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省市科技企业患“资金饥渴症”,科技金融试点要怎么“试”?

2017-09-10 22:40· 投资界   
   
什么是科技金融?科技金融是鲜明的中国特色,在发达国家不存在这个问题,它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工程,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就是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用学术性语言来讲就是解决技术资本化的问题。

     2017年9月7日“第五届中国(绵阳)科技城国际科技博览会科技金融高峰论坛暨投融资对接会”在绵阳举行,科技部资源配置与管理司、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为该会议的指导单位,四川省科学技术厅、绵阳市人民政府主办,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四川省金融工作局作为支持单位,同时,绵阳市促进科技和金融结合领导小组、绵阳市科学技术和知识产权局、四川省高新技术产业金融服务中心、绵阳科技城“两金”管理中心、北京艾雷为此次会议的承办方。

        在嘉宾互动:科技金融试点怎么“试”环节,深圳市科技创新委科技金融服务中心主任朱志伟、包头市科技局局长方立,南昌市科技局副局长江 燕,绵阳市科知局党组成员、“两金”管理中心主任杨功菊,兴业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粟晓春,信永中和中国审计合伙人、中国注册会计师林建昆等展开了精彩讨论。

各省市科技企业患“资金饥渴症”,科技金融试点要怎么“试”?

  杨功菊:我是绵阳市科知局的党组成员杨功菊,绵阳设立了科技金融领导小组,领导小组组长是市长。我们主要负责科技金融政策制定,包括文件计划撰写等方面,包括对接活动。

  朱志伟:我是来自深圳科技创新委科技金融服务中心的朱志伟,2011年下半年深圳市成为科技部一行三会的16家地区的试点地区,12年4月份深圳市成立了促进科技金融工作结合的三级架构,一个是领导小组,由深圳市陈彪市长任组长,下设办公室,这办公室就设在我们科技金融创新委员会,再就是成立了深圳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我们中心的任务主要就是贯彻落实深圳市促进科技金融的工作。

  方立:我是内蒙科技局局长方立,我也是第一次来绵阳,给我非常大的震撼,绵阳是中国唯一的科技城,也是第一批科技与金融试点城市,我们包头是第二批科技金融结合试点城市,我们来就是要学习绵阳和其他兄弟省市的先进经验。包头也成立了科技创新和金融结合的领导小组,小组下设办公室设在科技局,通过一年多的实践,我们的角色就是助推科技成果产业化。

  江燕:我是江西南昌科技局副局长江燕,南昌是一个英雄城市,解放军诞生地,去年开始被列入国家科技金融试点城市,我是科技金融的新兵,来这里主要是学习和向各位请教,我们去年成立了科技金融领导小组,由市长亲自挂帅,具体的工作落在科技局。科技局为了落实科技金融的具体工作,专门成立了一个中心,两个公司,搭建了一个平台,这个中心就是科技进虫管理中心,下面还有两个公司,就是科技投资运营的公司,还有科技担保公司,平台就是借鉴社会机构,引进了两家企业共同和政府打造科技服务平台。我相信来到科技城绵阳,有这么多嘉宾的分享,可能会对南昌下一步科技金融的崛起有很大的帮助。

  粟晓春:我是兴业银行成都分行的粟晓春,兴业银行是融合了银行、证券、期货、租赁、消费金融等在内的跨领域金融集团,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综合化金融服务为绵阳科技企业带来更大的发展。

  林建昆:大家好,我是信永中和中国合伙人林建昆,信永中和是我国自主的国际会计师网络,同时也非常重视服务于中国的科技企业,在境外服务了240家上市公司,全程一体化管理,有一个紧密的组织和一体化的平台,今年成都分布已经为5家公司成功过会,我们为5家公司提供了会计服务,包括中科院成都信息科技公司,也包括为军工服务的艾乐达行技术股份公司,我们还服务长虹、九州等绵阳的公司以及这些公司的新三板企业,我本人也是四川股权交易中心的专家审核委委员,希望以绵阳为基地为大家提供科技创新板和军民融合板服务,能跟大家深入交流。

  科技金融结合试点试什么?

