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清泰:电动车产业化,最终必须依托市场来完成

2016-12-10 17:17 · 投资界综合     
   
电动车产业化,最终必须依托市场来完成,因此,政府的政策必须产生长期预期。推进政策应当借力市场,发掘市场的潜力。政府的政策应当在激励和倒逼双向发挥作用。政府政策不干预技术路线,政策的实施不是导向对政策的依赖,而是政府作用的适时发挥。

  投资界消息,2016年12月9日-11日,由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财经》杂志、财经网、海航集团承办的《2016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在海南三亚举行,论坛主题为“变局下的包容成长”。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陈清泰发表了精彩演讲。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陈清泰:电动车产业化,最终必须依托市场来完成

  陈清泰: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在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我国很快把电动汽车的发展上升到战略的层面,跟上了国际汽车产业升级步伐的节奏,这是一项具有长远意义的重要决策。

  下面我想讲两点:一、把电动汽车上升为国家战略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2010年前后,美国的专家和英国的专家做出了世界正孕育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判断,这个观点很快被一些发达国家高度关注,并着手部署第三次工业革命。其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包括美国、德国等国家,都把电动汽车作为迎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载体,我想这是不无道理的。有报道称,荷兰、挪威2030年起,不再新增燃油汽车,到2038年以后,燃油汽车就没有了。还有报道,德国的议会,也在研究到2030年停止燃油汽车销售,最近这几年,宝马、通用、大众等汽车公司,都陆续转向电动汽车,有专家做出这样的判断,他们说2016年是电动汽车广泛得到认同的标志性一年。

  上个世纪初,因为汽车是世界上唯一兼有零件以万计,产量以千万计,保有量以万万计的,综合性 高精度大批量生产的产品,而成为拉动工业进步的带头产业。今天新能源汽车因其可以规模化,最广泛消纳信息化、数字化、网络化,以及新能源先进制造,新材料等革命性新技术而成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典型行业。汽车动力技术的电动化是汽车产业一百多年来最深刻的技术进步,它与分布式清洁能源、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化交集,正以强大的力量推动汽车产业进行一次影响深远的结构升级。汽车自身的升级就是电动化、轻量化,而影响更加深刻的则是汽车+互联网+交通,电动汽车与互联网是天然的最优搭配,是继智能手机之后,功能更为强大的移动智能终端。

  电动车是互联网+中最具前景,能最快催生跨行业融合效应的领域。汽车动力技术的变革是一次“创造性破坏”,在诸多传统技术被淘汰的同时,它又需要大量的跨产业、跨学科新技术的支持,跨界技术的大幅度融合,将带来影响全局的系统性变革,催生新的业态丛林。比如改变能源结构,支持分布式能源的发展,降低直至消除汽车尾气排放,带动新材料、新工艺、新产品、新装备的发展,促进工业4.0的进展,实质性提高我们汽车产业的竞争力。而车联网、车车联网、车路联网,将为智能交通、智慧城市、智能电网创造条件。电动车还是圆13亿中国人汽车梦的现实可行途径。可以预计,电动汽车将再次成为拉动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升级的领头羊。

  在中国,以2015年新能源汽车超过当年汽车产销量的1.5%为标志,中国电动汽车开始由导入期进入了成长期。此前,政府出台了多种形式的激励政策,弥补了产品技术成熟度不足和初期的高成本,较快的启动了电动车市场,但它也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效应,进入成长期,提高技术水平,降低生产成本,树立自主品牌,仍然是发展的主题。此时,还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但更需要的是市场的激励、倒逼和筛选,种种情况表明,发展动力已经到了由政策驱动向市场政策双驱动转型的时候。

  发展动力如何平稳转型而不至大起大落,合理可行的政策设计和政府与市场这两只手的协调配合将至关重要。目前,还有一些政策性问题值得进一步研究,我下面罗列了三个问题:第一,有序放宽市场准入,强化市场监管。汽车技术的电动化与信息化、智能化、新能源革命交集,形成了一个举世瞩目的创新平台。在这个创新平台上有太多的机会,给众多行业和企业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面对革命性新技术的升级,而传统企业往往会踌躇和犹豫,而后起者和新进入者却会看到机会,并甘愿冒风险一博,他们的进入是实现产业升级不可或缺的因素。他们会带来新的思维,引进跨界的技术,在新技术突破产品定义、商业模式、融资模式等方面,都会贡献出新的火花。

