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球经济学:那些渴望靠“整容改变命运”的年轻人

2019-05-22 06:27 · 微信公众号:快刀财经  金克丝   
   
假体与冰冷的手术刀交相辉映,磨骨的声音犹在耳边,对那些把命运寄托在脸蛋儿上的人来说,这就是梦想照进现实的声音。

“世界上有绝对的公平吗?”

“没有。”

这是成年人都知道的答案。

我们的身边,这个答案更体现在一些细节上。

寒窗苦读数十年的高材生,收入被网络主播碾压;某音上的网红扭扭腰,就可以收获百万粉丝;而普通人必须想出海底捞的一千种吃法,才能换来几个点赞。

这就是“眼球经济学”。

美国经济学家丹尼尔·荷马仕20多年来做了一项“颜值对实现个人价值所能起的巨大作用”研究,最终得出这样一组数据:

一个容貌低于平均值的人每小时少赚9%的薪水,而容貌高于平均值的人每小时则多进账5%,相差的这14%放大到一生,则可能让他们之间的收入差达到23万美金(150万人民币)之多。

世界如此躁动,少有人愿慢慢了解你那平凡外表下丰富的内心世界。

于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将自己的人生赌在一张皮囊上,渴望通过整容改变命运。

他们中,有的人赌赢了,有的人,一败涂地。

01

张雪:97年生人

“她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下课铃声打响后,张雪急匆匆走出教室。

她刚接了一个活儿,为一个品牌当平面模特,为了及时赶到拍摄现场,午饭都来不及吃。

作为一个97年的大四学生,张雪比同班同学要忙得多。

“我知道她们都在背后说我,嚼我舌根。”

张雪口中,同学们的“嚼舌根”,就是整容。

大二暑假那年,对自己鼻子不甚满意的张雪决定整容。

不敢跟爸妈说实情,她撒谎手机丢了,家里支援了5000元买手机的钱,连带着平时兼职攒下的5000元,一万块,她把自己送上了手术台。

“很挺,感觉自己真得变得好美。”这是手术消肿后,张雪的第一感觉。

这之后,张雪都会定期做医疗美容,胆子也越来越大,为了美容,跟亲友以及各种贷款平台借贷了4万多块钱。

“有一次打肉毒杆菌,眼睛三天没合上,就是死不瞑目的样子,还有一次大腿抽脂,我直接休克过去,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

但张雪不后悔,因为她觉得自己整容后“过得越来越好了”。

现在她成了一个模特,接一些平面拍摄、为车展站台之类的活儿。

“每个月至少赚五六千,早就不愁生活费了。”

渐渐地,张雪背起了大牌包包,穿起了大牌鞋,同学间也有传闻流出,说她当了小三,傍了大款,她在学校里的朋友,也越来越少。

“确实有些有钱的老男人想追我,但我看不上。我现在的男朋友就挺有钱的,是在一个模特圈的party上认识的。”

现在张雪已经渐渐不在乎同学的指指点点了。

“我跟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我知道她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之前打了太多的玻尿酸,脸开始有点僵硬,笑起来的时候,给人“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02

小红:93年生人

“后来我就拿着刀躺在医院门口。”

“还是干网红来钱快。”

直到现在,小红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这一点。

2018年的夏天,她从老家安徽来到上海,应聘一家主播经纪公司的网络主播职位。

面试官对她打量一番,意味深长地说:

“你这条件,不整容的话也就3000块保底工资,整完一个月至少能拿到1万。”

公司承诺她,整容只是一笔前期的投入,通过保底工资能很快赚回来。

小红有点心动了:“我以前在老家厂里打工,一个月也就两三千块钱。”

于是,她在公司的推荐下去了一家美容整形医院。

“公司说,他们推荐的整容医院是老熟人,可以让院长亲自操刀,保证安全,去别的地方整会把鼻子整歪,还可能把命送掉。”

小红最终进行了割双眼皮、磨骨和丰胸手术,另外还要定期注射瘦脸针和美白针。这一套整下来总共花费8万多,而她所有的积蓄也就2万块钱。

“美容顾问就让我去贷款,她太会推销了,我后来就在网络贷款平台上贷了6万块钱,利息1万多。”

躺在手术台上,小红兴奋不已,自己很快就可以实现成名的梦想了。

“磨骨就是,从口腔内侧接近下颚角的位置切开,暴露出需要手术的骨头部位,再画出磨骨线,最后按照这条线截除下颌角。”

