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仲伦:电影是个靠谱的发展中行业,除了票房还需要一个新指标

2016-11-25 12:11 · 投资界     
   
电影这个行业看上去是为大众制造产品的行业,实际上它是贵族性的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企业创造利润去支撑和维持,它需要钱!

  2016年11月25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主办的“2016第五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在成都举行。会上,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裁任仲伦做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大家好,很感谢每日经济新闻的邀请。我很珍惜这次机会,我原来在高校里边当老师,喜欢阅读。当我进入这个行业以后我更喜欢聆听,阅读看到的素材和案例应该都是作者采集了一年前两年前甚至是更久前的一些案例,它会给你很多启发,但是在与业界领导者面对面的交流当中,你可以提到这个行业这个企业未来三五年的发展思路,对一个企业领导者而言,未来的发展思路,未来的探索显得特别珍贵,所以我特别珍惜这次机会。

  我对这个主题也特别感兴趣,“聚焦供给侧创新资本路”。供给侧在我的理解当中,关键要解决当前经济形势当中面临的结构性矛盾,这个矛盾在其他产业当中存在,我对比了一下,对照了一下,我觉得实际上在我们影视行业当中也是存在的,我觉得也是很有体会的。供给侧改革的方向,毫无疑问要解决供应和需求的问题,要达到的目标是从低水平的供求平衡向高水平需求平衡的发展,我等飞机的时候我朋友发了一张照片给我,这个照片上有一个店铺挂着一个标语。说“门店倒闭,电商所害,全部出让,老板娘除外”,就是说整个供给侧改革当中我们需要整体性、革命性、颠覆性的变革,我觉得也有一些保护性的保守,我不知道这家店主是个人悲剧,是一家哭还是一路哭?如果是一路哭的话,那么值得我们有关部门去研究,在整个产业变革当中怎么支持和制定一些有效的措施,保证它进退有序的向前发展。如果是一家哭的话,毫无疑问这是个人悲剧,是一个题材,但是最后也是一个喜剧,因为老板娘除外,还是一个家庭很好的人情。

  我来自电影行业,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将近40个年头,我越来越体会到,电影是一个有影响的全球性的产业,它的影响也是巨大的。整个电影产业规模目前大家洋洋得意,但是规模也不大,即使去年票房到440亿,可能对其他行业来讲一家企业的产值就远远超过它,但是它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去年年底奥巴马到美国好莱坞,对这些好莱坞大佬讲了一段话,我看了以后有所启发。他讲美国因为好莱坞而有所不同,世界很多人没有去过美国,但是通过美国的电影认同了美国的价值和美国的生活方式。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夸大了美国电影的影响力,但是说的是一个基本事实,这个行业有巨大的影响力。我经常遇到一些同志说到上影都会说一句话,我是看着上影电影厂大的,这就是它的影响。第二,电影实际上它本质上是艺术、商业、技术的融合体,电影从诞生一开始,大概120年前就是靠技术来带动整个电影形态和业态的发展。从我们讲的供给侧这个角度来讲,它最根本最彻底的是通过创造来推动消费或者来促进消费,或者来引领消费。电影过去120年潮起潮落,但是今天还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不断创新。我9月份在美国纽约见了李安,李安拍了那个忠诚的战士,他也在探索技术,3D、4K、120帧,他苦恼完成了这种探索,但是全球的放映体系没有办法给他支撑。所以我当即就答应他,我在中国上海,在我们的影城给你做全球第一套放映体系,3D、4K、120帧,当时整个配置价格100多万美金,我们后来商量了一下租用,100多万人民币租金,一个厅的票房就达到1700多万,是李安这部电影全球票房的1/10,这就是电影的魅力,它一直在创造着新的需求,满足着新的需求,一旦创造力没有了电影就会沦落。5月份我也去看了大家很关心的VR,我看了3家VR,大家都在探讨VR可能不可能替代传统电影,我看了有我自己的一些感受。

