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信:电信与网易的合力 在革命与被革命中前行

2013-08-20 10:20· 创事记  杨海峰 
   
先是广东联通和腾讯合作推出“微信沃”,又是广东电信和网易推出的“易信”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话题。

易信:电信与网易的合力 在革命与被革命中前行  

    想到一个问题,作为一个IM的长期使用者,从ICQ、OICQ、MSN、SKPYE、飞信再到今天的微信等等,先后使用过数十个IM,但坚持使用至今没有间断的却只有QQ,至于说微信也是由QQ推广而来,甚至说微信好友也大多是从QQ好友中来,其他的都因为种种原因如匆匆过客,来得快去的也快。如今,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注册冲动,去尝试一些新的IM,不管其装配了多少子弹。比如移动的JEGO,其给我带来的兴趣不足一天。不禁要问,是市场饱和还是创新缺乏?

  最近,先是广东联通和腾讯合作推出“微信沃”,又是广东电信和网易推出的“易信”成为业界讨论的热点话题,然而对我来说,无论是“微信沃”还是“易信”却没有一点吸引力让我去尝试注册和使用,或者说我本身就不是这类业务的潜在用户呢!

  思考之余,让我连带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最近几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业界似乎都有一种声音,那就是革运营商的命,而且随着OTT业务爆发,这种声音更是叫嚣尘上。几乎圈外人士早已给运营商判了死刑,要么当好你的管道运营商要么就等死。这几乎和最近张瑞敏说的,传统制造业要么触网要么死亡一个路数。

  那么,我不禁要问,难道真的只有被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的命的份吗?

  以IM为例,中国三大运营商先后推出飞信、JEGO、翼聊、易信、沃友等等分属三大运营商的IM业务,名字不同但所实现的业务并无太大差距。至于说发展,也不能不说差,随便一项拿出来就有上千上亿的用户,但其影响力和微信、QQ等比较,却差的太远。

  至于说原因,网上随便一搜,就能搜出各种专家提到的上百种理由。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被归结为公司体制。

  似乎就是说,只要这种制度不变,就只有被别人革命的份而没有革别人命的份。

  比方说,某运营商老总曾经说过,运营商缺乏互联网疯子,结果后来真的引进了一些所谓的“疯子”,但这些“疯子”最后都是“高调”的进去,“低调”的出来,甚至,一些互联网疯子到了运营商便“不治自愈”了?总结曰:水土不服。

  再比如移动互联网业务的运营,一度也是不温不火,结果一讨论还是体制问题,于是从体制上进行了很多的探索,比如业务发展基地化,互联网运营公司化,凡此种种都可以看出中国运营商在面对移动互联网的革命大潮时,不是不努力,而是努力的有点过头,甚至有点摸不着头脑。

  而当OTT冲击成为2013年的热点话题时,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所作出的一些新动作,可以看作是最新的调整和尝试,总结一下,主要有这些改变。

  第一,既然体制短时期内无法改变,也不可能引进大批互联网“疯子”的情况下,主动向OTT运营商靠拢,去学习和摸索互联网公司的创新之道。从易信看,显然比广东联通和腾讯的合作更深入一些,其后续的创新可能更有看头。

  第二,更加主动的把自己的资源开放出来合作,而不是被动的开放和被动的合作。做到开放的资源心里有数,合作的项目心里有数。比如易信中电信开放短信、语音、流量和营销渠道等,把这些做好了即可,不去投入过多资源来左右业务的发展。业务的竞争力由合资公司的竞争力体现而不是从中国电信的投入来体现,这有别于某些运营商以KPI高压模式推广移动互联网自营业务。比如易信中,电信推出免费策略,看上去有些“挥刀自宫”的感觉,但从运营商实际推广业务看,免费比所谓的收费更能带来新的价值,这是3G时期独特的商业模式。

  第三,从事业部到独资公司再到合资公司,管理模式的不断探索有利于让业务发展独立于运营商原有体系。这一点电信和网易的合作显然比移动和联通更超前,合资公司有利于责任权利的界定,有利于企业的自我发展。比如明确易信所需的IDC成本,以及与联通、移动发生的网间结算,均由合资公司承担。

  第四,和主流OTT运营商合作,各自拿出自己的优势核心资源,彼此互补,形成比各自作战更有竞争力的优势。比如网易操盘整个业务的规划、开发和运营,这发挥了一向以“产品经理”著称的网易体系优势。对于电信而言,其在定制终端和自有渠道以及管道资源的投入更进一步给易信的快速布局奠定了一定的基础。最终形成1+1>2的效应。

  第五,在融合大潮趋势下,以更开放的心态,打破三大运营商的藩篱,以移动终端大平台为契机,双方各取所需,共同开发移动互联网这一大蛋糕。比如易信无差别为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移动的手机和固话用户提供移动互联网服务,这比早先三大运营商只为自己的客户开发IM有很多的进步。而对于网易而言,在腾讯微信的强大攻势下,自己单打独斗显然很难有胜算,和电信的合作有利于其战斗力的加强。加之中国电信去“电信化战略”和网易移动互联网战略的契合,相信易信仅仅是个开头,强烈的合作意愿是成功的基础。

  至于说易信本身发展如何,凭借双方的资源整合和易信推出的一些业务特色,短时内达到既定目标不是问题,关键在于能否留住用户,能否在后续运营中不断提升体验,将电信竞争力和互联网竞争力合二为一,形成新的合力

  从这一点讲,我认为运营商革别人的命是有机会的,一是互联网二是金融,但至于怎么革,也许就会在这些不断深化的合作中摸索产生。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