小红说,即使打了麻药,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自己骨头被磨掉时的摩擦声。

两个月后,整容脸恢复好了。小红如愿坐进了公司的直播间,在那个格子间里,从每天中午11点直播到晚上9点。在她的左右隔壁,是几十个和她一样的女主播。

唱歌、跳舞、甚至讲黄段子......为了火,几乎所有技能都用上了,但是,3个月之后,她只收获了不到100个粉丝。

“管事儿的看你红不了,之后就再也不会管你了,也不会再给你资源。”

小红开始有点慌了,3个月的时间里,她总共拿到6000元的工资,跟签合同时承诺的每月至少一万差距悬殊,她去要说法,公司撂下话:

“你连绩效都没有达到,还想要钱?”

回想起来龙去脉,小红觉得越来越不对劲儿。

“主播公司和整容医院肯定是一伙儿的。”

她跑去整容医院,要求退回还没有花掉的医美费,但医院坚决不退款。

“后来我就拿着刀躺在医院门口。”

通过这种方式,小红丢掉所有自尊,最后讨回来一点钱。

“认倒霉呗,”小红觉得,这次自己只是遇人不淑,“接下来就换家主播公司呗,说不定我就红了。”

03

赵龙:92年生人

“要不是被恶意以待,谁会主动走进手术室?”

赵龙现在很苦恼。

在某社交平台男性整容的话题下分享了自己的整容经历后,他经常会收到各种恶毒的私信攻击。

“你是女人吧?”“死娘炮”、“整容怪”......无端的谩骂,让赵龙几近抑郁。

当下中国,整容似乎还是属于女人的权利。对男人而来,别说整容,化妆都是不能被接受的。

“要不是被恶意以待,谁会主动走进手术室?”连赵龙自己都这么认为。

小时候的赵龙矮小瘦弱,单眼皮,细长眼,没鼻梁,他一直都记得,上学时班里的各种表演和比赛,他永远都是替补的那一个,是全班最没有存在感的那一个。

上大学后,为了弥补身材上天生的不足,赵龙疯狂健身,练出了一身疙瘩肉。

“健身效果是不错,但怎么说呢?颜值上的硬伤,确实还是硬伤。”

因为自己的其貌不扬,赵龙不敢跟心仪的姑娘表白。大学毕业后找工作,也吃过颜值上的亏,面试完第4家公司,他直接走进了整形医院。

咨询师告诉赵龙,他的眼肌无力,鼻梁不高。可以通过鼻综合手术来改善。

无奈当时他的腰包里钞票不够,但整容的种子已经埋下。

2017年春节,攒够了钱的赵龙终于走上了手术台,鼻综合的恢复期很痛苦。麻药后脸会肿成原来的两倍大。

“感觉鼻腔里有异物,还有黄色的水流出来。”

医生安慰他这是正常现象,并给他插了引流管。

细长眼和塌鼻梁的赵龙,在经历一番非人折磨后,摇身一变,成了欧式型男。

“努力就能成功的鸡汤喝一喝就够了,但咱得现实点儿,大家都挺忙的,多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年就明白了,没人有那个空来通过不好的外在发现你美好的内在。”

现在,赵龙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销售,“整完以后面对客户也自信了好多,你能明显感觉他们对你的态度好多了。”

赵龙的计划是,攒够钱后,开一家直播公司培养主播,他觉得,看脸的生意,是大势所趋。

04

结语

越来越多年轻人为了靠颜值“先下一城”,敢于忍削骨割肉之痛,在脸上动刀子。

某银行的一份研究报告预测,2014年至2019年,中国的整容手术规模将翻倍,成为仅次于美国和巴西的全球第三大整形手术市场。

2019年,中国的整形市场预计将达到8000亿元人民币(1220亿美元)的规模。

整容,正在从最初不被社会接受的小众服务,衍变成“大众消费品”。

市场庞大的需求量下,整容医生的收入也水涨船高,高级医师年入百万不是问题。整形外科专业的研究生极度抢手,往往还没毕业,就已被预订。高收入的诱惑下,很多非整形外科专业的医生也纷纷转岗,加入医美行业的大军。

名副其实的,一张脸撑起了一个产业。

假体与冰冷的手术刀交相辉映,磨骨的声音犹在耳边,对那些把命运寄托在脸蛋儿上的人来说,这就是梦想照进现实的声音。

注:本文中所有人物皆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