  主持人:各位在科技金融结合中扮演什么角色?你们怎么看待科技与金融相结合呢?

  杨功菊:我们在一行三会的领导下做了一些探索,也形成了绵阳科技金融的服务模式。第一是政策扶持,第二是基金引导,第三是平台保障,第四是创新产品,第五是风险补助。

  政策扶持方面,我们出台了科技金融试点工作方案,还有信贷融资补偿办法、科技保险办法等一揽子科技金融政策。

  基金引领方面,我们成立了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和两家创投公司,我们基金引领方面有60多家创投机构投入了80多家科技型中小企业里面,投入金额23亿。

  平台保障方面,我们有19家科技金融专营机构,2家科技支行,7家科技金融中心,3家军民融合信贷中心,还有7家科技保险等专营机构,同时也搭建了线下平台,在军民两用中心成立了科技金融大厅,入驻24家科技金融机构。我们同时也搭建了线上平台,建立了科技金融信息服务平台,银行还有征信的服务平台,开展对科技型中小企业的服务,这是我们的平台保障。

  创新产品方面我们风险池有1.08亿,金融机构不断推出创新产品,大概有40多种产品来提供创新服务。

  风险补助上我们对出现的风险给予补偿,我们的引导基金和创投获得财政1500万的风险补助,包括给银行的补助。这是绵阳科技金融的简单介绍。

  主持人:有非常好的政策和非常多的平台,相信绵阳一定会越做越好。

  朱志伟:我汇报一下。什么是科技金融?科技金融是鲜明的中国特色,在发达国家不存在这个问题,它可以说是一个伟大的工程,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就是解决中小科技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问题,用学术性语言来讲就是解决技术资本化的问题。科技与金融结合,我们在这个生态创新中有很多短板和不足,科技金融从深圳来讲已经从工具要素发展到了解决生态的问题,我们的生态有问题主要在三个点上,第一是信息碎片化不对称;第二是资源配置不合理;第三是科技服务业滞后,市场细分不够,比较粗糙,这些要素就说明在中国特殊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大力推动科技金融结合

  这个生态问题到底怎么解决?2012年科技金融服务中心成立以来,我们一直在围绕四链融合,就是说这个生态要解决好创新链、产业链、资金链、服务链的融合,这样才能解决问题。简单讲,就是要解决政府有形的手和市场无形的手双轮驱动的问题。

  我们首先从服务链条从政策上对财政的科技投入的方式进行了大胆的改革,我觉得最主要的是银政企合作,换句话讲就是贴息贷款。政府的资金引领来撬动社会资本,这两年我们拿出4-5亿交给银行,跟银行谈好,银行要放大6-10倍,一年内要贷给企业。到现在为止,企业库通过筛选,有1千多家企业进入企业库,我们两家银行一共贷了50多亿,200多家企业,企业拿到贷款之后政府再贴息3%-6%,到现在为止我们的贴息投了5600万。深圳比较率先推出了政府直接股权投资,在2015年6月1日,深圳市政府发布19号文,就是《关于政府专项资金股权投资的管理办法》,科技金融服务中心就是代表市政府持有和管理这些股份,拿财政的钱直接投给这些符合条件的高科技企业。到现在投了130多个企业,有将近13亿。这两三年已经有企业退出,比如奥比通光,我们投了3千万,今年上半年就要退出来,政府给企业投了以后能很好引领,我们投了3千万,连本带利还给我们3400万,这400万就是赚的,400万至少还可以投一两家企业,企业反响非常好。对科技金融服务体系的建设,我们政策里专门有一项,就是你如何调动社会资本来推动科技金融,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就是要互联网思维,我们要从企业中来到企业中去,因为所有的服务政策归根结底是为企业服务的。我们深圳的做法就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市场化运作,尽量以市场为手段来配置资源;