  电影这个行业看上去是为大众制造产品的行业,实际上它是贵族性的行业,它需要钱,需要源源不断企业创造的利润去支撑或者说维持着简单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它需要钱。尤其现在中国电影界,我看三十年来中国电影制作成本增加了100倍,三十年前三五十万拍电影觉得很奢华,但是三五千万拍电影现在只是寻常投资。所以电影同样需要供给侧改革,同样需要思考资本创新。我想到有三句话,是我对当前电影现状的理解。第一句话是,一棵树长得再高也长不到天上去,我这句话是针对今年出现的电影的现状和议论有感而发。中国电影界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乐观派,认为中国电影进入了十年黄金期。一种观点是悲观派,悲观派下半年之后逐渐形成,声音逐渐嘹亮,它的理由就是看到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电影票房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第三季度下降了10%,由此提出中国电影进入了拐点,中国电影企业,尤其一些独立的电影公司应该储粮过冬了。我来讲,我是谨慎乐观派。乐观在哪里?这十几年,中国电影光从票房这棵树来看它的生长是健康的,或者说是精彩的,03年是中国电影的低点,全国票房9亿,观影人次7500万左右,去年达到12.6亿,票房达到440多亿,这些年年均复合增长都超过36%,去年是又一个高点,同比增长超过48%。应该讲这个标杆可以看出,这十进年整个中国电影行业在迅速发展,预示相关的产业行业的数字。比如说荧幕,中国现在每天会诞生17块荧幕,03年有效荧幕3000块,到了今天基本上达到37000块,10倍以上,美国的荧幕数是多少?一种说法是4.2万块,一种说法是4万块左右,我跟美国电影协会主席交流,他认为4万块更靠谱,我们和美国相差只有3000块。中国观众人次也在增加,从7500万到12.6亿,今年1季度到3季度人次又增加了12%,所以说这个角度来讲电影还是一个靠谱的在发展中的行业。当然今年电影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所以一些悲观者提出了一些想法。无论是悲观还是乐观的把地点都聚焦在一棵树上,那就是票房少了,以票房的增长和票房下降来看一个企业的繁荣和衰败,我个人认为对行业来讲需要一个新的指标体系,一棵树长再高也不能长到天上。我第二句话想讲的,就是我们必须建设一片森林。

  美国的电影产业绝对不是把行业指标放在票房上,它有一整套的完整的产业体系。

  5月份我也去看了大家很关心的VR,我看了3家VR,大家都在探讨VR可能不可能替代传统电影,我看了有我自己的一些感受。

  电影这个行业看上去是为大众制造产品的行业,实际上它是贵族性的行业,它需要钱,需要源源不断企业创造的利润去支撑或者说维持着简单生产和扩大再生产,它需要钱。尤其现在中国电影界,我看三十年来中国电影制作成本增加了100倍,三十年前三五十万拍电影觉得很奢华,但是三五千万拍电影现在只是寻常投资。所以电影同样需要供给侧改革,同样需要思考资本创新。我想到有三句话,是我对当前电影现状的理解。第一句话是,一棵树长得再高也长不到天上去,我这句话是针对今年出现的电影的现状和议论有感而发。中国电影界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是乐观派,认为中国电影进入了十年黄金期。一种观点是悲观派,悲观派下半年之后逐渐形成,声音逐渐嘹亮,它的理由就是看到今年第二季度中国电影票房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第三季度下降了10%,由此提出中国电影进入了拐点,中国电影企业,尤其一些独立的电影公司应该储粮过冬了。我来讲,我是谨慎乐观派。

  乐观在哪里?这十几年,中国电影光从票房这棵树来看它的生长是健康的,或者说是精彩的,2003年是中国电影的低点,全国票房9亿,观影人次7500万左右,去年达到12.6亿,票房达到440多亿,这些年年均复合增长都超过36%,去年是又一个高点,同比增长超过48%。应该讲这个标杆可以看出,这十几年整个中国电影行业在迅速发展,预示相关的产业行业的数字。比如说荧幕,中国现在每天会诞生17块荧幕,2003年有效荧幕3000块,到了今天基本上达到37000块,10倍以上,美国的荧幕数是多少?一种说法是4.2万块,一种说法是4万块左右,我跟美国电影协会主席交流,他认为4万块更靠谱,我们和美国相差只有3000块。中国观众人次也在增加,从7500万到12.6亿,今年1季度到3季度人次又增加了12%,所以说这个角度来讲电影还是一个靠谱的在发展中的行业。当然今年电影也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所以一些悲观者提出了一些想法。无论是悲观还是乐观的把地点都聚焦在一棵树上,那就是票房少了,以票房的增长和票房下降来看一个企业的繁荣和衰败,我个人认为对行业来讲需要一个新的指标体系。

  我第二句话想讲的,就是我们必须建设一片森林。美国的电影产业绝对不是把行业指标放在票房上,它有一整套的完整的产业体系。有完整的制片体系,有完整的技术制作体系,有完整的销售体系,也有完整的金融支持体系,也有完整的教育体系。我们撇开那么多体系来讲,我们就讲最近可以对比的数字,制片体系来讲,这几年美国处在平稳期,整个国内票房大概100亿美元,海外票房有100多亿美元,但是还有一个数字经常被我们忽略。制片厂在版权市场上每年基本上赚380亿左右,其他制片业总量应该在600亿左右,这两年我们很兴奋,说赶上美国赶上美国,我们赶上美国的只是用本土的市场票房和美国的市场票房进行了对比,我们忽视了或者有意无意省略了美国100亿的海外市场或者版权市场。我们海外收入大概120亿人民币,所以中国电影任重道远,中国电影结构调整任重道远。

  第三我想讲的,就是我们大家都要做中国影业最高的那棵树。这是我在大学当老师的时候看阿甘的那句话,说每个时代都有一片森林,森林中总有一棵最高的树,那棵最高的树总是代表着这个行业的最高成就。因为时间关系,我想说上海电影(集团)愿意和同行一起努力做那棵最高的树。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