国创中鼎等产业及明星机构联合投资,老股东和利资本、临芯投资、火山石资本、海微科技等继续加码。创始人刘珲,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及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曾担任意法半导体、富士通半导体和Cadence等多家知名外企的中国及亚太区高管。创立奕行智能前,刘珲还曾就职于全球知名半导体公司Socionext-索喜科技,担任亚太区高级副总裁。

此前不久,汽车巨头大众集团宣布旗下软件公司CARIAD,与自动驾驶独角兽地平线成立合资企业并控股。据悉,大众汽车集团计划为本次合作投资约24亿欧元,该交易预计在2023年上半年完成。而地平线已在今年6月和9月,分别获得了来自一汽集团、奇瑞汽车的战略融资。早在去年6月,地平线完成高达15亿美元大C轮融资,投后估值就已高达50亿美元,“第一次听说竟然还有C7轮。”参与地平线大C轮融资的某合伙人曾感慨道。

今年5月,文远知行也宣布获得博世集团的战略投资,双方将联合开展智能驾驶软件的开发,据悉最新估值超过44亿美元。早前文远知行C轮联合领投方国调基金曾表示:“加快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是我国的重要战略,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的重要应用领域,也是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国调基金希望加强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促进国家人工智能领域的发展。”

无独有偶,今年4月,新晋独角兽毫末智行获得A+轮数亿元融资,本轮融资由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领投,首程控股跟投,并同步启动 B 轮融资。毫末智行脱胎于长城汽车,曾在去年12月底完成近10亿元A轮融资,投资方为美团、高瓴创投、高通创投、首程控股、九智资本等,投后估值超过10亿美元,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

与此同时,自动驾驶独角兽企业小马智行也完成D轮融资首次交割,公司整体估值达到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36亿元),较上轮融资估值一举提升约65%,并手握近10亿美元现金。至此,创立仅五年多的小马智行,已完成8轮共计超11亿美元融资,堪称国内最值钱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我们将时间线再往前推移,今年2月底,云骥智行完成数亿元天使轮融资,由高瓴创投领投,华登国际、云晖资本、松禾资本、碧桂园创投等投资机构联合参投。值得一提的是,担任董事长一职的,正是国产GPU芯片公司壁仞科技创始人张文。

为何几乎所有人都涌入自动驾驶赛道?

我们可以从政策略窥一二。按照《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制定的时间线,到2025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到2035年,高度自动驾驶汽车要实现规模化应用。

显而易见,这个超级赛道正处于大爆发前夜。在某知名早期机构看来,这是一个激动人心的赛道,“自动驾驶需要用到大量的AI,同时自动驾驶汽车也是四轮移动的自动化机器人,所以自动驾驶是AI、机器人这两个代表未来的大趋势的交叉点,战略价值不言而喻。”

北京一家知名美元VC也对投资界表示,智能汽车即将在2025年打响第二轮竞赛,核心便是自动驾驶,“谁能率先交付成熟的自动驾驶产品,谁就能与主机厂一同突围。”正因如此,许多投资人本着宁可投错,不能错过的原则疯狂出手。

当然,Mobileye在IPO前夕估值大幅缩水,无疑为自动驾驶泼了一盆冷水。一位专注硬科技的VC投资人认为,这会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投资者再去投资自动驾驶项目的时候,就会把它作为一个标杆,调低对其他公司的估值。”

事实上,不只是Mobileye,有机构梳理了近几年上市的14家自动驾驶相关公司的市值表现,其发现包括Aurora、图森未来、Luminar、Velodyne等多家业内知名公司,它们在上市后市值平均降幅超过80%。

有人质疑,有人坚信。一位投资人如是分析:全球股市仍处于动荡阶段,自动驾驶相关板块表现相对低迷,二级市场的表现确实会反过来限制一级市场,市场估值缩水是正常的,但这并不代表企业未来的发展不理想。“自动驾驶的历史车轮滚滚而来,虽然道路有些曲折,但前方一定会是黎明。”所有人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投资界,作者:刘博,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2210/502766.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违规转载必究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