  其次;我们还有科技保险,还有天使投资,这个生态圈体系怎么构建的呢?我们是从这个点到面,从构建科技金融的公共服务平台再来带动全市的社会化平台建设,共同来为企业服务。我们服务中心在2007年就成立了深圳高新区的创业投资服务广场,引进了70多家VC、PE和各种股权投资机构,这是一个很好的效果,通过集聚的平台能放大它的效应。2012年底,我们在创业投资服务广场的基础上成立了全国第一个科技金融联盟。科技金融结合的整个链条中,创业投资和风投只是相当重要的环节,还有担保、银行、债券融资、保险等,我们服务中心就是一个大的平台,把所有志同道合搞科技有关的尽量融合到一起。在深圳我们有将近300个成员单位,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推动市、区、园联动,这样更加有实效,在全市10个区,我们在6个区建立了科技金融服务分步,依托各区成立了将近50个科技金融工作站。所以现在我们有抓手,有队伍,科技金融服务体系的建设是我们比较独特的打法。现在深圳科技面临很好的机会,原先科技部分管科技的副部长王卫东先生调到深圳市当市委书记,他是专家,而且每次重要活动都要提到科技金融,而且他提出了要打造全国更高水平的科技金融深度融合先行区,市党代会也提出了要加快推动,我们觉得任务很重,我来绵阳也是来学习,我们共同来推进科技金融这个伟大的工程向前发展。

  主持人:谢谢您的分享,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就像好朋友手拉手建立同盟。

  方立:科技金融结合试点试什么?主要是试科技和金融的结合,是以问题为导向。一方面我感觉过去科技和金融的结合是不密切的。金融机构、投资机构对这个风险的研发,和它对投贷的发动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另一方面我们的科技成果没有很好的资金支持,我觉得这是一个大的问题。试点就是如何把它们结合起来,政府加金融机构再加创新型企业、科技型企业,寻找一个推动科技成果转化的工具,这是最主要的。在这方面包头也做了一些有益的尝试,我们去年建立了一个稀土产业创新基金,大家可能知道稀土是战略资源,中国稀土资源占到全球的80%,包头在我们全国占到90%以上,稀土产业的发展核心技术不在资源国手里边,我们是资源大国,科技方面相对较弱,大部分的核心技术在欧美和日本。总书记考察内蒙提出了要改变挖土卖土的格局,所以科技创新是一个瓶颈。我们设立了30亿的创新基金,政府投5亿,包商银行等银行投资25亿,主要做债权投入,投资方向就是中试和成果转化,中科院在包头成立了稀土研发中心,全国各地的高校、科研院所,也有一些企业的科技成果聚集在包头转化,30亿发挥了初步的作用,今年我们投了15亿,有一点大的科技成果转化项目和中试项目进行了推进。

  我们有一个科技金融结合军民融合基金,包头也是军工大市,我们有一机集团做主战坦克,有北方中工,过去的二机厂做火炮,还有202厂,现在叫北方核材料元器件公司,是做核元器件的,政府投资5亿,浦发银行投资25亿,也是以债权投资为主,我们今年投了15亿,有两块资金要从这个基金里拿,一个是风险补偿,按10%做资金池来进行风险补偿,第二块就是贴息,5年7%的利息比较高,我们根据风险池进展情况进行贴息,也取得了初步成效。

  还有一个基金是科技创新引导基金,也是风险基金,政府投了5千万,主要功能就是发展子基金,是股权投入,所以我们现在和清华启迪发展子基金,现在和上海交大,和中科院、浙大也在发展子基金。这个子基金从研发、孵化到中试,这是全链条的,中试以后就发挥产业基金的作用,所以我们现在投了6个项目,除了一个出现技术层面的问题,别的都在积极启动在推进。

