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时代的她角色:在政坛上引入女性职位,弱势女性缺乏发声渠道

2016-12-11 11:40 · 投资界综合     
   
敬一丹认为,我们遇到一个人是很偶然的,如果建立一种渠道,建立一种制度,我们就会使得很多人有表达渠道,能让自己从困境中走出来。中国曾经是很缺少监督的,尤其是舆论监督。

她时代的她角色:在政坛上引入女性职位,弱势女性缺乏发声渠道

  兰玉:没有灵感是缺乏看自然、看所有物体的感受

  田薇:兰玉可以说是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女性设计师,她做的设计非常棒,她一直学习古典芭蕾,后来开始进行艺术的学习,从而进行艺术创造。我知道,你的家里并不是非常宽裕的,妈妈还曾经做过绣娘,我想听听你怎么想咱们这个她角色,怎么看待自己的成长故事?

  兰玉:谢谢田薇。大家知道LANYU这个品牌,更多的是从明星结婚开始,比如李小璐。LANYU在大家面前曝光更多的是光鲜的一部分,明星穿LANYU的设计,走国际红毯。我是一个绣娘的女儿,我这一代是能够在成长过程当中喝到牛奶吃到饼干了,算是物质上比较可以的时代。实际上我自己的成长里,没有审美培训,更别说系统的教育。在国际竞争中,这是一个很弱的点,我是靠后来的苦练做到的。

  我分享一个真实的案例。我是沂蒙山区走出来的学生,中学是在临沂一中,80年代有一个特别的项目叫手拉手,一个城里的孩子、一个农村的孩子,大家一起成长。跟我手拉手的学生是沂蒙山区里的,后来我们做了笔友。现在很多真正互联网长大的朋友,可能不知道笔友是什么。我们就见过两三次,她来我家里住过,我去她家里体验过生活,之后就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在我初三毕业的时候,知道她相亲可能要嫁人了,我高二的时候来到北京考美术,想去跟她告个别,当时临沂市已经有麦当劳了,我当时觉得麦当劳、肯德基肯定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然后我给她买了一堆,坐车5个小时来到了她的山村,她嫁的人是隔壁村的一个40多岁的男性,对方给了一些丰裕的条件,令她弟弟妹妹上学。在我和她手拉手的过程中,她其实是一个比我各方面都要优秀多的人,她比我高,比我漂亮,比我学习好,她是我的偶像,她是我能够学习的前进的方向,我一直都觉得她就像在沂蒙山区里最明媚的少女,我觉得她将来的目标比我强大得多。但那一刻我的世界好像坍塌了,当然我最后没有找到她。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是抑郁的,尤其是来到北京求学。到了大学之后,我开始卖画了,我的设计稿可以一张卖100—130块,那时候有一两白块的收入,我觉得已经可以有能力帮助她,或者我可以说服她再次考学,我想了很多,但始终没有踏出那步。很多年以后,我在香港学习心理学,整整学了一年,我就自我剖析,为什么不敢,我真的很恐惧。后来慢慢的通过自我的觉醒才感受到,原来可能是因为那个人在自我意识里面我当成了另外一个我,那是好的我,我其实是更差一些的。

  田薇:这件事情对你个人的成长意味着什么?多大程度上能给你动力?多大程度上总是让你会不断地努力?为了你,也为了她?

  兰玉:没错,这就是我想说的,其实这个女孩决定了我人生奋斗的方向,如果没有她的故事,我可能不会成为一个有自己梦想。但因为有了她,有了在我这个时代的她的角色,我的目标整个变成了一个更大的目标。因为我的母亲是绣娘,我就在想我做什么事情令这类人改变,如果只是建学校,只是演讲,只是一对一的帮助他们,太小了,怎么样才能给到他们机会,让他们能够走出一个地方,至少思想上能够接受另外一个世界,就是我现在做的事情——绣娘辅助计划。我们讲的绣娘是广泛意义的手工,而不是一定要会刺绣。我母亲61岁的时候第一次在巴黎展出她所有的作品,61岁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我们认为外在的美的时代已经过去一大半。

