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同学是抖音的iphone吗?

现今的抖音数码生态区,呈现出破圈型主播缺失、内部生态以博取流量为导向、低价数码产品为主销品等趋势,抖音与何同学更像一场双向奔赴。
2022-11-16 07:49 · 微信公众号:新熵  樱木   
   

如果只是“同步搬运”,那抖音里何同学真没什么可以期待的了。

10月27日,B站现象级up主"老师好我叫何同学"正式入驻抖音,在连续更新多条视频后,何同学粉丝量迅速冲到了62万,视频点赞数量参差不齐,从80万到3万不等。此数据虽说不错,但与当年罗永浩入驻4小时涨粉170万的数据相比仍差距甚远。

随后,何同学似乎重回B站一年四更的状态,既没有带货,也没有改变更新频率,账号似乎回到了静止状态。

但这一举动,似乎像是推倒了*张多米诺骨牌,在何同学入驻抖音十天后,B站迎来了大动作。在内部信中,B站宣布CEO陈睿亲自主抓游戏业务,此举无疑将B站从破圈增长重新拉回到了保证企业盈利的战略之中。

一把手亲自负责业务,叠加年初已经开启对Up主补贴的“降本增效”举措,何同学某种意义上的 “出走”似乎已成必然。

本次,何同学高调联姻抖音,无疑给年末平台抢人大戏加了许多戏码,特别是在罗永浩、俞敏洪出走淘宝全平台运营的前提下,抖音科技数码区一直难觅破圈级别KOL。

而在带货榜上,抖音数码区也始终没有太好的成绩,抖音科技数码区的现状鱼龙混杂,甚至有劣币试图驱逐良币之势,长年落后于化妆品、文玩、服饰等大品类。

而这一次,谁主动已经不重要,合作更像是一次双向奔赴。

01、何同学不会成为第二个罗永浩 

相较于在B站的有趣内容,何同学在抖音的开场显得非常平淡。

“快充到底会不会伤电池?”“电池健康掉到多少了之后,就该更换电池了。”常规的手机电池话题,似乎回归了数码博主的常态,但也让何同学失去了B站时的魔力,四条短视频点赞量*的仅有3.7万。

而相对于来说,何同学8分48秒的中视频,表现似乎更为出色,89万赞的流量似乎更多的是光环效应下,对于何同学本身IP的追逐,其中一条点赞量超过1.1万的评论内容为“欢迎何同学入驻抖音科技创作者family”。 

对创作的反馈,似乎没有达到预期,但细想之下,似乎也合常理。

在《2021年B站创作者生态报告中》显示,Z时代引领是B站创作者中*的特征,其中18-30岁创作者比例高达87%,而在2020年抖音创作者生态报告中,虽然抖音强调包含40岁的创作者青年群体比例超过60%,但30岁以下的创作群体仅占30%左右。年龄差别,自然代表了不同的内容业态。

互联网资深观察者蔡钰曾公开表示,B站的内容更像是数字社群的雏形,弹幕文化、开放式创作,打破第四堵墙等特点非常明显,更像是某类局部文化的缩影。而当这类局部文化的作者,试图离开具有相对较为独特的流量基础时,不适感就相当明显。

最典型的案例,便是曾经出走又回归的B站头部up主巫师财经。巫师财经转战西瓜视频后曾经有过一段流量*。 而到了2021年下半年,巫师财经的流量就开始一路走低,甚至出现过播放量17万的爆冷作品。

与此同时,何同学的创作方式也与抖音内容有着某种程度上的矛盾。

从B站数据来看,何同学账号共发布46条视频,但内容并非只是在流量偏好的方向上不断深耕,何同学的创作思路,更像是以个人趣味与动手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无法用某个标签和套路去定义。