  主持人:包头有非常好的政策和资源,加上项目结合,相信包头的明天肯定会更好。

  江燕:南昌进入科技金融试点以来,在科技金融试点上,我们在政策上起主导作用,再就是在企业风险融资上跟金融机构共担风险,在技术服务保障上主要起保证作用。

  政策主导方面我们通过政府制定科技金融相关政策,跟金融工作形成一定的政府的承诺,工作的程序、制度,还有一些沟通的机制,这样政府企业就有明文的制度、规定,双方都能够信服,双方都能接受,政策上需要政府指导。

  风险共担上,主要考虑科技金融试点刚刚起步,金融机构的胆子没有那么大,科技创新走得太快,金融创新跟不上步伐,所以现在就必须结合,一结合金融部门就担心风险怎么办?所以政府在这块就做了许多的承诺,就是风险共担。我们主要是通过建设基金、组建风险池来保障。南昌有科技发展引导基金、重点产业引导基金、小微企业创新创业基金、知识产权运营基金,基金总量盘子很大,达到3千亿。我们的风险是这样设置的,企业用这个基金,企业三年内让基金退出,政府部门不要一分利息不要一分收益,本金退出,就给企业很大的优惠,3-5年的只收一年定期利息,5年以上的才按股权来分享利润,这样的企业比较受欢迎。

  贷款这块我们设置了风险资金池,也给金融机构分担风险,只要是金融部门给科技企业贷款,一旦出现风险,银行部门只需要承担20%的风险,政府部门承担40%风险,担保机构承担40%风险,金融机构放贷的时候胆子就大了,科技型的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就得到了解决。服务保障上,政府部门主要是搭建科技金融服务平台,通过平台打通科技企业和金融部门的信息孤岛,让信息沟通起来,金融部门知道企业需要钱,金融企业就可以放,科技企业知道哪些渠道能更方便贷到资金,通过平台就能有更好的流转机制。通过我们的实践,感觉政府部门的角色主要是在这三块,就讲这些,谢谢。

  粟晓春:兴业银行是跨领域的金融控股集团,我们的手段非常丰富,可以做股权、投债权,也可以做租赁,包括债权承销、IPO上市服务,我们把自己定位为综合服务产品供应商的角色。至于说到对科技金融结合的看法,在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同业业务面临收缩的态势,房地产是政策受限制的,地方政府融资的政策也在收紧,而传统的制造业和传统的行业大量面临产业过剩,在这种情况下实际上科技类的企业代表着国民经济未来的发展方向。基于这种认识,目前所有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证券等等对于科技金融领域实际上投入了很大的资源和重视度,这块市场已经成为金融业的兵家必争之地,兴业银行也投入了很大的资源,在这几年做了很多创新和突破。我们针对科技企业做的创新主要集中在解决科技型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我们主要从三方面做了一些探索

  第一是在传统信贷业务上,针对科技企业轻资产、高技术的特点,担保方式上做了创新和突破,包括接受知识产权、非上市企业股权、应收账款作为主担保方式,对于一些符合条件的科技型企业甚至可以法信用贷款。

  第二是在投贷联动方面,我们跟集团负责股权投资的子机构合作,他们投股权我们投债权,投贷联动。

  第三是直接融资,比如债转股,我们近期跟绵阳市大型军工企业合作探索尝试银行间市场发行首单军民融合债,专项发行用于军民融合项目,如果这个项目能成功的话对于省内的军工企业是具有一定的复制意义。

  接下来我们还会在科技金融领域不断创新和探索,希望在座的科技型企业能跟我们一起共同发展共同突破。

  林建昆:刚才各位朋友谈了很多,也提到了服务,企业和金融结合离不开服务,既然服务不能缺失,企业怎么和金融结合,要找到好的团队,要找到好的方法。信永中和的客户,在全球有240多家上市公司,成都就有50多家上市公司,如果加上新三板有100多家,区域股权交易中心的那就更多了。

