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资产的非金融机构在互联网金融中创业大有机会 BAT走的是重资产金融道路

2016-03-27 20:00 · 投资界     
   
BAT在互金创业有没有机会呢?也没有机会,BAT太大了,它不敢。为什么不敢?不是说它胆子不够大,是它承受不起这个失败造成的损失。BAT走的都是重资产的金融的道路,所以没戏。这个机会只能属于轻资产的非金融机构,用数据驱动,用技术驱动的公司。

  在3月27日的2016年中国(深圳)IT领袖峰会的“主题论坛四:O2O与互联网金融”环节,在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刘二飞的主持下,几位嘉宾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各自表达了对于O2O与互联网金融的看法。

  主持人:刘二飞    数字中国联合会常务理事

  对话嘉宾:

  朱云来    金融专业人士

  曾玉    和玉另类投资管理合伙人

  黄晓庆     达闼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徐少春    金蝶集团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孙明达    金蝶集团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康敬伟    科通集团科通芯城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王征宇    信而富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以下为论坛实录:

   刘二飞:我们这一场互联网金融和O2O,中国在这方面远远领先于美国,远远领先于硅谷,所以我们是引领了世界互联网发展。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我们这场是最有意义的。

   朱云来:我先介绍刘二飞,他是资深投行专家,所以上来就开始推销,然后就自称我们这个最好,其实我们不过就是给人家做最后的一点小小的总结而已。

  曾玉之前他们两个是两大投行的元老,有很多的竞争,没想到在这个论坛一开始就竞争了。

  刘二飞:

  先谈互联网金融,我因为互联网金融这件事最近经常在出席一些活动、研讨会,碰到一些创业的人,问他们是做什么的,50%、60%的人都说是做互联网的。问他是做互联网的哪一部分,他们要么是做O2O,要么就是做互联网金融,好像全民都在创业,因为这个门槛低,谁都可以做互联网金融、谁都可以做O2O。另一方面,你要听马云李彦宏马化腾说,做互联网金融有两个特别必备的条件,第一,你要有海量的数据,而且不断有海量数据。第二,你要有绝对大的计算能力,这个计算能力在不断产生的数据里进行持续的学习,这样才能对商业的信誉做出判断,这样才能做好互联网金融。在座的各位,表面上看,谁都没有这么强大的数据,从非常中性的角度看,有没有机会在BAT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还有京东金融、陆金所都已经跑得很远的情况下,我们来做互联网金融有没有机会?你们肯定是觉得有机会的,为什么有这种自信?我先请王征宇来讲,你为什么敢做?

  王征宇:非常有意思的问题,刚才刘二飞说我们这个是来自中国的原创,关于大数据、互联网金融这些概念咱们提出来,确实中国走在前头,因为你走到美国,你跟他说互联网金融,别人都不知道说什么,英语当中连这个词都没有,所以它没有这个技术。为什么没有这个技术呢?因为用数据驱动的决策、用数据驱动的风险评估的问题在30年前就解决了,30年前靠什么解决?靠美国三大征信局的全部的覆盖,美国的人群全部都覆盖到了,数据不可谓不大。第二是大的运算,在80年代,现代数据库技术、现代存储技术、现代信息分析技术都碰在一个结点上,恰好我就在那个时候,我亲身参与了美国用大的数据进行数据分析的最近30年的革命,所以美国这个问题解决了。

  美国没有今天中国的问题,中国今天的问题是一个只有3亿人被银行金融体系所覆盖,只有3亿人有金融属性的信贷数据。用这3亿人的数据去建模型,只能在这3亿人当中用,3亿人之外的人没有信贷行为数据,对这3亿人怎么用数据分析来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没有,因为美国没有这样的人群了,而中国有,所以美国的技术不合适,美国人得看中国人怎么干这个事情。

  刘二飞的问题是说,除了这3亿人之外,银行有没有办法?银行没有办法,银行只能在3亿人当中做,因为银行受它的风险指标的限制,受它的定价的限制,银行迈不出这一步,所以银行绕来绕去就集中在这3亿人。BAT有没有机会呢?也没有机会,BAT太大了,它不敢。为什么不敢?不是说它胆子不够大,是它承受不起这个失败造成的损失。为什么这个损失如此之大呢?金融是火,火是可以取暖的,火也是可以造成很负面、不可收拾的结果。这个问题的控制点在哪里?在风险控制。风险控制需要什么?需要定价。定价需要什么?定价需要一个风险定价的环境和政策。中国的金融体系里面风险定价这个字从它出生那天起就没学会,银行没有风险定价,BAT走的都是重资产的金融的道路,所以没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机会只能属于轻资产的非金融机构,用数据驱动,用技术驱动的公司,所以回答是非常肯定,有机会。

  刘二飞:这个观点让大家很振奋,互联网创业的人都有机会了。

  康敬伟:其实我们以前在研究创业的时候有一个最基本的规则,就是如果BAT能干的,最好别干,所以我们在考虑我们所选择行业的时候,我们基本上选择的是BAT很难干的行业。我们当年在设计互联网商业模式的时候,选择的是做企业服务的市场,就是在中国,在过去30年有一个最大的成就,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制造业大国,在整个的中国制造业的这个市场里面大概有300万家电子制造业企业,所以我们如果去珠三角、长三角可以看到,这几百万家企业基本上生产了全世界我们想得到的所有的电子产品,这300万家企业每年的需求是什么呢?大概每年这300万家企业的企业采购是10万亿人民币,其中大概2万亿买半导体、IC元器件,另外的8万亿包括了设备、软件、金融等等。所以我们就把这300万家企业、10万亿的市场当成我们的目标市场,我们创造了一套互联网+中国电子制造业的商业模式,从一开始先卖IC元器件作为入口,打通跟企业的关系,产生数据,然后基于这样的大数据,把我们的服务延伸到云、软件、供应链金融、企业服务等等,所有企业所需要采购的产品和服务,打造这么一个平台。所以这就是我们怎么基于大数据建立了一套怎么做供应链金融、互联网金融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面,我们非常庆幸,基本上做到今天,虽然是这么大的市场,我们没有遇到一个真正这个行业内的互联网公司。我们当时最怕的就是像BAT这样的公司长驱直入地打进这个市场,所以我们当时在做的时候,尽量用自营电商的模式,把这个平台的门槛搞得很高,让BAT这样的公司很难长驱直入地打进来,这就是我们怎么利用那一套互联网的思想,但是在一个最传统的中国电子制造业,创造出了一套互联网的模式,这套模式证明到今天,甚至在未来可以预见的这段时间,我们不会遇到像BAT这样能够无穷地给你烧钱的竞争对手,这样的话,我们就赢得了市场空间,赢得了市场时间,我们就能在一个垂直的领域里面干出我们想干的事。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603/2016032739498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