对比抖音的网红博主,似乎更强调“重复的确定性”,张同学的俄罗斯背景音乐和刘畊宏的《本草纲目》健身操,一旦换掉,流量就会下跌。而何同学一年四次更新的特质,更是与勤奋的抖音博主们无法同日而语,要知道在2020年,抖音百万级创作者年人均更新量已经达到了400条,也就是说每天至少发布一条视频内容。

流量基础与创作方式的差异,会让何同学在抖音的发展之路面临坎坷。其成功的可复制性,也随之存疑。那么能够使抖音与何同学*粘合的理由,似乎只剩下抖音优秀的变现能力

无论是流量补贴、广告还是电商,B站与抖音都不可同日而语。就在今年7月,有不少UP主发现通过激励计划获得的分成出现大幅下降,有人甚至失去了近八成。百万级播放的视频,2020年能从创作激励拿到数万元,但今年只有几百元。这才导致财富的虹吸效应让抖音成了无数为爱发电的B站up主们的淘金之地。

回到何同学本身,虽说已经成为B站的招牌,但细数来看,其商业化之路,走得还是相对“随性”。这一点,当平台处于上升期的阶段时,也许可以继续任性下去,但是当平台已经开始喝汤时,何同学们如果想要吃肉必须未雨绸缪。

直播还债式的逆袭故事,对于没有债的何同学无疑也是具有吸引力的。作为一个曾经参与脱口秀大会,以及采访过苹果CEO的up主,直播带货也许不是什么难题,但关键的矛盾,更多的来自于B站博主带货对于“人设”的消磨。

但对顶流来说,类似交个朋友和东方甄选直播间的“团队式带货”正在提另一种解题思路。

回到抖音本身,何同学的入驻与今年文玩界前辈马未都的入驻,有着某种相似性,同样是有潜力可挖掘的赛道,同样是乱象丛生的行业生态,同样是有影响力的超级大V,似乎也可以从马未对抖音文玩赛道的改变中,总结出一些经验与教训。

02、抖音数码区需要何同学

飞瓜数据2022上半年短视频直播与电商生态报告显示,2022年1-5月,抖音平台3C数码产品销量排行倒数第5名,其品类仅占全品类商品销售的3.3%,大幅落后于服饰、家居、文玩等品类。

同时,「新熵」观察2021年抖音数码评测区的前十名博主也发现,从视频的点赞量、观看量、留言量来看,热度远不及其它品类。而如果将抖音的数码生态,与B站的数码区对比,差距则更为明显。

流量的不稳定,也让抖音的数码博主将焦虑直接传递到了内容。不少专营华强北仿货产品的博主凭借着低价,以及与苹果、华为高度相似的产品带货累积了不少粉丝。如头部华强北主播李仔,粉丝数133万,就是凭借着售卖二手以及代工厂产品在数码圈快速累积了*波流量,期间也曾遭遇多次被打假、举报,但至今仍有许多博主跟风模仿其账号风格。

而在这种流量趋势之下,许多头部博主为了流量,也相继出品许多仿货产品评测内容。其带来的结果便是在抖音数码区,博眼球、赚流量成了常态,低价、擦边等更容易获取流量的内容,在此领域始终风行。

客观上来讲,这样的内容业态也是博主的无奈。抖音短视频的特性,是否真的利于科技数码类产品长内容的展开。过长的时长和相对数据化的评测内容,在短视频生态中几乎很难博得流量。而如何通过内容的趣味性,来提高关注度与流量,似乎是抖音数码区一直以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总结来看,现今的抖音数码生态,呈现着破圈型主播的缺失、内部格局逐渐以博取流量为导向等特点。同时在带货方向上,低价数码产品依旧是抖音主要销售的产品,其结果就是除了不断为拼多多等平台导流之外,自身流量始终无法成规模变现。

基于此来看,何同学的到来,似乎是平台与博主之间的某种双向奔赴。但并不是每一个预想中的“化学效应”都会公式般发生,天时地利人和之下,何同学需要改变的也许更多。

【本文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新熵授权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任何疑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