  我们为什么有这样一个非常大的客户群?就是我们从中小微企业开始服务,做好中小微企业的服务,我们通过细致和周密的沟通了解中小微企业真正的需求,以及他们在发展过程中,不管是在直接融资还是间接融资的过程当中的痛点是什么。我们会计师干数字工作,我们工作的目标就是要让数字说话,要把企业在发展过程当中的,包括水电气表上的数字,包括反映出来的财务数字,要让数字说话。传统的会计,或者传统的审计,简单去看财务报表那是死的数字,我们要了解企业真正的商业模式,通过去观察和沟通商业模式的运作以及这个商业模式运作过程当中的关键控制,关键交易背后的财务表数,我们服务过程是把企业的基础数字到财务表数都要做非常深刻的工作,让数字能够成为企业在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过程中的桥梁。信永中和在全国有一个高新业务小组,这是业内非常好的一个亮点,这个业务小组也包括军民融合项目。我们很早就为中科院成都信息股份有限公司服务,我们很早就为艾乐达航空公司服务,所以我们能在他们企业发展过程中辅导它,使其成功走上上市,在上市后我们依然做好服务工作使企业不断发展。今天希望能跟各企业见面,争取建立一个纽带,争取以后有更多的分享和沟通。

  现场观众提问环节

  主持人:谢谢!各地经济和格局不同,我们使用方法也是不同,刚刚我们分享了一些成功和经验,大家觉得还有哪些尝试和创新的方法是希望给大家的?在座有没有想要提问的嘉宾?

  绵阳广丰科技:我是绵阳的新市民,我们现在做的产业是新兴产业,跟国家政策息息相关的环保产业,每个家庭男女老少都会接触的一个产品,叫做水性油墨,我们国家分的油墨为两大类,油性和水性,水性只占20%,80%还是有机油墨为主导,水性油墨能代替未来的80%的有机油墨,让有机油墨退出中国的印刷行业。另外,沙子对环境影响非常大,水泥的污染也比较大,我们的产品可以代替水泥和沙子,建筑可以不用沙子和水泥就把大楼连接起来。不知道政府对我们这方面有什么支持?还有金融机构有没有想投资或者合作的。

  杨功菊:我理解你的问题是从传统的产业转为创新的产业,围绕创新产业的发展,绵阳设立了1.08亿的风险池资金,我们的风险池资金就是要支持创新领域企业的发展,风险池资金分为四个阶段,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风险池的资金交给银行,带给科技企业,出现风险就按照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按照70%、60%、50%、40%赔付的比例给予赔付,我们支持信贷专营机构大胆向科技企业进行贷款。科技企业还可以申请贷款贴息补助,科技企业引入创投机构,省市都有投资保障补助。

  主持人:创新创投有三个步骤可以融资,第一个步骤就是你的专利是世界性的,申请国家专利这个钱是很少的,但是要通过PCG申请国际专利不是一个人能解决的,这是第一个融资。第二个融资,有了这个专利证以后的初期开发融资怎么融资?第三个融资,已经是产品眼看能挣钱的肯定融资挺容易,我是说前面两个融资怎么办?

  朱志伟:企业从实验室的成果到最后做出产品不止这三个阶段,我们一般说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成熟期,你说到专利的情况,我们国内也有这样的案例,比如你有一个好的idea,天使投资人可能会领投,但是你要贷款的可能性比较小,要看你当地天使投资人和天使基金发展的情况,他的实力怎么样。第二,你的专利出来以后有多种办法,有专利直接转让,甚至现在国外也有拍卖的,如果你的专利想自己让它转化出产品,这个也是很早期的,你有了专利,天使或者风投投你,那肯定就要成立公司。你刚才讲的再往下走还涉及中试的问题,中试能不能试得出来。如果你中试搞完了,加速了,就是要产业化生产了,这时候可能PE、基金或者有的创投就敢投了,甚至银行可能会跟着贷款,应该是这样几个阶段。谢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