  为增加试错的资本投入,加速试错过程,分散试错风险。由他们的搅局,将促进既有企业的奋进。新进入者在拿自己的真金白银投入,可能各有各的想法,但都是理性的。进入者中,大多数最终可能会被淘汰,但是不能不给他们机会。国家已经开始放宽市场准入,此时,应该在两个方面把握好政策:1、应当欢迎新的进入者,但是绝不能鼓动和忽悠投资者,让投资者自主决策,自担风险。2、要以强制性技术标准和相关法规为准绳,严格市场监管,使违规的企业和不达标的产品进入市场受到严厉的惩罚,目的是建立好的产业生态。

  第二,政府的政策组合要给全社会一个长期稳定的预期。汽车动力技术的重大变革不仅涉及汽车业的重大调整,而且涉及国家能结构调整、基础设施的改造和建设,质直交通模式的变革和智能交通、智慧城市建设的大思路,因此新能源汽车战略实施的关键,是政府必须给全社会一个长期稳定的预期,使电动车纳入相关产业和企业的长期发展战略中。频繁的政策调整是不能适应的,不仅在政策衔接期会产生较大的市场波动,更重要的是不足以引导企业和消费者产生长期行为。

  财政补贴能护送电动汽车的路走多远,还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使很多企业脚踩两条船,随时准备退出。而美国加州出台的《零排放汽车法案》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1、它可以减少财政压力,具有可持续性。2、根据排放程度设定不同的积分值,政府不干预技术路线。3、释放政府长期致力于电动汽车动力电动化的信号,可以给市场长期稳定的预期。4、对于企业有很强的激励和倒逼的作用。

  第三,重视寻找依托市场力量自行发展的道路。从历史上看,汽车动力电动化已经几起几落,中国的电动车能否一路走向成熟,还存在很大的难度。即使发掘细分市场,在政府支持下,主要依托市场的力量连续下去,是走向成功的一种选择。中国的电动车产业化有两条路:一条是政府主导、政府补贴的方式,这是当前的主流。一条是消费导向,依托市场的内生成长道路。我国幅员辽阔,经济水平参差不齐,大中城市交通机动化是沿袭工业化国家的路,而在广大中小城市和村镇则从手扶拖拉机带拖斗到农用车,截止2015年,我国汽车保有量1.63亿辆,摩托车有9000多万辆,两轮、三轮电动车超过了两亿辆,后两者的保有量超过了汽车的1.8倍。

  目前,摩托车正在向电动车转型,两轮、三轮电动车开始向四轮电动车升级,现在在我国中东部的一些三四级城市和城乡交界处,悄然兴起小型四轮低速电动车,这种车最高车速约50公里,续航里程80公里,不需要政府补贴和新建基础设施。2015年的销量达到40多万余量,近年来,这类车在大中城市的市政、环保、观光、老年代步等细分市场,也在迅速扩展,部分车型已经列入政府采购的目录。

  但可悲的是,到现在没有出台标准,存在不小的争议。如果我们效仿发达国家的做法,不是限制,而是尊重居民根据自身的经济能力现实的选择,政府给予疏导,很快就会形成一个较大的发展。随着消费能力的提高,必将会进行升级,使我们不再经历燃油车的过度,直接走向电动化、清洁化,走出一条具有我国特色的电动汽车产业化和交通能源清洁化之路。

  电动车产业化,最终必须依托市场来完成,因此,政府的政策必须产生长期预期。推进政策应当借力市场,发掘市场的潜力。政府的政策应当在激励和倒逼双向发挥作用。政府政策不干预技术路线,政策的实施不是导向对政策的依赖,而是政府作用的适时发挥。

  【本文观点整理自嘉宾现场发言,未经发言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