  田薇:您说您的母亲在巴黎能够展出,她相当幸运。在新媒体的时代,你怎么找到新媒体渠道?在新媒体的渠道上让自己成长,使自己的品牌让大家知道?正如你所说,似乎自己没有什么背景,这种情况下,面对同样的和你非常有竞争力的人,同时面对越来越多的市场竞争,怎么能够找到一个比较好的切入点?据我所知,我们虽然以前不认识,但确实有很多共同的朋友,很多朋友讲起来说,你有很高的EQ,请你从这个角度与我们分享一下,一个人的成功肯定是有原因的。

  兰玉:无疑我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2010年从纽约回到中国做高定婚纱品牌的时候,正好赶上新浪微博,一开始也是一两个转发,那个时代不是我的EQ有多高,其实就是真诚。就像一个开荒牛一样,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个时代的女性,甚至这个时代的人想要什么,我并不属于那个热闹的一段,我属于角落里的一段。我2005年就创业了,2010年大家才慢慢知道我,前五年我在做什么?最早我的偶像是日本的寿司之神,后来我发现时代变了,我要站出来,开创自己的时代。大家都知道,在中国做品牌有多难,讲自己的设计有多难,真的是前面有狼后面有虎,前面有很多竞争对手,他和你的成长经历就是不匹配的,你怎样跟他们在同一个舞台上竞争,有的时候机会转瞬即逝,这就是当下的中国,这就是当下中国的女性能做的,我们一只手在中国创造,然后我们传播什么。怎么通过互联网发声?因为我们本身是讲设计、讲内涵、讲文化,但这并不是大家最感兴趣的,大家最感兴趣的是关于明星,关于事件,所以长期LANYU脑袋上顶着一个LOGO是明星御用,我想幸亏我是设计女装的。

  另外,随着现在越来越多的新锐设计师再回来,我算很幸运的,创业比较早,到今天我已经创业11年了,可能我已经创造了一个关于我的小小平台,在站台上,大家愿意听我讲,对于那些并没有起来的中国的女设计师,中国做创造的一批人,她们可能不敢表达,甚至不敢思考。因为在中国创造一个国际化的品牌,没有人敢想象。我一开始出国做自己的作品展示,别人问你是哪里人,沂蒙山,很忠诚,很憨厚,但没听说那里还能传播审美。这个时代的女性是不是都像LANYU一样勇敢?无论你的作品是什么样的,你要敢于创造,不停地尝试,去接受失败,磨炼,然后再站到中间展示。

  田薇:好像勇敢在现在直播的时代已经完全不是问题了,可以看到网上直播,任何一种“勇敢”都可以出现,挑战底线,挑战极限。所以我也想问,怎么能够既做到在这个时代,或者是万生活跃的时代,受到大家的关注和支持,但与此同时一直保持自己的底线,我觉得这个在现在的互联网时代非常重要。

  兰玉:很多网络用词已经把原来的意思变掉了,我想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尤其是艺术跟设计类的创造,守住你的水准非常重要,底线只是60分,但是怎么样才能在61—100分之间能够保持一个平均数字,是要在85以上,这个非常难的。比如说,我是真正在大家注视下做设计是2010年,到现在为止,已经做过上千个款式的发布和设计,怎么才能做到每一件都保持原创,而且大家平均打分要在85分以上,非常难。我其实也不确定,我可以,所以刚才说了勇敢的方向,是你勇敢的站到这里,活蹦乱跳只是勇敢的一面,不是完全的勇敢。我们理解的勇敢,应该是勇敢的思考,敢想,勇敢创造,敢做,敢做就包括敢于犯错。

  观众提问:请问一下兰玉老师,您认为一个设计师最重要的是具有什么样的素质?你觉得设计师没有灵感的时候,怎么设计出一个更好的衣服?

  兰玉:最重要的一个素质就是给自己前一万个小时把自己抛在一个角落里做实践,有这件事情就不愁没有灵感了,没有灵感是你缺乏看自然、看所有物体的最基础的感受,先让自己去感受它。

  【本文观点整理自嘉宾现场发言,未经发言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